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正统道藏》与南滇长春派高道通妙真人邵以正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毕宏稳     时间:2015-05-29 16:33:42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正统道藏》与南滇长春派高道通妙真人邵以正

南滇长春派第二十代玄裔    毕宏稳  整理

导读:

一、《正统道藏》简介

中国道教史上重要道藏之一,明代编纂。明成祖即位之初(1403),曾令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重编《道藏》,永乐八年(1410),张宇初羽化,又令第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继续主持编藏。到明英宗正统九年(1444)始行刊板,又令道士邵以正督校,增所未备,於正统十年(1445)校定付印,名《正统道藏》,共五千三百零五卷,四百八十函,按三洞、四辅、十二类分类,采用《千字文》为函目,自「天」字至「英」字,每函各为若干卷,颁之天下,藏於各名山道观。到明神宗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命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续补《道藏》,仍以《千字文》为函次,自「杜」字号至「缨」字号,凡三十二函,一百八十卷,名《万历续道藏》。与《正统道藏》合计共五千四百八十五卷,五百一十二函,即现存明版《正统道藏》,这是我国现存的唯一官修道藏。1923─1926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借用北京白云观所藏明刊《正统道藏》,以涵芬楼名义影印,缩改为六开小本,凡一千四百七十六种,一千一百二十册。今有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道藏》影印本,另有台湾艺文印书馆、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影印本等通行於世。

二、邵以正真人简介

邵以正又名邵日云(?~1462),为明代道教南滇金丹符箓长春派高道,别号止止道人,又号承康子。世家姑苏(江苏吴县)。洪武中,父母徙滇南。离家入道后,初从道士王云松。永乐(1403~1424)末刘渊然倡道于滇,遂往师之。渊然嘉其勤恳,悉以道秘相授。洪熙元年(1425),渊然奉召还京。不久,因渊然荐举,赴京为道录司左玄义。正统(1436~1449)中,迁左正一,领京师道教事。景泰(1450~1456)间,赐号“悟玄养素凝神冲默阐微振法通妙真人”。凡朝廷有大禳祈,多命其主持。英宗复辟,具疏辞职,闲住未几,复职复封如初,仍掌道教事。因邵以正之师祖赵宜真是承袭南宗与全真之道士,以正本人即属全真道之流裔,故当北京白云观日就倾圮时,乃于景泰七年(1456),新建三殿三楹,以祀邱处机,并图其十八弟子于壁。尝辑集其师,师祖平日所收集之胎产、小儿、追痨、济急、济阴、理伤、续断等著作及方剂,汇集成帙,取名《青囊杂纂》,其中包括《仙传济阴方》、《徐氏胎产方》、《仙传外科集验方》、《小儿痘疹证治》、《秘传外科方》、《济急仙方》、《上清紫庭追痨仙方》、《仙授理伤续断秘方》、《秘传经验方》。现有刻本行世。另著有《长春刘真人语录》存世。天顺六年(1462)邵以正真人羽化后,其弟子喻道纯,在成化(1465~1487)间亦封真人。道纯在成化十二年(1476),为邵以正建祠堂于滇南龙泉观。陈垣之《道家金石略·龙泉观通妙真人祀堂记》有云:“真人(指邵以正——引者注)以澹泊存心,以简静处己,以平易接物,迹其所为,非有离世绝俗之异,亦惟本于诚焉。……此真人所为名冠羽流,望隆缙绅,而致远迩敬信,无存殁之间者,庸非诚为之本乎?

