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王常月祖师的传说故事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1-12-02 09:04:23      繁體中文版     

清代康熙年间,有个明末遗少,他对满清入主化夏非常忿恨。经常悻悻不乐,但又无力匡扶明室。他知道,和强暴的满州统治者硬碰,那只是飞蛾投火,自取灭亡。他决心一生不去应满清的考试博取功名。他有时怨崇祯皇帝不该向满州私下议和养痈成患;他恼恨吴三桂投敌卖国甘当满州鹰犬;他恼恨清廷朝堂上那些受遇皇恩的无耻之徒;他恼恨那些假名清高,实则是走“终南捷径”为争腥逐臭去赴清廷“博学鸿辞科”占取功名的民族败类;他恨……总之,他看着这大好河山被异族侵占,非常痛心。他寄希望于南明,但南明小朝廷又不成器。他甚至想,即是李自成当皇帝成立大顺国也比胡人主宰中原好。他仰慕屈原,又惋惜屈原的下场。孤愤郁郁,苦闷悲伤。最后他终于走了出家当道士的这条路。他想,出家当道士,一方面仍可深留着明朝满   发大领的服饰,又能周游天下饱览祖宗留下的锦绣山河。于是他便跑到华山当了道士。

王常月当道士后,受道家思想的影响和薰陶,便一头钻进学神仙的路子上去了,把他从前悲国忧民的苦恼,全被清静无为,成仙了道给代替啦。在华山出家不觉三年,他师父见他持戒精严,又颖悟非常,很是受他,便请来庙邻给他冠巾,从此便成为堂堂正正的道士啦。一天王常月问他师父,我来华山茬苒光阴已是三载,连个神仙面也没有见过。我咋能修成神仙?他师父说:想成神仙,谈何容易?我问你,能不能下人所下不了的苦,能不能专心致志无疑无惑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心不灰,志不摇行持下去?如能,就有得遇神仙之日。王常月很恳切地说:我能。他师父见他志坚如石,在三年考验中从没退志言行。便请授他《北斗经》及《北斗咒》,叫他去到北坪的拜斗台夜夜持咒拜斗。王常月来到拜斗台,白天打坐修行,晚上持咒拜斗,精思存想,不觉六年。一天晚上正拜之间,忽然霹雳一声,只见正北天上紫微垣内射出一道金光,倏然之间已到面前,金光中有一尊三头八臂、身坐九头怪兽的天神,厉声喝道:“法师拜我有何所求”?王常月哪经过这种阵势,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筛筛发抖,大气也不敢出。天神见他伏俯在地,一言不语,双足乱抖。便说:你莫非嫌脚小身不长大?我教你身体长大。说罢,一声响亮就不见了。王常月惊魂稍定,抬头看时,见面前旧物如故,别无所有,只是衣服裹的身子难受。天明看时,见他平日宽宽大大的道袍,紧紧裹着身子,便急忙去找他师父诉说昨夜所遇。他师父一见便拍手道喜,继而又惋惜的说:可惜你道心虽坚,德行不足,见了斗姥(音母)不知要道,却要了个长大身体,太可惜了!王常月听师父这么一说,也后悔起来,便对师父说:我这次六年把他拜了下来,我再去拜他。他师父点嘉许,让他去了。王常月有了这番经历,道心更坚,心意更诚,不管严寒酷暑,雨雪风雹,从不间断。这样又拜了三年,忽一日刚拜起时,只见眼前金光四射,射得他双眼紧闭。就听金光中问道:“法师拜我有何愿心”?王常月吓得眼也不敢睁,只把个手在嘴上乱摸。金光中说:你有了长大身子嫌没鬍鬚?好!我教你长一部好鬍鬚。说罢又不见了。王常月魂定醒来,见颏下一部长鬍鬚直垂过腹,真是又悔又恨,恨自己咱忘了求道。便又去见他师父,述说悔恨自己不该忘了求道,他师父说:不要后悔,自来好事多魔,天上神仙岂是容易做的,你可再下苦功拜他下来。王常月这时道心愈坚,天天礼拜。话休絮烦,又是三年。这晚适逢天空晴朗,月白风清,只见从北方来了一朵冉冉白云停于顶上。云中端坐一尊面如满月,戴七宝冠,缨络垂胸的圣母,问道:“法师拜我为了何事”?也是王常月德行不足,迷了本性,本来想说求道,却说成“欲求缘法”。斗姥说:求缘法此地没有,你可向东北行,自有缘法等你。到那里何丕振宗风,大阐教法。说罢,白云顿消,什么也没有了。王常月忽然想起为什么不要道,要的什知缘法,把自己恨的没法,便又去找他师父。把这番经过给他师父一一叙述过,他师父沉思了一下说:你一纪苦功三次拜下斗姥,可见你是有根基的人,无奈你德行不足,临事心迷,故不能得道。斗姥已点示明白,你可向东北去,阐扬教法,进德修业,日后必能成道,你去吧!王常说说:我实不愿看那胡骑践踏中原才出了家,今往东北行必至京师,如不和王公大臣们周旋,焉能弘扬教法,丕振宗风!弟子宁愿在此再拜他几年,也不愿去京师。师父说:徒儿,此念差矣!昔日太上不也曾西度流沙化胡皈依,长春邱祖不也曾奉元胡之诏西去雪山说世祖止杀,拯救无数生灵。你应顺天行事,使夷归夏,岂不美哉?就小我观之,尔我有别。就大我观之,凡在这一块土休养生息的不皆兄弟吗?即如我们庙中,只能由你师兄主持庙中事务,就不许你小师弟主持几天吗?劝你对天地气运不要耿耿于怀,去吧!王常月听师尊这一开导,茅塞顿开,欣然应诺下山去了。从此王常月便存了个要教满州堂堂皇帝,拜倒在我这小小道人脚下,成为华夏正宗道教门徒,也就算对得起先世祖宗之心。

