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之婵     时间:2017-08-24 11:20:58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我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和红尘中每一个因诱惑而迷失自我的人一样,忙忙碌碌,不知所求。我需要静一静,看看自己的模样。

在传统文化学社王方舟学长的推荐下,我得知了有关第四届大学生道文化夏令营的消息,出于很多原因,我选择了天台山桐柏宫——中国道教南宗祖庭。五月初我向卢嗣齐道长递交了申请,六月底等到了回复,一个多月惴惴不安的心重重地落下。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7月10日也就是正式开营前一天的午后,我和两位在微信交流群里就已经相识的营友搭伙上了山,到达夏令营地点——桐柏宫新宫兼浙江道学院。当天是戊日,是神仙休息的日子,此日无需做早晚课,也不需朝拜供奉,我们便草草地在饭堂吃了午饭。在桐柏宫里呆了近8天,我们经历了全真五坛的学习、户外郊游、香囊制作、早晚课、站桩练功、吹箫闻琴、分享茶话会等活动,以下我便来谈谈我的体会和感悟。

念仙经,闻清音

在夏令营中最为规律的事情就是除戊日外每天的早晚课,早课在早六点左右、晚课在晚五点左右,以敲钟声为示意,在三清殿进行。我们要做的就是跟随暑期留校的道学院的学生们一起做早晚课——吟诵《太上玄门早晚坛功课经》。营员们按照分组分别立于大殿两侧的跪垫前,在多种古典乐器的和鸣中开始诵经。最开始我是跟不上整体的节奏的,经文为繁体,且有一些提纲和小注不诵,这对一开始不熟悉经文的我来说很是困难,甚至有时我需要悄悄地询问旁边的营员来跟上诵经的速度。夏令营第四天的时候,我已经能基本跟上大家的速度了,而且轮换的领唱人对节奏把握得也非常稳,这对我来说很是方便。

早晚课是能最快了解道文化中神仙功能的一个途径,也是道家祈愿的一个最为平常的途径。大部分的经文对我而言还是比较晦涩的,但是在第一次做晚课的时候,我便十分虔诚地诵了《报恩宝诰》中的这一段“垂念我等众生,有相脱生父母。怀耽十月。乳哺三年。辛苦百千。殷勤寸念。怜我父母。日渐衰朽。我今持念平等。悉灭险峻贪嗔。礼帝为师。祈恩报本。愿我现在父母,福寿增延。过去祖宗,早得超升。大圣大慈。大仁大孝。”作为工科的学生,我理应是无神论者,但每当晚课诵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却希望这世间有神,能佑我父母福寿安康。即使无法跟上整体的速度,我也会清晰、完整地将这一段诵读出来,或许这就是道文化所传递给我的一种意志吧。或许在一些人看来,诵经是枯燥而无趣的,但七天的亲身体验告诉我,当我或立或跪在三清殿里诵经的时候,我的心是宁静平和的,即使是乐器中加入的鑔儿和鼓的声音也只会让我的心更为安宁。

站混元桩,练易筋经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从第三天真坛的学习后,每天早上的站桩和练习易筋经也就成了常客。道家真坛,即是我们在众多网络小说所见到过的一个词——修炼,其中最为基础的是站桩、练功。站桩即是身体如木桩站立不动,目的在于如木桩有根稳定,是中国武术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所习得的站桩有两种,一为无极桩、二为混元桩,而在夏令营期间,要求的是混元桩,即双手缓缓上提到胸前,外拉而抱圆,同时裹胯而曲膝,放空自己,持续将近一个小时。可能是因为我的姿势有问题,站桩期间我伤到了左腿,幸好有我202舍友曹俊,在她所掌握的中医急救方法“耳穴压豆”的医治下,疼痛有迅速的缓解。即使这样,我也无法坚持一个小时的混元桩,于是中途偷偷地变换成无极桩——双手自然下垂,这样手部的疲劳感可以少一些。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而我们修习的易筋经,算的是南宗秘传功法“紫凝易筋经”。其特点在于腿部动作无甚,以牵拉全身经脉为重,包括:沐浴守中、铁牛犁地、海底归元、两仪融清、神像飞精、摘星望月、鼎立乾坤、归元丹田。对我而言,练习多动作的易筋经比相对静止地站桩更为有趣,所以夏令营结束后,我仍然保持着每日练习易筋经2~3遍的习惯。

