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关于狐仙的起源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11-08-05 16:46:00      繁體中文版     

中华民族对狐崇拜已有几千年历史,源于原始社会 " 万物有灵 " 观念。把它奉为图腾、精灵,可以修仙,所谓 " 物之老者,其精为人 " 先秦古籍《山海经》已有精怪九尾狐的记载。

民间传说狐狸能修炼成精,化为人形,神通广大,若人类对之不敬,则以妖媚惑人,必受其害。民间尊为狐仙奉祀,以避祸免灾,祈求平安。

自唐朝以来,崇信狐仙之风盛行,狐狸精的传说更在民间广泛流传。据张鷟的《朝野金载》记载 :唐初以来,百姓多事狐神,房中祭祀以乞恩,食饮与人同之,事者非一主。当时有谚曰∶无狐魅,不成村。

狐狸精

《太平广记》记载:「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或为丈夫与女人交接,能知千里外事。」民间传说中一般普通能变人的狐都姓「康」「胡」「黄」「白」四姓,按修练年数不同来改姓,以「白」等级最高。

天狐

《太平广记》记载:「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酉阳杂俎》记载:「天狐九尾金色,役于日月宫,有符有醮日,可洞达阴阳。」

九尾狐

九尾狐可幻化为美男美女,颠倒众生,据说每条尾巴都有不一样的法力。《吕氏春秋》曾记载治水的大禹到涂山时,遇见一只九尾白狐,后来化身为女孩,名叫女娇,并嫁给大禹。夏桀时代的妹喜相传是九尾狐化身的商纣王时的妲己传说也是九尾狐化身的《狐狸缘》中的玉面仙姑便是九尾玉面玄狐精,最后被吕洞宾收服,割掉她八条尾巴。

玄狐

黑毛狐狸。

灵狐

通人性的狐狸。

凡狐

指尚未成修练为精怪的普通狐狸。

空狐

超越 3000 岁神通力自在运用的大神狐。成了天狐之后又活了 2000 年的就成为了空狐。没有尾巴,以人的姿态呈现,耳朵是狐狸的耳朵。文献中天狐是狐的最高位的记载也存在空狐被认为是天狐隐退之后的姿态。所以作为御先稲荷天狐就是最上位,因为空狐属于神,空狐属于最上位。

狐仙

平日爱附着在物体上 ( 例如墙壁 ) 而不是以狐狸或是人类的形象呈现。当然它也有一般狐狸精的法力,也能幻化成人。

狐妖

依循正道,修练得果的狐精通常称为狐仙,相反,吸人精血,以此修练的则称狐妖。相传狐妖在醉酒后,会露出它尾巴。

狐狸练丹

民间的传说,狐狸也具有相当的智慧,也会行道家的吐纳之术来修炼自己,有相当功力后,可以转变狐身为人身,更能修成正果,列入仙班,就称为狐仙。

狐仙拜月

狐仙修练时,除了要吸收天地灵气外,还要吸收日月精华。所以它修练内丹时,要晚上向着月亮,用人的站立姿势,向空吐纳,吸取月亮精华。《聊斋志异》记载:有狐在月下,仰首望天际。气一呼,有丸自口中出,直上入于月中;一吸,辄复落,以口承之,则又呼之如是不已。对月练丹时,远看很易误会它正在拜月。

内外丹

道家之说,内丹即吐纳导引之术,外丹即丹炉炼约之术。而吐纳术修炼到一个地步,体内的能量可以凝聚、结晶,如一颗金色的丹丸在身体里面。

狐仙金丹

相传狐仙的内丹能解百毒,吃了能增加千年道行,此外,对人类还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但狐精若失去自己的内丹,便会功力全失,打回原形。

仙狐录

千书以周时子牙之言为引,着以仙狐录,详述九尾狐之特性,分身,克制与由来。

五大仙

狐仙 ( 狐狸 ) 黄仙 ( 黄鼠狼 ) 白仙 ( 刺猬 ) 柳仙 ( 蛇 ) 灰仙 ( 老鼠 ) 民间俗称「狐黄白柳灰」 ( 或称「灰黄狐白柳」 ) 为五大仙。供奉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家中的佛堂祖先堂旁边供奉;另一种供奉方法是,院中角落盖仙家楼,供奉五大仙牌位。

