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贺老圣诞并记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易宏     时间:2017-03-10 10:56:35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贺老圣诞

仲春佳节老圣诞,春风化雨传真言。

上善若水利万物,道法自然和人寰。

贺老圣诞并记

夏历二月十五仲春望日是传统的老子诞辰纪念日,也是道教三清之一道德天尊暨太上老君圣诞日,也可说是中国传统的圣诞节之一。早上醒来感觉或当写几句贺词发在微信朋友圈,于是写了“二月十五月儿圆,仲春佳节老君诞。尊道贵德传圣言,道法自然和人寰。”发出后立觉前两句中的“二月十五”和“仲春”同义重复,信息量太少,迅即改作:“仲春佳节老君诞,春风化雨传圣言。上善若水利万物,道法自然和人寰。”当天中午,联想到正被广泛关注的发自孔子故里山东蔓延二十余省的问题疫苗、老子故里周口王娜娜上大学资格被顶替等事件,或皆因吾族相对缺乏求真精神所致。于是,再改两字,以明老子及道家道教尚真传统。正文所示乃第三稿。

打酱油的几句话,不过是应时随感而发。但此后朋友们的互动让我感觉有必要作几点注记,整理记录互动相关话题及所感。有关思考是在老圣的启示和各位互动朋友的启发中展开的,在此谨致谢意。

一、关于老子、(太上)老君、老圣、道德天尊及其诞辰

老子,通常被认为是存世于中国春秋时期的历史人物,据传于西元前571年①诞生于今河南周口鹿邑,曾供职于东周王室,任守藏史,相当于今国家图书馆馆长,是《老子》一书的作者,道家学派开创者,中国哲学奠基人。老子年长孔子约二十岁。孔子曾多次问礼于老子。关于老子的诞辰日,据传为周历仲春四月(相当夏历二月)十五月圆(望)日。不过,经查,西元前571年对应的周历四月望日在十六,而西元前575年对应的周历四月望日倒是在十五。虽然这种差异显示有关老子诞辰的记述可能不太准确,但就这点差异而言,不论源自观测误差还是记忆模糊,对于如此久远的年代来说,是可以接受的,大概也不比基督教关于耶稣诞辰传说的可能误差②更大。如同西方及中东许多国家将春分固定在格里历3月21日,只是标称化而非完全天文意义的春分一样,老子诞辰于周历或夏历十五日之说,以及八月十五中秋节,可能也只是类似的标称化处理,虽然不完全对应月圆望日,但便于记忆和相关活动安排,也是一种理性的实用化。

道教作为一个独立宗教团体诞生之后,奉《老子》为基本经典并尊之为《道德真经》。老子也被神化,被尊为太上老君,乃至道教最高神三清之一的太清道德天尊。老子作为历史人物,以其在中国历史乃至人类文明史上的杰出贡献,被称圣,当之无愧。太上老君,简称老君,作为道教尊神,被称圣,亦自然。于是,老圣之称,既可指历史人物老子,也可指道教尊神太上老君。

二、关于圣诞(节)

圣诞,作为一个汉语词汇,最初大概是帝王诞辰的通称。这一用法,也见于唐代李白撰《天长节使鄂州刺史韦公德政碑》:太虚既张,惟天之长。所以白帝真人,当高秋八月五日,降西方之金精,采天长为名,将传之无穷,纪圣诞之节也。(《李太白全集·卷二十九》)

贺老圣诞并记

题中“天长节”是唐玄宗生日节日化之特称,文中“圣诞之节”则是帝王诞辰节之通称。帝王生日多不相同,于是也各有其特称。宋神宗赵顼的生日四月初十被称作“同天节”,熙宁元年(1068)请道士为其诞辰行金箓斋仪后曾投龙简(请龙快递向天地水三神传递祈愿书信的道教仪式),其中玉质水简(将文词刻在玉石上投递给水神的祈愿书简)残片(图2,笔者摄自济渎庙展廊)在2003年被发现于河南济源济渎庙北海池,可以辨识简上告文有“开启同天节金箓道场”等字样。

也许因为指称帝王诞辰大多各用特称,“圣诞”这一通称也就难有神圣性和权威性,并不专属帝王,还有皇太后圣诞之类说法。更普遍的是,“圣诞”一词也不为王室所专用,还可以用来指称中国儒道佛三家诸圣贤神圣之诞辰,常见的有孔子圣诞、老子圣诞、诸天尊圣诞(如冬至元始天尊圣诞、夏至灵宝天尊圣诞)、仙真圣诞(如正月十九日长春真人圣诞、三月二十三日妈祖圣诞)、诸佛圣诞(如四月初八日释迦牟尼佛圣诞)、诸菩萨圣诞(如二月十九日观音菩萨圣诞)等等。

