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周易参同契•金水铢两章》新注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卢理湘     时间:2013-05-23 22:04:56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说明:本章题目采用陆西星《参同契测疏》,陆氏为明朝人,内丹东派开创者,字长庚,号潜虚子,扬州兴化人(今属江苏省),经文采用清康熙年间仇兆鳌《参同契集注》。

在丹道中,无论南宗先命后性,还是北派先性后命,均为性命双修之道。陈泥丸祖师《紫庭经》云:“金丹亦无第二诀,身中一亩为家园”。此为吾教“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明张三丰祖师倡“三教一家”,在《参禅歌》中说∶“三教原来是一家,饥则吃饭困则眠”,清代伍冲虚、柳华阳祖师在《伍柳仙踪》中更是援佛论道。在佛道名相中,佛家之舍利,即道家之金丹,而儒家称为太极;精炁冲动之力,其力甚壮,道家喻为白虎,佛家喻为雪山大力白牛;道家之长生酒,佛家称为漕溪水……所以三教同源,佛家之不二法门(不二即唯一)即道家之性命双修。

道家内丹分东南西北中五派,正如禅宗有五家七宗,但其根旨均在于明心见性,成仙成佛,即核心相同,名相不同。而道教文化的复兴,则是吾辈道教徒应尽的义务。

此文为龙门正宗一家之言,不足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以金为堤防,水入乃优游①。金计十有五,水数亦如之②。”

①丹家金鼎,居于绛宫,金鼎“以金为堤防”,神水乃可下降,归于绛宫,与后天阴炁相合,其实为比喻。神水自然下降,入于绛宫,丹家借外丹之名,叙内丹之实。

丹家讲“金水”,有先后天之辨,学士要明白。《参同契》云:“白者金精,黑者水基。”此为先天之金水,为真铅,真铅从混沌中来,故为先天,丹家称为水中金。与修士睡觉无梦,自然遗精,大略相似。

丹家于无识无觉中,独存一灵明之神,水中火发,元精自然遗泄,于精行半路之际,下手点住会阴穴,采药上升,称为“采清真,一阵交锋定太平”,真铅从先天中来,为天然真火候。

丹家以真意采药,药为元精,后天炁驭内肾之元精为药,此时已变为后天,元精随真意、后天炁上行,化为甘露,此时已为后天之水,其甜如蜜,学士可亲口尝之,下玄膺,入绛宫,归中宫,五脏如泡在水中。先天元精变为有形有质之甘露,为后天之金水。

丹道中有后天之先天,如甘露,能化为先天阳炁,又有先天之先天,如白色之性光、金黄色之命光,修士宜明辨之。

丹家之秘,以元精由会阴升至泥丸为金,称为自子至巳进阳火,以金化为甘露,由泥丸降下中宫,称为自午至亥退阴符。符为符信,退阴符为自然而然退掉阴炁。进阳自然退阴,即进一分阳炁,自退一分阴炁。

陈泥丸祖师《紫庭经》云:“采之炼之未片饷,一气渺渺通三关。三关来往气无穷,一道白脉(督脉)朝泥丸。泥丸之上紫金鼎,鼎中一块紫金团。化为玉浆流入口,香甜清爽遍舌端。吞之服之入五内,脏腑畅甚身康安。”

②丹家以初一至十五之月相效元精日日生之,至十五月圆为二候,精满自溢,以明师下手法采药,元精自会阴升至泥丸,化为甘露,故曰:“金计十有五”。

又以十六至三十之月相效甘露(神水)自泥丸归于中宫温养,故曰:“水数亦如之”。

此为吾师之真意,我写至此,不觉泪双流,回想当年访道之日,受尽艰辛,吾母云:“你在外访道,莫作异乡饿鬼”。

吾师闻吾走遍天下访道,百折不挠,知为道器,故秘授以诀法。

概言之,先天之阳精从混沌中来,无形无质,难以图画,故名曰:“先天”,今已被后天炁催逼上行,化为比蜜甜之甘露,已变为后天之金水,有形有质,修士可亲口尝之,这就是阳神之基,大道的物质基础。

祖师言“有形有质何须炼,无象无名自可亲”,指的是先天真铅无形无质,从先天中来,可采之为药。“有形有质”为后天淫逸之精,从阳关而泄,为凡铅,不可入药,此为非时妄作、强战,与男女双修之道无异。