日将出而作,日落罢方息

夏令营对我最大的考验应该是早起早睡了,浙江的日出日落时间本就比山西陕西早一两个小时,更不要谈我们还要早上3:45起床、晚上9:00睡觉了。为了不惊扰神明,早上叫起床的方式是打板,神知道睡得如此沉的我完全听不到打板的声音,前两天我总是在舍友洗漱后4:00被叫起来,也是十分的尴尬,总之我是打心底里佩服那位负责打板的道长的。因为4:15就要到紫阳殿门口站桩、练功,所以4:00起床有些来不及,两天的着急洗漱后我终于上了一个3:45的闹铃,这时才发现打板时间为3:46,令我有些啼笑皆非。每晚的分享茶话会结束将近8:20,稍作收拾后就上床休息了,本以为会睡不着,却发现自己能在9:10之前就安然入睡,这也是一种意外之喜了吧。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这是我人生经历中全新的作息方式,天边还没有光的时候就起床,在身体与自然相共鸣之时看着天边露出一缕光、接着红霞映在东边、再而太阳纵身一跃显露身形;晚霞漫天时围坐分享心得体会,看着红霞消失、天渐昏黑、月明星稀,将酥油灯放上灯塔,就寝止静。

二游桐柏老宫,却怀迥异之心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在正式开营前一天晚上,我和我的两位舍友到桐柏老宫拜访了曹俊的一位友人,在绕了不少冤枉路,后在这位友人的带领下,我们如愿抵达了桐柏宫老宫——鸣鹤观。那时天色已经不再澄亮,观内室外景色并不明朗,随着大家的步伐,最终我们到达了一个两面通风的茶楼。也许是热茶氤氲,室内的空气并不凉爽,在向茶盘前的女道长讨了几杯茶后,我便在两侧的观景台转了起来,夜晚的桐柏山流淌着丝丝凉风,山脉在灯光的点缀下异常的美,其外观轮廓仿若是不知名的瑞兽在守护着这里的人们。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夏令营的第二天早上,在两位道长一前一后的带领和跟随下,全员游湖,向鸣鹤观进发。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不时回看身后灿烂的的云霞,望着除却缕缕微波便如同镜子一般的水面,好不惬意!然而令我感到极为不舒服的是,因为鞋子连续不断地进泥沙,我的进程从队伍中间落到了队尾,结局是我唯一一双带上山的鞋子在我们到达目的地之前彻底罢工了。我一瘸一拐地跟在队伍后面,看着红霞消失、太阳升起,幸好到达鸣鹤观后卢嗣齐道长帮我向一位女道长讨了一双鞋,才缓解了我的无鞋之苦。而此时,终于能全心全意地一览观内景色了,这里早课的时间比新宫还要早,于是我在经乐的云起雪飞中好好地赏了赏这美景。稍作休息后我们便加快速度返程,我也在这匆忙之中向舍友借了手机来记录这沿途的自然风光。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夏令营的课程学习是围绕全真五坛开展的,分为:戒坛、真坛、经坛、法坛。戒坛中我们学习了道家的清规戒律、科仪等,背诵了《老子·想尔九戒》;真坛的内容即是修炼,关于站桩、紫凝易筋经的学习,而我们也有幸听了一节由道医李老师带来的养生课,给我影响最深的是“身冬内热外冷、夏内冷外热”,所以夏天不宜吃冷、洗凉水澡,冬季可适当摄入冷食、冲凉;经坛中我们齐声朗读《太上感应篇》,并进行长篇书法描红《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本想描红后带回家装裱,然而在道长让署上自己的名字后便觉得整张书法的意境被破坏了,就和大家一起在三清殿前的焚烧炉内将其焚烧了,当日下午我们在道乐馆听了张高澄道长关于道法的讲解和感悟:“有为”“无为”以及“清净派”“烦恼群体”;道坛的学习是为我们传授关于“道”的存在体系及起源的内容,我记得最为深刻的便是“道坛悟真”这四字的含义,其它的内容对我而言还是比较晦涩的。