•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高上玉皇本行经集注之三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周玄贞     时间:2013-11-21 20:31:21      繁體中文版     

也蔼於盖切,乍存乍亡;灵图开化,玄象推迁,结气浮空,乘机应会。玉帝真诰、灵宝秘篆、无上大不可思议神咒於是存焉。

天地始祖五老上帝言玉帝尊经之正道,能令末代烝民获寿考,因何有此大功效。自昔《元始洞玄灵宝大赤天书》碧玉琅篇之真文,生於未立法界、元始本初之先,大空洞虚之中,两仪不曾分,太极无极之先,天地未立根基,阴阳水火不曾肇孕,未有日月光明。混混茫茫,何所分别,幽幽冥冥而已。万象未生,孰为之先,不见造化之元,是无祖无宗,玄虚太空,不见其气,无有形象,无着见之色,无字称之名,无形影,无端绪,无影响,冲然漠然,众音何有,众声何有,无音无声也。无涯无际,混沌太无。《元始洞玄灵宝赤书玉篇》之真文,灵秘文光,晻然虽不明见,蔼然又着端倪,乍存乍亡,非有也,非无也,非有有无无,有而未常有,无而未尝无也。元始灵运玄图。开张万化,玄元妙化之象,推转运迁,结妙梵之气,遍浮虚空,乘玄运之机,应天人叨荫正道宜行之会。玉帝宝诰、灵宝秘密天篆无上功德,不可称量,大不可思议神咒於是显秘着象,而妙法存焉。

赤书,玉帝真经、妙有之文,皆诸天太初梵气结成,字文广长一丈,色光赤焕,为丹天大赤金书玉篇。九天之上,皆碧瑶之篇,元始洞玄灵宝之文。宝霞玉润,故云玉篇。生於元始之先,乃天地本初之先,非元始天尊之先。天地未根,非天地无生化之根,天地生於虚无。元始真文在三千大界未立之前,浩劫之先,故未见天地肇分之根,乍存乍亡,存而不可定其象,亡而未尝灭其真。玉帝真语、皇经妙典,慈济无穷,历浩劫而无量,遍三千大千而莫尽。诸天奉行,三教遵依,是倾劫法界之语命也。灵宝秘篆,天书云篆,非易闻见,不可思议,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议,言莫量也。於是存焉。玉经真文在浩劫先,非自今日存也,未乘机应会时。道涵太虚,夫有何形,孰从而见,虽存而莫知其存也。今正道宜行,灵文彰秘,神通光明,於昭炳显。故云於是存焉。真经妙法之存,乘机应会,是难遇之时也。在斯会者,肯自负而不求法诲乎?

神咒品三章

故天地得之而分判,三景得之而发光,灵文郁秀,洞映上清,发乎始青之天,而色无定方,文势曲折,难可寻详。元始炼之於洞阳之馆,冶之於流火之庭,鲜音先其正文,莹发光芒,洞阳气赤,故号赤书。灵图既焕,五帝朝真,飞空步虚,旋行上宫,烧香散花,口咏灵章。是时天启十二玄瑞,地发二十四应,上庆九天之灵奥,赞三天之宝明。神风既鼓,皇道咸畅。元始登命,太真按笔,玉妃拂筵,铸金为简,刻玉为书,五老掌录,秘於九天灵都之馆。玉女典香,太华执巾,金童侍卫,玉陛朝轩,九天玉书,非鬼神所闻。

惟玉经真文、灵宝秘篆於是存焉。故太极生两仪,清浮为乾,浊凝为坤,天地得之而分判。日曜辉,月呈华,星列张,三景得之而发光。真经灵文,郁然浮其瑞光秀气,洞然光映上清境界,发乎始青最上之天,而色无拘定方所。灵文光曜之势,充周曲折,难可寻究测详。元始天尊炼此真文於洞阳重玄之馆,镕冶此经於流火大梵之庭,鲜其正文,光耀无方。鲜其大正妙有之文,莹然腾发光芒。洞阳妙气,溢丹流光,纯然大赤,故号赤书。灵运玄图,既焕光明,五帝朝元,至真乘云御瑞,飞空步虚,旋绕行朝最上宫阙,烧清净自然真香,布散天花,口中赞咏灵文宝章。是时天不爱道,元辰献祥,天启十二玄瑞;地不爱宝,二十四气,粹显隹祯,地发二十四应。上庆九天之灵文奥旨,赞扬三天之宝章,昭明妙典,神通风教。既鼓度世之机,皇道咸畅,大法普惠一切。元始登座锡命,太真上仙按笔以书,玉女灵妃拂荡法筵,铸不毁之金光,以为玄策秘简;刻碧玉之玄霞,以为丹书。五方五灵五老职掌腾录,秘藏於九天太灵玄都之馆,玉女则典司天香,太华真人则执持玄巾,金童侍侧,周卫瑶阶,玉陛朝轩。九天玉字丹书。非一切鬼神所能闻。

有天地而后有文字,传诸经。今言《皇经》存而后天地分判。人闻此语,多疑惑不省。盖道之自然,相循不息,乃为真文;道之不坏,乃为真经。元始在浩劫先,皇经之理已在。真文无字,妙化不穷。故天地自此判,三光自此开景也。此是实理,又何疑?文势曲折。有以文字作支字者,非是。鲜其正文。有以鲜字作解字者,非是。莹音盈,或作巽字、信字读者,非是。玄经无象,何云金简?玄光妙象,倾劫不毁,故云金简玉书。玄文光瑞,润丽尊严,故云玉书。

非鬼神所闻。皇经玄秘,鬼神不识,非常闻,非易闻、非凡闻能知者。

神咒品四章

故天宝之以致清,地秘之以致宁,五帝掌之以得灵,三光乘之以高明,上圣奉之以致神,高灵尊之以致真,五岳从之以得镇,天子得之以致治,国祚赖之以致平。实灵宝之妙德,乃天地之玄根。威灵恢廓,普加无穷,荡荡大化,为神明之宗。其量莫测,巍巍乎太空。是时元始革运,玄象开图,灵文郁秀,神表五方,分判天地,开化万灵。此玄宗之宝,可得暂披於灵韫乎。加,益也。

九天玉书皇经,非鬼神所闻。妙法难闻若此,故天位乎上也,宝重此真经,得真一以致常清。地位乎下也,秘持此真经,得真一以致常宁。五方五帝掌此秘文,以得神通而成五灵。日月星三光乘此真经妙法,以崇高悬象着明。上圣至人奉持此真经,以至於圣不可知而神高灵。神部尊崇此真经,以至真圣之位。五岳名山圣帝从此真经之力,而不崩坏,以得安镇。君天下之天子得此真经妙法,以致四海无虞之治。国家祚业赖此真经,以政安平。实灵宝真宗之妙德,乃天地之真宗玄根。此经天威灵通,恢然莫量,廓尔无际,浩劫法界,一切利益无尽。是普加无穷,坦坦平平,功化无象而无方,诚荡荡大不可量之神化,为神明之真宗,其功量莫可测识。无象无宗,巍巍莫及而太空。是时元始天尊革太混之运,玄光妙象,开辟灵图,灵文郁茂光秀,辨位工化形,神表东西南北中之五方,分判上天下地,开化法界万灵、一切品类。此重玄真宗秘宝,可得暂尔披沥宸训,开阐无上真宗之灵韫乎。披,一作披阅。

皇经道家语,本以修证仙品,不言齐治均平。此云天子得以致治,国祚赖之以致平,何也?盖以道化成,乃为治平,悟真宗,明大道,则不言而信,不动而变,无为而成,德盛化神,永利无疆。故云政治政平。妙德本无所得,不见施与,自然功化无穷,故云妙德。若夫玄根,一切根皆有象;道生天地,虽有无极,太极生两仪之图,太极本无象。真者,见不得,言不得,画图不过假像教人。天地之根,有何实象?虽无实象,其实循环无尽,故曰玄根。威灵,三教圣神不敢慢,妙化无边,故曰威灵。神明之宗,诸圣宗法。又云,千神万圣从此出也。太空,不见其前,不见其后,恍惚不可为象,故曰太空。革运,或云革将终之运,非也。此经在浩劫先,是革太混运耳。神表五方,混沌本无,分辨方位,别中外,寔道妙化,故云神表五方。

神咒品五章

今皇道敷畅,泽被十方,仰观劫运,真风宜行。臣心实欲使灵荫八遐,风洒兰林,寒条仰希华阳之繁,朽骸蒙受灵奥之津。《明真》有格,今当以行。仰对元慈,下伸丹恳,惟愿哀悯,俯念苍生。不审《灵宝玉篇真文》可得见授,下教於未闻者乎?

玄宗之宝,冀暂披於灵韫。以今时大道敷布畅达,慈恩遍彻於四正四隅,上极下极,泽被十方矣。仰观劫数气运,正道真风宜当推行。臣心实欲使灵宝法惠荫覆一切方所世界,尽八遐之远,道泽惠风,荡洒兰林宝香玄苑。世间沉滞,异类傍门,天魔外道,有情无情,不闻正道者,皆蒙真经之济。如稿然无生意之寒条,仰希和煦沾润华阳之繁,滋已枯使荣,朽毁骸骨蒙受灵文奥典之津泽。明真上仙有度世金格,今当以行世间。仰对元始太慈,下伸丹诚恳祈,惟愿圣慈哀悯,俯念苍生,不审《灵宝玉篇真文》可得见授世间,下教於未闻者乎?

