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郁仪引日精,结璘致月神——解密上清经中的日月崇拜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朱越利     时间:2018-11-28 14:52:41      繁體中文版     

魏夫人

上清派第一代宗师魏夫人像

古有夸父逐日、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六朝道教上清派多实修存思日月以求奔日奔月的方术。奔日奔月之道也称二景道、奔二景道、二奔法、行日月在心泥丸之道、存日月在泥丸法、服日月芒法等。将飞奔的目标从日月扩大为日月星三光,则为奔日奔月奔辰之道,称为三景道,也称三奔术、三光法等。六朝的二景道、三景道创造出“郁仪”和“结璘”一对术语。

“郁仪”、“结璘”二词最初用于经名,即用于《太上玉晨郁仪奔日赤景玉文》和《太上玉晨结璘奔月黄景玉章》二经名。这两部经是六朝古上清经《九真中经》的一部分,今收录于《上清太上帝君九真中经》卷下。《清灵真人裴君传》曰:“裴君乃先密受《太上郁仪文》、《太上结璘章》二书,然后斋戒,而得存日月之精尔”。《登真隐诀》云:“上真之道七,《郁仪奔日文》为最,《结璘奔月文》为次”。“太上郁仪文”、“太上结璘章”、“郁仪奔日文”、“结璘奔月文”皆为简称,称它们为文、为章、为书,可旁证它们指称的《太上玉晨郁仪奔日赤景玉文》和《太上玉晨结璘奔月黄景玉章》为经书。

太上玉晨郁仪奔日赤景玉文》主要书写着日中五帝君讳、字、服色和月魂名:“太上郁仪日中五帝讳字服色:日中有青帝,讳圆常无,字照龙韬,衣青玉锦帔、苍华飞羽裙,首建翠蓉扶晨冠;日中赤帝,讳丹灵峙,字绿红暎,衣降玉锦帔、丹华飞羽裙,建丹扶灵明冠;日中白帝,讳浩郁将,字回金霞,衣素玉锦帔、白羽飞华群,建浩灵扶盖冠;日中黑帝,讳澄增渟,字玄绿炎,衣玄玉锦帔、黑羽飞华裙,建玄山芙蓉冠;日中黄帝,讳寿逸峊,字飙晖像,衣黄玉锦帔、黄羽飞华裙,建扶灵紫蓉冠……月中夫人魂精内神,名暧萧台标”。

《太上玉晨结璘奔月黄景玉章》主要书写着月中五帝夫人讳字服色以及日魂名:“太上结璘月中五帝夫人讳字服色:月中青帝夫人,讳娥隐珠,字芬艳婴,衣青琼锦帔、翠龙凤文飞羽裙;月中赤帝夫人,讳翳逸寥,字婉延虚,衣丹蘂玉锦帔、朱华凤络飞羽裙;月中白帝夫人,讳灵素兰,字郁连华,衣白琳四出龙锦帔、素羽鸾章飞华裙;月中黑帝夫人,讳结连翘,字渟属金,衣玄琅九道云锦帔、黑羽龙文飞华裙;月中黄帝夫人,讳清荣襟,字炅定容,衣黄云山文锦帔、黄羽龙文飞华裙。右五夫人,头并頹云三角髻,余发垂之至腰……日中五帝魂精內神,名珠景赤童”。

《太上玉晨郁仪结璘奔日月图》有符有图,将日魂月魄的名讳编成祝词曰:“日魂朱景,照韬绿映。回霞赤童,玄炎飙象。”“月魄叆萧,芬艳翳寥。宛虚灵兰,郁华结翘。淳金清莹,炅容台标”。

上清派宣称存思、诵念《太上玉晨郁仪奔日赤景玉文》和《太上玉晨结璘奔月黄景玉章》上书写的神灵则可以召请日月中神及精气,可以奔日奔月。《上清太上帝君九真中经》卷下曰:“欲行奔日道,当祝识名字,存帝服色在我之左右前后。……右月中魂配五帝,次之又祝之。能知月魂名,终身无灾,万害不伤。太上藏日月帝君、夫人讳字于太素宫。有知之者,神仙。……欲行奔月之道,当祝识名字,存夫人服色,在己之左右前后。……右日魂配月五夫人,次又存祝之。能知日魂名,终身无疾,万祸不犯。太上藏日月魂名于紫虚玉宫,有知之者,通神使灵”。宋齐之际上清经《洞真太上说智慧消魔真经》曰:“《郁仪赤文》招日同辇,《结璘黄章》与月同居”。这些都是说“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的本义是指召请日月中神及精气。

