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高上玉皇本行经集注之四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周玄贞     时间:2013-11-21 20:34:51      繁體中文版     

若雨下时,起大悲心,如法向空念此经三卷一徧,其雨所沾,面所向方,一切众生,五逆十恶、一切重罪,悉皆消灭;一切重病,自得痊愈。是诸众生命终之后,不堕地狱,神生净土,莲花化生,何况持是经者。又若有持是经人,或行於道路,值大风起,吹是持经之人。触身之尘,是尘所沾,一切众生,一切恶业,悉皆消灭,更不堕於三恶道,当生天上。故知持经功德,不可思议。

此经功德不但利一身也。又若有持是经人,若雨下之时,起大悲度世之心,如法向虚空念此经上中下三卷,周完一遍,其雨所沾濡,面所向方隅,一切众生,五逆十恶、一切重罪,悉皆消散除灭;一切重病,自得痊可安愈。是持经人所向方之诸众生,命终之后,不堕地狱,神生净土,不假淫秽,莲花化生;何况持是经者,其功德讵可量耶?又若有持是经人,或行於道路,值大风起,吹是持经之人,触身之尘土,是尘所沾,一切众生,一切恶业,悉自消灭,更不堕於三恶道中,当生天上。故知持经功德,不可思议。

考证解疑:

持经人无处不慈悲,非但雨下、风起,有大悲心,推言若雨下风起时也。甚言持经之效。大悲怜悯,衰矜恤念世间一切也。释教云,婆心太切。《诗》云:哀此荣独。又云,矜不成人。道经云:大悲觉世。持经者悯世人业苦,故起大悲心。五逆,不忠、不孝、不慈、不睦、不义。一云,不敬天地君亲师,不敬三宝,不持戒律,不修德行,不明心性。一云,滋纵财、色、名、食、睡。

十恶,杀、盗、邪、淫、两舌、妄言、绮语、恶口、贪、嗔、痴。一切重病痊愈。痊,安可也。愈,平愈也。

莲花化生,佛家言,西方极乐世界,莲花生人。道家云,青华长乐界,莲花化生。又云,欲生因莲花。言居世出世,不染一尘,妙法生生,无淫秽心。又如天地之初,自然化生成人也。儒者多以两教为妄。伊尹生於空朵,独非儒者之圣人乎?且人心如莲,知莲生,则心宗印矣。善哉,周子观莲,虽爱其处泥不污,亦必别有真见也。故为道学之宗。

三恶道,地狱、魔鬼、畜生。

不可思议,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议。见功德莫量也。

夫道之济世,真经利人,法雨浸濡,普润一切,响彻十方,利尽法界。儒家云,有如时雨化之者。又曰,树之风声。又曰,不疾而速,所过者化,所存者神,民日迁善而不知为之者。故周公生,而无烈风淫雨,海外向化。人能终至道,持真经,无论雨水所沾,风尘所及,即风雨所不及,水尘所不沾,三千大千世界,永沾法利矣。故曰持经功德,不可思议。

功德品读三十一章

是持经人,若经涉於江河淮海,沐浴其身,是身所沾之水,其中众生,鱼鳌鼋鼉,一切水族,是诸恶业,悉皆除灭,尽此一报之身。命过之后,不复更受胎、卵、湿、化一切等身。是持经人口出一切言语音响,一切邪魔外道,闻者皆是清净法音。是持经人若遇诸神庙,能为其神诵咏是经,是诸鬼神得闻是经,即脱鬼趣,登证仙道,恭敬是人,如奉是帝。

是持经人功德不但及於人也。若经涉於江河淮海,沐浴其身,是身所沾之水,其中众生、鱼鳖鼋鼉、一切水族,其前世所造是诸恶业悉皆除灭,尽此见在一世报应之身。命过之后,得证妙果,不复更受胎、卵、湿、化一切等身。是持经人,口出一切言语音响,一切邪魔外道,闻者不知为世间言辞声气,皆是清净法音。是持经人若遇诸神庙,能为其神诵咏是经,是诸鬼神得闻是经,即脱鬼趣,登证仙道,恭敬是持经人,如奉是说经之帝。

经涉。经,历过也。涉,济渡也。一云,徒身过水曰涉,如吕祖朗吟飞过洞庭湖,达磨折芦过江是也。要之凡过水,不拘徒身舟船,皆曰经涉。江河海,皆注水之通名。淮,淮河也。

沐浴其身,以水澡洗其身也。

其中众生,水中一切生物。鳞者鱼,甲者鳌、鼋、鼉等。一切水生族类,诸恶业悉得除灭,尽此一报而已。死后不复轮转畜业,若羽、若毛、若鳞、若甲、若介、胎卵湿化一切等身。人虽胎生,此胎字不指人说,只言默属。盖龙为水族之尊,尚称业报,其下水族又可知矣。真持经人身口悉出金光,故言音所及,一切邪魔外道闻者皆是清净法音。

为神说经,神脱鬼趣。神虽灵响,露威光,彰报应,尚有趣在。闻此真经,脱其识根,拔其趣意,所谓融尽宿习也。登证仙道,上证真仙之道也。

神与仙之分别等阶。神虽有功德,而功勋显赫俱在,虽大神亦然。即大贤未融形迹,与入圣而不优之类也。仙则空五蕴,净九识,遣能所,融事理,虽分五品,比神鬼则高出矣。

夫圣人出,万物亨,山不潼,川不涸,鸟兽鱼鳖咸若。持经人沐浴之法水,水族亲沾,又不啻圣王之功化也。龙得法而高悟,法水均沾,有不超脱哉?此野狐之所以得法复人身也。若说经度神鬼脱其趣,如萨祖师度王灵官,普禅师之度关圣贤,令其钦神威,忘宿念也。故至今二圣之恭敬不衰。

功德品续三十二章

若人在世,不孝父母,不敬三宝,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作种种极重罪业,将命终时,若有道心正信善男善女,於亡者未气断时起大悲心,于其头边念玉帝尊号七遍,或二七遍,三七遍,四七遍,乃至百遍、千遍,是其亡者生前所造诸不善业,悉得消灭,更不堕诸恶趣,神升九天,何配受持是此经者?又若复有人自从往劫乃至今身,轮转人天,漂沉世域,积千愆万过,在於己身,若遇是持经之人,形影暂映其身,如为帝光之所摄受,或与同语,或闻其声,如奉帝言道语之所慰谕,彼人罪障永得除灭。

经之功德,不特下及物,上及鬼神也。若人在世,不敬三宝,杀盗淫妄,作种种极重罪业,将命终时,若有道心正信善男善女,於亡者气未

断时,起大悲心,于其头边念玉帝尊号,或一七、二三四七,乃至百千等遍,是其亡者生前所造诸不善业,悉得消灭,更不堕诸恶趣,神升九炁上天,何况受持是此经者。又若复有人,自从往劫,乃至今身,轮转人天,漂沉世域,积千般愆尤、万种过失在於己身,若遇是持经、之人形影暂映其身,如为上帝道光之所摄受,或与同语,或闻其声,如奉上帝法语道言之所慰谕,彼人罪障永得除灭。

三宝,道、经、师也。道为三教之宗,万有之祖;经为度世津粱;师为人天眼目,不敬所以有一罪。杀生、偷盗、邪淫、妄语,大犯者大罪,萌一念亦有罪。种种,非一端也,言不能尽记。

正信,至正诚信,一无所为也。

一七、二三四七、千百遍,或云,言道周天功化,亦是。

不堕诸恶趣,有善根,无邪念,故不堕恶趣。

轮转人天,或人间天上之福。一云,人中福为人天。漂沉世域,生死无常,如萍水浮漂,业趣难脱,似水中沉溺。世域,世间界域也。形影暂映,持经人形影,暂时照映造业人身,如同帝光之所玄摄神受。受或作授,言帝光授与者,非是。大抵光临人,则肃然敬心无念,故曰摄受。我受其光之法利也。

同语闻声。造业者或与特经者共语,或闻持经者声音。

道语,大道玄语。或云,道祖之语,太拘。

慰谕,慰,善言抚慰。谕,教诲命令也。

罪阵除灭,一切夙世今生罪皆释,往劫今生障碍皆除也。

夫经之神功,存亡受益,利及一切,惟正信人有是功。可见以至诚心为本。利亡者,利他人如此,持是经者功德又岂可量哉?观者勉之。

功德品续三十三章

又若持是经人造作长旛,书帝名号于其旛上,悬诸长竿,或在观宇,或在家庭,是旛被诸风吹所指方面,一切众生皆沾胜利,一切恶业悉得除灭。又若有持是经人书帝名号,在一切有声物上,或锺或磬,铃铎铙钹,一切道具法事之属,或以道场,或因戏击,或被风触,是声出时,或远或近,一切众生闻是声已、所有罪障悉得清净。

此又申言持经功德也。

长旛书帝号,长竿,俱解见前。

观宇,观中殿宇前。观,观也。神在无他心,惟一诚观之,故神居曰观。

家庭,家之庭前。

所指方面,风吹宝旛,所指方位面向也。

胜利,解见前。

锺磬铃铎铙跋,皆法乐,金属也。

一切道具法事之属,除金、石、丝、竹、匏、土、革、木等乐,与有声物,或一切道家所用法事之具。

道场,用法具鸣帝号,可也。戏击如何亦有功?此戏非狂荡耍戏,或演习法乐,或幼小无知者,或凡愚不知,误鸣法器及有声物,或闲时喜乐,鸣有声物。

书帝名号,非帝之名。帝号历劫不磨,乃常住大名,故曰名号。今赞佛云洪名圣号,亦此意。

风触声出,被风吹触响物声出也。

远近众生闻声,罪障悉得清净。不拘远近一切众生,凡闻有帝号之声者,罪障消除,悉得清净。

考证:

古人制乐,所以谐神人,和上下,况帝号为玄祖荣名,闻者肃然,法音一振,神功无边。大舜作乐,百兽率舞,何况於人?