另一方面,作为相关文献证据,仅据《道藏》所录《上清玉帝七圣玄纪回天九霄经》、《上清后圣道君列纪》、《上清七圣玄纪经》、《诸师圣诞冲举酌献仪》等道经,足以判定道教至迟在魏晋时期已将众仙真称圣,圣诞之说顺理成章。《道藏》所存《搜神记》中还有:“儒氏源流,九月十五日圣诞”;“释氏源流,四月初八日圣诞”之类说法,显然这分别指孔子圣诞和释迦牟尼圣诞。道书中的此类表述,显示了道教的包容性。老子圣诞则以“道祖圣诞”之说见诸于现存道经,如《修真十书》中有“二月十五日,玄元道祖圣诞”。因此,本文“老圣诞”之说,不过是延续先贤传统说法,绝非杜撰或山寨。不过,实际上,在道家道教,相对于圣,或更重真,典型的是相对儒家多将其所尊经典称圣经③,而道教则多称真经,《老子》被称《道德真经》,《庄子》被称《南华真经》。

再者,在吾族人眼里,“圣”,似乎并不那么神圣。比如,若言《西游记》里悟空自号“齐天大圣”乃为求公平且有齐天神通亦可取的话,那么,《红楼梦·第二十九回》借张道士之口所说“遮天大王”(有说这一似超齐天大圣的尊称即贾宝玉绰号者,但尚无定论)“圣诞”,恐怕就是戏言了吧。

至于基督教团大多看重的节日Christmas(以英语为例),该词本意为基督弥撒(类似佛道教法会或道场的基督教仪式),即便将基督意译为圣,弥撒也灵活译作节,但还是不见诞辰之意。因此,“圣诞”一词,不可能由翻译Christmas之类西语词汇而来。实际上,在基督教经文中并没有关于耶稣·基督诞生日期的记载,也没有发现西元4世纪以前有关耶稣·基督圣诞节的记录,以致某些基督教团也不过圣诞节。研究者则多认为把12月25日被定为耶稣·基督圣诞节可能始于西元336年的罗马教会(参见中国社科院世宗所编《中国基督教基础知识》)。可见,基督教团多讲究的教主耶稣·基督的诞辰节在汉语中被称作圣诞节,实非翻译,而是直接套用汉语固有词汇以便中国人接受的一种方便说法。

至于耶稣·基督圣诞节本身的来历,有原本为欧洲非基督教徒冬至节之说。实际上在西元元年前后相当长一个时期内,冬至日就在当时罗马儒略历12月25日前后。12月25日或为当时冬至标称日,基督教会将其作为耶稣·基督圣诞日沿用至今。或由于耶稣·基督圣诞节来历的这一说法,以及这一日子到现在也和实际冬至日相近之事实④,以至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也曾将该节日称作“西国冬至”或“洋冬至”。

上帝、天主、圣经、圣诞(节)等汉传基督教各宗派的重要术语,其实,都是中国传统上古已有之的本土原创词汇。聪明的传教士入乡随俗,借用汉语固有术语,瓷坛装洋酒,开启了传教方便法门。久而久之,不少族人误以为那装着洋酒的汉地原产瓷坛子,和其中的酒一样,也是舶来品。难免令人啼笑皆非,不知所措。

中国不是没有圣诞节,而是太多圣诞节。但似乎诸圣各有其家,道统亦多拘于难免互斥之血统,信众各有所宗,各自为政,一统难定,难出公圣。多,不一定强。多,可能导致互相漠视、互相否定,以至自我否定。于是乎,众多本土圣诞节,似乎难奈借壳上市的一个外来圣诞节。不亦悲乎?

不过,虽然上帝、天主、圣经、圣诞(节)等中国本土原创词汇或文化符号,被外来文化套用注入新的内容,堪称成功的借壳上市。当然,这些文化符号属于全人类,任何人使用都无可厚非。其实这些文化符号之所以被外来文化套用,大概也是在其原创地很少被用,被忽视乃至闲置几成空壳的时候,才有可能。如果把这些文化符号也看作(商业)品牌,恐怕不能不承认人家的品牌运作,在许多方面比原创者做得更好。当然,外来文化对这些中国原创文化符号或品牌的成功运作,除了注入新的内涵、赋予新的形式使其重新活跃之外,这些符号本身潜藏于在吾族人意识深处的认同、崇拜、信仰等因素可能被唤醒,以至共鸣,大概也是不能忽略的。从另一方面来看,阿里巴巴等商家把格里历11月11日成功运作为“双11”购物节,难道能够忽略中国本来就有的夏历十一月十一日道教太乙天尊圣诞“双十一”节,以及源远流长的“一”崇拜传统在吾族人潜意识中的作用么?