《太上玉晨郁仪奔日赤景玉文》和《太上玉晨结璘奔月黄景玉章》两经亦分别简称为《郁仪》《结璘》,这成为“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的引申义。如六朝道经《秘言》曰:“子得《郁仪》《结璘》,乃成上清之真”。这两经合成一经并加图,称为《太上玉晨郁仪结璘奔日月图》。这两经有时合称为《太上郁仪文结璘章》、《太上郁仪结璘文章》等。所以,上述《秘言》那句话,也可标点为:“子得《郁仪结璘》,乃成上清之真。”

上清经宣称存思、诵念日月中神时,还要手持和口含《郁仪》和《结璘》两经。《太上隐书》中篇曰:“子欲为真,当存日君……乃执《郁仪文》。”“子欲升天,当存月夫人……乃执《结璘章》”。邓云子撰《清灵真人裴君传》引这两段后又引曰:“子存日精五帝君,口含《太上郁仪文》……子存月精五帝月夫人,口含《太上结璘章》……《太上隐书》云:‘存时执之。’帝君云:‘含之。’太素真人教裴君:‘存时含一文,执一文,并行之’”。

六朝步虚词将修道者手持《郁仪》和《结璘》的动作,生动地描写为“左顾提”和“右盻拥”。如《洞玄灵宝玉京山步虚经》曰:“俯仰存太上,华景秀丹田。左顾提《郁仪》,右盻拥《结璘》。六度冠梵行,道德随日新。宿命积福应,闻经若至亲。天挺超世才,乐诵希微篇。冲虚太和气,吐纳流霞津。胎息静百关,寥寥究三便。泥丸洞明景,遂成金华仙。魔王敬受事,故能朝诸天。皆从斋戒起,累功结宿缘。飞行凌太虚,提携高上人”。《洞玄灵宝升玄步虚章序疏》引步虚词并注曰:“左顾下举《郁仪》《结璘》,等从觉智所携摄”。

明初《道法会元》解释曰:“左顾招《郁仪》,以收日精。右盻携《结璘》,以召月华。”“按《玉经》注及《双景翼形》云:‘左顾《郁仪》,以致日精,右盻《结璘》,则招月神。’”“《郁仪》左顾,则致日精。《结璘》右眄,则召月神”。手执、口含、左顾提、右盻拥和左顾下举都是把《郁仪》和《结璘》二经当做符箓使用。所以《太上玉晨郁仪结璘奔日月图》称奔日为“郁仪之道”、奔月为“结璘之道”,陶弘景将奔日奔月之道称为“仪璘之法”。《真诰》曰:“泰和三年五月行奔二景道。” 陶弘景注曰:“此则仪璘之法”。

《太上隐书》云:“二奔法并讳字,不用余语。日法以朱书青纸,阔二寸许,绛囊盛,存时以右手执之。月法以雌黄青纸书,以黄锦囊盛,右手执之。又各朱黄细书一通于青薄帛上,阔一寸许,其字须极细。急卷,以蜡通丸之。存时切含一通。事讫,以酒拭之,安于香合内”。这里的青纸、青帛,是名副其实的符箓,可称为郁仪符、结璘符。于是,“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转义为符名。其实,讳字(箓)和祝词即咒语,符咒相连。完整地说,是“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转义为符咒名。

“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既指召请日月中神及精气,又是经名简称和符咒名,这就在某些场合带来了涵义模糊性。比如,“郁仪引日精,结璘致月神,得道处上宫,位为帝君真”一句,就难以明确“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是指召请,指经书,还是指符咒?再如“奉郁仪以召日,施结璘以摄月”一句中的“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加不加现代标点符号书名号应当都可以。