人闻兵器则威,闻戏具声则嬉,闻琴则和,何况法音?

一切有声戏具,无论也。

法具乐器,所以敬共明神,齐一众志。又书帝号,故闻者敬而罪灭。夫罪障所以报恶人也。闻法音,善心勃然,故罪障悉灭,得清净。今雷震一声,闻者敬畏,可以作证。

解疑:

今世悬旛,及书帝号於法乐道具法事,共一切有声物上者甚多,闻见者亦不少,罪障不除,何也?书号者非真有正信持经之心,闻见者以为故常,顽心不除,甚至轻慢,浪戏谤渎,自无善心,何以释罪。呜呼,经法帝号,功德难量。先真持经度自己,则不动而敬,不言而信,更以帝号度人,自永利矣。

功德品续三十四章

又若有持是经人了悟生死,深入山林,修真学道,或时登临,上山顾望,目所及处,山林溪谷,含生品类,有形无形,胎卵湿化,蠢动飞潜,种种物类,所有罪业,皆得除灭,身心清浄,命终生天;何况受持是此经者?当知是人即是道藏功德身也。

此复申言持经之效。

了悟生死。生死事大,理最难明。依父母之精血,得天地之理气,生也,所以生,不可知。精耗气散,神去形枯,死也,所以死,不可知。未知生,未知死,虽能达事变,观物理,明於言,不昧於行,未为了悟。若有持经人绝圣去智,除二障,断诸惑,融宿性,成大觉,证三元,登最上,了悟生死根源,即佛家云彻悟也。

深入山林。昔人云:小隐居山。既云了悟,高山平地,总属道场,修行何必入山林?大隐居市,理固有然。名山胜景,地灵人杰,真修者,虽无志於山林,幽山茂林,天造地设,以成仙境也。故逸人入焉。

修真学道。人生正性,至真无假,性道自然,不待学问,自情欲日滋,知诱物化,真者渐假,性道不明。了悟者於山中林下默加修持,以返天真,参学大道,了脱生死。《道德经》云:绝学无忧。此云学道,何也?彼云绝学,绝学之名象意识。此云学道,学旷然无为之道也。夫佛家以了悟为最上。此云了悟,方入山修真学道,则两门之品阶可知。

或有时学道人,登高临水,游历胜境,上山四面顾视观望,目力所及之处,若山若林,水汉涧谷。谷,山之沟壑虚深旷空者也。

含生品类,含大造生意诸品诸类。有形无形。有形,已生者;无形,未生者。亦有生而不见形者。

若胎生、若卵生,若因水因土,污下湿生,若无中生有,化生蠢动飞潜,大造之生,蠢然者物,含生运动,高而飞跃,深而潜藏,介飞潜之间走者,种种一切物类,所有今昔罪业,皆得除灭,身心清浄,无有系累,命终悉生天上。修真目望所及物类超济若此,何况受持是此经者?当知是持经人功德难穷,即是大道玄藏,不可称量,大功德身也。夫学道之人,心大慈悲,无不仁爱,未见闻者,心不可见,目望所及,一切物类,念其蠢动含灵,俱有法性,一意慈悲,默然神度,救拔出世,故济一切。有如是功德。儒书云,致中和,万物育焉。又立灵台,望氛侵,察灾祥,曲成万物,裁成辅相。天地之所不及,使人物生死顺受正命,返归化源,又有何罪业?赞孔子者曰:当年不能穷其学,累世不能殚其蕴。圣不可知之谓神。今赞修真学道者曰,道藏功德身。亦言其大无不包,深不可测,称赞难穷耳。观经者有得焉,方知是义。

功德品续三十五章

尔时,天尊谓玉虚上帝言:今我略说,未尽其妙。若广说之,凡流邪见疑惑不信,是经功德穷劫难言。

尔时,,解见前。

天尊,元始至尊也。

谓,告语也,元始告玉虚明皇天之上帝言。一云玉清玄虚上帝。

今我略说,未尽其妙。今元始指说经之时而言也。我,元始自己称谓也。略说,稍说大略也。未尽其妙,未尽言道之要妙与夫最上功德也。

若广说之,此经言持经功德,利人利物,利存利亡,利有形,利无形,利己利他,利天利地,亦云广矣。犹云若广说之,凡邪不信。此所言者,一世界人物,今昔天地存亡,若三千大千无量世界,从劫至劫,无量数劫,一未来世,一切未来世,无始之始,无终之终,若有知,若无知,若闻见,若不闻见,若思议,若不思议,若有尽量,若无尽量,一切功德,俱在是经,与持经者,若为广布宣说其妙,凡流邪见疑惑不信。凡,凡世庸人;流,流俗之类。如同流水,不能拔萃也。邪见,偏邪之见,不正大也。疑,智见不央,两可未定。惑,私意起,纷纷萦萦,是非莫知,杂乱无准见,故不信此经有无尽量之利益也。是经功德穷劫难言,穷无量劫数,亦难尽言。一云,穷尽历劫言不尽。大抵元始永在,劫数无尽,经功难穷,大道莫量,终是言不尽。夫大道无言,妙法无象,真经无字,可施可受,可见可闻,可言可得,皆第二义耳。故我太上化生无量数劫,说法万二千天,历度遐方,着经亿万,一化千七百年,谭经九万余度,犹云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孔子继往开来,启蒙万古,乃曰无知也。释迦佛说法四十九年,谭经三百余会,着经律论三藏,且云我今略说,无力说尽。颜子卓立,心斋坐忘,亦云虽欲从之,未由也已。此经为万法之宗,其功德果然说不尽,最上功德。说也说不得。说了,人亦明不得。故儒家之无为而治,道家之真玄功德,佛家之身命布施,西来正义,皆不可以言传者矣。善乎,断轮之妙,得心应手。庄子,三教之宗匠也,故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六合之内,沦而不议,非不能言,言易起人之惑,不如无言。即夫子罕言命,性道不可得闻之意也。佛氏乃言许多世界景色,分诸事理,姑不论其茫茫无稽,即有所据,言不能尽者尚多也。从其教者以为佛说人所不能说,妄以为高,不知佛生外域,殊俗异类,要荒小固,环之者众,释氏就其见言之,中国不知。妄云佛见之广。试观中华,百里不同风,燕、越、泰、齐、山川风北,不徧历者不能知,况西域之远,可详考耶?即有史册,亦风闻杂记,宁保无差乎?人好异者多,不究是非,使佛果周知,如何所着经典不造唐文入中国,三番译,乃成章耶?既不知唐言唐文,所言者必其所邻之国,或效庄子之设喻言道,亦有之矣。人不细考,谬言高下,何其好异之过也?噫,不言诸界,不兹人之惑,略言功化,以启人之蒙,示真意,显正法,此道之所以为实益也。学者尚悉心究之。

功德品续三十六章

于时,玉虚上帝闻是说已,心生欢喜,不胜踊跃,瞻仰慈颜,稽首赞叹,而作颂曰:九天之上,谓之大罗,玉京金阙,云层峨峨。中有天帝,仁慈惠和,至道无敌,降伏众魔。天宝灵符,玉律金科,神仙亿万,幢幡众多。闻者罪灭,永出爱河。是号玉皇,穹苍真老,妙圆清净,智慧辩才,至道至尊,三界师,混元祖,无能胜主,四生慈父,高天上圣,大慈仁者。十号圆满,万德周身,无量度人,拔生死苦。