三、南滇长春派简介

刘渊然在云南传道期间创立长春派,被长春派后辈尊称为“刘祖师”。长春派是明清时期在云南,特别是昆明影响较大的派别,与龙门派并行,主要流传于昆明一带。长春派的特点是:注重符篆,尚劾治鬼邪,精于医术为人治病,有20字道谱“日道大宏,玄宗显妙,真崇元和,永传正教,绍述仙踪”。据长春派第十九世道士岳大德说: 长春派道谱在历史上排用到“教”字辈后,又从“日”字传起,未用后4 字。至今传至第十九世“大”字辈。后来由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继禹道长应长春派弟子之邀,在长春派原有字辈“永传正教”后续十六字“云清守静,法嗣延浩,宣瑞常兴,福德普兆”。即长春派字辈应为“日道大宏,玄宗显妙,真崇元和,永传正教,云清守静,法嗣延浩,宣瑞常兴,福德普兆””长春派在明清地方志中几乎未见记载,《诸真守派总簿》未录此派。直接记载长春派的碑刻也待查考,仅在明朝景泰三年( 1452 年) ,总兵官沐璘、右佥都御史郑颙合议在昆明创建长春观,并请太子少保兼翰林学士萧镃撰写《重建长春观记》,其中提及“滇南自永乐中刘公渊然以道法显,仁宗皇帝召用之,锡以长春真人之号,而观名适合,是观之始盛也”[9],也没有长春派的直接记载。有关长春派的历史渊源,笔者采访了长春派第十八世道士王道遵、第十九世道士岳大德,于此记录他们口述的长春派的发展史:明永乐十六年( 1418 年) ,北京新建宫殿全部落成,明成祖于永乐十九年( 1421 年) 正式从南京迁都北京。不久,他到长春宫( 今白云观) 游玩时,突发异想,欲亲见邱处机遗蜕,长春宫道众不敢阻,引至长春宫东院白云观处顺堂邱祖藏蜕处,谁知尚末开门,团团白云从地宫中涌出,明成祖惊立当地,眼看白云结成人形,向空飞去,明成祖自叹无缘,遂将长春宫改名为白云观。此事传至万里云南,刘渊然得知后,感慨良久,遂决意自立门户,开宗立派。但此时的刘渊然仍借住真武祠,虽曾出力对真武祠做过一番修葺,但真武祠系龙门弟子的道场,不便作为自己开宗立派之地。为避嫌,在沐英之子沐晟的帮助下,刘祖师利用真武祠对面已废弃的珉王宫( 原元梁王宫) 为基础,经过修葺粉饰后,定名为“长春观”。于明永乐十九年( 1421 年) ,完成了开宗立派的大业,并饱含深意地将自己在云南所创的教派称为长春派,道教界称为全真金丹符箓派。立下20 字道谱,即:“日道大宏,玄宗显妙,真崇元和,永胜正教,绍述仙踪”。除其他道众外,刘渊然收来滇云游的原祥符宫时师侄蒋日和、昆明晋宁人邵以正、昆明人徐日暹等四大弟子,由于原珉王宫座向不好,又是两朝废王故居,且距真武祠过近,有与真武祠唱对台戏的感觉。于是刘渊然命邵以正和蒋日和几经择地,最终选中了五华山下秃杉箐( 今文庙)外,与武安王庙背靠背,重新鼎建了长春观,方从岷王宫迁出。从此长春观成为了长春派道教的活动中心。尔后又鼎建了黑龙潭的龙泉观,但规模较小,仅两进一殿,由徐日暹住持。清顺治四年( 1647 年) ,因原云南府学为张献忠部下所毁,云南巡抚将府学设进长春观,后巡抚王继文又与道官司协商,以城市商业日趋繁华,不利道士清修为由,于清康熙四十六年( 1707 年) 正式将长春观道众迁往北郊黑龙潭龙泉观。并按原长春观制式由官府出资对原龙泉观进行改扩建,原长春观则正式改为文庙,长春观原址附近,至今只留下长春路、长春坊、长春台等地名。新龙泉观落成时,王继文还亲书对联两副以示庆贺,其一副挂在龙泉观祖师殿廊柱上,上联为:“教立京都朝天灵济并神岳”,下联为“派分滇海真庆龙泉共长春”。另一幅挂在祖堂,上联为“以真化大明开国五帝”,下联为“着意创南滇长春一脉”,文意皆与史实贴切。长春派自创立以后,从未收过坤道,此是与龙门派不同之一,弟子遍及全省,及北传至黔桂,西沿迤西大道传至保山、凤庆、腾冲、缅甸,南传至玉溪、通海、河口及越南。昆明地区主要的寺观有黑龙潭龙泉观、虚凝庵、武成路的土主庙及旁边唐宋年间就建的老子祠、东门外青帝宫、敷润门碧光楼关帝庙,寻甸茶庵寺,嵩明太乙庙、斗姆阁等。以上虽然有待文献和考古实物的进一步互证,但毕竟是目前研究刘渊然与长春派难得的资料,特此存录。 原文节选自: 萧霁虹的《刘渊然与云南道教》 来源:道教之音