丹家“采清真”,化为甘露,成团成滴自玄膺降下,约四、五日咽纳完,全为自然之功,甘露自然下降,归于中宫凝结。

意译:丹家之紫金鼎用金做成,比喻为先天阳精可入于离宫。先天阳精(金)化为甘露,比为初一至十五之月相,阳精日日生之,至十五而精满自溢,为二候下手采药。甘露从泥丸降下入绛宫,归于中宫,为神水,丹家用温养之功,比喻为十六至三十之月相。

“临炉定铢两①,五分水有余②。二者以为真③,金重如本初④。其三遂不入⑤,火二与之俱⑥。”

①丹家采药称为临炉,临炉须定金水之铢两。金为半斤,为先天阳精,水为真汞,为八两,为后天炁。

②丹家以月相为一月之火候,喻活子时之火候,是攒月簇日,缩一月为一时,一时又分为六候。一时为现在两小时,共120分钟,故一候为现今二十分钟。

“金计十有五,水数亦如之”,故水有十五分,以十六至三十日共十五日,五分之水为五日,正是月之一候。

丹家一月之火候为六候,五日为一候,活子时之功分为六候,丹家攒月簇时,故月之一候为时之一候,为现今二十分钟。

真人之真意,指采药只用五分之水,即只用一候,一候之时间为现今二十分钟,亦深合龙门真传弟子之亲修实践。元精出洞,下手采药,只用二十分钟即化为甘露,比蜜还甜,伪邪之道安能尝此甘露?

故“五分水有余”是真人用隐喻的方式明白写出了采药的时间,采药之时不到二十分钟,丹家称为“片饷功夫”、“片时”、“顷刻而成”。

③丹家采药在二候正子时,故曰:“二者以为真”,正是精满自溢之时。

④先天阳精化为甘露,不失其重,故曰:“金重如本初”。先天阳精来多少,则化多少甘露,如黄金被火煅烧,分量不减少。

⑤“其三”为三候,三候药老,元精已化为后天有形之精而泄,为凡铅,故“遂不入”,因为凡铅不可入药。

⑥“火二”指后天炁,“与之俱”是指后天炁擒制先天阳精,循督脉上升。“之”为先天阳精,“俱”为后天炁与先天阳精一起上升,即载精上升。

意译:丹家下手采药之功,称为临炉。活子时二候至,先天阳精出洞,后天炁将先天阳精逆上泥丸,化为甘露。采药时间不超过二十分钟,有多少元精自动撞出,就能化为多少甘露,甘露归于中宫,后天真阴之炁自会与之相合,凝为大丹。

采药用二候至足至清之真铅,若至三候,则药老,阳精化为后天有形之精液而泄,为凡铅,不可入药。

《悟真》云:“铅见癸生须急采,金逢望远不堪尝。”“铅见癸生”为二候,正是望满之时,“望远”为三候,为凡铅。

丹家称得甘露为“得一”,丹家之功,尽在甘露,不得甘露,为没得明师真诀,为盲修瞎炼。

今明白写出甘露之作用,以明证龙门派真诀。

一、 比蜜还甜,修士可亲口尝之,张三丰祖师《参禅歌》云:“口饮甘露比蜜甜。”

二、 可化为金黄色之命光,丹家称为阳光,《悟真》云:“近来透体金光现”。

三、 《悟真》云:“丹熟自然遍身香。”吾师云:“异香扑鼻。”修士全身香气如菊,出汗不臭。丹经云:“炉中渐觉菊花香。”

四、 可重返青春之神态,齿落重生,发白再黑,返老还童,即徐真人所说“老翁复丁壮,老妪为姹女”。“姹女”为少女。陈泥丸祖师云:“金筋玉骨老不昏。”

五、 可得大寿,修成神仙。《悟真》云:“已知寿永齐天地,烦恼无由更上心。”

白玉赡祖师《水调歌头》云:“金液还丹诀,无中养就儿。别无他术,只要神水入华池。采取天真铅汞,片饷自然交媾,一点紫金脂。十月周天火,玉鼎产琼芝。” 《快活歌》又云:“华池正在气海内,神室正在黄庭间。”

“三物相含受,变化状若神①。下有太阳炁,伏蒸须臾间②。先液而后凝,号曰黄舆焉③。岁月将欲讫,毁性伤寿年④。”