尔时,玉虚上帝说是颂十号已,诸天圣众异口同音,叹未曾有。

此言闻经钦受喜庆之义。

于时,于天尊说此经神咒功德品已竟之时。

玉虚上帝闻是说已,心生欢庆喜悦,不胜欢腾踊跃,瞻仰玉帝慈颜,稽首赞叹,而作颂美之辞曰:九天之上,谓之大罗,玉京金阙,俱解见前。

云层峨峨,峨峨,巍然高峡也。大罗金阙,法云祥光,层覆无极,峨然巍崇,峡广莫量。采和云,玉京官阙高嵯峨。

中有天帝,金阙中有万天教主之玉帝。

仁慈惠和,大仁大慈,至惠至和。惠,不是爱利,历劫生化,人物各足,无所不与,故言惠。至道威德无敌,降伏一切众魔。

天宝灵符,诸天宝崇玄灵真符也。一云宝作珍奇,不可从。玉律金科,玄戒天律金格也。

神仙亿万,侍宸圣众,百千万亿,法幢宝幡以为仪卫,众多莫量。闻名号法音者罪尽消灭,永出爱河。众生万有,诸业易断,惟爱难割,历劫漂沉,未能顿出,永出爱河,业根断矣。

是号玉皇,解见前。穹苍真老,玄穹无极,苍空莫量,无始真老。

妙圆清净,奇妙圆满,真清真浄。智慧辩才,大智大慧,妙辩宏才。

至道至尊,至道无极,至尊无对。

三界师,天地人三界之宗师。

混元祖,无始之先,天地未分,世界未有,帝真长在,历劫真宗。故

曰混元之祖。

无能胜主,三教万法,一切圣人无能比肩,皆以为主。故云无能胜。

四生慈父,四生,胎卵湿化。皆赖帝德,以生以成,善始善终,并以道济,故曰四生慈父。

高天上圣,诸天无如大罗天高,诸仙诸佛无如玉帝尊,故曰高天上圣。

大慈仁者,大慈大仁,无尽量者。十号圆满,自穹苍至仁者十号。玉帝行德神功,皆周完圆满如此。万德周身,帝德无边,此云万德周身,约言也。

无尽量度人,拔一切生死苦。

尔时,玉虚上帝说是颂及十号已,诸天一切圣众,异口同音,欺未曾有。闻此妙法,圣号至德,历劫难也逢,故圣众同称欢,未曾见此希有。一云,欺世间未曾有此。夫帝之功德若此之,观经者大悟真修,斯不愧矣。

皇经集注卷之七竟

皇经集注卷之八

高上玉皇本行集经卷下

天真护持品第四

护持品一章

尔时,昊天上帝闻说经法,从座而起,长跪帝前,白言:惟愿圣慈普为大众及诸天人、持是经人说利益事。 

于时玉皇上帝,兴方便意,开利益门,宣玉匮科,传灵宝法,告於昊天上帝曰: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受持功德,扶危拔苦,利益存亡,神妙之事。众真稽首,俱发声言:臣等今日幸闻湛然常住之法,莫不上福诸天,徧周三界,三涂五苦,咸得消灭。惟愿慈悲愍臣等故,演斯妙义。

诸天圣众既称叹神咒功德品及帝号功德已,当尔之时,昊天上帝,昊大高玄天帝,非时称昊天也。闻天尊说经法。从自己所居之座而起身,向上长跪玉帝道前,奏白言说:惟愿至尊圣慈普褊为一切大众,一云诸天圣众听闻经者。一云世间大众,天上本无世人,经广度三界浩劫。二说俱是。及诸天天人,持是经之人,宣说经法,一切利益之事。于时玉皇上帝兴方便,拔度一切之妙意,开永利大益之门,宣玉匮宝科。此经皆玉笈琅函,珍藏上天,故云宣玉匮科。传玄灵妙宝大法,告於昊天上帝曰:汝今谛听。汝,指昊天上帝也。谛,专听见谛之意。当为汝说受持此经功德,匡扶一切困危,救技一切苦厄,利益生存死亡神妙之事。众真稽首,俱发声言:臣等今日幸闻湛然常住之法。人性灵明,不垢不净,无成无坏,不升不沉,本自湛然常住。知诱物累,自取灭亡,漂沉轮转,盲昧不明,不能湛然常住。鬼有趣,神有识,报尽复轮,亦不能湛然常住。今闻经法功德利益,宿性得融,根尘净尽,拔业识,除罪障,坚固圆满,是闻湛然常住之法,旷世奇逢,岂不幸乎。此法功力,莫不上福诸境诸天,徧周三界。解见前。三涂,天涂,地涂,水涂。五苦,色累苦心,爱累苦神,贪累苦形,身累苦魂,华境苦精。咸得消灭。

惟愿至尊慈悲愍臣等故。愍,矜恤悯念也。演斯妙义。

夫此经为最上妙法,故有如是功德。昊天上帝,不求妙旨,而请利益,非以效饮人。此经一言一画,亦无量法宝。知其效而真心奉持,斯无负说经之慈悲。

护持品二章

玉帝告曰:若有众生孝养父母,恭敬三宝,竭忠於君,不杀不盗,不媱不妬,不嗔不恨,不骄不诈,奉戒持斋,冥心大道,生尊重心,持诵是经,我即勑下,周流法界,徧传十方无极世界,勑命东方东华帝君青骑、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东南扶桑大帝与其部众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南方朱陵大帝赤骑、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西南太华元老与其部众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西方皓灵皇老白骑、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西北皇天上帝与其部众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北方紫微帝君黑骑、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东北冲虚天君与其部众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上方天皇大帝、昆仑苍老黄骑、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下方来和天君、名山大洞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

玉帝告曰,持经,非徒口诵也。若有世间一切众生孝顺事养父母,恭敬道经师三宝,竭力尽心,上忠於君,不杀生,不偷盗,不淫欲,不嫉妬,不嗔怒,不怨恨,不骄傲,不奸诈,奉受道典清净玄戒,持守真正斋素,不怠忽,不躁急,坦然澹然,默任自然,栖神养静,法天凝真,冥心合於大道,钦若昊天,只奉道法,生尊崇珍重之心。一云,自己严敬不苟且,奉持诵咏是经。我,玉帝自言也。当作朕字读。即勑下周流诸世间一切法界,遍传十方无极世界。勑命东方东华帝君青骑,南方朱陵大帝赤骑,西方皓灵皇老白骑,北方紫微帝君黑骑等神仙兵马。东南扶桑大帝,西南太华元老,西北皇天上帝,乾方也。东北冲虚天君,上方天皇大帝,此非勾陈天皇,乃司天之神。佛云帝释天主也。昆仑苍老黄骑,下方来和天君,名山大洞,与其部众神仙兵马、无鞅数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覆护,保重护持也。持经者敬奉帝言道语,合德,与天与道合真,是大道身。道之所在,神人共崇,故帝令十方圣众覆护。然必於忠孝恭敬戒淫杀盗妄者。持经以德行为本,冥心於道,道自归之。或云,道流出家,不近君亲,以为不忠孝。不知道门玄戒极严,守持操修,不敢犯戒,亏体辱亲。至诚坚固,先报四恩,何尝忘君亲、不忠孝哉?故许真君着《净明忠孝经》,以见道之真忠孝也。

护持品三章

勑命十方一切金仙、四众八部、及诸眷属,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勑命十方天真大圣、飞天神王、三官四圣、二曜九星、北斗南斗、东斗西斗、中斗、二十八宿、周天众星、金刚力士、神王等众,各与部众,悉令下降,覆护受持是此经者。

勑命十方世界一切金仙。金仙,诸佛、菩萨也。四众,非世人四众,阴阳神众将卒四众也。

八部,解见二卷。

及诸眷属,四众八部之姻眷属类也。

十方天真大圣,十方诸天众真大圣也。

飞天神王,解见前。

三官,天地水也。

四圣,天蓬、天猷、翊圣、佑圣。

二曜,日月也。

九星,金、木、水、火、土、月孛、紫炁、罗喉、计都也。

北、南、东、西、中,五斗。

二十八宿,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虚、危、室、壁、奎、娄、胃、昴、毕、觜、参、井、鬼、柳、星、张、翼、轸,周天众星辰。

金刚力士、神王等众,一切将部也。各与其部下等众。

考证:

经是帝勑,朝命所颁。三公、四相、两京九卿、群有司、百执事,贵戚异姓,亿兆苍赤,罔不钦奉。

玉经有众神之覆护受持者,帝命旌贤、辅有德也。人身有三元、四象、二气、九官、五行及二十八宿之度数,周天经纬,水、火、真志、大慧、操修、力行、妙法、善功,与众神等,故人之一身,身体毛发,皮肉血髓,筋骨神气,精华经络,辅我正性真气,命宝存焉。夫正性真气,即帝真经,三万六千神气,八万四千毫孔真光,即十方仙真、金刚力士、星曜神王部众。《消灾经》云:即有天真众圣、金刚力士各百亿万众护卫是经,即此意也。夫经不在言语文字,真意在吾心。神不在十方世界,而在吾一身。持心修身,不在诵读披阅,而在一诚默运,至诚无私。精神气全,圣可学,天可希,道可入,动罔不吉,神其佑之。三药耗,一真丧,自己之神衰气弱、精不充彻,与天违逆,神岂佑之?噫,人一也,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故经云,覆护持经者,则知天福有德矣。帝德无疆,经利最大,惟人之敬受何如。

护持品四章

勑命隆魔力士、四天门王、五岳四渎、及诸名山、四海九江、十二河源、山林川泽,一切主者,悉与眷属,覆护受持是此经者。诸险恶处,令得安稳。勑命所在一切土地灵官、并沟渠等神,及一切诸大力鬼王,皆令覆护受持是此经者。