关于对长春派的一点补充:长春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几乎被人淡忘,除了龙泉观后山的数十座道士墓、定风塔、清末都纪司赵和沛祖师羽化塔,还有碑林的刘渊然祖师亲笔手书“镇天宝符”刻碑默默的为长春派作证外,长春派没有留下太多的实物证据,证明该派的存在及发展历史,长春派在现任云南省道教协会会长廖大淳道长的努力下,近几年进行了抢救性的恢复,继承了长春派的法脉,随着老道长们的羽化,目前长春派第十九代已经寥寥无几,幸而云南省道教协会分别在2010年和2014年举办了两届传度法会,传承了长春派法脉者(第二十代)已逾百人以上,此乃玄门甚幸,祖师福佑。2012年南京西善桥刘渊然祖师墓地的发现,又为长春派带来更加神秘的传奇色彩,笔者作为长春派嗣法弟子,有时在某些文章或者网站看见对长春派的一些观点,不免觉得有点过于片面。长春派全称:“南滇金丹符箓长春正派”,擅长符箓、治鬼邪,尤其擅长社令雷法,经典科仪目前正在收集整理过程中,从传承角度讲,长春派符箓属于阴符派符法,当代长春派第十九代岳大德道长即是长春派符法的大成者,而这些派内秘传的东西是不可能公之于众的,至于学界对长春派到底属于净明体系还是清微体系的争论,笔者认为:长春派即是长春派,由于刘祖师承多门,而由其创立的长春派即秉承了净明的忠孝思想,也传承了清微的修道思想和雷法、符箓,长春派重视科仪、符箓,擅长医术,社令雷法这是其特征。而长春派的医术至今亦有很多验方密不外传,微妙诚挚欢迎各界学者前来云南实地进行田野调查,共同来研究、探讨,揭开长春派神秘的面纱。

四、邵以正生平、《道藏》及其他

以下全文引用冯千山先生在《宗教学研究》1992年第Z1期发表的《邵以正生平、《道藏》及其他》,让大家来通过此文,揭开历史的层层迷雾,也让大家了解其中的历史沉浮和事实的真相。

正文:

邵以正生平、《道藏》及其他

作者:冯千山

 近代以来复印《道藏》经, 已经三次了, 一是商务印书馆、二是新文丰出版公司、三是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和天津古籍出版社。每次所印《道藏》经, 首卷皆有缘起和序文。然而都没有介绍邵以正其人, 涉及此人惟有陈国符老先生的《道藏源流考》, 至于《道藏》经有没有序的间题, 竟无人述及此事, 予则不揣冒昧, 先来抛砖引玉,以邵以正生平和正统《道藏》经为上篇, 《道藏》经有没有御制序为下篇。首先介绍邵以正其人。“真人姓邵氏, 讳以正, 别号止止道人, 又号承康子。真人先世家姑苏, 供武中, 父母徙滇南”1 。故又称云南昆明人。云南《晋宁州志》云: “邵以正初名漩少, 苏州地方志乘作环州人, 旧习惯子随父籍, 此种风俗一直延续到近代, 何况是古人。邵以正可能出生于昆明,一总之两说都不违背于事实。还有一异说, 是光绪间纂修的《昆明县志》, 说邵以正为江西赣县人, 求之于史实则不相吻合, 不足以为据。从师于刘渊然,邵以正“自幼丰神秀颖, 警悟过人, 比长, 志向卓越, 昭然物表。遂白二亲, 去从高道王云松。云松一见, 惊异日: 吾子不凡,岂可使弟子列? 因逊避之。时长春刘渊然倡道于滇, 真人更往从之。其居距长春所凡三涉水, 日以为常。长春嘉其勤恳, 悉以道秘授之。真人研几极微, 一一领解。长春喜日: 吾道有所属矣。已而长春入京, 领天下道教, 而真人亦被召自道录司右至灵、历右演法、左正一、进守玄冲静高士, 而至今封”而《晋宁州志》有云: “长春真人寓滇, 遂弃诸生往师之”之语。关于刘渊然滴居昆明, 不妨赘语几句。刘渊然约在永乐五年( 1407) , “以怜权贵”先滴居江西龙虎山, 后来与张宇初发生矛盾, 故再次迁徙云南昆明之龙泉观。仁宗朱高炽继承父位, 即遣使召还, 至京师, 故有“命高道刘渊然为冲虚致道无为光范衍教庄静晋济长春真人, 阶与张真人等”的赐号。仁宗登基不久即逝, 由太子朱瞻基继皇帝位。而刘渊然在宣德之初, 眷待益隆, 赐之剑。问日: 此剑当谁传? 对日: 臣法得之浚仪赵元阳, 继之者惟邵以正耳, 即遣使召还”。邵以正何年被召至京师? 黄德溥纂修的《赣县志》有邵以正于“宣德二年(1427)召至京师”, 此记载完全符合“宣德之初”之语。至京师后邵以正首先任道录司左玄义,《明史》与《昆明县志》, 皆有此职西载, 而邵以正逝世时, 《明实录》也谈到此职。邵以正在道录司任右至灵, 乃是刘渊然告老乞归, 回金陵朝天宫时, 所以有“即荐以正代领祝鹜之事于朝, 诏召以正摧道录司至灵”, 此时为宣德七年( 1432) 二月, 邵以正在宣德朝任左玄义和右至灵职。46正统九年(1444 ) 十月, 有“命道录司右演法邵以正点校《道藏》经于禁中”,由此可知右演法必在九年以前任此职了。关于左正一的年代, 顾寿芝纂修的《零都县志》云: 邵以正正统十二年( 1447年) 升左正一。此记载较为可信, 因为正统《道藏》经已竣工, 故由右演法升左正一。明代有一公例, 每次官纂之书完毕之后, 皆有赏赐和进升。道录司只有四个品级, 到此无法再升了, 那么只有高士和真人之赐号了。邵以正在景泰朝, 赐为高士、浩命、真人。据史载, 景泰四年( 1453) 冬十月丙戍( 初三日) , “赐守玄冲静士兼道录司左正一邵以正浩命”。景泰五年八月初一日, “真人邵以正班次未定, 命列于祭酒之下”。此时真人已经有赐号, 但是《英宗实录》未有记载。而《赣县志》云: 景泰五年七月, 赐“守玄冲靖秉诚专确志道衍教妙悟静虚弘济真人”。