十方,非此个小十方,尽三千大千世界之十方。

劫运,从劫至劫,终始相循,劫劫此真经济世,非止一劫一运。

八遐,尽三千大千之远,不止言目前八方之远。

兰林,香宝华林。天地人物有此正理,皆有此林。人物昧之而不见。上圣真仙,此林宝光。风洒,惠浮此林,恩及一切,泽济无方矣。

寒条,人物神鬼不明正法,如同稿木,闻真经了悟,是枯木再荣。

朽骸,人物神鬼不知正道,虽生如死,闻真经超脱,桔骨再生。

灵奥之津,乃润泽之津。

明真,玉帝明封诸真。

丹恳,竭尽丹衷,恳祈至圣。

苍生,以玄首黄发,老而皓白,苍然无恒,故言苍。又云,苍天所生之民。又云,苍生,众也。

灵宝,玉篇,真文,俱解见前。

见授,祈天尊传授此经,下教法界一切神人鬼物,而度技未闻此经者。可得见授下教於未闻者乎,乃谦疑未定,不敢执言,恐至尊妙法,不易传授,故先恳祈,又作未定之词,以见求之切而尊崇之至也。

神咒品六章

於是,元始天尊抚几高抗,凝真遐照,观时已至,普为时会一切真圣论定阴阳,推数劫会,移校河源,检录天度,选择种人,指拈太无,啸朗九玄;念无开听於陈辞,有若闭碍音阂求真之路。是时五老帝君启问不已,良久,元始天尊乃垂盼眦之容,慨尔叹曰:微乎深哉,子今所扣,岂不善乎。此元始灵宝之玄根,空洞自然之真文,生天立地,开化神明,施镇五岳,安国康民。灵宝玄妙,为万物之尊,天启玄瑞,灵应自然。

《灵宝真文》宜下教未闻。於是时元始天尊抚循玉几,即宝座,巍崇道体,高抗不俯。密凝至真,默张大智,遐照今昔过去未来,定观开度之时已至,普为时会,六缘共际,诸法界皆当吉时隹会,一切世界天真至圣论定阴阳贞元之会,推生化自然之数、大小劫运元会,移校河源水帝,检察考录天数期度,选择修因善种之人,指拈真玄太无,啸咏朗吟九品玄章。念天地始祖五老上帝所陈恳祈传法之辞,若不开慈听许,有若闭塞阻碍修道求真之路。是时五老帝君恳启请问不已,时过良久,元始天尊乃开慈颜,圣目俯烛,垂盼眦之容,慨尔叹曰:微妙乎,渊深哉。子今时所扣问岂不善乎。此元始灵宝之玄根,空洞妙化自然之真文,生乾天,立坤地,开化诸世界一切圣真神明,施镇东泰、南霍、又名衡、西华、北恒、中嵩之五岳,安历代之国,康平法界之民。灵宝玄微奇妙,为万物之最尊。天启玄瑞,地发祯祥,诸灵效应,皆出自然。

抚几,抚凭玄化玉几,非凡案也。高抗,非自高向抗。以巍然道身,玄范巍巍不动,故云高抗。遐照,有刊作想字者,非是。论定阴阳,推数劫会,上真至圣非拘於数。大道不容轻传,时本自然。圣教无有强聒。移校河源,检录天度,下自诸水,上及诸天,一切世界,诸类群生,皆度也。选择种人,非止说於善类。教不拣择,以真经说与善类,则诸类皆蒙恩。指拈太无,道本大无,如何拈出。元始至尊,说此真经乃最上一乘、三教真宗,虚无重玄,令人闻之了悟,是云拈出。九玄,或作九九重玄,亦通。盼,分目开眸,垂光目际,故云盼訾。又云,訾,目睢也。盼或作盻,非是。元始至圣,如何称天地五老之问为善,请问真经,知其利益时会,智见深远微妙,故称善。开化神明,道生诸仙神佛等。其余解见前。

眦音姿,又音子。

神咒品七章

今三天数运,六天道行,杂法开也,当有三万六千种道以释来者之心。此法运讫,三龙之后、庚子之年,杂气普消。诸天庆会,吾真道乃行。今且可相付,当录於上馆,未得行於下世。玄科有禁,不得妄传。子可诣灵都紫微上宫,听天音於金格,视俯仰於神王,然后当使得受天文,以总御元始之天也。整,鲁第切。

真经若传,天启玄瑞,灵应自然,今何时哉。三气丹天整更气运,六六诸天一时道行。杂说小法,开度教化,当有三万六千种门头道理,以解释来求道者之心。此法运化已讫,三龙,龙汉等三劫之后,庚子之年,贞元会运,杂气普消,诸天庆宵时会,吾真道正法乃行。今暂且可以相付,当录载於上玄天馆,未得行於下尘凡世。玄科天律,例有禁戒,不得妄自轻传。子可躬诣太灵玄都紫微上宫,听聆天音,旨宣金格,传度期数严重之勅,视俯仰於仙神天帝、将史天王,知此法典贵重利益。然后当使得受真经天文,以总御元始统化之诸天也。

整音立。作垫字,非是。或作整字,亦不是。

三天,青赤禹余三炁之天。

六天,欲、色、无色、轻尘、细尘、轻染、细染等。天帝神人,大中小三乘演教,各品道行,杂说小法,开示化度。

三万六千种道,人身有三万六千神气,清烛强弱不同。有正信者,有邪见者,根器各别,学焉而得其性之所近,故有大乘,有小乘。是有三万六千种道。

以释来者之心,应来求道者之心机。一云,应当来之心机,各就相投相信者以受持。故了悟者,言涣然冰释。是释字无疑。或作择字者,非也。

三龙,龙汉初、中、末三劫。一云,龙汉、龙康、龙征。

杂气普消,时将泰,妖氛息。

诸天庆会,诸天皆当吉时盛会。一云诸天喜庆法会。

玄科天律,有自然之禁。虽道不择人,语非其人,亵天宝,且失言,所以三教圣人得其时,得其地、得其人,乃说法传道。金格夜较玄格,功过等律也。视俯仰於神王,仰视仙真、俯视天王神将。

总御元始之天,总领统御元始所化诸天。一云,视与示同。示俯仰於神王,示仰承俯听之义於神王,统御元始之天。统会诸天,近御法驾於元始最上之天。二说俱通。

神咒品八章

於是五老帝君,与诸真圣,清香执戒,徘徊云路,啸命十方,上诣上清太玄玉都,寒灵丹殿,紫微上宫,受俯仰之格,乃知天真贵重,难可即闻,还乃更诣元始道前,谘以禁戒之仪,逊谢不逮。

听天音於金格,然后得受天文真经。於是五方五老帝君与诸天真圣清着真香,执守道戒,周步云衢,往还导度,逡巡徘徊云路,啸咏宣命十方圣神,上诣上清太玄玉都,天宫妙界,寒灵丹陛宝殿,紫微上清玄宫,受领俯仰之格。乃知天文真经尊贵严重,难可即得听闻。还乃更诣元始道前,谘问以禁戒之仪,逊谢智见不及。

清香,乃性真天香、清净自然香、无为正妙道德真香,非世焚香等也。

执戒,玄范巍肃,如对道祖。守天尊法戒,徘徊慈接无穷,玄光法驾,周命十方云路之际。先儒云,天光云影共徘徊,即此意耳。非世间逡巡往来不止之比也。

啸命十方,啸音笑,读作勅。或作秀字读者,非也。盖肃然出令为啸,非吟笑之义。十方,不言十灵宝,但言十方神部尔。

上诣仙真,朝元受法,玄光默升,恭聆玄诲,非凡足踵蹑践登之义。

寒灵丹殿,九天之上无声气,日月不能及,天光自照,广而无量,清而寒肃,丹殿太赤玉光,故云然。

紫微上宫,紫霄之上,太微天中上清玄宫也;非日月天端、世所称紫微垣之宫,太微垣之宫也。

俯仰格,解见前。

难可即闻,非云难以即时得闻,但言难以闻而即知。一云,玄都掌经者,不使即闻,还乃更诣元始道前,更回来九天上谒元始至尊,认以禁戒之仪。谘,解见前。请问天律禁戒传法受法之仪则。禁,禁令。戒,戒条也。逊谢不逮,非谢不能守禁持戒,但谦逊言。身虽神真,法宝真经素未悟入,一时闻之,智见不逮,此正天地五老真知道法之尊处。非自限,止言不堪受此也。天下诸类皆有理,皆可闻道,故四灵之物各技其萃。人为万物之灵,神为斗世之品,岂不能闻道乎?故颜子平日聆受夫子之教,不违如愚,相说以解。卓立之后,云虽欲从之,末由也已。文殊诸佛传释迦正法真宗一事,闻者歜歜。与此语义一般。持此经者识得天地五老委曲推尊经旨之意,则知道矣。

