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道教现代化发展的几点思考——从上海太清宫居士皈依说起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归潇峰道长     时间:2017-04-19 13:32:11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中国道教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于今年六月底顺利闭幕,会议选举出了新一届领导班子,会长李光富道长在闭幕式上的讲话,为中国道教未来五年的发展描绘了宏伟蓝图。从讲话内容看,笔者认为,道教未来发展体现在几大方面:一是道风建设,展现道教形象;二是人才培养,打造道教队伍;三是文化传播,弘扬道教优秀文化;四是组织建设,组建国际道教组织;五是慈善工作,开展公益慈善活动。对于道教来说,未来道教的发展任重道远。

7月初,上海太清宫首届居士皈依活动正式举行,这标志着上海道教居士发展掀开了崭新的一页。众所周知,上海道教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许多理念与设想都非常契合当代要求,对宫观的管理方式都开展转向现代化。鉴于此,笔者于3日赶赴上海太清宫观礼居士皈依活动。

7月3日上午,笔者坐高铁去上海又经两次地铁的换乘,在一小时内便从江苏昆山到达上海浦东,现代化交的通非常方便快捷,为异地间的交流与沟通提供了保障。上午,皈依居士们在缴费后,凭收据领取相关物品,由成润磊道长讲授道教文化概念和基本礼仪,中午时太清宫主持丁常云道长与五十多位居士一同过斋,下午两点正式举行“三皈依法会”。在法会现场,居士代表在祖师殿迎请主持,丁道长身着紫绛衣、头戴莲花冠、手持朝简,主持在仙乐声中、弟子恭请之下,从祖师殿步入法会主会场——玉皇殿。焚香叩拜后,主持对众弟子训诫,之后众弟子发愿,上表文疏,仪式结束后,太清宫道长们又与皈依居士们一同合影留念,至此皈依活动功德圆满。

据了解,为办好道教居士皈依活动,上海市道协特意组织上海城隍庙、浦东太清宫、海上白云观三所道教名观和吉宏忠道长、丁常云道长、姚树良道长、刘巧林等四位道长于6月20日在城隍庙祖师殿举行皈依弟子字谱“启告师真”典礼,由薛明德老法师主持,上海道教皈依弟子字谱现辑如下:

道德澄清泰,玄妙静虚白。云间闻鸣鹤,海上见蓬莱。

总体来看,太清宫作为上海第一个皈依居士的道观,意义重大。上海城隍庙、白云观及其他宫观皆不约而同前来观礼学习,这次道教居士皈依活动,为其他宫观发展居士提供参考,为更好地传播道教文化,构建和谐社会,弘扬社会正能量,提供了强大居士的力量。

在昨天的皈依法会现场,太清宫管委会丁常云道长和袁荣道长与笔者就道教发展有过交流,两位道长的理念和想法让笔者深受启发,对此对道教现代化发展提出几点思考,以教方家。

一、道教居士是道教活动的主力军

按照最原始的观点,宫观是道教活动的场所,道士是道教活动的发起者,信众是道教活动的主要参与者。对信众而言,大多表现的是一种比较浅层的信仰,他们不会主动地区分神灵的社会属性和宗教归属,盲目的“见神就拜”成为了普遍现象。此外,在拜神过程中还会逐渐产生一个群体,他们大多有着较为坚定的宗教信仰,愿意主动了解道教文化,具有一定的文化常识,平时会积极主动地参加道教活动,这个群体是道教的拥护者和支持者,我们称之为“居士”。

道教要发展,文化要弘传,道教居士是道教活动的主力军。要有效地管理居士群体,使其围绕在所属宫观周围,为道观发展和宣传添力添彩。需要说明的是,部分宫观负责人认为,居士是义工的另一种称呼,是宫观在举行宗教活动时所招集的廉价劳动力,这是一种极其错误的观点!正如前文所述,居士是在拜神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并由宫观引导所组建起的一个特定群体,他们虽然从属于某一道观,但并非是宫观劳动者而是道教宣传者。各个道观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对他们进行吸纳和发展,并以授课、参访、交流等多种方式进行宗教教化,使之成为道教坚实的拥护者和活动的重要参与者。这样一来,道教居士才能够最终成为参加活动、弘扬文化的主力军,当然也会自觉自愿地加入道教大家庭,为更多地信众服务。