《粤都县志》作七月初二日, 此赐号与王真撰《紫霄观碑》完全一致。又十二月丙中( 二十日) , “赐守玄冲静真人邵以正银印”。朱祁镇天顺复位之后, 又有赐号, 天顺元年( 1457) 八月已已( 十四日) , “升道司左正一邵以正为悟玄养素凝神冲默阐教振法通妙真人, 仍掌道教事”。景泰、天顺两朝赐号, 有的文献记载混乱, 需要澄清。天顺元年之赐号, 乃是正一嗣教张元吉奏保,所以, “遂被召用, 景泰间升真人, 后具疏辞, 仍任左正一间住。至是正一嗣教大真人张元吉奏保, 其戒行真诚, 复有是命”。天顺复位后, 许多重臣纷纷疏辞。邵以正也是如此。疏辞之事是必然的, 昔日宠遇, 暗然失色, 只落得个“左正一间住”, 还得天师张元吉的奏保。再看天顺三年( 1459) 正月初三日, “礼部奏:通妙真人邵以正, 景泰间列于祭酒班之次, 天顺元年二月, 以老辞职, 八月复封为真人, 乞定宴坐次。上日: 殿宴文武官, 邵以正只送宴撰与之”。天师张元吉参加盛宴, 而邵以正只被送宴撰, 可见政治风云变化无常, 真人也没法跳出尘寰!不管怎么说, 邵以正毕竟还是幸运的, 天顺六年( 1462) 八月二十日, “悟玄养素凝神冲默阐教振法通妙真人邵以正卒, 以正苏州人, 滴戍云南, 受学于长春真人刘渊然, 渊然荐之召京, 授道录司玄义, 累升真人, 至是卒, 遣官致祭。以正廉静谦谨, 礼度雍容, 其见任用, 被宠遇亦以此尔”。卒后救葬于北京城西, 五华山之阳。与邵以正同朝多年的商格评论说; “虽然真人以淡泊存心, 以简静处己, 以平易接物, 迹其所为, 非有离世绝俗之异, 亦惟本于诚焉。诚者, 万事万物之本。诚以奉神抵, 感通无间于高卑。此真人所自名冠羽流, 望隆婿神, 而致远迩敬信, 无存段之间者, 庸非诚为之本乎”。商格所撰之碑, 没有涉及邵以正享有春秋几何? 无法知其生年, 惜哉!永乐朝任自垣等人, 虽然已经完成纂修《道藏》经, 但是未能雕版梓行(参见拙文《明代纂修道藏从任自垣始》, 载《宗教学研究》19 9 1年3 一4 期) , 朱棣之遗愿由其曾孙朱祁镇来完成。于是有再次点校《道藏》经于禁中, 时间是正统九年。据周洪漠《普济喻真人志略》云: “正统甲子( 九年) , 通妙邵真人, 奉诏督校大藏经典”。此普济喻真人, 乃是湖南浏阳喻道纯。明王献芝撰《升冲观铭》云: “正统丙辰(元年) 来游于京师, 礼邵真人为师”。喻道纯是《通妙真人祠堂记》的立碑者, 也参与正统《道藏》经的校纂工作。还有邵以正另一弟子胡守法, 先“从应元孙真人学, 又学于通妙邵真人, 尽得其术, 寻以龙虎山张真人荐, 住持东岳庙。未几奉诏偕天下高道校《道藏》经”。清傅维鳞编纂的《明书》亦谈及胡守法校《道藏》经之事屯而胡守法, 《明宪宗实录》儿次提到此人, 后赐号真人, 但皆作胡守信。由此可知此次校纂《道藏》经人数也不少, 可惜文献未作记载。总之可以肯定邵以正是这次校纂《道藏》经的总裁, 其弟子也参与其事, 为正统《道藏》经作出了贡献!再叙述正统《道藏》经完成的时间, 正统大年十月乙丑(二十日), 有“颁释道大藏经典于夭下寺观”之语。这是说佛教《大藏经》发行在即, 而《道藏》经已经开始校纂, 其性质乃是预告天下宫观, 因为此与点校《道藏》经距离只有十八天。这里若理解为《道藏》经发行则与事实相违, ‘就是现在印刷技术发达, 恐怕也无如此快的出书速度。试看看正统十立年( 1447) 二月丁未( 十五日) , “刊造《道藏》经毕, 命颁天下宫观”, 事实便已清清楚楚。由正统九年十月始, 到校正、增所未备以及雕板梓行的正统十二年二月止, 足足用了两年另四个多月的时间。而《道藏》经的藏经护软为正统十二年八月初十日, 可供《道藏》完成时间的参考。关于正统( 道藏》经卷函数, 《道藏》经云: “计五千三百五卷, 通四百八十函”而丘浚在弘治五年( 1492) 四月十日, 《论鳖革时政奏》云: “本朝于佛道二教,各有藏经。《佛教》十二部, 五千另四十八卷。《道藏》七部, 四千四百三十一卷, 皆有板本印行”。丘校所记载的卷数与佛道藏经皆不符合, 难以为据。丘梭《请访求遗书奏》又云: “采辑佛道之书, 以为藏经, 雕以良梓, 饰以文绞, 遍赐天下寺观, 储以裸红函柜, 载以金碧轮藏”。此奏可以参考。佛道藏经典颁赐在《英宗实录》中有所反映, 这可能是刚刚梓行之故, 英宗之后各帝的《明实录》中记载较少见。正统十三年( 1448) 正月二十七日, 有“庆王秩)奎以赐佛道经及护持, 欲来谢恩, 上复书止之”的记载。庆王秩座乃朱漩之子, 藩府在宁夏。二月初十日, 有“放赐大岳太和山紫霄宫南岩宫、五龙宫、净乐宫道经各一藏”此山宫观等建筑是永乐朱棣所建。五月中“置贵州道纪司, 时有救赐《道藏》经于贵州在城大道观。而其地未有道纪司, 一礼部尚书胡全荧以为请叭故有是命”正统十四年( 14 49) 五月十二日,一“赐《道藏》经于南京神乐观, 从太常少卿王一居奏请也”国。此人是由乐舞生官至太常少卿, 死于土木之变。天顺四年( 146 的, 楚王奏: “所赐释道藏经悉毁”于火。朱祁镇为帝时记载实录中, 佛道藏经, 是道五佛三。当然未记载的颁赐, 可能更多。总之朱祁镇有云: “用昭我朝, 一统之盛”典罢了。邵以正是净明派的继承者, 亦是此派人物中之皎皎者, 使人惋惜的是, 竟没有使此派理论有所发展。尤其是没有留下著作, 简直连诗文也少见‘《粤都县志》谓有宏济真人,代著有《忠孝书》、《名医纂集》”。实际此二书, 皆非邵以正的著作。阮元、范怒柱撰《天一阁书目》, 道家类, 《净明忠孝全书》一卷, “明道篆邵以正受梓属胡淡序”云云。