大仙

大仙就是胡仙,千年狐狸修炼而成的因忌讳狐字,所以,供在桌前牌位上不写狐仙,而写作胡仙和大仙。

胡三爷庙

五大仙的敬重中,民间对狐仙、黄仙和白仙更为敬畏,关于他灵迹传说也颇多,将他附会为胡三太爷、黄二大爷、白老太太,所以胡三爷庙也是供奉狐仙的。

年馑忌蛇

大仙庙年馑刚开始没名字,到了遭了年馑的那一年,吃东西吃的多,家里人以为他是个祸害,也给他起名叫年馑。年馑与我外爷年龄差不多,但轮辈分,我把他叫哥,他见了我外爷叫三爷。

因为这个故事是我小时我爷给我讲的,我不知道具体是那一年,但大约是集体食堂的那个阶段,年馑那个时候三十多岁。说是有一天,他去莲花祠的地里种荞麦,到了地边,看见两只大黑蛇,约有茶碗粗细交缠在一起。他不懂这是蛇在交配,只想这俩还洋的不行,还拧麻花呢。拿起锄头就打,可能也是因为那俩蛇忙着呢,也可能是因为那俩蛇交缠在一起不方便,总之,他就打死了一条,而另一条也受了伤,跑了。
渭北地区种小麦是小暑时节,这个时候有一种可以用来榨油的植物叫荏子也就熟了,现在的人很少见到荏子,那油吃了性寒,容易拉肚子,但却能制药。根据我估计那东西肯定都绝种了,荏子油极其难吃,我小时最怕吃的两种东西,一是肥儿丸,二就是荏子油。现在叫我想来,我还是那句话,我宁愿吃屎,都不吃荏子油。

年馑白天在地里种荞麦,晚上就去打谷场打荏子,农业社里人都在。年馑洋洋得意的告诉了那些人他白天打死的蛇,还把蛇的尸首拿出来给人看,说你看这多大。正说间,只听见跟蚕吃桑叶那声音一样,沙沙沙的直朝打谷场来。人们起身一看,我的妈的数不清楚的长虫正朝打谷场来。年馑一看却来了劲了,说:“狗日的来的好,打!”抡起棍子就打,农业社里人一看,没有办法啊,也打。打了不知多少时候,有人就把旁边照明的马灯里的煤油朝蛇泼,泼了再点,蛇成了火蛇,火蛇朝荏子里冲,幸亏当晚的稔子都不是太干,干的就是打过的那些稔子杆儿,人们就把荏子杆也扔过去烧。终于蛇退了,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反倒还没事,觉得这事情带劲的很。

当晚,年馑他妈从农业社的食堂里偷了几个鸡蛋,放些清水在锅里清蒸成荷包蛋,放了些糖精,吃了。谁知鸡蛋和糖精相克,老妇女半夜肚子疼的难耐,开了窑洞的门准备出去寻医生,一开窑洞门,蛇像打开阀门的潮水一样涌了进来。缠到老太太身上,细的钻到鼻孔,粗的堵住嘴巴,连撕带咬。

因为糖精鸡蛋中毒,吃了年馑他妈的肉的蛇也死了一地,后来村里的壮汉收蛇的尸体都是用粪笼抬呢,你可想而知那是多少蛇?

我外公说,年馑他妈那死的那是迄今为止他见过最惨的。年馑的几个舅舅来他家差点没把年馑打死。你说这蛇神奇不神奇,儿子打了蛇,蛇找他母亲报仇。人们都说年馑打死的那都不是一般蛇,肯定是蛇王。

我08年春节回家还见年馑了,在我外爷村中一个麻将馆里,他与一群老眼昏花的老头“抹花花”,嘴里一边说输的太快,一边嫌麻将馆的茶叶不行。我远远的叫了一声:“年馑哥呃!”他也没听见。我喜欢那些将要老去的人们,他们一生中身上曾发生的那些荒唐、无聊却传奇的故事让我在深夜里回味无穷。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巧圣仙师
下一篇:老子辩石的故事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