话说满州贵族坐了中国皇帝,为使中华各族兄弟成为他的顺民百姓,显他们是征服者的威风,便下了一道改变各兄弟民族风俗习惯的“发令”,言明“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当时也真有些民族气节的人,为保持民族风俗习惯的尊严,宁可留发不留头的。可也有不少只知劳动下苦,不管谁当王就给谁纳粮的小百姓,也不知这发令的利害,更不知这发令的政治函义,只不过是看看头上园园没头发,头顶上留那么一点辫成个辫子,活像个猪尾巴滴溜着,实在难看,因而不愿剃发被杀了的也不少。

可能是满州贵族努尔哈赤、多尔衮、福临等知道他们的列祖列宗在很早的古代就是华夏多民族在家庭的一个成员,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在很早的古代就是华夏中央政权管辖的地方,他们的祖先历来受这个政权的敕封,充当这一地区的地方官常受汉族文化影响的缘故吧!他们知道道士是出家人,是不问政治“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与世无争者。所以,他们当了中国皇帝倒没有强令道士剃头发。可是在北京城内、在皇帝辇轱之下,不管你什么民族什么人都剃头留辫子,单单几个道士是满发大领,宽袍大袖的飘逸过市,看着好像是不驯顺的先明遗民,实在是有煞满州贵族统治者的风景,更要紧的是怕京  百姓见着这种服饰触景伤情,念恋明室。所以便给北京城九门提督一道圣谕,把阖道士撵出了北京城,道士庙也都被啦嘛僧占住了。

却说北京城西便门外有一处道教庙宇,名叫白云观。原是元代邱长春创建的,邱祖殿内还保存着邱长春的坟墓。庙宇宏大,建筑雄伟壮观。一些啦嘛们争着抢占这一庙宇,一至发生过多起械斗。当清帝统治时期,北京城有这样个谚语:“在京啦嘛出京官”,这都是惹不起的人物。啦嘛们为争白云观发生械斗成何体统。主管这事的九门提督,即忙奏知康熙皇帝。你想,这康熙帝也算是一代英主,他总结了顺治时十多年的平叛教训,想出一大套拢络人心的办法,把地方上有威望的明朝遗老遗少们弄到北京城,名义上给个“翰林院编修”的头衔,实则是怕他们在地方上“捣乱”,教他们钻进学纸堆里去整理故旧。就这样康熙还是不放心,那有闲工夫管他们“和尚”打架的事。他对九门提督说:你看,我连明朝的遗老们都留下了,几个道士我就留不下吗?教这些啦嘛快从白云观出来,不准相争。白云观还让道士主持。九门提督得了圣旨,便到白云观把争夺的啦嘛统统撵跑了,找道士住持。可是这时北京城内一个道士也找不到了,没办法只好教一个原来在白云观当茶头的小伙计暂时看守着。这九门提督也就算是办完了这桩公案向康熙交了差。

话说王常月下山之后,一路向东北方行来,在路上也听不少人说北京城内不准道士居住。王常月心中自有主意,偏要去进北京城。一日来到北京城内,所过之处,人皆竞竞看,说:道士又回北京城了。这时就有那好心肠人,知道康熙教道士住持白云观的事,便对王常月说了。王常月走进白云观,那个看门伙计一见真是喜从天降,连忙接着,连说:这下可有当家的了。把王常月领到方丈堂内住下。王常月见诺大个庙宇,冷冷清清,只他俩人,心中很不是味;又见三清殿、玉皇殿及其他各殿神像亦然,蛛封尘迷,全无威仪,那种感伤之情不禁流形于色。他问那位伙计说:于君士,庙内没有住持人,你的生活咋办?这老于:我在后院种些菜地,靠卖菜度日。王常月问:这庙产呢!老于说:人家看我是个看门俗人,城外地庄子不送租,城内米店不给粮,他们都自己肥饱了。王常月说:不要紧,只要道友们能回来,东西是会有的。王常月日夜操劳,费了几天工夫,才把各神殿打扫得干干净净。京城人多,风气传的也快,不几天阖城都知道白云有了道士,于是来烧香的、许愿的、上供的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了。也有不少道士回到了白云观。王常月一心弘扬教法,每次烧香总要默默祷告,求神仙来保佑他。也许真的是“诚可格天”吧!竟感动了八仙。当时吕洞宾在白云观当知客,韩湘子当知随,张果老当大殿主,曹国舅当化主,蓝采和当巡察,铁拐李在厨房当大火头,白云真是仙凡杂居,香火日盛。道人们天天有回来的,人多了吃饭成了问题。知客吕洞宾就派化主出去募化。化主曹国舅说:先把城里米店欠的米要回来,再把地庄子欠的租收回来,不够时再去募化。吕洞宾便派蓝采和去米店要米。北京城这些米店老闾,见道士来要陈账,知道这笔账数目不小,便故出难题说:要米容易,你得拿绳捆,能捆多少你拿走多少。蓝采和说:我也不要许多,你欠我们多少我要多少。米店老闾说:好!你捆吧!指指一边的斗说,你捆走这一斗米,我把欠的米都给你送到白云观去。蓝采和说:好,只见他解下系条往地上的铺,提起米来顺着斗角就倒。说也奇怪,米就象一条粗绳,折叠盘旋起来。蓝采和把系条一勒背在肩上,说了声:掌柜的,明天把欠的米给白云观送去。扬长而去。这时看的人个个目瞪口呆,齐说,白云观出了活神仙。九门提督即忙奏给康熙,康熙一听纳起闷来,难道世上果真会有神仙,我得亲自会他一会。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