①三物指金(先天阳精)、土(真意)、火(后天炁)。甘露至于中宫,后天炁自会与之相合,凝结为丹,金丹变化之状,如神明。

②太阳炁为离宫之炁,因离为日,称为后天炁。离为火,火下至会阴穴,先天阳精为水,水见火,则自然蒸发,如自然界江河之水受太阳照射,自然蒸发为水蒸气上升。

后天炁至会阴,为火至会阴,“伏蒸”先天阳精,先天阳精见火,则上腾,随真意、后天炁逆上督脉,时间极短,故曰:“须臾间”。

简单地说,后天真阴之炁(火)能催逼元精上升,逆上督脉,丹家称为“火逼金行”。

炁体子云:“火逼金行逆而升,化为甘露凝成丹。”

③取元精需河车逆转而归于黄庭,故称为黄舆。黄为黄庭,舆为车,称为河车。有元精才称河车,无元精则为拉空车,日久必然腰酸背痛,眼生疾。元精化为甘露,自玄膺降下,称为真种,《悟真》云:“鼎内若无真种子,犹将水火煮空铛”,张真人之意是指必得甘露,才有鼎之名,无甘露则不能称鼎。甘露于鼎中凝结,如犬牙交错,参差不齐。

车,丹家有三车,分别指羊车、鹿车、牛车,对应督脉上的尾闾、夹脊、玉枕三关。修士首先必须要打通三关,使后天炁在督任二脉中循环无碍,才可载精上升,化为甘露,丹家称为“得药”。

三关不通,以后天炁冲击督脉,不为拉空车,三关通,不能载精上升,则为拉空车,修士要分辨明白。

尾闾通,冲动肾脏之炁,下丹田会现一黑洞,内视时见之,因肾炁冲动使然,夹脊通,心内异常舒坦,因夹脊与心脏相通,玉枕通,头顶会咯咯作响,因冲动枕骨之故。

吾通玉枕,用时二天,老年人需时长一些,后天真炁入脑,脑部异常清凉,此时易引发头部神经混乱,急速由任脉下降,此时要舌抵上腭。渐至后天炁在督任二脉循环无碍,督上任下。若督脉后三关不通,则先天阳精会倒流入膀胱,不可能循督上升。《入药镜》云:“贯尾闾,通泥丸”,指明元精由会阴上至尾闾,循督上行至泥丸,化为甘露。

④岁月,为修道之岁月,讫为完毕,“岁月将欲讫”指成丹不成丹之时。

“毁性伤寿年”,指于金丹未熟之时,忽然淫欲心起,炼己不纯或心神不居于中宫,不如鸡抱卵心常听或过劳,导致元精失去,则一场空劳。元精失去,与凡夫无异,伤修士年寿。必持盈守满,不可一日不在道,如鸡抱卵,心神注于中宫,如猫捕鼠,外阳动一次,则采一次,如此将精炼完,下身马阴藏相,止火大药过关。如此隐于深山中修炼,将圣胎炼圆,见雪花纷飞,则出胎,阳神自百会出于身外,则身外有身,天仙得也!

然此时仍须炼己纯熟,如是乳哺三年,调神出壳,将阳神炼得老炼,则圣丹之功毕,大丈夫之功成,“从此众仙来相贺,任它沧海变桑田”。

丹家采药,称为“金来归性”,今性既毁,则“毛之不存,皮将焉附”?所以丹家云:“精生于身,情(感情)动必溃;火生于木,祸发必克”。故炼己之功,为修道者第一难事,必抱出世之志,心真死才能神(阳神)活。心不死,则阳神必死,因阳神由阳精所化。心不死,则情(感情)不灭,则阳精必耗,阳神难生。

意译:三物为水、火、土,水为先天阳精;火为太阳之火,为后天真阴之炁;土为中宫、真意。

太阳为  ,离为日,为离宫之炁。二候至,先天阳精出洞,太阳之炁为火,下行至会阴,水见火则被火所逼,逆上督脉,如自然界之水被太阳光一照,则自然蒸发,化为水蒸气上升。

如此真意在前,丹士双目视泥丸为引领,后天炁催逼元精,载精上升,为“三物相含受”,河车运转,能化为甘露,故“变化状若神”。

甘露为液体,从玄膺穴自然降下,称为神水,入于中宫,渐渐凝结为金丹。

若修道修至成丹未成丹之时,炼己不纯,淫欲心一起,先天阳精走泄,称为走丹、走火。火为元精,则自己伤年寿之福,故炼己贯穿修道之始终,为修道第一难事。

“形体为灰土,状若明窗尘①。捣冶并合之,驰入赤色门②。固塞其际会,务令致完坚③。”