神咒品九章

是时,天尊慈颜愍谕,灵关廓开,登命五老帝君开洞阳玉馆,披九光八色之韫、云锦之囊,出《元始灵宝赤书玉篇真文》,金书玉篆,微妙秘密,运御乾坤,《大光明圆满大神咒玉章》,宣付五老帝君。是时五老帝君拜受已,及诸天圣众稽首礼谢天尊玉帝,仰奉道旨,按法以传。

五老帝君与诸真圣既逊谢不逮矣,是时元始天尊大慈天颜,矜愍诰谕,灵关廓然开化,登命五老帝君开玄天洞阳玉馆,披开九霞光八景色之韫、云锦之囊,出《元始灵宝赤书玉篇真文》金书玉篆,渊微玄妙、秘密奥旨、运化统御一切世界乾坤、无量大光明圆满大神通秘咒玉章,宣布付与五老帝君。是时五老帝君拜受此法已竟,及诸天圣众稽首礼谢天尊玉帝,仰奉元始道旨,按此经金格正法,以传诸界神人。

愍谕。愍,即大悲。谕,开诱也。或云当作和愉色,非是。

灵关廓开。藏经之天,丹灵玄关,廓然洞开。一说洞开圣衷,开心见诚。一说圣目流光,灵关廓开。俱通。

登命。登进五老帝君,使近前而亲命之也。洞阳玉馆,九天玄馆,大洞无碍,永明无暗,非瓦石土木,玄光妙景,虬文奇错,碧玉之章,故云然。

九光,解见前。

八色,太青、太赤、太黄、太白、太玄、葱苍、碧玉、紫金等色也。韫,经之藏处,玄光无边际,尽含於此也。披,开启也。

云绵之囊,云霞天锦,道化自然光结,非天孙之织锦也。有底曰囊,经注於此。诸神不测,故云然。非人间布帛皮革比也。灵宝至乾坤等五句,俱解见前。

大光明,三教真文俱称法宝,所在有光明。诸教经书,光明有限,惟此《皇经》法遍三千大千,倾劫不尽,故曰大光明。

圆满,圣心慈济无穷。力不能及,是有限量、有亏欠,故佛下不能化北极卢州,上不能化自在天人,难称圆满。《皇经》包万法,贯诸乘,功化无量无尽。虽云道不渎、不强聒,道化自然,诸类终始循环,无有不化於道者。故曰圆满。

神咒玉篇,诸真法宗、诸神玄诀,度世要旨。诸教神通,皆不外此,尊重莫瑜。故云然。一考人性悟道,浩劫难忘,如囊注物不漏,悟入之初如囊口,故注经言囊。天尊,有连上句读者,言礼谢元始天尊;有连下句读者,言玉帝为诸天之尊。后说可从。余解见前。

神咒品十章

是时,东方安宝华林青灵始老苍帝所受神咒诰命:

东方九炁,始皇青天,碧霞郁垒,

中有老人,总校图录,摄炁举仙。

右度人录仙青帝秘文二十四字,书于九天玄台,主召九天上帝,校神仙图录。

岁星辅肝,角亢镇真。氐房星尾,

四景回旋。箕主七辰,正斗明轮。

承炁捕非,扫除灾群。

右制星秘文三十二字,书於紫微宫东华殿,主召星官,正天分度。

东山神咒,摄召九天,赤书符命,

制会酆山,束魔送鬼,所诛无蠲。

悉诣木宫,敢有稽延。

右制魔秘文三十二字,书于东华玄灵之馆,主摄鬼魔,正九天炁。

下制东河,溟海水神。大劫洪灾,

蛟龙负身。水府开通,通径百千。

上帝赤文,风火无间。

右制水秘文三十二字,书於九天东北玉阙丹台,主摄东海水帝,大劫洪灾,召蛟龙及水神事。

《东方九炁灵宝玉篇》真文,合一百二十字。皆太上无上大光明圆满神咒空洞自然之书。一名《生神保真洞玄章》,一名《东山神咒》,一名《青帝八威策文》。

右玉皇诰命,以赐东方安宝华林青灵始老苍帝九炁天君,令统御东方诸天诸地、日月星宿、名山灵洞、水府泉宫上圣高尊、真仙圣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1

玉帝仰奉道旨,按法以传真经神咒,其意云何?五老帝君,东方为首。东方木德。安宝华林青灵始老苍帝所受神诰命。

右东方九炁至摄气举仙六句,乃度世拔人校录神仙青帝秘密灵文,二十四字,书于九天元台,主召九天上帝,校神仙图箓,皆仙梵秘言,不敢细解。

岁星辅肝至扫除灾群八句,乃制星秘文三十二字,书於紫微宫东华殿,主召木德星君,正天分度。

东方神咒至敢有稽延八句,乃制东方诸魔秘文三十二字,书於东华玄灵之馆,主摄鬼魔,正东方诸界九炁。

下制东河至风火无间八句,乃制东方诸水秘文三十二字,书於九天东北玉阙丹台,主摄东海水帝,大劫洪灾,召蛟龙及水神事。

东方九炁灵宝赤书玉篇真文,合一百二十字,皆太上无上大光明圆满大神咒,空洞自然之书,一名生神宝真洞玄章。一名青帝八威策文。以上不可解。故重书原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东方安宝华林青

灵始老苍帝九炁天君。令统御东方诸天地日月星宿,山洞水泉仙圣,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如谐者,东方天地水。一切神祇,皆钦遵此命,无不奏行。此玄章悉天地人物大德青灵之秘,魔鬼丧胆,度劫免灾,诸圣不敢违,故永镇东方诸界。

神咒品十一章

南方梵宝昌阳丹灵真老赤帝所受神咒诰命:

南方丹天,赤帝玉堂,中有大神,

号曰赤皇。上炎流烟,三炁勃光。

神仙受命,应会太阳。

右度人录仙赤帝秘文三十二字,书于九天洞阳之馆,主召九天神仙图录金名。

荧惑辅心,井鬼守房,柳星张翼,

统御四乡。轸总七宿,回转天常,

召运促会,正道驿行。

右制星秘文三十二字,书于三熙丹台,主召星官,明度数,正天分。

赤文命灵,北摄酆山,束送魔宗,

斩邪灭根。符教所讨,明列罪原。

南山神咒,威伏八方。群妖灭爽,

万试推亡。

右制魔秘文四十字,书于西南阳正玉阙,主制北酆,正鬼炁。

南河水帝,太伯龙王,神咒流行,

普扫不祥,洪水飞灾,止蛟召龙;

开除水径,千道万通。敢有干试,

摄送火宫。赤书所告,莫有不从。

右制水秘文四十八字,书於西南阳正玉阙,主摄南河水帝,大运交期,洪水四出,召蛟龙及水神事。

《南方三炁灵宝赤书玉篇真文》,合一百五十二字,皆太上无上大光明圆满神咒空洞自然之书,一名《南云通天宝经》,一名《九天无上之上咒》,一名《赤帝八威策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南方梵宝昌阳丹灵真老赤帝三炁天君,令统御南方诸天诸地日月星宿、名山灵洞、水府泉宫上圣高尊、真仙圣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

东方语文,永镇东方矣。南方梵宝昌阳丹灵真老赤帝所受神咒诰命云何?

南方丹天至应会太阳八句,乃度人录仙赤帝秘文,三十二字,书于九天洞阳馆,主召九天神仙,图录金名。荧惑辅心至正道驿行八句,乃制星秘文,三十二字,书于三炁丹台,主召星官,明南天之度数,正南天之分野。

赤文命灵,至万试摧亡十句,乃制魔秘文四十字,书于西南阳正玉阙,主制北酆,正鬼炁。

南河水帝至莫有不从十二句,乃制水秘文,四十八字,书于西南阳正玉阙,主摄南河水帝,大运交期,洪水四出,召蛟龙及水神事。

南方三炁真文一百五十二字,皆太上大光明圆满大神咒,空洞自然之书,一名南云通天宝经,一名九天无上之上咒,一名赤帝八威策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南方真老赤帝三炁天君,今统御南方诸天地日月星宿、山洞水泉、高仙圣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

度人录仙,尽南方一切世界。

制星,尽南方一切天。

制魔,尽南方天地人物一切魔。

制水,尽南方一切水帝神物。以上制南方一切诰,尽一切世界之南方,历浩劫,永镇。三教大圣,亦不能违。

玄章,秘不敢解。

原文重记,示尊崇玄秘也。

以此制心,自得其秘。

以此虔诵默持,悉有至征。

神咒品十二章

中央玉宝元灵元老黄帝所受神咒诰命:

中央总灵,黄上天元,始生五老,

中黄高尊。摄炁监真,总领群仙,

典录玄图,宿简玉文,催运上炁,

普告万神。

右度人录仙黄帝秘文四十字,书于太玄玉宝玄奎,主召神仙玉简宿命总仙箓。

镇星辅脾,回度北元。魁鬼勺主非,

截邪斩根。魑鬼行鬼睪鬼甫,扫秽除氛。

魒正玄斗,明度天关。九天符命,

金马驿传。

右制星秘文四十字,书于玄都玉台,主摄星官,正天分数。

中黄总炁,统摄无穷。镇星吐辉,

流炼神宫。勑摄北帝,遏塞鬼门。

翦除不祥,莫有当前。

右制魔秘文三十二字,书于玄都玉台,主摄北帝,正天气,检鬼精。

中山神咒,召龙上云,制会黄河,

九水河源。不得怠纵,善恶悉分。

千妖万奸,上对帝君,莫有干试,

太阳激焚。赤书玉字,宣告普闻。

右制水秘文四十八字,书于玄都玉台四壁,以摄中海水帝四泉之水,洪灾涌溢之数,主召水神,止蛟龙。

中央一炁灵宝赤书玉篇真文,合一百六十字,皆太上无上大光明圆满大神咒,空洞自然之书,一名保劫洞清九天灵书,一名黄天大神咒,一名黄帝八威策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中央保劫洞清玉宝元灵元老黄帝一黑天君,令统御中央皇天后土、日月星宿、名山灵洞、水府泉宫上圣高尊、真仙圣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

中央玉宝元灵元老中主黄帝所受神咒诰命:

中央总灵至普告万神十句四十字,乃度人录仙黄帝秘文,书于太玄玉宝玄台,主召神仙,玉简宿命。总仙炁。

镇星补脾至金马驿传四十字十句,乃制星秘文,书於玄都玉台,主摄星官,正天分数。

中黄总炁至莫有当前八句,三十二字,乃制魔秘文,书于玄都玉台,主摄北帝,主天气,检鬼精。

中山神咒至宣告普闻十二句,四十八字,乃制水秘文,书于玄都玉台四壁,以摄中海水帝四泉之水,洪灾涌溢之数,主召水神,止蛟龙。

中央真文一百六十字,皆大神咒自然之书,一名保劫洞清九天灵书,一名黄天大神咒,一名黄帝八威策文。

右玉皇语命,以锡中央保劫洞清玉宝元灵元老黄帝一炁天君,令统御中央皇天后土、日月星、山洞水泉、圣尊仙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

度人录仙,制星、制魔、制水秘文,俱不敢解。

此文握尽黄帝之秘,一切皆不能逃,故历劫永制中央诸灵。

皇经集注卷之五竟

#1案自『神咒品十章』至此处,原本有五版二十五行错版。兹据《玉皇本行经》文及本书体例,拟补以上文字。删去原错版。

皇经集注卷之六

嗣汉五十代天师大真人张国祥校

状元方外隐江西吉水罗洪先阅

山东济南小兆臣周玄贞集

神咒品十三章

西方七宝金门皓灵皇老白帝所受神咒诰命:

西方素天,白帝七门,金灵皓映,

太华流氛,白石峨峨,七气氤氲。

上有始生,皇老大神,总领肺气,

主校九天,检定图箓,制召上仙。

右度人录仙白帝秘文四十八字,书于九天素灵宫北轩之上,主召仙炁,举仙道。

太白检肺,奎娄守魂。胃昴毕觜

主制七关。参总斗魁,受符北元。

右制星秘文二十四字,书于金关玄窗,主摄白帝星官,正明天数。

赤书玉字,九天正文,摄召万炁,普归帝君。

右制魔秘文一十六字,书于九天金关之馆,以摄六天魔炁。

西山神咒,八威七傅。符水上龙,

召山送云。在所校录,同到帝门,

辅卫上真,斩灭邪源。若有不祥,

截以金关。赤书符命,风水驿传。

右制水秘文四十八字,书于九天金关三图之馆,主摄西海水帝,及水中万怪恶毒之精,召云龙,以防水旱之灾也。

西方七炁灵宝赤书玉篇真文,合一百三十六字,皆太上无上大光明圆满大神咒,空洞自然之书,一名金真宝明洞微篇,一名西山神咒,一名白帝八威召龙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西方七宝金门皓灵皇老白帝七炁天君,令统御西方诸天诸地、日月星宿、名山灵洞、水府泉宫、上圣高尊、真仙圣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

西方七宝金门皓灵皇老白帝所受神咒诰命:

西方素天至制召上仙十二句四十八字,乃度人录仙白帝秘文,书于九天素灵官北轩之上,主召仙炁,举仙道。

太白检肺至受符北元六句二十四字,书于金阙玄窗,主摄白帝星官,正明天数,制星秘文。

赤书玉字至普告帝君四句十六字,书于九天金阙三图之馆,以摄六天魔炁。

西山神咒至风火驿传十二句,四十八字,乃制水秘文,书于九天金阙三图之馆,主摄西海水帝,及水中万怪恶毒之精,召云龙,以防水旱之灾也。

西方七炁真文,合一百三十六字,皆太上大神咒,一名金真宝明洞微篇,一名西山神咒,一洛白帝八威召龙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西方七宝金门皓灵皇老白帝七炁天君,令统御西方诸天地、日星、山洞水泉、圣真仙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度人录仙,制星、制魔、制水,尽一切西方之秘,不敢明解。召山送云,召山之玄灵真气。或作止字者,非也。

神咒品十四章

北方洞阴朔单郁绝五灵玄老黑帝所受神咒诰命:

北方玄天,五炁徘徊。中有黑帝,

双皇太微,总领符命。仙炼八威,

青裙羽瞩,龙文凤衣。上帝所举,

制到玉阶。

右度人录仙黑帝秘文四十字,书于郁单无量玄元紫微台北轩之内,主召诸真人神仙图箓。

北辰辅肾,斗牛卫扉。女虚危室,

豁落四开。壁总七星,执凶紏非。

却灾扫秽,明道动辉。

右制星秘文三十二字,书于天心北元玄斗中,主摄北方星官,正天气。

北山神咒,激阳起雷。流铃焕落,

玃天振威。北酆所部,万妖灭摧。

右制魔秘文二十四字,书于北方洞阴朔单郁绝玄台,主摄天魔北帝,制伏恶神万鬼事。

九河倾讫,鸟母群飞。蛟龙通道,水陌洞开。赤文玉书,驿龙风驰。

右制水秘文二十四字,书于洞阴朔单郁绝元台,主摄九海水帝,制水中万精,主召蛟龙兴云政雨事。

北方五炁灵宝赤书玉篇真文,合一百二十字。皆太上无上大光明圆满大神咒,空洞自然之书,一名本命紫微元神生真宝明文,一名北山神咒,一名黑帝八威制天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北方洞阴朔单郁绝五灵玄老黑帝五炁天君,令统御北方诸天诸地、日月星宿、名山灵洞、水府泉宫、上圣高尊、真仙圣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

北方洞阴朔单郁绝五灵玄老黑帝所受神咒诰命。

北方玄天至制到玉阶十句四十字,度人录仙黑帝秘文,书于玄奎北轩,主召诸真人,神仙图箓。

北辰辅肾,明道动辉八句三十二字,制星秘文,书于天心北元玄斗中,主摄北方星官,正天气。北山神咒,万妖灭摧六句二十四字,制魔秘文,书于洞阴朔单郁绝玄台,主摄天魔北帝,制伏恶神万鬼事。

九河倾讫,驿龙风驰六句二十四字,制水秘文,书于洞阴朔郁元台,主摄北海水帝,制水中万精,主召蛟龙兴云致雨事。

北方五炁真文,合一百二十字,皆太上大神咒,一名本命紫微元神生真宝明文,一名北山神咒,一名黑帝八威制天文。

右玉皇诰命,以锡北方五灵玄老黑帝五炁天君,令统御北方诸天地日月星、山洞水泉、圣真仙众、一切威灵,符命所临,如诰奉行。

度人录仙,制星、制魔、制水、尽握北玄之秘,故一切永不能违。

授五方五帝真文,永镇一切世界,三教万类,一切莫逃;永劫不坏,虚无妙有,秘不可穷;玄之又玄,神乎其神。吾身之五炁悉备是理。志士达人,彻性命之宗,得万法之源,理数不能违。真经常在我,神咒功化属此矣。

神咒品十五章

道言:是大神咒者,元始之妙言,玉皇之真诰,上清自然之灵书,九天始生之玄扎,空洞之灵章,上圣之秘语,玉宸之尊典,成天立地,开张万化,安神镇灵,生成兆民,匡御运度,保天长存;上制天机,中检五灵,下策地祇,啸命河源,运役阴阳,召神使仙;此至真之妙。又神应自然,致天高澄,令地固安,保镇五岳,万品存焉。

五方神咒妙化无穷,何也?道言:是大神咒者,元始天尊至玄之妙言,玉皇天尊至真之宝诰,上清玄都自然之灵书,九天仙境始生之玄文仙扎,太虚空洞之灵章,上极无上至圣之玄言秘语,紫极玉宸之至尊法典,上成诸天,下立诸地,开张万有妙化,总诸神,镇万灵,一生一成,亿兆之民,匡辅统御劫运化度之秘,保诸天长存,上制天覆大生之机,中焉检制五方五灵,下以策使地只,啸命一切水府河源,运化役使阴阳,召诸神使仙真,此大神咒,乃至真之妙文,神化妙应,惟出自然。上位乎天,得一以清,高明悠久,是致天高澄。下位乎地,得一以宁,博厚悠久,是致地贞固。永安保镇五岳名山,一切万有品类使永存焉。