其实,几年前笔者在撰写《企业软实力》⑤时便注意到,所谓品牌,是一个跟宗教信仰密切相关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品牌(及相关活动)似信仰类宗教,其传承是一种道统而非血统。厂家或广义的品牌及相关产品与服务提供者犹如宗教神职人员,消费者则好比信众。如同宗教由神职人员和信众共同拥有一样,一个品牌大概也只有在某种程度上形成运营者与消费者共同拥有的意识才可能长久。之所以少见吾族人培育并长期保持的(世界)知名品牌,其根本原因也许就在于吾族人重血统轻道统、血统束缚道统的宗法家族文化传统。吾族人少有虔诚而持久的信仰,亦难出公圣。这样一种文化氛围,大概也是难出公认持久品牌的文化内因。或反言之,吾族品牌杂小少长久之状况,大概也正是吾族人(宗教)信仰杂而多端随时变在世俗社会与市场经济中的表现。我的这一基本认识在同品牌专家杨曦沦先生等友人交流后也颇获认同。今借讨论文化符号之机顺谈品牌,以期更广泛的关注和更深入的思考。

三、关于“真”

“真”,作为近现代人类社会已成共识的基本价值准则“真善美圣”之首,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文化概念。但是,作为汉字,这一可能见于金文且至迟可据《老子》明义的“真”,似未被充分阐发,其本意也未被深入考察。特别是相对道家道教之尚“真”,儒家好像不大认“真”,整个《十三经》不见“真”影。相对于道家所尚自然之真,儒家似特尊心意之诚,更显其重人道、尚人为或由人道推天道等特点,恐难免较多主观倾向,拟《荀子·解蔽》之说,堪称近乎“蔽于亲而不知真”。另一方面,道家所讲自然之真,经过佛教的发展产生“真理”一词,并被用以在近代接引源自西方的“truth”,以至人们似乎也习惯于在“真理”的意义上理解“真”字。“真理”,堪称沟通中外之津梁。但是,国人乃至族人在“真理”意义上对“真”的理解很可能止于字面,而缺乏内在求真意识,难以适应科学倡明的现代国际社会中的文化复兴之需要。多讲关系人亲而不大认自然天真的儒家主导中华文化两千余年,或为国人乃至族人普遍缺乏基于求真的科学精神以至假冒伪劣泛滥之重要文化内因?因此,真正认识“真”之本义并非纯粹学术问题,更是社会现实发展之需求。于是,探明“道”脉“真”源,深入发掘并创造性的彰显主要由道家道教所传承的国人固有的追求自然之真的意识,融摄首先在西方取得辉煌成就的科学精神,激活被遗忘或被束缚的潜藏原创力,或为复兴中华、和谐世界之有效途径。

2008年全面曝光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启示我对“真”予以特别关注,于是有了旧文《道脉“真”源略探》⑥。在堪称华夏言真第一人的老子圣诞纪念日,分享贺词第二稿之后,联想到正被广泛关注的王娜娜被他人冒名顶替上大学、问题疫苗等事件,究其根本原因,似乎皆因吾族人普遍求真意识不足。于是乎感觉有必要提示史传老子尚真且率先言真,以明纪念之真意。也思忖,吾族人若能认真如认亲,或可少点山寨,少点抄袭盗版,少点毒奶,少点“王娜娜”,少点天价“鱼”“虾”,少点问题疫苗……以及种种假冒伪劣、忽悠欺诈乃至冤假错案。如此这般,大概自然也就会多一点真理探寻、科学创新、价实货真、守约诚信、和谐真亲……

第三稿相对第二稿只改了两个字,我本意重点在“真”,但出乎意料的是反馈互动多因“君”改“圣”,以至补记笔墨多在此。不过回头一想,用一、二两点阐明“君”改“圣”缘由或用意之合理且合礼,似乎也正是尚真之体现。而且,就终极意义来说,亲与真以及善、美、圣,都应当是统一的。为此,借补记之机,祈愿吾族,不为亲蔽,认真若亲,真美善圣,亲和如一,吉祥如意!

道历四七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望老圣诞/西元2016年3月23日正文并略记

夏历丙申年二月十九日佛教观音菩萨·道教慈航真人圣诞/西元2016年3月27日星期日基督教复活节补记

西元2017年1月2日收到《闻道》赠刊加注

【注释】

①西元纪年无0年,西元前1年3月至西元1年3月的周年数=1+1-1=1年。同理,西元前571年至2016年的周年数=2016+571-1=2586年。故,在西元2016年举行老子诞辰2587周年纪念之说似可商榷。

②本文在博客发出之后,有信基督教的朋友似对此处和后文中有关耶稣·基督诞辰的说法表示疑议。有鉴于此,谨略作说明如下:

<1关于耶稣并不诞生在西元元年之说,我只是转述。此说不仅见诸相关学术著作(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基督教研究室编《中国基督教基础知识》,宗教文化出版社,1999年版),而且广见于教内读物。笔者所见有中国基督教两会2004年9月印发《中文圣经启导本》(自购于北京缸瓦市教堂)第1321页,《圣经研用本》(串珠·和合本,未见版权页。友人赠送)之新约年代表,天主教圣经新旧约全译本2007年版《牧灵圣经》(自购于北京西什库教堂)第15*页:“对于公元开始于何年,我们很可能错了六年的时间”。

<2关于耶稣诞生日期未见于基督教经文之说,参考前述《中国基督教基础知识》等著述中有关说法加亲自查阅经文验证。所查教内读物除①所述之外,还有1977年Holman Bible Publishers版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自购于国外),汉语圣经协会2011年香港版《圣经——中英对照》/ Holy Bible——Chinese /English(和合本·新英王詹姆斯译本/UNION Version·NKJV。友人赠送)等等。

<3之所以出现①所提耶稣诞生和西元元年之间的数年误差,是由于西元纪年并非自其元年就存在而顺次逐年累计,而是在数百年之后倒推追认。西元或西历乃西历纪元之间称,其原文为拉丁语Anno Domini,简写为A.D.或AD,其意为主之年,也称基督纪元或西历纪元(避讳基督教色彩但保留其内涵且明示其西方来源的一种译法)。这一纪年方式,以耶稣出生年(也有次年说)为元年(第1年),西元525年由修士狄奥尼修斯倒推出耶稣的诞生年份(准确说是他当时推算耶稣降生距今已525年)后提出方案,由罗马教皇决定从西元532年开始实施,在1582年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改历前沿用儒略历。西元元年至西元531年只是事后追认的概念上的存在,并没在当时被实际使用过。其初期普及很缓慢,西元10世纪还只为少数国家所接受,直至15世纪才被西欧国家普遍采用。其成为世界主流,乃与西方的全球殖民同步。人类历史上倒推的事情很多,数百年之后的推算出几年的差错也可理解,但以为西元纪年从推算出的起始元年开始就一直被实际应用之说显然不恰当,西元元年就存在基督教的说法则更显缺乏常识。至于公元之说,大概是为避讳这一纪年方式的基督教意韵,起源于英国人在西元18世纪初造出的貌似公平的Common Era 或 Current Era之汉译,除名号之外,其内涵完全同于基督纪年,算是一种新瓶装旧酒,由罕见其缩写C.E.或CE(也难免不让人联想到Christian Era)以及B.C.E.或BCE(Before the Common Era之缩写,公元前)便知其缺乏普遍性(注意:B.C.或BC是英文Before Christ 的缩写,意为基督之前)。

基督教或天主教组织借经书刊行承认过去的某些差错,值得赞赏。

欢迎各种形式的讨论、互动。也希望,哪位若发现否定这些说法的证据,请一定告诉我。

③关于“圣经”一词的著作权或优先冠名权,某些资料和传闻曾给我以当属于儒家的印象。近日着实查了一番,今将目前所查择要列举如下:①北京商务1998年版《辞源》未见“圣经”词条。②上海辞书1998年版《宗教大辞典》“圣经”词条释为:犹太教、基督教的正式经典。未涉其作为汉语词汇本身的由来与含义。③上海辞书2000年版《辞海》“圣经”释文首项为:谓圣人之书,《文中子•天地》:“谓范宁有志于《春秋》,征圣经而诘众传。”文中子王通乃隋人,其存世约在西元584至617年间。④在被认为至迟成立于东汉中后期的道经《太平经》中多出,似远早于《文中子》。⑤见于东汉灵帝末年安玄译《法镜经》、西晋竺法护译《普曜经》、姚秦筏提摩多译龙树菩萨造《释摩诃衍论》等佛教典籍,也早于《文中子》。

这样的状况难免不让人感觉困惑,是否因为“蔽于亲而不见真”?自家若停牌,被借壳上市是否也自然?不论怎样,汉语“圣经”一词究竟首先被用于指称哪部或何种经典?似有待详考。

④易宏,《道教三清、孔子及耶酥诸圣诞随想》,另见《元始天尊、孔子及耶稣诸圣诞随想》,《闻道》,2016年第1期,第41页。

⑤未完稿,部分书稿参见:易宏,《“综合实力=硬实力^软实力”——软实力和硬实力及综合实力关系的拟数学模型解读》,《中国科技信息》杂志2014年第9期,2014年5月,第275-276页。

⑥易宏,《道脉“真”源略探》,收录于中国道教协会编《行道立德 济世利人•第三届国际道教论坛论文集》,宗教文化出版社,2014年11月第1版,第654-660页。

【作者

易宏,哲学博士,系北京大学家庭文化与家长教育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刊于西安市道教协会主办《闻道》,2016年第4期,第44-49页。封面和目录所见题名与原文同,但内文被改题为“贺老圣诞并序”。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昆明盐隆祠,处于闹市中的清静地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