由于郁仪召日、结璘摄月,所以“郁仪”和“结璘”又分别引申为了日和月的别名。六朝《太上导引三光九变妙经》真人诵咏法契曰:“玄绝九炁中,泽婴生太无。郁仪焕旸谷,结璘耀天衢。五星流宝光,斗极回乾枢。飞炁郁勃散,咽御方踟蹰。超迹天宝阶,炼芝服华敷。炁布万神备,举形升太虚”。古称日出之处为旸谷,日月星运行的广阔天空被称为天衢。东晋《紫阳真人内传》曰:“命驾出三玄,流铃飞汉宾。皇皇太和庭,郁仪清虚观。结璘绝烟际,寻辉七灵焕”。三玄是日、月、星的合称。第一句“命驾出三玄”表明,第四、五、六句中的“郁仪”、“结璘”和“七灵”分别指日、月和北斗七星。六朝《洞玄灵宝丹水飞术运度小劫妙经》曰:“郁仪代谢,结璘旋行”。这是描述日月运行。《大洞经》直截了当曰:“日亦名郁仪,月亦名结璘”。北宋李思聪集《洞渊集》卷7曰:“万众皆修郁仪奔日之道……日名郁仪……万众皆修结璘奔月之道……月名结璘”。“郁仪”和“结璘”是道教为日月创造的又一别名。

《太上玉晨郁仪结璘奔日月图》曰:“有大神郁仪之君”。这显然是指日神。在上清派《太上元始天尊说北帝伏魔神咒妙经》卷3中,人体内的日神“郁仪”和月神“结璘”被称为将军。其曰:“酆都戮鬼品”曰:“次存郁仪将军(小字注:左眼,吁气一口,名彭执)、结璘将军(小字注右眼,呬气一口,名彭叫),羽服赫然,照曜内外,各领兵士一十二万人,并从两眼中出,降侍前后。次存役使吏兵,仰头咒曰:(小字注:呵气一口,存见元始天尊在目前……)”。日神和月神是“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的又一引申义。

由于增加了日月别名以及日月神的涵义,这就在某些场合更增加了“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的涵义模糊性。如东晋《太上黄庭内景玉经》曰:“高奔日月吾上道,郁仪结璘善相保”。

在道教一则神话中,收藏《郁仪》和《结璘》的台阁以“郁仪”和“结璘”命名。《太上导引三光宝真妙经》曰:其经 “即以白玉为简,黄金刻书,藏于郁仪之台、结璘之阁。四百年内,得传三人”。作为台阁之名的“郁仪”和“结璘”,其涵义亦可多种理解。

奔日奔月之道是存思术。存思前需要“清斋百日,绝交人事”,“夜半当烧香,存五帝、五帝夫人名字”,“心祝窃诵”。然后每天早晨日出和傍晚月出时,分别对着日月,“行郁仪奔日之道”和“行结璘奔月之道”,存思日月中的神仙,存思日月光入口而吞之,并配合闭气、叩齿、咽液等动作。邓云子撰《清灵真人裴君传》说:“裴君白日精思对日,存日中五帝君;夜则精思对月,存月中五夫人。五年之中,日月精神并到,共乘飞龙,上游太玄”。

存思术是一种精神修炼法。奔日奔月之道以存思术为主,辅以服气术。服气术是建立在中国传统元气说和精气说基础之上的方术。吞咽日月光,是将日月光视为精气。《太上导引三光宝真妙经》曰:道炁分阴阳,阴阳至精结为日月。同时,“二景法盖是偶景术”。无论是存思日月中的五帝五夫人,还是将日月光视为精气,都包含着崇拜日月的成分。

总之,六朝道教上清派创造的“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是多义词,在某些场合表现为涵义模糊。其本义是召请日中和月中神仙及精气,因而将之作为二景道经书名称的组成部分或简称,进而将之作为二景道符咒的名称,并引申为日月别名、日月神名。无论是本义还是引申义和转义,“郁仪”和“结璘”这对术语都包含着崇拜日月的成分。

(本文节选自朱越利《道经中的郁仪和结璘》,“道教与星斗信仰学术研讨会”,2012年12月,广州)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