道言,是五老上帝述道致赞述言,故称元始玉皇云云,非元始自赞也。

妙言至灵书等,俱解见前。

九天始生玄札,称手书曰札。《玉皇真经》无象无声,大光妙音彻十方、遍法界,倾劫不毁,非手可书,皆自然之文;非言可传,皆心印之妙。探之无始,在太虚罔象之先,故曰九天始生玄札。

玉宸尊典,天子所居为宸,元始为万教至尊,居玉清圣境,玄化难穷,故曰玉宸。说此真经,各教经书皆不及此,诸圣诸神皆不敢违,天律金格宝之甚重,十方列圣卫之甚严,故曰尊典。

安神,令诸神不显神通,安然无为。镇灵,令万灵不露灵响,敛其威灵。

匡御运度,终始法界,掌持劫运,化度无穷,令其循环无端,不倾不挠,故曰匡御运度。

下策地只,简策旨命之也,非策鞭之策。运役阴阳,阴阳往来,道实主之,故云运役,非言役使阴鬼阳神也。

召神,摄召一切神。使仙;仙为上帝之宾,何以言使?元始说此经,乃三教真宗,诸神钦承,故云使仙。

天地有穷,万类易尽,何言万品存焉?从劫至劫,生生不穷,皆赖大道,故云万品存焉。

神咒品十六章

玉帝昔授五老上帝。是时五帝跪捧其章,秘题灵都之绾。天真皇人昔书其文,掌之於上清真境太玄玉都寒灵丹殿、紫微上宫。累经劫运,而其文保固天根,无有毁沦,与运推迁。是大神咒混之不浊,秽之愈清;毁之不灭,灭之极明。大有之文,天真所尊,自光真名,帝图刻简,昭示来生。斯文隐秘,不得窥闻。有得之子,保万炁长存。勤行修奉,克至神仙,朝礼帝君。

大神咒,保天地山川万品存焉。玉帝昔以此神咒授五老上帝时,五帝跪捧此宝章,秘密题此玄章於灵都之馆。天真皇人昔书此经本文,掌之於上清真境太玄玉都寒灵丹殿、紫微上官。累经劫数元运,而其经保固天然妙化之根无有毁坏沦沉,与元运相推转移。是大神咒,混之终不可浊,秽之愈见其清,毁之终不灭,灭之则极精明。大有玄妙之真文,诸天真圣所尊崇,自焕天光,普张真名,应爱帝图刻之金简,昭示当来生生诸品。斯经文隐奥深秘,凡常不得窥测闻见。有得斯道之子,保万炁长存不毁,动行修习奉持,克至神仙,朝礼至尊帝君。

跪捧,长跪手捧宝章也。经在天,乃玄文,非世文。如何言手捧?天神拱捧,至敬之意。

秘题,赞而书录也。天真皇人书经文,皆玄光天书,金玉篇字,一丈之妙文也。

上清真境,灵宝所居也。经自元始天尊说,传之者灵宝,故曰上清真境。

而其文保固天根,经之理,历劫不坏,是保天然之玄根永固也。或以为保天之根,使其悠久,不可从。盖元会之后,天不能长在,故知非言天之根。

与运推迁,劫劫长存。

混之不浊,杂法浑乱,正道常存,终不能浊此经。

秽之愈清,亵渎此经者,天有罚,愈见其尊而清。

毁之不灭,痴邪谤毁此经者,此经终不磨灭。

灭之极明,无道之世,欲灭此经,则经法流通,大行於世,愈显其明。

大有之文,历劫常在,处处不无,非凡象,乃妙有。故云大有。或以为大有妙、庭之文,太拘。

昭示来生,将来之万生,非一人之来生。

不得窥闻,非至圣不知此经,常人但诵其文耳。邪魔不敢窥,下愚不能闻。

有得此经中道理之子,保吾之万炁长存,勤行修奉,自能至於神仙,而朝礼上帝也。或云,朝五老帝君,太拘了。一云。保万化之炁长存,亦通。

此言经之明效。

玉皇功德品第三

功德品一续前十七章

尔时,玉虚上帝,白天尊言:隹愿慈悲普为四众、帝释等及四梵天王、一切诸天、一切诸仙及未来一切众生、持是经人说利益事。尔时,天尊告玉虚上帝言:快哉斯问,不亦善乎。汝以慈悲,愍念众生,故请问於我。汝当复坐,吾为宣说。

当玉帝授五老上帝此经时,玉虚天之上帝,上白说经教主大天尊言:惟愿至圣慈悲,普为世间四众,及诸天帝释等,及三界之上四梵天、一切诸天、一切诸品仙人,及未来世一切众生、持是真经之人说利益之事。尔时,说经大天尊告玉虚上帝言:快心哉,斯问也,不亦善乎。汝以慈悲心,愍念世间众生,故请问於我。汝当复坐,吾为宣说经义。

天尊指元始言,或指玉帝者,非是。

四众,解见前。

帝释,乃诸天帝,及释教诸佛、菩萨等众。或以为诸天主皆称帝释,亦是。若以帝为帝释天主,此僧家之讹言。不故诸经妄以天主为玉帝,不知玉帝为万天之宗,非止一天之主。释经云,梵王帝释为呈祥。盖言天佛之宗,非敢言玉帝。僧人任私谬解,亦属大过。故并及之。

四梵天王,三界上大梵天王也,非欲界下天之王。言梵天,则尽上界。不言种民诸天者,种民之上皆至真大仙,自然契此经,故不言及。一切诸天,一切诸仙,自梵天之下,一切诸天帝神民、一切诸品仙。

说利益事,大道不言效,如何玉虚上帝请言利益?大道为天地人物之宗,本来皆有实益,於人有自然之利,天地四众未知此经者不知其义,罔敢信从,遂轻大法,误自己。大道恩慈,不忍世迷,故言利益以度人。柰何愚迷者尚云,此经亦微言眇论,何益於人。岂知此经生天地人物,不可须臾离者。处处人人当诵持,劫劫相循,有大利益,乃出自然,非徒歆人以效也。

不亦善乎,非疑词,乃称其善问也。我,元始自谓也。

汝,元始谓玉虚上帝也。复坐,命玉虚上帝复还听经座位。

吾,亦元始自称。

宣说,广布为宣,告语为说。

梵,扶之切。或误作梵,非也。

此请经之诚、普利之心。

功德品续上十八章

天尊言曰:若有三界十方无量国土,或兵戈并起,疫气大行,水旱虫蝗,凶灾饥馑,是其国王大臣当发慈悯,为其黎庶遍勑国内,州县镇宰令诸道流,清净严洁,于其观内设大斋醮,六时行道,为转此经,当得国土清平,五谷丰熟,黎庶安泰。

元始天尊既命玉虚上帝复坐闻经,乃言曰:若有天地人三界、上下四正四偶之十方、无尽量一切国土,或动军战,而兵戈并起,或天灾流布,值疫气大行,或年岁荒歉,而水旱虫蝗,凶灾饥馑,是其国国王大臣当发慈悯,为其黎民臣庶,遍劲国内,州县镇宰,令诸道门之流,清冷严洁,于其观内设大齐醮,白昼六时行道,为转此真经,当得国土清平,五谷丰熟,黎庶安泰。

或云三界,不可言天,恐与国土兵戈字有碍。不知天魔与诸天主争街,亦有斗战,各有分界,故知三界言天地人也。

兵戈并起,只言各处兵起,互相战争,非言兵戈两样并起也。刀枪之属,皆兵器戈戟也。此固不可言并起。或言兵作人,人戈并起,亦非正义。

或疫气大行。天道安常,灾则称变,疫气大行。时疠之作亦灾异也。此经救除之。水旱虫蝗,水溢旱乾,诸虫害禾,群蝗伤稼,皆灾异也。

凶灾饥馑,岁不熟,民物不安则为凶。异常为灾,谷不熟曰饥,菜不熟曰馑。此皆灾异也。

黎,黔黎;庶,庶民也。

遍勑。遍与徧同。

州县镇宰,或言州县统镇百姓之官,或言镇为军镇之官。又言镇为督抚,官之大者。皆是。

是其国王大臣,如是等地方之国王大臣。

道流,全真、正一、清微、灵宝等派道流。

清净严洁,内外肃然,身心无二,衣坛整饬,恭敬庄严,终始如一。如是清净严洁。

观,观也,神之所在,瞻者起敬,是诚大观。故曰观。

设大斋醮,齐内外,一众志,齐其不齐为斋。祈谢神只,酬报天地,合德於神,依科迓福为醮。

六时行道,非如今时沿途行道,不过依科迓神,转经念道而已。或云,昼夜十二时,奇时动,偶时静。六时,当作子、寅、辰、午、申、戍。或云子至巳,一云白昼六时。俱通。转经,心与道合,持真经,国土无厄艰,得清平。