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上文中并没有具体提到法坛,实际上我们在法坛并没有学习什么具体的知识,而是经历了一场由一位高功法师和八位乐师为我们举行的祈福法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在卢道长的指示下或立或跪,当我跪拜在跪垫上的时候,我没有心思去知道这场法会已经进行了多久,最强烈的感觉就是是膝盖和脊柱生疼,但每当我悄悄抬眼观看为我们持续作法、奏乐的道长们,心中总有种难以言喻的情感膨胀开来,总是不由得将脊柱挺着再直一些。闻着大殿内弥漫的香的味道、听着耳边和鸣的法器声、看着坛中做法的高功法师,莫名地感到很熟悉,在我的记忆中这个经历似曾相识,只不过现在我是参与者,而那时我是旁观者。应该是七八岁的时候,村里六月十二开庙门,请来道士为村子祈福,关于那年法会的细节不记得了,只是那庙里发的桂花糕尚在唇齿间留了香罢。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桐柏宫本次夏令营共三十多人,称得上是来自五湖四海,其中有有信仰道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东正教的教徒,还有像我这种没有信仰的人。大家的专业也不尽相同,有学习中医的、有研习敦煌学的、有小学教师还有我们这些工科的学生等等,称得上是22所举办夏令营的道观中人员构成最为多样的。我们抱着不同的目的怀着不同的态度相聚在桐柏宫,共同参与到夏令营的活动中来,而有幸结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值得一提的是我的3位202舍友,她们是或将学习或曾学习或正在学习中医的,就是其中一位舍友用“耳穴压豆”缓解了我的腿疾之苦,而其中一位是来中国有十年的俄罗斯姑娘,打的一手好八卦掌,另一位同我一样是本科二年级的学生。这些天的相处让我们结下了深厚友谊,夏令营结束至今我们仍有密切的联系。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男道士称为“乾道”,女道士称为“坤道”,饭堂和洗衣晾衣以及住宿等都有明确的划分,不可相混。而夏令营期间给我最大的感触便是源于道长们,上山之前我以为道长们都是不苟言笑,高冷不近人,且对于流行事物比较陌生,在桐柏宫里的相处之中,我慢慢感受到,原来道长们私下里也可以言笑晏晏、道观里有无线、道长们也会玩微信,还喜欢在聊天时发表情包,据说还有一位小道长游戏玩得很棒。这对我而言真的是一个巨大的改观,我可以和道长们开一些合乎时宜的玩笑,我可以和他们愉快得交流修炼心得、我可以和他们分享他们的表情包。更棒的是,道长们真的是十项全能,能玩得了乐器、写得了好字、背得了经文、连得了武功,会修补衣服、能维修电器、而且性情温和,博学有识,这真的是令我仰慕敬佩的存在。

一朝入道闻清音 红尘皆是远行客

在桐柏宫里的这些天,应该算是我有记忆以来最为放松、最为平静的几天。日将出而作、日落罢方息,我们一起站桩、一起练功、一起作早晚课,我们听着锣和钟的声音而行,我们欣赏着自然的鬼斧神工,我无需考虑山下的凡凡总总,更无需顾虑他人的爱恨情仇。这能算作是我目前的人生中最为宝贵的经历和记忆了。

以上便是我最为真挚的感想。八天的夏令营着实短暂,但我在这里的回忆皆历历在目、恍若昨天。冥冥之中,我的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总有一天,我会回到这片清净无哗的土地,如同一个客居远乡的人,终究会回到他魂牵梦绕的故土。

(之婵 提供)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