二、信息科技是弘扬文化的助推器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宫观的传统管理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要求,宫观管理必须步入信息化的“快车道”。对现代科学和技术水平的运用,可以提高道教文化的宣传力度,加快宫观的建设发展,扩大道教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对信息技术的运用是弘扬道教文化的助推器。

信息技术的介入有利于提高宫观的工作效率。在传统宗教活动中,誊写上表文疏的名字是一项苦差事,成千上万的名字需要大量的人力来进行多次誊写,不仅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而且也会因为个人书写方式的不同导致名字错误,以讹传讹,同时也不能满足信众检索姓名的需求。然而,信息技术的介入可以较好的解决这项遗留问题,极大地提高工作效率。近年来,国家宗教局倡导“文明敬香”、建设“生态宫观”,传统的焚香点烛、烧钱化纸已经不能适应社会发展和时代要求,于是各个宫观尝试引入光明灯的新型供养模式,通过对电力的有效运用解决了因传统供养所造成的不良影响,这种技术的介入不仅能够反复使用,减低成本,而且也有利于环境保护。此外,对于光明灯供养者可以进行分类整理,如“文昌灯”、“观音灯”、“六十甲子灯”、“药王灯”,等一个周期结束后,运用信息技术群发功能针对不同供养者发布定制信息,不仅提高了工作的效率,确保有的放矢,也减少因普遍撒网而带来的弊端。据一位道观负责人说,十年前道观主要经济来源是道场收入,但经过十年的宫观建设和发展,经济收入翻三倍,道场收入占总收入的三分之一。可见,光明灯等新型供养模式减轻了宫观对于科仪道场的依赖性,增加的宫观的自养水平。此外,微信公众号和手机APP的设计和运用,亦是未来道教在弘扬文化、经营管理方面的新思路,需要道观进一步探索的新方向。

三、宫观品牌是道观文化的软实力

随着现代社会的不断进步,道教对信众的宗教服务,尤其是信众对科仪道场的需求逐渐减低,若始终依靠科仪道场作为宫观的主要自养来源,那么这种模式必然会走向衰弱,致使宫观难以继续维持。因此,除了传统和新型的供养模式以外,如何探索道观的新发展模式,成为当下道观建设新课题。

在2015年《中国道教》第一期上刊载了一篇关于“城隍”商标的文章,文中提到了宗教标识的问题。这个案例引起笔者的极大注意,既然社会企业能够借用道观名称来做大做强自己的品牌,那么道观为何不能自己设立品牌呢?在昨天的皈依现场,笔者看到了“钦赐寿面”、“钦赐甘露”等具有上海太清宫“钦赐”品牌的物品,这里我们不称它为商品,主要原因是它不作为商品在市场上流通,只作为一种道观的福利,面向信众免费发放。管委会副主任袁荣道长说:寿面和矿泉水只在三月廿八这三天免费发放,香客信众只要来到太清宫就能免费领取寿面和矿泉水。这虽然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但信众却认为能给他们带来福气和喜气。于是乎,这样的宫观宣传模式,在上海道观之间逐渐流行起来,上海城隍庙每年派送的十几万卷寿面便是这种模式。所以说,宫观的宣传不再是依靠庙宇本身的名称,在现代社会中,宫观品牌的宣传远比庙宇本身的名称更加重要,通过品牌了解道观,这是当代道教传播的一种全新模式,是可以值得复制和推广。需要指出的,品牌效应确实能够推动道教文化的宣传,提高道观的文化软实力,却更要注意宫观品牌的商业化问题。作为道观本身而言,通过宗教供养模式来维持自养,无可厚非,但品牌化后必然会更加容易倾向于隐性的“宗教搭台,经济唱戏”,使宗教场所成为利益场。因此,这就要求道观必须坚持传统原则,拒绝商业化,真正做到取之于民,还之于民,把宗教能量注入社会,以多样的公益慈善来回馈社会,为构建和谐社会的增添力量,传播更多道教正能量。

新时代、新技术已经悄然步入,传统宗教的发展也应顺潮流不断改革创新。这里仅这对道教现代化发展提出几点思考,以供方家批评指正。

(感谢作者供稿,原文曾发表于《茅山道讯》2015年第8期)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