稻、黍、稷、菽、麦,五谷俱丰熟,各国各界黎民无灾艰,永得安然定、泰然乐。

功德品续上十九章

若复有人入诸山林,遇毒恶兽,但能存想一念真经,山神卫护,猛兽自退,终不害己。若入江海,采宝求珍,值遇恶风,如法持念是此真经,风浪顿止,安

稳达岸。

真经之利,岂特消天灾,丰岁年,令黎庶安哉。卒然之变,山水风波之厄,亦有不能害者。若复有人入诸山林中,遇毒猛恶兽,但能存想一念真经,不忘此宝章妙法,山神保卫佑护,猛兽自然退去,终不伤害持经入山之己身。若人入诸江海,采宝物,求珍玩,值遇恶风,漂其船舫,如经中诵受之法,持念是此真经,大风自息,波浪顿止,安稳达岸,持经人船终无伤害。

山林险阻,猛兽毒虫,势不可近。一旦遇之,必至伤害。存想一念真经,不过暂与道合,如何猛兽便退?盖人物之生,本一元气,但分清浊全偏。天地之初,人物混处,沕沕然、穆穆然,一切毒虫恶兽原不害人。后人心渐假,去害虫兽,所以虫兽害人。人若常行好事,存好心,敬信真经,念念不忘,是大善人。入山林,自不遇毒虫恶兽。若平日庸常无有善功,入山适然遇着毒虫恶兽,不贪生怕死,不惶惧不斯心,惟信正法,专一无二,操存默想,一念真经,心与道俱,山神卫护,毒虫猛兽自然退避。虫兽,道中之蠢物,性虽毒恶,好伤杀,各有所敬、有畏、有所忌。是以鸷鸟尊凤、猛兽朝麟、蛇蝎蜈蜓诸毒虫等畏鹳宏鸟鹤鹏,灭迹不施其毒。仙真达生化之机,明克制之源,一咒语、一符水,尚能制虫蛇毒,解虎狠厄,返风回天,况《皇经》为万法之宗,天地之祖。万物生杀,系於天地,本於大道。一念存想此经,不惧虫兽,法宝光,诸神卫,虫兽虽蠢,性亦尊道,畏天惧神,自然退避。

江湖河海,风波危险,乃天之怒,数似难逃。此经为万法之王,风雷雹电皆天之妙用神威也。如法持念此真经,同於天,同於道,天亦为之霁威,风息浪止,船安然达岸。

考证:

《易》云:履虎咥人,凶。子曰:暴虎凭河,死而无悔。此经云,存想一念,如法持念此真经,虫兽退,风浪息。《道德经》言:合於道者,騺鸟不搏,毒虫不螫,虎兕无所投其角,藏牙伏爪,避不敢伤。人多疑儒道相悖,及考禹过江,黄龙挽首而逝。刘昆守江陵,返风灭火,守弘农,虎北渡河。伊川过江,主敬风息。则知《易经》、孔子所言,无道妄行者也。《皇经》《道德》所言,尊经合道者也。经功尚可以脱兽趣,拔毒业,持经者岂行陆齐出毒哉。

功德品续二十章

若在军阵,戈戟既接,两刃相交,存心默念是此真经,是诸恶贼悉自退散。

真经之利,岂但解虫兽风波厄哉?若在军阵,兵器俱举,戈戟既接,两军之刃相交,存心默念是此真经,是诸阵上侵我之恶贼。悉自退散。

考证:

兵,凶器也。戟,危事也。冲锋御敌,矢石之交,兵刃既接,如虎之斗,势不可解,存心默念此真经,不过心与道俱,如何恶贼便退?

兵法云: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默念真经,摄其神,裭其魄,妙典神功,敌人丧气,无杀心,无斗志,格恶从善,自然退而散去。

军阵,非言万二千五百数为军,军势成列为阵,止言战而阵成,相攻之际。

戈战非重文,接与交,无大分别,不过顺经文官兵刃相交耳。

存心默念真经,不为苟免杀伐,专心致志,宁死而不畔於道耳。

诸,众也。

恶贼,或言恶指恶人,贼为贼党。如此分者,非也。不过言恶逆之贼耳。

悉,皆也。

退散,退而自回,散而各归也。

解疑:

老君化胡,于阗国以兵围之。

天帝居天宫,天魔举兵以争衡。

佛在合卫国,欹利等六王争叛。

孔子化天下,伐木於陈,削迹於宋。

此皆大圣人。道身,法身。常转真经,观是若有贼害之者。其后老君布道光,于阗皈依。帝显天光,天魔敛迹。佛运法光,六王归化。孔子着德光,援琴三唱三和,匡人解甲。是自退散。

当考贼多有誓不杀害善人者。

善人多有临危不死者。

或又疑宋徽、钦之好道,受辱汉北;粱武帝好佛,饿死台城;以为经功不效。然三主之好道释,但有虚名,非真好也。情欲未绝,不能以道治天下,故有此难。若真体道,正信经力,匹夫匹妇,亦可免难。若疑死难节义,不信经言,则谬矣。吁,称完节,所以劝世;述经功,所以鼓舞人为善也。要之,经旨不外吾身性道,遇六根之贼作乱,一心于道,则六贼敛迹。由是遇兵,天为解难。老君曰:甲兵不能害。观音云:刀寻段段坏,理之必然者。语岂欺我哉?

功德品续二十一章

若在牢狱枷锁之中,净心定虑,存念是经,冤枉自伸,即得解脱。

此经利益,岂止令贼兵自退哉?若误犯罪过,在牢狱枷锁之中,清净其心志,安定其念虑,存念是此真经,冤枉自然伸明,即得解脱。

考证:

牢狱所以系罪人。福善祸淫,天道之常。既犯罪在狱,便不能遽出,如何云存念是经即得解脱?夫所谓充枉自伸。其人平日,必定是善的,或宿世充愆,今生运限,或误失过失,他人挂误;或先亡连逮,救人被陷,一旦系狱,俱是冤枉。不怨天,不尤人,素患难,行乎患难,绝无意想,是净心定虑,存想真经矣。天相吉人,冤抑自白,不必分辩,自然伸理。不必旷日持久,天下无久屈之理,即时便得解脱。

牢狱,系囚曰牢;待对曰狱。今之监仓铺厂,轻重之狱不同,大率止以罪人之居者为言。二字非有两样分别。枷锁拘孪罪人,罹之者为有罪,乃变故也。

或云,牢字从牛,狱子从犬。不食牛犬,牢狱永免。不过令人不杀生,勿纵口,而以味招祸也。此经外之意,附记之。

经在利益,克枉自伸,即平日有过犯罪时,悔过自新,绝无怨望,经力拔济,久而不怠,亦必解脱。

文王,得道而圣者也。羑里之囚,修《易经》而被宥免。

公冶长,希道而贤者也。缧绁之拘,寻亦得出。

徐神公、张紫阳,成道而仙者也。昌邑之囚,三配之苦,以其笃修至道,妙传《悟真》俱得解脱。不惟圣贤,愚人若能除去维念,永信真经,牢狱之厄自解脱。

解疑:

太古无罪人,无刑狱。

轩辕捕蚩尤,制桎梏,画地以禁,刑狱之义起,三代后,刑狱之制全。

经在浩劫之先,元始说於天上。如何言牢狱?盖劫劫处处,有善有恶,恶自有孽,狱之理已在。经包万法,永利群动,理无不具,预言拔罪之效耳。释经云:念彼观音力,枷锁早离身。儒书云:君子怀刑。《大易》云:无妄之灾。何尝不言狱?则知经非近世之言矣,乃无始玄章也。要之,一念理,则福堂;一念私,则业狱。欲妄滞而不除,一身业坑,牢狱在矣。孟子云:人之异於禽兽几希。牢从牛,狱从犬。制字者有深意焉。今人与未来世,着力永信此经,劫劫处处,牢狱俱免。

功德品续二十二章

若为邪精鬼贼众苦所加,如法持念是此真经,众邪远避,自然安稳。

玉经神功,岂但解牢狱厄哉?若为一切邪魔精怪鬼贼、众苦所加,如法持念是此真经,众邪精鬼贼,皆远遁避去,自然安稳无事。

考证:

若为,即云如为也。

邪精鬼贼,凡不正者,皆为邪,通灵而逞妖异者为精,阴之灵者为鬼,伤人害物曰贼。或云,贼当作人之恶者。前段已云,军阵恶贼,悉自退散。如何此贼字,又作人看?大抵邪魔妖精鬼怪乘间伺隙,因人之不正以入。其来也,不知何从;其去也,不知何归。暗施残害,令人不测,故曰鬼贼。

上自天魔,下至土精、山魍魉、水怪异、木魅金精、火妖草异、禽兽之精、冰炭之怪、魑孽鬼灵,邪属甚众。

众苦,抛砖掷瓦,惊鸡弄狗要求祭祀,恼乱家宅。

或令人颠倒,精神恍惚,狂乱无端,奔走哀号,迷顽不省,戏跳呕恶,咆哮淫孽,醉痴损丧,寝食不安,日夜惶惶,生非平安,死有系滞,是为众苦。

加,以殃来加人也。

如法持念是此真经。既云邪精鬼贼、众苦所加,焉能如法持念真经?此云如法,非能易乃虑,一乃心,与道合真。诵此经,但依讽经之法,瞻拜礼诵,一切邪精鬼贼皆远避去。一云,如法持念真经,令道人替被苦者念经,皆除众邪远避去,自然安稳,不待符水驱缚,药饵告逐,闻经远避,受苦者自然得安稳,无众苦。

