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朱越利:《养性延命录》考(一)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朱越利     时间:2018-12-17 21:59:10      繁體中文版     

《道藏》临帙《养性延命录》二卷,曾引起汤用彤先生注意,特在《读<道藏>札记》中书写了《关于<养性延命录>》一节,内多精辟独到之见,至今仍有指导意义。本文拟在前辈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养性延命录》的源流和资料略作补充考证。

一、源流考

《养性延命录》卷前有序文一篇,从内容看当为纂集者所书。序文先述养生的必要性,以示纂集《养性延命录》之缘由;次叙纂集的过程,以明《养性延命录》资料之来源和取舍之原则。纂集过程为:

余因止观微暇,聊复披览《养生要集》。其集乃前彦张湛、道林之徒,翟平、黄山之辈,咸是好事英奇,志在宝育,或鸠集仙经、真人寿考之规,或采摭彭祖、李聃长龄之术,上自农黄以来,下及魏晋之际,但有益于养生,及招损于后患,诸本先皆记录。今略取要法,删弃繁芜,类聚篇题,分为上下两卷,卷有三篇,号为《养性延命录》,庶补助于有缘,冀凭缘以济物耳(《序》第一)。

初读该段文字,立即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养性延命录》的资料取自《养生要集》,《养生要集》包括张湛、道林、翟平、黄山四人搜集的资料。但《养生要集》与张湛四人的关系却说得比较含糊,需要仔细推敲。我认为,从张湛四人“或鸠集”“或采摭”的用词,特别是“诸本先皆记录”一句来看,表明张湛四人各有集在先。《养性延命录》纂集者紧接“诸本先皆记录”一句之后,立即曰“今略取要法,删弃繁芜”等等,表明是直接引用张湛四人的资料,更证明张湛四人各有集。但《养性延命录》纂集者是在叙述“披览《养生要集》”之后介绍这些情况的,表明《养生要集》乃是一部合集,即合张湛四人之集。我们可以说《养性延命录》的资料取自《养生要集》,也可以说取自张湛四人之诸集。

在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回答。第一,《隋书·经籍志》等明确著录张湛编辑《养生要集》,但《养性延命录》序文中却仅有被《养生要集》合编的四家,其中之一为张湛。《养生要集》的编辑者张湛与所编辑四家之一的张湛是否一人?是何许人?第二,序文没有指出被编入《养生要集》的张湛、道林、翟平、黄山四家著作之名。这四人的哪些著作被合编入《养生要集》?只有回答了这两个问题,才能真正弄清《养性延命录》资料的来龙去脉。

除《隋书·经籍志》外,《旧唐书·经籍志》和《新唐书·艺文志》亦著录张湛编辑《养生要集》,名张湛者编辑《养生要集》盖无疑。但均未记载朝代、字号、籍贯、职官等,不知是哪一位张湛。

有的学者将该张湛当作注《列子》之玄学家张处度。

丁国钧对张处度编辑《养生要集》的说法提出疑问,其《补晋书艺文志》曰:“家大人曰:‘疑此系《魏书》列传中之张湛,非注《列子》者’”。日本学者冈西为人对丁国钧的意见未置可否,但在其著《宋以前医籍考》中作了引录,并附录了《魏书·张湛传》,同时还附录了《后汉书·张湛传》供人参考。

汉张湛不可能编辑《养生要集》,因《养性延命录》表明,《养生要集》中不乏魏晋文字,在其身后。丁国钧对东晋张湛的怀疑颇有道理。张处度虽然能医,但他作为著名玄学家,标榜无神,不大可能欣赏此类的宗教内容,并将之作为养生方法之一。即使只是综合辑录前人著作,他也会将神鬼内容摈除集外。但《养生要集》中确有神鬼内容,见于《养性延命录》中的《杂诫忌禳害祈善篇》。该篇之一段宣扬司阴之神和司杀之神监人阴祸恶言,劝人慎言(卷上页十八)。又一段引“老君曰”,宣扬向太清玄门礼拜诵咒,以求永年。太清玄门盖太清神府、太清仙境之意。又一段宣扬存思,以却众邪百鬼。另外,《教诫篇第一》也有借重老君,宣扬鬼神报应的内容。这些均属道教神学。

从《养生要集》全书内容看,其编辑者当为能医的道教徒。能医的道教徒名张湛者,确有其人。孙思邈编《备急千金要方》第一卷题为《医学诸论》,凡九论。其第二论名曰《论大医精诚》,即张湛之至言。全论旨在阐明学医之道和倡导医德。结尾曰:“志存救济,故亦曲碎论之,学者不可耻言之鄙俚也”。全论极似医家口吻,与玄学家张湛之文风格迥异。论中又曰:“老君曰:人行阳德,人自报之;人行阴德,鬼神报之。人行阳恶,人自报之;人行阴恶,鬼神害之。寻此二途,阴阳报施,岂诬也哉”!这位张湛在医论中引用道经,借重老君,宣扬鬼神报应,足见其对道教的信仰。《备急千金要方》所辑论大道精诚之张湛的身份,与《养生要集》编辑者恰相符合,且与著录同姓名。此张湛盖《养生要集》编者。

史书上并未明确记载这样一位张湛。但分析起来,唯有北魏张湛颇似之。张子然贫居北魏首都之时,正是太武帝拓跋焘在宰相崔浩和道士寇谦之鼓动下,狂热地在全国强行崇奉道教之际。张子然又与崔浩关系密切。因此,他或者为时所化,或者迎合潮流,从而信仰道教,乃是情理中事。此是其一。其二,张子然早年以文学知名,晚年赋闲,既有学力,又有余暇,知药能医亦非难事。当然,无论《魏书》,还是《北史》,在《张湛传》中均未记载张子然信仰道教和知药能医的事迹。但《备急千金方》收录的张湛医论,恰可修补正史之遗阙。

结论:我们可以初步断定,《养生要集》为北魏张湛所编辑,约在魏太武帝在位之时或稍后。

(本文节选自朱越利《<养性延命录>考》,原载《世界宗教研究》1986年第1期,第101~115页)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书籍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