下篇

为甚么正统《道藏》经没有御制序? 对此问题求索多年, 现提出一些初步看法。官家纂修的书( 可能有漏掉的) , 大体上有皇帝谕旨和御序, 有的还有进书表, 如下表:下表文献主要来自《明实录》, 极少数用其他文献作补充。计有三十三种, 大体上都有谕旨和御制序, 在卷数中《道藏》经竟占第三位, 按理有御制序那是不成问题的。正统五年, 朱祁镇的佛教《大藏经》御制序云: “皇曾祖太宗文皇帝, 德全仁圣, 道法乾坤, 同上帝之好生, 同大觉之普济。. . 皇曾之圣智允弘”云云。明版《大藏经》载有此御制序。(表略)按此书陈循等人纂修, ‘应有陈循的进书表, 而现存之书无表。天顺二年(14 5 8) 救谕吏部尚书李贤等云: “太宗皇帝尝命儒臣修之, 未底于成。景泰间虽已成书, 而繁简失宜, 去取未当”。五年《大明一统志》成, 御制序又提到“太宗文皇帝书未就续, 而龙驭上宾”之事, 并有内阁元辅李贤的进书表。再看佛道二教藏经之救, 如南京灵谷寺, 《藏经护救》云: 恭成皇曾祖考之志, 刊印《大藏经》典, 颁救天下, 用广流传”。时间为正统十年( 14 45 ) 二月十五日。南京虚龙观, 《护道藏救》云: “恭成皇曾考之志, 刊印《道藏》经典, 颁赐天下, 用广流传”。时为正统十二年( 14 47) 八月初十日。以上三书之御制序和谕旨, 以及佛道二教藏经之护救, 皆涉到永乐皇帝, 为甚么偌大的《道藏》经, 竟没有御制序, 岂非咄咄怪事, 内中值得费疑猜。由佛道教藏经的插图来看, 可作一比较。如《佛藏》之首左下方, 为正统皇帝祈祷牌, 次为释迎牟尼和菩萨等像, 再其次为御制序。而《道藏》之首为三清和诸神之像, 次右下方为正统皇帝的祈祷牌, 再其次为《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的目录。说为菩阴笃神仙传,孝顺事实外戚事鉴,这是雕版技术问题, 祈祷牌文代替御制序, 听起来言之有理,一深思之难以使人信为真的事实。以佛道藏经的祈祷文作比较如下:“《大臧经》