尝闻祖天师以法伏诸魔。玄帝修真,灭诸精邪,治人鬼。萨真人阐道,除邪魔。老君伏天魔。佛梵咒降魔。先儒范文正公宿战场,止闻小鸡声,鬼不为妖。程子伏大头鬼,又任众鬼移床,心如如不动,鬼皆潜伏。故云,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如法持念真经,秘密法典,至圣真言,了鬼神觑不破之机,邪精鬼贼有不远避者乎。

解疑:

要之,人身三尸、五穷、七魄、七情、六欲,杂念妄想,种种阴趣,皆邪精鬼贼。若了悟虚明,慧剑诛妖,欲尽,而邪精鬼贼远避矣。

功德品续二十三章

若人为求嗣息,如法尊重、持念此经,帝勑天曹,明检丹籍,九品之内,四果仙人,运应数合,降谪下生,为其作子,才辩明慧,人中尊贵。

经功,岂但能伏诸邪哉?若人因孤苦无子,为求嗣息,如经中尊重经典之法持念此经,上帝即勑天曹,明检查丹书仙籍,九品之内,四果仙人,运应轮转,数合临世,降谪下生,为其作子。与无嗣诵经之人为子,多才善辩,聪明智慧,得人中尊贵之果。

求,祈祝祷神以求也。或令人,或自求。有无子息,命系於天,若不可求。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可不求,况人资血气以生,凡有血气者,皆可生育。或亏损阴德,获罪於天;或阳差阴错,命犯孤寡;或胎中虚偏,或欲怒自伤,因而无子。人定回天,至诚感格,无不有子,故嗣息可求。

嗣息,继续曰嗣。或云,嗣,系也,继祖宗之统续,如系相接也。又云,嗣,司也,司传家之业,继口钻册也。息子以继先,如人之喘息呼吸,相继不绝也。且人之真息,生死之根,息住不绝气。有子不绝祀,故云息。太抵息,自心也。有子万事足,可以少息此心。故曰息。三教圣人皆有子。人何不知子息之重?

如法尊重,是重经。或云,自己尊重者,非也。

天曹,造命掌仙籍者也。

九品,上三乘、中三、下三,共九品也。释经云:九品莲花为父母。佛、菩萨、圆觉、声闻、阿罗汉、四禅、亦是九品。

四果仙人,须陀洹、斯陀含、阿罗汉、阿那含,降谪下生,仙佛以生人间为下凡,故曰降谪。

才,才艺出众。

辩,口辩超群。

明无不照。

慧无不悟。

人中尊贵,非即为君、为相、为师,有德有道,为完人肖子,则尊莫尊乎道,贵莫贵乎德,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而友,参赞位育,裁成辅相,万代赡仰,三界推尊。故曰人中尊贵。

如法尊重,持诵此经,或自己、或令人求嗣,虽有明效,不可计日指望,惟知尊经,首罪谢过,终始如一,对此经如见玉帝,至诚敬此法宝,则灵章神功,默运造化,回天易命,嗣息自有。世间功臣,犹得荫子。太善人信真经、转法轮,为天地之功臣,宁不克昌厥后乎?若尊重此经,而嗣息不建,必其诚有未至,终始不能如法耳。世人勉之、慎之,自验经之神效。

功德品续二十四章

若妇人临难之月,如法持念是此真经,即得母子平安,生福德男女,人所爱敬。

经法神功,岂但可以广嗣续哉。若妇人生产临难之月,如法持念是此真经,即得母子早分,平安无事,生福相有德之男女,人所爱亲而敬重。

女子已嫁夫家,则称妇人。

临难之月,当生产之际,性命所关,与死为邻,故曰临难。

如法持念真经。或未生产时,自己斋虔念经,或生产令人念经,即得母子平安,该生产之侯,无有留难,即时降生,母无损伤,子亦顺利,平坦安康,两有所益。

福,富贵康寿吉相之人。

德,圣贤忠义、孝友、有德之人。

男女,或男或女,皆有福德。

人所爱敬,可亲而不可狎,可近而不可玩,人乐就之、称之、羡之,如是曰爱。然望之而畏心生,即之而怠心息,不言而信,不动而敬,是曰敬。

解疑:

男为人所爱敬,可也。女如何为人爱敬?若福相全,德行好,不啼不戏,端重寡言,少动不嬉笑,少而老成,长而严洁,老死不变,人皆爱之如亲戚,敬之如尊长。爱非有狎心,羡其福德,世之罕有也。

考证:

母子平安。《诗经生民之章》赞姜嫄生后稷曰:首生如挞,无灾无害。姜嫄有德,故首生如羊子之易,不灾害,母安子亦安。

释经云:母子早离身。

道经云:临盆有庆,坐草无虞。

诵经功德,其应如响。

今《皇经》盛行世间,诵者亦有。妇人生产,或半产不及月,或灾害,或危亡,或鬼胎,或妖异,或刑克,母子平安者固多,不能两全;或两不利者亦有。或以为诵经未必有益,不知正法难遇。世人或不知此经尊重、此经利益,不闻其名者有之;闻名不知重者有之。或虚敬而不持诵,或持诵而始动终怠;或脱落混淆,或怠污颠倒,字误句差,解会失当,虽有忏谢之文,难得全经之利。皆人自误,不遇经功,遂以为诵经无益,是为谤法。呜呼,正法宜行,亲恩难报。救难利生,学道者之急务也。若教化世人,敬诵此经,则母子安、产难免,生善男善女,世间皆福德相,正道永流传矣。功德最大。观经者勉之。

皇经集注卷之六竟

皇经集注卷七

嗣汉五十代天师大真人张国祥校

状元方外隐江西吉水罗洪先阅

山东济南小兆臣周玄贞集

功德品续二十五章

若为求官进职,爵禄亨达,贵遇人君,如法持念是此真经,即得职务迁转,子孙荣贵,世世不绝。

玉经之利,岂但有益生产哉?若为求官进职,使爵禄亨达,贵遇人君,如法持念是此真经,即得职司事务,升迁转进,子孙荣贵,世世不绝。

求官,无官而求得官。

进职。进,升进也。职位微小,营求迁转升进高位美职。

爵,命官为爵。

禄,俸给曰禄。

亨,亨嘉逸乐,贞吉悦利。

达,称意遂心,谋望通达。

贵遇人君。出常曰贵,爵禄亨达,且得君行政,受人主之知遇。君臣相遇,自古为难。贵而遇人君,则臣不虚贵,方为可达。一云,遇明君智主也。

是此,文非重,句法宜云尔。

职务,职有官守、职事,各有所司,故曰职。务,政务也。

转,转授美缺,或易闲散,作清要也。

子孙荣贵,或世官世禄,或荫子荫孙,安富尊崇,光前裕后,且荣且贵,世世不绝。虽非等天地,永世守,庆流后代,福泽绵达,相承不绝。虽数世,亦云久远。若孔圣人之至德,祖天师之神化,子孙历朝受封,是真荣贵不绝。

封爵诏禄,出自天朝官职,若不可求,资格相循迁转,若不可谋,况文须读书,武要知兵,学问功勋,假借不得,如何求进?夫官授有德,禄以养贤。大德者必得其位,必得其名。如法持念真经,诵法言,守圣训,心与天合,动与道俱,是大善人。或以言扬,或以行举,无爵而赠官,无职而赠禄,或有官职而升转,此用贤之常理。以德招徕,若或求之,广成、尹寿、巢由、严光;或为帝师,或为国宾,与之弗受,岂善人不可得爵禄乎。若汉之孔明,晋唐之旌阳、李泌、海蟾,皆修道而官者也。经云求官,又何疑焉?