十二河源,今纪十三名,有二水共源者,故云十二河源。

勑命降魔王、天丁力士。

四天门王,东西南北四天门王也。

五岳,东泰、南衡、西华、北恒、中嵩也。

四渎,江渎、河渎、淮渎、济渎之神也。

及尽世界一切诸名山。

四海,东、西、南、北四海。

九江,洋子、钱塘、汉阳、浔阳、混同、锦江、湘江、乌龙、鸭绿等,一切江也。

十二河源,黄河为世界之脉,若昆仑、禹门、星宿海、火墩脑儿、及尾闾、发泻河水等根源也。一云,论黄河之源,昆仑有九井、七泉,不止十二。十二河源,盖禹疏九河,及汝、汉、淮水、泗水,为十二也。九河,徒骇、太史、马颊、覆釜、胡苏、简洁、钩盘、鬲津、汝、汉、淮、泗为十二河源。黄河,则河之总神。若泾、渭、沂、汶、溱、洧、滹沱、兴洽、弱水等,及一切诸河,皆河之属也。

山林,尽世间山林。

川泽,尽世间川泽。水流曰川;泽,水泽也。

一切主,山林川泽主者之神。

悉与其春属。覆护受持是此经者。

诸危险艰恶之处,令其无虞,而得安稳,指持经者言。

帝之勑命所在,一切方所土地之神,一切感应灵官。

沟,无水注曰沟,或山或土。

渠,有水曰渠。等神,自沟渠之外,凡一切小神也。

及一切诸大力鬼王,皆令覆护受持是此经者。

帝经法旨,诸仙宝崇,诸佛受持,诸天奉行,诸神钦仰,诸人诵读,魔鬼自伏。实惟山得以镇静,水得以流长,所以卫护惟严也。持经者既为诸神之护,又乌可慢哉?一慢,则过深罪重矣。善乎,孔子曰: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知此为小人。观斯经,尚戒勉之。

护持品五章

令诸魔外道悉皆慑伏,潜形遁迹,高飞海外,远避他方。如是山林社稷祠庙血食之属,一切鬼神,当自消灭;五方行病瘟疫鬼帅、诸恶鬼神、并风王水怪、孽音业龙妖神、土精水魅、尽自消灭;五虚六耗、梦寐乖常、野道咒咀、蛊毒之类,皆自消灭。是持经人心欲愿者,一切如意,皆得满足。慑音聂。

令诸魔外道,诸魔,天魔、地魔、魔王、魔民、魔女。

外道,淫辞邪说,僻行杂法,旁门小术,私技三千六百、九十六种、三万六千等是也

令,勅命禁令剿除也。

悉皆慑伏。悉,尽也。

慑,惊畏心服也。

伏,收敛归伏也。

潜形遁迹。潜,藏也,藏其形象,不敢显露。遁,逃避也,逃其影迹,不敢停止也。诸魔之形虽外若妖艳,幻象奇美,真态实阻,不可见人。此经真法,破鬼之胆,碎魔之心,诸魔难逃其鉴,心畏法言玄律丹劲,自不敢留,恐露丑质。外道之言,欲以乱真。正道行而邪说息,大道尊而傍门废。帝命一宣,自不敢容。

高飞海外,魔行无迹,可以飞言。外道人耳,何以言飞?格心易虑,向化忘私,高腾海外,即俗语言,魂飞天外,魄散九霄耳。

远避他方,不敢居其故地也。

如是山林社稷祠庙血食之属,一切鬼神,当自消灭。山林,解见前。社,土神;稷,谷神。祠,司也,祀也,神之司临,祀而祝之也。庙,朝也,妾神於庙而朝祭也,血食享牲醴之祭者也。以上鬼神,皆宜祀者也,如何令自消灭?神邀祭祀,必为不直;民谄鬼神,必为不正。故萨真人收伏王灵官,改禁城隍;西门豹守济州,投巫於水,以禁河神。况邪有假神以感人,人有崇邪以诳俗。故胡颖经略广东,毁幻佛而杀妖蛇,杖僧人以脱愚俗。今云一切鬼神消灭,奉经旨,不你祸福,安然无威声也。五方行病瘟疫鬼帅。诸恶鬼神、恶鬼神,非行病鬼帅,乃世之厉鬼强神也。并行风之王,水中之怪,作孽暴龙,妖异邪神,土精木魅,尽自消灭。五虚六耗,精神气血身五虚,六脉衰耗。梦寐乖常,魂魄不宁。一云,五虚六耗,如天哭破败,丧门、太岁、大耗、小耗、飞康、空亡、黄旛、豹尾、九果、赤口、白舌、恶厌神杀凶星、作祸神鬼之属,一切辱事,野道邪法,咒诅妖语,或咒或誓,及蛊毒魇昧之类,皆自消灭。是持经人心欲愿者,一切谋望趁心如意,皆得满足,无有违逆。夫道德之士,鬼神钦重,凶邪尽消。祥桑之死,梓橦驱瘟,旌阳伏蛟,祖天师伏魔,萨祖禁鬼,皆有明效。噫,王彦方烈士也,盗愿刑戮,不令彦方知外道,诚有德之铃然者。但人之三尸、五累、七情、六欲、九识,下恶为害,欺不能正己,伏邪除凶。人能正进道,斩三尸,除五累情欲尽,识恶除,己愿尽而外邪消,凶散吉临矣。

护持品六章

或有未能遵依科教,修崇斋醮,但能清净持戒,专一信受,尊重敬慕是此经典,并同修斋;护持净戒者,是人功德坦然无碍,自在消遥,号人中圣,德慧长新,同诸真人。

能如法受持经者,功德莫量已。或有未能遵依玄科教典,修崇大斋醮,但能清净无染,持戒专一,持守道门戒律,或五戒、八戒、十二可从戒、十八戒二十四戒、三十六戒、七十二戒、百二十戒、百八十戒、三百大戒、女冠六百净戒,专心致志,持此戒品专一,坚固无二,信受尊重,信受奉行,钦严尊重,诚敬仰慕是此经典。或作但能清净持戒,专一信受,尊重敬慕读者,俱是。

并同修斋,护持净戒者。未能遵依科教,修崇斋醮、清净尊经之人并同修斋醮者,功德一般。诸神敬佑,护持是净戒者。一云自己清净专一,护持所守净戒。

是人功德,坦然无碍。坦,平也。宽,广也。心有二,则功德不实。戒不持,於功德有玷。心身清净,持戒专,信受切,尊敬经典,心无染,心无二,无有亏欠萦击,功德真实,自是坦然。又有何碍?

自在逍遥。人性生来,无拘无困。客感物累,忙忙苦苦,无复自如,焉得快乐。清净正信,无复物累,得大自在,常乐逍遥。

号人中圣,不惟为逍遥之人。消净正信,高出人俦,号人中圣人。

德慧常新,习与智长,化与心成,闻见真而智虑融,物累忘而性真湛。德日新,慧日明,是德慧常新。

同诸真人,清净正信者同持经得道诸天真人。

夫所谓清净持戒,专一信受,尊重敬慕,非有计功之心,为人之意,无所为而为,绝无虚假间断。即孔子所谓造次终食,颠沛无违。即《中庸》所言无入而不自得。庄子着《逍遥》之旨,海蟾着《快活》之歌。佛家所谓大自在,儒典所谓日新,温故而知新,皆自然之效也。岂有所假借,又岂有勉强袭取之义哉?

噫,清净正信,虽不依科教,修斋醮,有是自然功德,可见道旨玄科,惟在实体经义。科教斋醮,普法品以演道化耳。陈希夷讽《度人经》成道,盖真持经旨耳。今之斋醮无明效者,有盛仪,无真修也。若清净正信,更修斋醮,则功益大。无斋醮,有真诚,功亦神。若无真诚,则斋醮,皆文具矣,宁无过乎。

护持品七章

尔时,昊天上帝闻是说已,即於帝前稽首歌曰:

大哉至道,无形无名。渺渺亿劫,黄道开清。神清朗耀,九炁吐精。玉虚澄辉,太霞高明。玉皇开化,溥度天人。三元道养,二象摄生。朽树故根,已枯使荣。蠢动蜎息,长生化形。怀胎含孕,俱得生成。亡者命过,魂归三清,魄受炼度,南宫飞升。今日大吉,皆得光明。五帝鉴映,普告万灵。天神地只,及诸河源,五岳四渎,及诸名山,洞玄洞虚,洞空洞仙,无极大圣,至真尊神,无穷无极,溥监度生。恶根断绝,玄都记名。众真班列,成听帝言。经是帝勑,保诵持人,至度道岸,无使灾侵。我奉帝命,一切咸听。

尔时,解见前。

昊天上帝闻是说已,指上护持功德言也。

即於帝玉帝也前,稽首歌称赞咏歌也曰:

大哉至道,大莫可量,至不可及也。无形无名,不见不闻,名亦强称。渺渺亿劫,无始无终,历劫无数,一云十万曰亿,要之举大数言,实无数耳。黄道开清,吉时庆会,天道开通。神清朗耀,神风永清,朗耀光明。九炁吐精,融,炎、演、昊、景、道、混、洞、浩等九炁也。吐精,黄道开死庆消,九炁呈辉,吐精炫瑞。玉虚澄辉,玉光虚明,澄然清辉,一云玉虚天呈辉。太霞高明,太玄霞光,大高至明。玉皇开化,开度教化。溥度天人,溥,遍也。尽度一切天上地下人。三元道养,天生、地成、人教化之,为三元道养也。二象摄生,乾坤造化,生成人物。终始宰制,故云二象摄生。一云阴阳陶铸为二象摄生,俱是正论。朽树故根,朽,坏也;故,死也。已枯使荣,枯,槁也。已乾枯,使再发荣。蠢动蜎息,长生化形,蜎飞蠕动蠢类,生不夭折,俱得脱其本形。怀胎含孕,俱得生成,人物胎孕,不伤不堕,俱得安然,生长而成。亡者命过,魂归三清,死者不经地狱,皆归天上。魄受炼度,南宫飞升,死者七魄受大慈真人炼度,魂神飞上南宫。今日大吉,指说经时言。皆得光明,人物咸济,幽暗开光。五帝鉴映,五方五帝照鉴光映。普告万灵,遍告一切鬼神。天神地祇,及诸河源,五岳四渎,及诸名山,洞玄洞虚,洞空洞仙,玄虚空洞,一切仙帝神佛将鬼。无极大圣,至真尊神,无穷无极,无尽量也。普监度生,溥遍监临,度化群生。恶根断绝,永除人物恶根。玄都纪名,玄都丹台,纪功德名。众真班列,朝斑侍列。咸听帝言,玉帝言也。经是帝勑,此经是玉帝劫旨。保诵持人,保护诵持经法之人。至度道岸,登升道岸。无使灾侵,一切灾难不侵。我奉帝命,奉玉帝命。一切咸听,一切人物鬼神皆德也。此申全经功德。

护持品八章

于时,昊天上帝说是歌已,告大众言:此玉皇妙法语、诸圣秘密言,路绝道断,微妙难思,巍巍大范,为神明之宗,保镇国土,拔度生死。尔时,昊天上帝说是语已,法筵清众咸仰道言,博得开悟。

于时,昊天上帝稽首称赞玉帝,既说歌已,告诸天仙真神将等大众言:此玉皇妙法语。诸仙圣皆有法语,大而可量,传而有限,或可知其始,知其终,或利生而遗死,或利人而遗物,或鬼神可识,或邪魔不伏,或无知无形,不能普济,非为奇妙。今是经功化无穷,威利莫量,一切获益,非常品也。乃玉皇妙法语,诸圣真秘密玄言。元始说经,如何云诸圣、诸至真闻受此经,皆宝重不敢轻泄。故曰诸圣秘。密言。

路绝道断,最上一乘。法非常闻,修真要路,入圣周行。情欲幻妄,到此拔根。爱念凡思,无复滋芟。轮回转生,一刀两段。故言路绝道断。一云,七圣皆迷,人所难行,亦是。微妙难思,深微玄妙,神不可以思致,难以思入,人心思所不易到也。

巍巍高大,妙范仙章,为神明之真宗心印。一说,言玉帝道范,为神明宗师。太拘了。

保镇国土,拔度生死。

尔时,昊天上帝说是妙法,至拔度等语已。

法筵,法会华筵。清众,清净圣众也。

咸仰道言。道言指玉帝言。或以为仰昊天妙法等言。

溥得开悟,尽得悟也。

考证:

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文始经》云:圣智造迷,鬼神不识。佛在灵山说法,菩萨歜歜着耳听。玉皇法语,路绝道断,微妙难思,有何疑哉?为神明之宗,镇国土,度生死,亦自然之效矣。

解疑:

天下无道外之人,亦无人外之道。人物幽明皆道也。人性全真,万物皆备,一切化育,世界始终,皆吾性之真也。

玉帝道身也,经为道旨也。惟道则全功神化,妙本自然。人与同性也,宁不可以持经耶?知道在身,一心体道,生生世世无二,则圣真在我已。

护持品九章

於是,天尊而说偈曰:

玉帝功德大,玄理极幽深。生於浩劫前,运化於古今。我今说妙经,愍念诸有情。此诚极妙法,功德中功德。名号最上乘,无比为第一。大光明王尊,威德世希有。能破暴恶魔,皆令心降伏。能灭极重罪,皆令得清净。若人闻是经,或闻帝妙号,稽首生恭敬,一切罪消灭。十恶四重罪,五逆於父母,信心一称名,随声尽消灭。保护人天众,四相与五衰,三涂极重苦,人间凡厄难,凶年饥馑丧,毒药及魇魅,刑狱与冤家,军阵斗战苦,山林恶道中,虎豹豺狼众,红海毒龙类,迅雷风雨雹,水火及盗贼,蛊毒中心腹,失志发狂乱,蛇蝎毒恶虫,邪魔凶怪神,伺求人便者,由持是真经,普皆自散灭。恶病久缠绵,梦寐亦不安,非理欲残命,殄灭不为殃。缘遇是经故,安稳得自在。所有希求愿,财宝及富贵,以此经功德,如意皆称遂。神威自在仙,诸天十一曜,三十二天主,二十八宿星,灵妃玉女等,天神及地祇,三界虚空神,江海诸龙王,水火及风神,宫殿与宅舍,山林树木众,沟渠井泉神,由持是经故,一切皆拥护。衣食常自然,子孙臻富贵。出言人希闻,所至皆推敬。若为求男女,持诵此真经,帝诏下天曹,落籍天仙人,降谪生其家,为其作男女。显贵人崇重,七祖得超升。光大庆门户,延及父母亲。吉祥常炽盛,灾障不能侵。是故我今说,大众宜谛听。慈悲度一切,皆令达上清。凡音缵

於是,法筵清众开悟,时元始天尊说偈语曰:

玉帝功德大,玄理极幽深。生於浩劫前,运化於古今。我元始自言也今说妙经,愍念诸有情,功德中最上功德,无比妙法,为第一玄机。大光明王尊,光明无量,觉王至尊。威德世希有,玄威妙德,世间无有。十恶四重罪,四重罪,一云魔、狱、鬼、畜。一云雷击、灾疫、盗贼、刑狱。五逆於父母。孟子所谓五不孝,惰四肢、博弈饮酒、好货财、私妻子、从耳目之欲,以为父母戮,好勇斗狠,以危父母。一云不恭信孝顺守礼,为五过。信心一称帝号,随声灭罪。五衰,珠冠碎身屈、头俯、眼沮、鼻喷、身无光、天衣敝、影露、神运不灵通。凡数运会遇也。克家,前业克相遇也。迅,疾雷也。雹,冰雨也。伺,暗侯人空便为害。非理欲残害己者,殄绝止灭,不为祸殃。东西南北,四八三十二天主。持经人出言玄妙,人所希闻,所至处人皆推心敬服。七祖,父、祖、曾、高、传支之祖、开林之祖、立姓之祖为七祖。炽胜,大光显也。慈悲度一切,皆令达上清,大罗界也。此偈元始着玉帝玉经功德,令人钦持也。

护持品十章

於是,天尊普告四众:凡人持念此经,受诵帝号,皆道根深重,宿有善缘。此经尊妙,普度天人。但精心恭奉,家国安宁,保命度灾,扫除不祥。天子王侯得奉之者,致国太平,凶寇自夷,边域不争,兆民歌唱,普天兴隆,运推数周,正道当行。有得之者,天真敬重。宝之秘之。

於是,元始天尊普告四众:凡世间一切人持念此经,受诵玉帝宝号,皆道根深重,即儒家所谓资禀清且厚,佛家所谓根器好。

宿有善缘,夙世往劫,广植阴德,预有良缘。盖至道难闻,法会难遇,庆宵难逢。有历世不闻正法,有闻而不信不悟,不周完,不蒙实益者。皆根器之浅,缘分之薄。今值法会,闻正法,蒙实益,皆是历劫修持,道根深重,宿有善缘。

此经尊妙,普度天人。但精心供奉,精诚恭敬,尊奉此经,家国安宁,保命度灾,保命延生,度灾消厄。自古圣贤,有生有死,灾厄常有,何云保命度灾?盖保天命而全正气,素患难而日坦然,生顺死安,吉凶无二,是持经之保命度灾也。

扫除不祥,经法所在,凶厄潜消;吉人天相,灾难永除,无有不祥。

天子王侯。天下之君曰天子,曰皇、曰帝,周则称王。近世称藩封一国之君曰王,分符世臣曰侯。古之侯分封百里。

得奉之者,得奉此经者。致国祚享太平,凶寇自夷。夷,平也。国有道,内顺治,外威严,凶人贼寇不作,自然夷平,四夷来王,天下晏然,边域不起兵争。兆民众庶,歌谣唱乐太平。普天下兴隆,富庶乂安。运推数周,贞元会运,推还时数,已周一运,正道当行於世。有得经法、湛然神化之道者,天真敬重。宝之、秘之。此经尊重,宝之可也。普度天人,乃云秘之,不几於私天道哉?盖大道虽然普济,不信者不可轻传。佛之正法眼藏,不妄示人。孔子曰: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上达必由心悟。轻之则为亵天。经云秘之,观者慎之,自知经义。

报应神验品第五

应验品续十一章

尔时,慈悲度厄真人、寻声救苦真人、济生度死真人、万福护身真人俱从座起,越班而出,俱白天尊言:若诸末世凡夫,虽宿有善缘,得遇是经,被诸邪障所隔,本末疑惑,不信是经功德。如是之人,见在、未来、於诸地狱得何罪报?惟愿圣慈,说其报应恶趣之苦。