天清地宁, 阴阳和顺。

七政明朗, 风雨调均

百谷常丰, 万类咸畅。

烽警不作, 礼教兴行。

子孝臣忠, 化醇俗厚。

人皆慈善, 物靡害灾。

外顺内安, 一统熙啤

九幽六道, 普济光明。

既往未来, 俱登正觉

大明正统五年十一月十一日。

《道藏》

天地定位, 阴阳协和。

星辰顺度, 日月昭明

寒暑应候, 雨肠以时

山岳静谧, 河海澄清。

草木蕃虎, 鱼鳌咸若。

家和户宁, 衣食充足。

礼让兴行, 教化修明。

风俗敦厚, 刑罚不用

华夏归仁, 四夷宾服。

邦国巩固, 宗社尊安。

景运隆长, 本支万世

正统十年十一月十一月

以上祈祷文, 虽然文句有异, 但是宗旨则完全一致, 特别是文中没有涉及曾祖考之事, 祈祷文怎能够作为《道藏》经的御制序呢? 由祈祷牌文中, 只能够证明佛道经的雕版之始, 年月日而已, 佛道二藏皆正统所完成, 而经首微异, 不能不使人怀疑?再来看, 商格撰《通妙真人祠堂记》, 记中对于邵以正纂校《道藏》经的事,只字未提, 景泰朝赐号弘济真人, 也没有写在碑文中, 而且立碑者又是邵以正高徒喻道纯, 而喻当年也参与校刊《道藏》经的工作, 在正统朝校刊《道藏》经亦算是一桩盛事, 为甚么不敢记人祠记之中? 天顺复位之初, 商格踉跄人狱, 不久释放。成化三年(1 4 6 7) , 又被诏回仍任内阁, 后来为反对厂事, 遂力求去, 致仕还乡尹此时为成化十三年(1 4 7 7 ) , 而撰碑文在致仕前一年, 在这种官位如累卵的情况下, 昔年之事记忆犹新, 何况加上反对厂事呢, 并不是商格不知道邵以正纂校《道藏》经的事, 乃是有所忌讳不敢言耳。《五伦书》和《历代君槛》, 《英宗实锋》没有正面记载。《五伦书》在宣宗朝大体上已有端绪, 所以在正统八年(1 4 4 3) 有“英宗重命翰林儒臣续编, 采辑经传中嘉言善行, 有关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之道者, 类编(五伦书》。正统十二年(1 4 4 7) 书成, 英宗制序刊行”国。而《英宗实录》未有儒臣纂辑和御制序, 正统十二年, 内阁陈循居第二位, 此时巳是《道藏》经刊毕之年。关于《五伦书》, 正统十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有“礼部奏: 天下儒学师生, 蒙赐《五伦书》籍, 往往赴京谢恩, 荒废学业, 乞令就彼望圈谢恩为便, 从之”。可见此书完成之后, 遍赐天下学宫, 故有此奏也。景泰朝纂修的熨历代君槛》, 《英宗实禄》也无正面记载。景泰帝临御经筵之余,因命儒臣, 采辑五帝三王及汉唐以来诸君之嘉害鳃行, 重为一书,景泰四年( 1453) 八月十五日, 帝亲制序冠之”。可是在天顺六年( 14 62) 十一月十九日, 载有“翰株院学士吕原卒, 正统六年( 14 41) 魁乡荐, 明年进士第二人, 摧翰林编修, 八年修《五伦书》。景泰元年( 145 0 ) 充经筵讲官, 四年与修历代君车监”国。景泰朝内阁首辅始终为陈循, 由此可知上二书, 都与陈循有关, 纂修实录的人, 有所隐讳, 不敢直书, 采用曲笔记载, 正统的御制序尚无记载, 何况景泰帝之序呢。《道藏》的情况与此相仿。以上说明, 《道藏》经本来应有正统的御制序。其实前人早已言之, 不过学者没有注意罢了, 清曹寅撰《曹糠亭藏书目》中, 己有关于《道藏》经御制序的记载。有“抄本《道藏》经, 明永乐、正统御制序。衬百十七函, 九百十三册, 三橱”。《曹棣亭藏书目》收藏有三千二百八十七种, 《道藏》经是其中之一种。曹寅在江宁织造多年, 喜欢收藏, 尤喜刻书, 多为善本。所说式道藏》经之函、册、橱, 那是莎本之数, 当然与雕版之数所不同, 最宝贵的是记载了御制序。