要之,天爵良贵,吾身固有。超凡入圣,进德有阶。神化登仙,历劫不坏。《道德经》云:死而不亡。仙传云:子生孙兮孙又支。夫道尊德贵,仙传无穷。不慕世名浮利,修天爵良贵,由凡希圣,出尘登仙,永延不绝,是真能如法持念真经。

功德品续二十六章

若人欲求资财殷富,如法奉持是此真经,即得财宝充溢,衣食自然,庆流子孙,传之后代。

此经利益,岂止遂求官之谋哉?若人欲求家资财用殷富,如法奉持是此真经,即得财货宝玩充满盈溢,衣食丰洁,自然充裕,余庆流及子孙,传之后代。

资,用也。身家所需曰资。一云,资赖也,言人赖此利生也。与赀义同。

财,财货也。亦财用也。

殷,实也,充实之义。

富,家道极丰,财用充足曰富。

奉持。钦崇曰奉,持守看诵。

财宝。财,货财之财。宝,货贝也。金银、珠玉、珍奇、玩好、采帛,希有贵重之物,皆称宝。

充,充足也。

溢,丰盈也。

衣食自然,不费心力,自然丰足也。

庆流子孙。庆,吉祥也。福泽绵远,奕叶相仍,故曰庆流子孙。传之后代,不止及一世之子孙。代代相传,后人永享安荣之福。

解疑:

孔子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甚言富之不可求,如何此云欲求殷富,如法奉持此经,即得富足,庆流后代?是言富若可求。子夏曰:商闻之矣,富贵在天。富虽可欲,有命存焉,天实主之,如何可求?然富虽有命,先儒云:富贵福泽以厚其终,所以报有德。如法持念此经,口诵天言,钦若昊天,是令德获福者矣。诗云:乐只君子,福履绥之。此之谓也。

或又云,大禹圣者也,菲饮食,恶衣服,卑宫室,惟甘俭约。道家云,学道须学彻骨贫。此言持经足以致富,似以利歆人者。禹之自奉俭,圣人不私己之心也。道家之学贫,心无物累也。求富可得,乃设言持经之效。佛经云,所求如意,皆得满足。两教法门,大开方便,福利无边,有求辄应,无愿不成。若疑惑间断,始勤终怠,江应心非,无正信坚固圆满,心无至诚以感之,则虽求亦不得矣。观经者善体之。

尝考万物皆备於我,本有不资而富者在。柰何世人驰逐名利,竞浮华,嗜情欲,以假作真;贫者戚戚,不能持大道,诵真经;富者侈荡,不能弃智利,奉法言,甘至老死,自丧固有之富?老君曰: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贻其咎。戒人之逐外忘内也。今言求富持经之效,欲人改易求富之心以重经耳。噫,持经诚有效也。若无诚敬,且招愆矣。观经者慎之。

功德品续二十七章

若人被诸恶星之所照临,困苦床枕,如法持念是此真经,是诸恶星返降吉祥。

是经利益,岂但求富者遂哉?若人生命流年,被诸恶星之所照临,困苦床枕,睡眠不安,如法持念是此真经,是诸恶星化凶为吉,返降吉祥。

赤松子云:生民茕茕,各戴一星。然星之所照,有吉有凶,吉则千祥,凶有咎征。在三光之下者常避忌。

恶星,凶星也。如罗睺、计都、天破、天哭、天败、天退等星是矣。

照临,或生命分度,或流年值遇,或宅遇分野,当生当照,统属分临。

困,所如不遂,郁而不伸也。

苦,或贫厄疾息,危迫切身也。

困苦床枕,只是困危无聊,卧不安席,伏枕不宁之意。一云,床枕有惊。

是诸恶星,所该者广,凡天上凶星,命运宅遇当照,一切凶星是也。

返降吉祥,恶星照临,多凶无吉。如法持念此经,灵章运化,凶曜呈祥,凡所被照临恶星,不惟不见咎祸,返默锡福祉,降吉祥。

星之照临,命运分野,本有一定。如何持经,恶星降吉祥?天人一理,上下相通,感应之机,捷於影响。宋襄公有君人之言三,退荧惑舍。不惟君也,孝妇含充,而致三年之旱;贱臣叩心,而飞六月之霜,匹夫匹妇,皆可以感天地、动鬼神,但恐不至诚耳。一诚感格,片言可以孚神明,不言亦可以运造化;况真经为天地之宗,三景得之以开光。如法持念真经,奉至圣之玄章,悉贞明之秘要,凶星散,吉祥生,返祸为福矣。

人一也,惠迪吉,从逆凶。《中诫经》云:星之照临,吉凶惟人自召,作善则星光,大善则光显;无善无恶,其光微;小过其光散;大过其光灭。恶星之临,人有过,则恶报应;无过,则答征免;善则凶去福临矣。传云:一念之恶,为妖星厉鬼;一念之善,为景星庆云。休咎之征,系一念之善恶。真持此经,虽险灾大难,亦当退去,而困苦床枕、适然之厄,有不尽消耶。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亦此意矣。夫人能弘道,赞化育,若默转真经,入神达化,则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斡旋造化,永超尘凡,且鬼神觑不破,生死不相关,星辰岂能拘限哉?观是经者勉焉。

功德品续二十八章

若人命过,应入地狱,注名恶籍,父母师长,夫妻男女,当为亡人持念是经,或安置道场,旛花供养,即得亡者鬼籍尽除,神生净土,同苦罪众咸蒙济度,承斯胜利,皆生天上。

是经功德,不但免在生之咎,若人命过死去时,魂魄应入地狱,注其名於作恶之籍,其父母师长、夫妻男女,当为亡人持念是经,或安置超拔道场,旛花供养,即得亡者鬼籍尽除,神生净土,同狱、同亡,同籍受苦罪众咸赖经功,得蒙济度,承斯最胜妙法利益,皆生天上。

命过,命过其数而死也。

应入地狱,或夙世今生有罪,应当入地狱,受罪报。地狱,若酆都、铁围、九狱、十八狱、二十四狱、三十六狱、七十二狱、无间等地狱。注名恶籍,注录其名,在恶案簿籍中,以施报对也。

父母师长,或亡者之父母,或其师傅,或其尊长。

夫妻男女,亡者或是妇人,或是男人,必有其夫其妻在;即夫妻不在,或有子孙,或有亲属之男女在。

当为亡人持念是经,其见在亲属。当为亡故之人奉持诵念是经。

或安置道场,或安立布置道场,遵道法,拔罪业,故曰道场。

旛花供养,旛,称赞圣号不尽,书之长旛,悬坚竿端,以风四表,扬宝光。花,献所有奇花,以迓圣神。上天扬法,有自然旛盖旌幢,天花绚采,以彰休光。世间但以旛置道场,示庄严,迓神庥。供养。供,享献也。养,以饮食供奉也。天上以清静妙法为食,天厨妙供,惟道惟恭。今世之五供养、十供养,不过空五有、除五苦、禁五乐、去十恶、念十真、住十信,以敬共明神,钦崇正法,奉持宝章,是真供养。今但以饮食、花果、珍奇供之,而无恭敬之实,抑末矣。经所云供养者,是诚心天然之供也。

即得亡者。鬼籍尽除,神生净土。一转此经,或立道场,即得使亡故者出幽冥,削黑业,鬼籍恶业,尽得除去,神生清净乐土。同受地狱苦之罪众一切咸得超脱,蒙受经法慈济拔度。咸,皆也。承斯胜缘法利,皆生天上。斯,此也。夫天福虽有尽,一持念是真绖,或立道场,即除亡人并伺苦狱魂之罪,使生天上;若永远奉持,功德岂有穷尽耶?噫,地狱无门,惟人自召;天堂有路,昧者难行。况生来正性,即帝真经,常持永念,地狱天堂,一切不染,永证玄真矣。方云善持经者。

功德品续二十九章

又此经所在之处,当有十天至真大圣、无极飞天神王侍卫供养,持是经人当得自称为正一真人。是人在处,自得十方至真至圣金刚力士潜护其人,如护己身。若出若入,游行之处,百邪避路,魔鬼殄除,精灵伏藏,一切灾殃不能侵近。是持经人命欲终时,更不见诸地狱恶相,即见天宫玉女持幢下迎,而生天上。如天福尽,下生人间,即得千生万生中常为国王大臣,圣贤庆会,国土清平,人民乐业,常得宿性通明。遵奉大道,展转修持,至登道岸。是持经人获福如是。

是经功德,岂但利益生死哉?又此经所在之处,常有十天至真大圣,无尽量飞天神王侍卫供养,是持经人当得自称为正一真人。是人在处,自得十方至真至圣、金刚力士潜护其人,如护己身。若出若入,游行之处,百邪回避,持经人所走之路,魔鬼殄绝,除去精灵,潜伏收藏,一切灾殃不能侵近。是持经人命欲终时,更不见诸地狱恶相,即见天官玉女持幢节下迎,而生天上。如天福受尽,下生人间,即得千生万生中常为国王大臣,圣君贤相,明良相庆,聚会一朝,国土清宁平定,人民安然乐业,常得宿性通明,遵奉大道,展转修持,至登道岸。是持经人获福如是。

十天,十方诸天。

飞天神王,飞身游护诸天之神王也。

侍卫,侍立拱卫也。

正一真人,至正无私、真一不二之人也。

金刚力士,两教护法,皆来护持经人。

潜护其人,暗中护持经人,如护神明自己之身,见诸神保护之切也。其持经之人或出或入,游行之处,一切邪妖、魔鬼、精灵达避伏藏,殄绝除去。殄,绝也,尽也。灾咎祸殃,不能亲近。是人命终,更不见诸地狱种种恶相。

天宫玉女,一本作天官者,非也。

幢,非旛非旌,大法幢也。下迎接导上天耳。

千万生为国王大臣,世世尊贵,如佛千八世为王世子,玄帝千世为王,千世为宰臣,老君历劫为皇帝王者之师。共安长乐,且宿性通明,大智大慧,不昧历劫良因。

遵守崇奉大道,反覆展转,进修操持,至登道岸。道岸,得道,如济海岸也。佛云到彼岸。《大雅》云:诞先登于岸。此之谓也。一云畔岸。持经功德,时刻有益,或利生,或利死,或少或众,或久或近,随愿皆成,化诚神矣。叉千生万生,遵奉无二,展转修持,始登道岸。可见大成之难也。观经者怛其志,可入最上。

功德品续三十章

又若有持是经人,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