① “形体”为后天有形有质之凡铅,先天元精化为后天有形之精而泄,为凡铅,丹家不用凡铅,故曰:“形体为灰土”。

“明窗尘”,为轻清之真铅,为至清至足之药物。在有太阳的时候,打开窗户,可见到太阳光下,有些小灰尘在上下跳动,此为“明窗尘”。丹家以“明窗尘”喻“清真”,为真铅,为先天阳精,以此阳精入药,可成大还丹。

②捣,为捣药、舂药。冶,为治炼。捣冶为外丹术语,为捣药冶炼之意。在内丹术中,捣冶喻为野战,为龙争虎斗。合,指后天炁与元精相合,为载精上升。“捣冶并合之”指用后天炁(为火)催逼元精,使其成药,然后载精上升。

赤色门,为天、离宫、绛宫。因乾为大赤,故天——绛宫为赤色门。“驰”有道路,为督任二脉,“入”有门户,为绛宫。“驰入赤色门”指元精被后天炁所擒,化为甘露,由泥丸下至绛宫鼎中。

③际会,为风云际会,龙虎相合,即指甘露入于中宫,真阴之炁与之相合。“完坚”指修丹之时,不能遗失阳精。“固塞其际会”,指用闭精炁诀法,使元精不遗失。修士于每晚睡觉前用握固之法,双手握固,点住劳宫穴,以真意提肛,督升任降数次即可。

修士修丹,不能遗失元精,若遗失,则又得重新安炉立鼎,重头再修,此修丹之难也。故必用闭精炁诀,才能炼得阳关自闭,此为明师之真传。阳关自闭,才是“完坚”,阳精炼完,下身马阴藏相,则阳神之基成,筑基之功完毕。

《入药镜》云:“产在坤,种在乾。”

元精产在坤位——真炁穴,化为甘露,则为真种,种在乾位——绛宫,如此作为丹头,称为黄芽,则丹苗渐长也。

意译:凡铅为从阳关而泄的后天有形有质之精液,不能用为大丹之药材。若丹士炼己不纯,采淫欲之精为药,则必成幻丹,自己身受大伤。

丹家取至清至足之阳精为药材,于精满自溢而出那一瞬间下手,此时阳精为真铅。此时至,后天炁自然下至会阴穴,与其相合,然后逆上督脉,化为甘露,驰入离宫——“赤色门”。

甘露与后天真阴之炁相合,为龙虎“际会”,用温养之功,心目专注于中宫,又待阳生。

睡觉前用闭精炁诀,不使元精泄漏,又不能失去爻动之时,务必使元精炼完,如此修炼,炼得下身马阴藏相,阳关自闭。

“炎火张于下,昼夜声正勤①。始文使可修,终竞武乃陈②。候视加谨密,审察调寒温③。周旋十二节,节尽更须亲④。”

①活子时动,则“炎火张于下”,丹家称“运汞求铅”,此为一阳初动,无孔双吹之功。吾师云:“一粒火珠入海底,炼干四海猛水。”

“昼夜声正勤”,指刻苦用功,苦修丹道。“声正勤”指漏壶滴水之声不断。《周礼•夏官》已有设官管漏刻的记载,可见我国早在周代已使用漏壶测定时刻。漏壶,又称为刻漏、漏刻、壶漏。

②文,为凝神温养之功,以待阳生。武,为采药之功,用真意重。若从炼丹的整个过程来看,文为凝神入炁穴,武为轰开百会而出胎。

③候视,为双目视中宫,以候阳生。

谨密,为谨慎专密,不失爻动之时。

审察,指审水源之清浊,察觉活子时之动。

调,为调外药之功。外阳举,调外药,若非二候,一调则外阳萎,药火不旺,称为寒;若为二候,金精壮旺,炉中火旺而发,元精自动撞出,火旺,丹家称为温。

④节,本义为竹节。十二节,为十二时。一日有十二时,修士于昼夜之中,以至诚专密待外阳举之活子时,活子时至,调外药,然后以武火采药,将元精化为甘露,归于中宫。

《入药镜》云:“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外阳举,丹家称为活子时,称其为活者,是因为在昼夜之中,外阳无念而举,时间不定。“意”,为真意,修士察觉活子时,以真意采药。伪道认为子时一阳生,于晚上十一点至凌晨一点(子时)打坐炼功,焉知活子时之功?