尔时,慈悲度厄真人、寻声救苦真人、济生度死真人、万福护身真人、俱从所坐座上起,越班而出,越众神班次而出,俱白元始天尊言:若诸末世凡夫,虽宿有善缘,得遇是经,被诸邪障所隔,己之邪见、人之邪说,偏性拗妄,事障、理障、一切隔碍,本末疑惑,始不能信,后不能悟,上下扞格,不能融通,终始本末不得彻契,本末疑惑,不信是经功德,如是之人见在、未来,今世、未来世也。於诸地狱,得何等罪业报应?惟愿圣慈天尊说其报应恶趣之苦。人物业识,各有意趣。或善或恶,轮沉难脱。大圣至真,融宿习,拔根尘,净识业,绝诸趣,障执尽脱,不受转回,无诸罪报。大贤菩萨,小仙小圣,神将鬼灵,善者以作福为趣,恶者以作业为趣。善者无论,恶者自沉业狱,报应种种,欲出无门,欲免无计。报尽转生,舍此入彼,业缘牵累,复迷不悟,历劫颠倒,相循不止。此等业趣,实可悯怜。四真人上乞天尊,说其报应恶趣之苦。乃大慈悲度世心切也。

两教言报应,儒者以为不然。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传云:福善祸淫。又云,天人之应,捷於影响。何尝不言报应哉?夫子曰:君子怀刑。又曰,畏天命。故自不为恶。道义悦心,自无他趣。历朝於乡饮礼射,而讲读律令,教兆民,惟格人非心,匡翼其善心耳。两教之言报应刑狱,无非拔其业趣,使为大善也。噫,惟圣人神道设教而亿兆服。玉帝功德最大,故经明示报应,拔人恶趣,不为诡众。若自不修真,但以祸福眩人,是欺众也。观经者绝欲成真,免一身之恶狱,而后可以济世度人矣。

应验品续十二章

是时,天尊谓四真人云:若诸世间,刚强暴恶、不善众生,终日竟夜,对诸道像,无恭敬心,出诽谤语,是罪当堕五无间狱。若得值遇是持经人,设诸方便诱引开导,如是之人。能灭恶心,信向是经,彼人罪业净尽无余。

是时,元始天尊谓慈悲度厄等四真人云:

若诸世间,刚强暴恶,姓勇行粗者,不善众生,言行不善一切众生。终日竟夜。竟,亦终也,尽也,尽日尽夜。对诸道像,诸神圣像,无恭敬心,出诽谤语。诽,以言非之也。谤,以言毁之也。是不敬道像,诽谤神圣的人。其罪当堕五无间狱。五狱冥司大狱也。非圣者无法,故堕此罪。试观诽谤妖言之阳律,则知谤神之罪。若得值遇是持经人。值遇,彼此时侯,适相会逢也。

设诸方便救度之法,诱引开导。慢神谤法之人业根深重,一意执迷,无有信心。持经人大慈悲方便,启诱接引,开发化导,显彼良心,生其善念。

如是慢神谤法之人,能灭自己一切恶心,信向是经,信心皈依,专向是经。彼人罪业。彼,指慢神谤法之人,所在罪业净尽无余。业消罪灭,报对悉尽,永免充愆,不入转回,常清常净,恶报永除,再无不了之业也。无间地狱,业若难消,一心信向真经,恶根立断,诸尘尽灭,有何牵系,根尘立尽,业净无余。

夫神德经功,利益最大,两教甚言罪福,切示慢神谤法之罪。儒者每戒謟渎鬼神,岂儒不敬神、不尊经哉?《诗》云:无忝尔所生。张子云:不愧屋漏为无忝。又曰,存心养性为匪懈。两教所言,敬神尊经,使其存心修行,无愧於天地神明,尊信法言,体道成真也。儒者言不媚神,戒其邀福妄渎耳。事天,畏天、希天,尊先王之法言,对越骏奔,严敬不苟,儒与两教一也。若祭无益,敬不足行,天命不足畏,此敝言也。儒者亦切责之,宁独二氏乎?噫,善恶敬怠,一切由心。能绝情欲,去智识,空五蕴,除五累,则不在五行中,天地不能拘,五无间狱又何遭哉?佛云,称佛名号,火坑变作莲池。孟子云,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则真善功效立见。

皇经集注卷之八竟

皇经集注卷之九

应验品续十三章

又若有邪见愚执恶人,睹持是经,生诸恶逆,偏眼邪视,乃至起一恶心,发一恶言,妄生谤讟持经之人,其罪深重。命终之后,堕大地狱,永无出期。

不惟慢神谤经罪重。又若有邪见愚浊、执迷恶人,睹持诵是经者,目见曰睹。生诸恶逆,有不信心。故不知经为道语法言,持之利益,阿慢轻忽,厌恶谤毁,生诸过恶悖逆,偏眼斜视,不喜见经并持经人,无有正眼定观,偏眼邪视,轻藐憎厌,乃至起一念恶心,发一句恶言,妄生谤讟持经之人。讟,誉毁也。持经作善,不可毁,邪执恶人不知缘业罪福,不知持经之善,妄自生谤毁讟詈之言,加持经之人,其罪深重。命终之后。终,尽也。堕大地狱,无间狱也。永无出期。永,终也,长也。妄谤正法,业根深重,故堕地狱难出。

夫识见一也。见之不正则为邪。人一也,执迷不悟,则为愚、为恶。心一也,生恶念则为逆。眼目一也,偏眼邪视则为过。一念至微一也,起一恶心为业根。一语无几一也,发一恶言为罪本。君子成人一之美,嘉人之善,持经者当称赞也,妄生谤讟,是自作孽。人生本无业,自惹其罪深重,是大可哀。命终,是还造化旧物也,固无拘。乃一谤法,堕大地狱,死亦不安。其过如何永无出期。天心仁爱,上帝好生,惟神正直,不淹没人。今罪者无出期,岂天拘之哉。孽自己作,定业难逃。欲除己业,还须自信,至善不回,业根脱矣。噫,刑狱天讨,法本无亲,慈父不能庇其子,孝子不得私其父。至公者神,岂消自致之业哉?信经向法,自忏前业,如世人出首信诚,免其罪犯也。

人生世间,圣愚无二。即不能出言有章,声为律,幸勿出讹言而为恶口,不能行无过动。身为度,幸勿行=恶事而造身业。不能心无妄想,守至真,幸勿起恶意,造心业。不知大道,勿谤道;不能解经,勿非经;不能持诵,勿谤人;不明鬼神、生死、因果,勿起毁言。一心正信,久自明一道,渐成圣真,又何罪业之有?

应验品续十四章

至若在世男女,得遇是经,不生敬仰,秽手污触,荤口读诵,床榻不净,便将安置。或诵是经,讲习俗语,共同戏笑,以为常典。如是之人,命过之后,堕无间狱,永无出期,殃缘九祖,受考酆都,累及子孙,害缠后代。是人於地狱中历无量劫,受大苦恼,纵遇圣教,累承救拔,罪恶小减。又遇上圣殊恩,得离地狱,生饿鬼中,历千万劫,不闻浆水之名。鬼报得尽,生畜生中。畜生报已,若生人中,复生边夷外域,而复女身,贫寒困苦,癃残百病,受无量苦,人所憎弃,求生不生,求死不死。轻斯经故,获罪如是。

此甚言慢经之报。不生敬仰,不敬重仰慕也。秽手污触,不净之手或请捧经卷,或披阅指点,污触轻犯此经。荤口读念诵持,食五荤、五辛,三厌之口也。床榻不净,卓几状榻、座器不净,便将此经安置供放。或诵是经,与人讲习俗语,共同戏笑,以为闲常书籍典章。是人不惟自惹罪报,祸殃缘及九祖。始祖、四昭、四穆,为九祖。受考酆都。考,孝察过失也。或作拷掠之拷。此即小鬼犯事,罪坐家长之义。累及子孙,害缠后代。积不善之家,叉有余殃,受大苦恼,罹大罪苦,烦恼无限。

遇圣教累救,罪恶小减,即蒙经功法功减。遇上圣殊恩,上帝恩赦也。得脱离地狱苦报。饿鬼千万劫不闻浆水之名。饿鬼腹大,咽喉微小,饮食难下。黑狱罗酆,不见浆水,亦不闻名。

生类莫蠢於物。鬼报尽,生畜生中,其业尚在。人世虽一,中国难投,男身难得,生边夷外域,而复女身,人中之不美也。

贫寒困苦,贫贱冻饿,困苦艰难。癃残百病,衰损残废,百病萦缠。受无量苦,言不尽之苦。人所僧恶厌弃,求生不得安生,求死不能即死,皆以轻慢此经之故。获罪业如是之重,亦可哀哉。

夫人生,参天地为三才,此身贵重,亲赖以继,光前裕后;道赖以传,所系匪轻。一慢经法,殃及己身,缘祖先,祸后代,受业报,何其愚之甚也?又观三教书,言男女法性,无有分别,在在处处,皆为乐土。《中庸》云:富贵贫贱,夷狄息难,素位而行,无入而不自得。今言外域女身,病难之体,为人憎弃,何也?盖无分别,皆自得者,道也。分等类,言罪福者,报也。报应明,人斯为善矣。呜呼,人一也,皆可为善人也,尚勉力进道,勿造业,而为人所憎。

应验品续十五章

又复有人,初虽信受,后复慢易,善恶童子上奏三官,黑簿书名,青编减算,身殁之后,拘闭幽牢,往复三涂,无由解脱。或於见世,受种种病,疥癞廱疽,以为果报;忧悲苦恼,日夜相煎。或身被横恶所加,或牢狱系锁,或非命自害,毒药所残;或被虎狼毒蛇之所瞰食,或为冤债之所牵引;或行山林,值遇恶人,被他屠割,推落崖岸;或被邪精魍魉之所残害,或值水火之所焚漂,或被刀兵之所横诛。轻斯经故,横丧天年,获如是果,获如是报,可不悲欤?可不痛欤?