正统《道藏》既已肯定有御制序, 为甚么后来《道藏》经又无序呢黔作序者为何人? 宣宗朱瞻基逝世, 太子朱祁镇( 14 27 一1464) 继承父位, 登基时只有九岁, 朝政大事皆由太皇太后和内阁杨士奇、杨荣、杨溥掌握, 社会稳定, 外顺而内安, 够得上太平盛世。在这种形势下, 正统五年( 14 40) 佛教《大藏经》刊行问世, 此时朱祁镇才十四岁, 完成其曾祖考之遗愿, 当然是一次盛典, 《大藏经》一得要有御制序以冠之, 年少的朱祁镇, 难以作《大藏经》的长序, 自然由内阁大臣来执笔, 皇帝不过审阅签名而已。此时内阁除三杨外还有马愉、曹鼎, 御制序的执笔者大约是三杨中之一人。《道藏》经刊版之始, 由祈祷牌文, 而知为正统十年十月十一日: 而“刊版完毕”的时间是正统十二年二月十五日,正统十年内阁成员有杨溥、马偷、曹卿、陈循、苗衷, 高肇六人。此时有“帝以杨溥老, 宜优闲, 令陈循等西议”户国家大事。陈循是永场十三年(14 15 ) 状元, 在仕途上一帆风顺, 于正统九年四月人阁。正统十二年, 内阁礴除马愉逝世外, 其余阁员未有更动, 《道藏冬经的御制序, 是内阁何人执笔, ; 可能性最大的是陈循。今举旁证。如万历十三年( 158 5) , 佛教续《大藏经》, 朱翎均有“以黄《大藏经》序跋, 赐元辅时行银两等赐牵。此时内阁首辅为中时行,《道藏》的作户煊况大约与此同。关于陈循, 天顺五年( 146 1) 十二月二十四日, “释辽东铁岭卫军陈循为民。赐归田里, 抵家一年卒。纂修《寰宇通志》分为总裁。一纂修三朝实禄,一及《五经四书性理大全》循皆与焉。尤熟于朝廷典故, 宣德、正统间, 天下仰望其风采”。三朝实绿钾太宗、仁宗、宣宗。但在陈循传中没有谈到,《五伦书》和《历代君滥》二书皆与陈循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说明成化朝孙继宗等人纂修《英宗实锌》还是有所隐讳。陈循曾在景泰朝红极一时, 朱祁镇复位之后, 愤怒陈循其人, 并涉及《五伦书》与《历代君锰》, 以及《道藏》经的御制序, 所以《英宗实绿》皆不记载三书的御制序。而且将梓行《道藏》经御制序版片给毁掉。前二书还算是宇运, 流传下来, 今已成为善本。而遭遇不幸的《道藏》经御制序, 是很难找到了, 实在是一腮事卜。综上所述, 我认为《道藏》经原是有序的, 由于当时某种政治原因, 给毁掉了。我认为代正统凝序者就是陈循。拙见是否符合历史事实, 希望学术界同仁给以批评指正。

说明:

由于上文发布的时间较早,现在很多人难以找出阅读,我们当恭敬张千山先生对该论题的深入研究,特引用至此给大家阅读。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