节尽,指子时之功完毕,其余时间活子时不动,用温养之功。采药之后,元精已化为甘露,归于中宫。睾丸内之阳精又重新生出,“药枯生不难”,元精渐生渐旺,修士更宜谨慎专密,待二候又采之,以补亏空。

意译:修丹之士打坐修炼,要勤奋,不可偷懒。一偷懒,则元精于不知不觉中走泄,一切空劳。要随时随地察觉活子时之动,心内不想他事,一门心思修道,也不可使身体过劳,劳累过度,则睡时走泄。

初修之士,双手握固,打坐时端直脊梁,挺胸,双目不能闭,闭则易昏沉,也不可过开,过开则眼光外泄,以垂帘、目视鼻准为原则。如此静坐,双目内视绛宫或中宫,不可久视下丹田真炁穴,因为双目久视真炁穴,则炁聚温暖,外阳易举,易引起淫心。

双目内视中宫为文火,为凝神入中宫。久之,外阳无念自举,以无孔双吹收之,再候阳生。又久之,二候至,以下手法采药,为武火。如此将精炼完,养胎,用武火炸开百会穴而出胎,为身外有身之天仙。

阳精未炼完,则筑基之功未完成。采完药后,用温养之功,要双目紧盯中宫,不失爻动之机,又要防止元精泄漏。

活子时二候至,要调外药,调至精满自溢,火旺时采药。

丹家采药为子时,此子时是活的,为人身的活子时,不是夜半十一点至凌晨一点之子时,而是以外阳自然无念而举为子时。

一昼夜为十二时,子时采药之功完毕,其余时间用温养之功,再候阳生。

陈泥丸祖师云:“随日随时则斤两,抽添运用在怡怡。”修丹之士真诀在手,外阳举,则抽铅添汞,采药之功运用纯熟,自然心怡。

“气索命将绝,休死亡魄魂①。色转更为紫,赫然成还丹②。粉提以一丸,刀圭最为神③。”

①索,为完结,尽之意。气索,指后天呼吸断,口鼻无气,即口鼻无呼吸。休死,指休息打坐如死亡一样。气索、命将绝、休死、亡魄魂,都指入定蛰藏之功,神不入定,则丹不结。金丹凝结之际,口鼻无呼吸,如人死亡一样,此时正需道侣照护。丹士此时心神意俱在中宫,不可须臾离之,如鸡抱卵之真意在此。

丹士不可起心动念而出定,此时如命亡将绝,绝而复苏,如白真人云:“这回大死方今活。”

②赫,指红如火烧,赫然指金丹凝结,状如火球,大如弹子,发生于中宫之中。如此加功修炼,此丹颜色转为紫金之色,周围光色缭绕,号为紫金丹。

还,指坎中之阳回到离宫,还丹指采药之功。结丹,指金液(甘露)凝结成丹。金丹,因还而结之。

③粉,为药粉。提,指以指甲撮物。粉提,指成团成滴之甘露。丸,指药丸,此处指金丹。粉提以一丸,指甘露成团成滴从玄膺穴降下,如人饮长生酒,服长生药丸,然后于中宫凝结,成为金丹,以,为之之意,一丸,指凝结成一颗金丹。

刀圭,为甘露。“最为神”指甘露之功用,可重返童年之精神体态。

意译:结丹之时,以温养之功死心入定,如此,则灵丹现象,浑身如火热,全身金光透体,有紫金丹一粒,现于中宫之中。丹由红黄之光(命光)与白光(性光)二光合成,外杂有紫金之色,称为紫金丹。

此丹由甘露凝结而成,张紫阳祖师《金丹四百字》云:“一粒复一粒,从微而至著。”如此渐采渐凝,功深力到,则自然成为紫金之丹,此丹一得,则寿齐天,阎王唤,命不去。

此章详言丹道,始而炼己筑基,继之以火候,采药得丹,最后言养胎之功。

作者:龙门派卢理湘,俗名卢时湘,道号炁体子   

 E-mail:lulixiang001@163.com

本文作者:卢理湘    原文曾发布于《道源》2008年第三期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家游学
道家游学辟谷养生111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