此经法利,不特全不信者有罪也。又复有人,初虽信受无疑,后复怠慢轻易,善恶童子,纪录世人善恶之童子,上奏三官,黑簿书名。黑簿,录过之簿也。书慢易经典之罪。青编减算,纪功青篇,减慢易经者之算。身殁后,拘闭幽牢,刑狱囚系。往复三涂、苦累无由解脱。或於见生今世,受种种疾病,疥癞廱疽恶疾以为果报,偿其恶业。忧悲苦恼,日夜相煎,愁困日夜熬煎。或身被横逆祸恶所加。或牢狱系锁。或非命自己残害。或毒药伤残。或被虎狼毒蛇之所啖伤啖食。或为充家债主之所牵引受害。或行山林,值遇恶人,被他谋杀屠割,推落崖岸,以伤身命。或被邪精魍魉之所阴残损害。或值火焚而水漂。或被刀兵之所横诛。轻斯经故,横丧天年,夭横折丧,不得善终。获如是业果,获如是报应,可不悲欤,可不痛欤。既悲哀其苦,又痛惜其愚,此见天尊之大慈也。

证疑:

夫后一慢易此经,罪报无穷,则尊道信经,贵有恒也。久道化成,经功全验,尽被其德,领其效矣。人惟无恒,始勤终怠,无怪乎罪业之及也。抑自古及今,不才者问出,不持经,不闻经者甚众,获罪厄患者每有,岂皆尽慢经者耶?盖经以言道,不信道而无德,即慢经者也。无德有罪,即慢经之罪也。欲尊经消罪,当进道修德。

应验品续十六章

汝宜殷勤,依此奉行,勿生邪念。若诸念不生,万缘顿息,尘沙恶业随心消散,一切灾魔自然殄灭。此经功德不可思议,是诚无比最上妙法,诸经之王,有大利益,非人勿示。

天尊谓真人云:慢经之罪报应如是。汝等宜殷勤恳切,依此经法奉行无失,勿生一切邪念。若诸杂念不生,无善念,无恶念,无无念无无无念,万缘顿息。空五累,除九识,离四象,绝百非,空万有,亡心一无,外缘、内缘、业缘、福缘、空定妙缘,宿世、今生,攀援未来,一切断绝,悉尽根尘,尘沙恶业,随心消散。世上尘,恒河沙,不可称数。如是众业,随信经心,悉皆消散。一切灾魔,自然殄灭。诸灾,诸魔,自然殄绝除灭。此经功德,不可思议。是诚无比最上妙法。三教,万法,一切无可比。此诚为最上妙法。诸经之王,两门之经,儒之书,皆不及此。为三教诸经之王。有大利益,非人勿示。道虽人人可学,不信不敬者不可传,非人勿示,非重道之人不传示也。

解疑:

儒者不教自暴自弃之夫。佛不度无缘之辈。道法最尊,岂强不信之人哉?噫,信心进道之基,真志成圣之要,不信不可以授经。人当至诚励志,以为受经入圣之本。

应验品续十七章

若诸天人,五衰四相,轮回侵逼,能舍除妄想,受持是经,坐招自然,天福益固,身度三界,与道长存。

此经至尊,不宜妄示人矣。若诸天人,欲界六天,尚有欲乐。色界十八天,常有色象。无色界四天,以空定为乐。大梵四天,知空知无,虽无冀乐,静福有数。诸天之外,最上种民四天,无轮回成坏。以前诸天,等义不同,在种民下,有成有坏。五衰四相。五衰,解见前。四相,非人、我、众生、寿者,福相盛衰,德相盛衰,分四相也。一云生、壮、老、尽为四相。一云,不威仪、不神通、不快乐、不精健为四相。轮回侵逼,欲、色、梵、无色三十二天,久暂不同。其天人福尽,转生人间,皆有定数,故云轮回。侵逼能舍除妄想。逐缘妄生,或想福,或想慧,或想寿,或想空,或想定,或想上升,或想转降。言所不尽,心所不穷,皆名妄想。舍除杂念,一缘不生,空空无无,是舍幻念。除妄想,坐招自然,天福益固,不待思求,自然坐致。欲界、色界、无色、梵界,皆自所居,而得超脱。永不轮转,无毁沦,得大坚固,不入轮回。身度三界。能出欲界,於色界,及无色、梵界,天地人,出三有象,高度上霄玄境。与道长存。与道合真,浩劫长存。观天人宝经之效,则世人可知矣。勉之。

应验品续十八章

是此经典,无与等、无能胜,是大威德,大神咒,能令一切枯稿便生枝叶,花果茂盛,能除众生极重苦恼,能令短命众生而得长寿。此经功德不可思议,叹莫能尽。

不信经者业如是,天人信经效如是。是此经典无与等,一切诸经诸法皆出其下,无与等伦,无能胜,一切诸经法利皆不及此,无能胜者。是大威德,或除邪,或辅正。功德不能相兼,不名威德。今经法除邪灭罪,扶正成真,是神功妙德,恩威莫量,故云威德。大神咒,解见前。能令一切枯稿便生枝叶,花果茂盛。诸草,诸木,奇花,异菜,瑞芝,灵香,凡荣秀生类不能畅达茁育,一切乾枯稿损,此经便令复生枝叶,花萼果实,畅茂繁盛。能除众生极重苦恼。此经消诸业,利人之生;拔诸罪,利人之死。除魔难,保人快乐。历劫冤欲,终身烦恼,最重苦宛,累世难消者,此经便除其根。能令短命众生而得长寿。世人之生,七十甚希。此经保命延生,能令世间夭折短命众生益算延年,而得长寿。或云,颜子亚圣,年止三旬,是道德无益。何云经功延寿?盖死而不亡者寿。卓尔见道,颜子不死。经云延短命之寿,盖令众生见道死而不亡也。

此经功德,不可思议,叹莫能尽。称叹不尽也。噫,寇公忠义,枯竹成林;田氏孝友,稿荆复生。圣人在上,比屋可封,死生快然。会大道之全,功德无类不及也。观经者勉焉,自有最上功德。

应验品续十九章

若不宿植道本,广种福田,乃至经名尚不得闻,何况得见是经?

此经功德无尽矣。

若不宿植道本,本犹根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故云道本。一作道种,非也。宿,夙也,预也,植,立也,树也,种也。道本,渐次进修,入道根本。道经云:大道无名。精修则成。孔子云:下学而上达。佛经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三教皆重学问,为成道本。然道虽顿悟,须假渐修,实非一蹴能尽。若不宿世今生,预加修习,先植道本,广种福田。福田,积功有效,如种田等,故曰福田。外功,则修宫观、寺院、庵庙、堂祠、塔阁、社宇、桥粱、道路、行药治病,助国救人,符济,祈祷,广嗣,利生,除邪,去难,拔苦,拯贫。

内行,则慈悲,喜舍,忍辱,和光,普惠无私,坚固圆满。粗行,则施财物衣食。秘行,则念道思真,绝欲养神,积精累气。入圣超凡,种种不一。无量福田,皆广种之。种世田者,时岁旱涝,人事不齐,或不成收;种诸福田,小则小成,大则大效。阴德种种,若人不知,若说不尽,功德无量。若不种诸福田,乃至此经名号尚不得闻。无德无福,不闻经名。经云,正法难遇,此之谓也。何况得见是经。见此真经,即为道眼。无德无福,经名不闻,焉能得见?夫人之分量不同,承受亦异,有福无德,富贵而愚;有德无福,清贫而圣。德福并懋,禄位寿名。若遇正法,知见了脱,非历劫修习,功德无量,不能至是。佛会百万,正法付之迦叶;孔门三千,一贯付之曾参。道门法众,亿万万万,继太上心法,文始而已。观者勉之。

应验品续二十章

盖是经依三洞真格,八万劫一传,此清都至真上圣所宝,秘於玉京金阙,甚为微妙,难可得遇。如宿有仙骨,当为九天真仙之人,得遇斯文,承斯缘故,后当齍金宝从师告盟受之,方当承机应运,乃可付焉。不得轻泄,敬之、慎之。

此经非轻传也。依三洞真格。洞真,洞玄,洞神,此三洞品,载天律金科。真格,自然之数。八万劫一传。经八万徧元会运世之劫。一云,人生於寅,尽於酉。八时,共八万六千四百年,计大数八万余年。每年生长成收一次,亦谓之一劫。沙,尘数也。八万劫一传,此经普转大法,非常遇也。前说近是。此清都至真上圣所宝。上清玄都。秘於玉京金阙,非云玉帝之居。乃太玄宝藏帝经之阁。甚为微妙,赞经难可得遇,不易遇此经。如宿有仙骨,宿世进修,有成道分,骨相合仙。当为九天真仙之人,九炁天真上仙品。得遇斯文,得遇此经文。承斯缘故,承此当作仙遇经之良缘。后当赍金宝从师告盟受之。非但赍持世财金宝,告天立誓受经,献至诚无私,永劫不改之心,盟心天日,如白日青天,无有点尘,是真金宝,不毁者也。方当承机应运。方,始也,始当乘机会、应时运。乃可付焉,乃可传付此人。不得轻泄。泄,泄也。不得轻易泄漏经旨,言不传非人也。敬之、慎之。尊敬此经,不可轻忽,慎守此经,不可妄传。噫,知此经之重,人人当修良缘,以为受经之地。既受,永劫不可轻也。宝之、勉之。

应验品续二十一章

於是天尊重宣此义,而说偈曰:

设使江河水,波浪能生莲,慈乌毛能白,如经故难遇。设使龟生毛,堪采为衣服,夜月能消冰,如经故难遇。设使蚊蠓足,堪构为桥梁,能载一切重,如经故难遇。设使黄口雀,能衔诸大山,掷之他方界,如经故难遇。设使一叶舟,力能载昆仑,浮度於大海,如经故难遇。设使诸水蛭,口能生巨齿,其大如象牙,如经故难遇。设使蓬蒿叶,能覆无鞅界,荫庇昆仑山,如经故难遇。设使乌枭类,同树一巢栖,衔食共反哺,如经故难遇。设使兔生角,堪用为梯磴,上穷有顶天,如经故难遇。设使鼷鼠等,缘於兔角梯,至天能食月,如经故难遇。设使驴颜唇,色如苹婆果,复能作歌舞,如经故难遇。设使蝇虫等,能饮锺石酒,迷荒而沉醉,如经故难遇。

於是元始天尊重宣经功之义,而说偈曰:设使江河水,波浪能生莲。江河水深,汹流巨浪,不能生莲。慈乌毛能白,如经故难遇。乌鸦生来纯黑,不能白。今言乌白,江有莲花,以见绝无,甚言经之难遇。龟本无毛,月本太阴。今言探龟毛为衣,以夜月消冰,只是以绝无者,见经之难遇。至於言蚊蠓足构桥梁,载诸重,言黄口小雀衔诸大山掷他界,言小舟载昆仑神山,度大海,水蛭生象牙之齿。蛭,水蝗小虫也。蓬蒿叶覆无量界,荫昆仑山。乌枭同巢,共食反哺。乌枭皆恶乌。兔角为梯上天。鼷鼠步兔角梯,至天食月。驴颜唇,如苹婆果色,复能歌舞。蝇虫饮锺石酒,迷荒沉醉。以上皆事之所必无,理之所未有。历历言之,以见经之难遇。夫大道人人有,真经个个全。愚人蠢物,皆有正性,悉可化度,何至如此类所绝无者,拟经之难遇,岂终不传耶?盖法品不同,此经最上,传之者未必如元始之真,受之者未必契玉皇之秘。扞格偏执,全经难晓。或不闻不见,或徒闻徒见,功德实效,语之茫然。未获全益,信乎其难遇矣。不畏难之难,至诚有怛,经功自遇。

应验品续二十二章

尔时,天尊宣说偈已,普告四众:世间若有持是经人名功德身,一切有情,被其荫故。持是经人名神通身,一切吉祥,咸臻集故。持是经人名清净身,是诸恶业,不能侵故。

尔时,元始天尊宣说偈已,普告四众。普,徧也。四众,解见前。世间若有持是经人,名功德身。有利於众为功,有益於众为德。利人利物,曲成不遗,名玄功妙德之身。一切有情世间动植,凡有生之属,虽土木金石,情性精魄在者,皆有情,故一切有情被其荫故,三教圣人,普渡永利。覆冒曰印。持经者,利己、利他、利人、利物,若有知,若无知,普惠共济,一切被其慈荫。持是经人,名神通身。人虽至灵,无有神通。经中妙法,至玄至神,大通无碍,持是真经名神通身。一切吉祥,咸真集故。三教圣人,永成不坏。咸,皆也。臻,至也。集,萃聚也。持经人为己则顺而祥,为人则爱而公,为天下国家则无所处而不当,,自致之福,千祥攸萃。天不爱道,地不爱宝,人服其化,物效其灵。一切吉祥皆集也。持是经人,名清净身。不染谓之清,无累谓之净。持经人万缘俱息,一疵不存不能侵故。侵,逼害也。自作之业,天降之殃,宿业今愆,先亡连逮,时岁之咎,命运之滞,星居触犯,魔鬼侵凌,人言物厉,一切干伤,是诸恶业皆化凶为吉,不能侵凌。夫有道之士范围天地,曲成民物,福履祯祥,天保勿替。吉人天相,无灾无害,真功德神通清净身也。人亦有身,而非功德神通清净,亦不真持经耳。勉之,自可以证其功效。

应验品续二十三章

持是经人名威德身,天魔异道不能摄故。持是经人名无等身,上帝遥唱,万神敬故。

持是经人,不但名清净身也,名威德身。解见前。天魔异道,诸天魔王,魔民魔女,阴暗魔鬼,及阿修罗,唂嘶罗,魑、魅、魍、魉、精、邪、怪、祟,世人诡诞,外道旁门,妖孽、艳、异等不正道。不能摄故。摄,招伏亲服也。魔异侵入,人迷服不觉,云摄。如佛门阿难,被摩登伽女摄入淫房,鞠爱抚摩,几毁戒体。今持经人了明心印,无私无为,默持真经,法力周完,道高德重,威德赫奕,不可称量。鬼妖丧胆,精怪亡形,一切邪魔,岂敢侵正。故天魔异道不能摄。阿难非不持戒,一念动於摩登伽女,是未悟心宗,持经问断,故伽女摄入耳。若非佛《楞严经》力,焉复全体。此《皇经》诸经之王也,受持威德,宁不万倍於他经哉。持是经人,不但名威德身也。名无等身,无等伦俦类之身。吉真。持经者最上无与比。即释经云,一切无如佛。儒书云,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上帝遥唱,上帝,非玉帝也,诸天上帝也。遥,远也。唱,乐世有进道之人,天音宣赞也。一云,谣唱,是作歌谣之谣。於理未妥,不可从。盖世间生男,万神唱恭;生女,万神唱奉。上帝好生,诸天称庆。有道之人诚格天地,动鬼神,与天合德,诸天帝欢庆。但诸帝甚尊,与他神不同,但依所居天宫常御处,遥闻天音以庆,次非歌谣之字。不然,何此曰上帝遥唱,继曰万神敬故?万神,非一神,所指者广。一切诸神,虽有崇卑,皆重道典。遇真持经有道之人,故无不敬也。夫人性刚明中和,比肩元始,本有大威德,无等伦也,惟不禁情欲,故邪入而神不敬也。吁,子夏贤者也,出见纷华胜丽而悦,非夫子真儒之教,焉能成高弟哉?人能一真无伪,永成道矣。

应验品续二十四章

持是经人名坚固身,恶劫大难不能损故。持是经人名道藏身,口出语言,鬼神仰故。

持是经人,不但名无等身也,名坚固身。世人生死无常,转回不知。或小功小德,福缘身世;或小根小乘,果位有限;或明而未了,易蔽易欺;或行而未成,易得问断;或度人济物,分量易穷,身如萍烛,难当风浪,非坚固也。真持经者心不退转,名坚固身,恶劫大难,不能损故。或小劫、中劫、大劫,元会运世,三界灭转之劫,物绝人尽,地倾天坏,四轮相触,五行并克,水火风灾,侵坏世界,万象空,诸法尽,诸乘果,四禅界,三阶九品,官神将吏,悉入转回,蒙再造难。真持经者得大坚固,超出劫数,永不退转。恶劫元运,宿业灾魔,意外大难,毫不能侵,贞达常变,亿世如一,不能损也。持是经人,非但名坚固身也,名道藏身。藏,藏也,臧也。道无所不包,无往不善。道藏无有不载,无用不臧。人身虽有限,性无不备。但不尽道,所以不成道身。真持经人渊存海含,法藏中包无量世界,故名道藏身。口出语言,鬼神仰故。答述曰语,自言曰言。人亦有言,鬼神不仰,盖词不诚,口过生,尤且不免,何以感人神、鬼神乎?真持经人言焉成信,出之有章,不躁不隐,不失人,不失言;或一言续千真之脉,或一言开万代之传,或一言拯人物之溺,或一语破死生之关,或一言尽天地之道,或一语括万法之玄,或一言悉鬼神之情状,或一语明劫数之升缠;一言而灭罪福,一语而露金丹。三教真宗,在经一言,人物共宝,鬼神所不识也。谁不钦仰哉?鬼神仰故,云尔已矣。夫三教大圣人历劫不退转,言语天人所共崇,坚固道藏之旨可征已。一持经者,何遽至是?盖一得永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