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李志鸿:程智与道教及民间宗教初探


来源:川大老子研究院公众号     作者:李志鸿     时间:2020-03-09 10:57:50      繁體中文版     

程智《东华语录》

程智《东华语录》

程智是明清之际的重要思想家,与佛教、道教往来甚为密切,不仅精研《老子》《庄子》《周易参同契》,而且师从高道,修持内丹。更为重要的是,程智与明末清初江南全真龙门派往来密切,成为全真龙门派二十代“明”字辈弟子。程智与江南全真道龙门派的往来,必然将丰富我们对中国明清道教史的认识,其所开创的“易教门”与明清民间宗教三一教无涉,“易教门”乃是易学非民间宗教。

程智(1602~1651),字子尚,又字极士,道号云庄,安徽休宁人,南宋大儒程大昌(1123~1195)后人,程伊川17世孙。程智学宗孔孟、深悟易数、会通三教,是明清之际重要的哲学家和宗教思想家。学界对程智的思想及其与宗教的关系的讨论可谓是凤毛麟角。目前,赵广明以《程智宗教哲学思想初探》为题,探讨了程智的三教会通思想,及其三教会通的独特理路,并揭示了其淑世情怀和人道精神。周齐的《程智的佛教因缘、三教观与儒释观》一文,探讨了程智的佛教因缘、三教观与儒释观。作者以为,处明清之际,基于对传统资源及时代思潮的反思,程智出入儒释,其初心与立场意在绍继宋儒,确立其“立人辨物宗说”。经过多方努力,《程智集》首次公开出版,收入日本国立公文书馆馆藏清立人堂刻本《程氏丛书》13种、南京图书馆清抄本《中庸旨说》(八千卷楼藏书)和《云庄大易师蒲亭语录》(汪文柏摛藻堂藏书)2册以及浙江图书馆清抄本《云庄程先生易学要语》(吴兴刘氏嘉业堂藏书)6种1册。可以想见,本书出版必然有助于明清学术思想,以及明清宗教的研究。程智思想可谓博大精深,在易学、宗教、政治、逻辑学等诸多方面都值得进一步研讨。程智与那个时代思想家之间的互动,与佛教,道教,尤其道教全真龙门派,乃至明清民间宗教三一教等的内在关联都是未来值得大力开垦的学术生荒地。

一  程智与明末清初江南道教

明代道教对世俗社会影响重大。明清以来,道教分全真与正一两大派。全真以内丹修持为重,正一则以斋醮符箓为事。明代,道教全真派的内丹炼养对世俗社会影响深巨。一则,世俗社会盛行全真道推崇的内丹修炼术。道教内丹理论在明代社会日趋简约易懂,修炼内丹的目的也逐渐从长生成仙演变为延年益寿、祛病健身。二则,上至皇帝、藩王、中至知识精英,下至底层民众皆通过不同方式参与了内丹术的修炼与传播。三则,诸多道教内丹著作在社会各阶层流传开来。明宪宗就对全真道士李道纯、蔡志颐、高宗周等人编集的《全真群仙集》十分钟爱。全真道士孙玄清将《灵宝秘诀》《金液大还丹集》等内丹口诀著作进献给明世宗,大获封赏。四则,明代士绅阶层广泛参与了道教的内丹修炼。道教丹书《周易参同契》、《悟真篇》在明代士绅阶层流传广泛。明代文坛后七子之一的王世贞,以及大儒王阳明都与道教过往密切。王阳明弟子朱得之更是深知道教内丹炼养之术。

1 程智修道学仙之志与内丹修持

综合现有材料可知,程智自年轻时起即出入道家。清顺治年间所编《大易师云庄亟士程子年谱》,即有其年轻时从人学仙记载:  

万历四十七年己未,师十八岁,在扬州,自叙云:有一老人教以学仙,因食淡者半年,究无所得,即弃去。自念人生天地之中,必须不负此生。……进而求之,道在太极。学宗孔孟。……决志学道,以上承先圣为第一义。

十八岁时,程智从一老人学道教修仙之术半年,然终无所得。在青年程智看来,人生天地间,应该不负此生,有所作为,于是放弃修道学仙之路,转而研读太极,深究孔孟大道,易学至理,“以上承先圣为第一义”。这可以说是程智成为“大易师”的思想起点。然而,应该注意的是,程智虽然以弘扬易学为宗旨,却并不排斥道家思想与道教内丹术。在程智看来,三教本可会通。清顺治五年戊子(1648)冬,程智暂借住“会道观”,在观中讲学十日,留下了《东华语录》。其间,程智详细论述了儒释道三教的同与异,提出了三教会通的理念:

惟圣人为能通天人之际也,盖惟通天人之际,乃足称圣人之道也。学问通,便可分可合,故三教不通,则三教为三。不通而言通,徒害其通。能通则三而一。

在第八日正讲中,程智进而提出,儒者之道“固为大矣、美矣,惟其大,故难全;惟其美,故不易授受。儒本九二之德,必乘九五之位,乃能中天大明于天下。然虽孔孟之圣犹不能也。儒学之种,须寄藏于释道,以遂其生长。”显然,明三教之得失,吸收三教之精华,以成自己之大易之学,是程智的内在理路。

程智自述,自己尽获道教丹道之真传:“于时身居空山,觉目前山色树影来往耳目与此心了不相干,白日津液自生,中夜起坐,神澄气聚,反观藏府,有如琉璃。读《老》《庄》之书,无不召合明了。即《参同》诸篇,凡先辈之所不能通者,无不能指其象而精说其辞。盖《参同》一书,非惟颠倒错乱,难于通晓。其间,上参大易,旁证律历,内涵玄关,外明炉火。坎离卯酉之配合,龙虎婴奼之譬喻,砂银铅汞之真性情,精气神虚之真窍妙,自非兼通诸家,究极根本,即白日飞升之真仙,恐未足以语此。”程智深谙《老子》《庄子》以及《周易参同契》之妙理,且将之与所传授的内丹炼养相互交参,终成兼通诸家之学。

2 程智与江南道教全真龙门派

目前,我们可以知道的是,为了深得道教之精髓,程智甚至还入全真道龙门派,以窥全真龙门之丹法。程智先是师从“季蕙纕先生”得道教内丹诀法,进而还北游全真道丘处机龙门派的阐教圣地,住在“松阳宫”之中,遍访全真道高人。在《东华语录》第八日正讲中,程智带领众弟子“设斋玄服礼拜太上”,并叙述了自己北游全真道龙门派传教圣地的经历:

第八日正讲,是日,师设斋玄服礼拜太上。师曰:亟人以学儒而归太上,以玄服而称孔孟,诸君得毋疑乎?今略言之。吾弱冠学易,兼志玄宗。北游龙门,过丘长春真人阐教之地,寓松阳宫累月。访其遗迹,心向往者久之。嗣是,遍游名山,多遇异人,不无口诀,未尝验试。及后,尽明天地变化之数。

最后,讲《易》雍熙,遇季蕙纕先生,不求而传取气真诀,始自信无憾。然,每辟静专修,必遇事而夺,意者天或忌全,故置之而不敢为。此一生历履玄学之实迹也。  

程智告诉弟子们,穿上道教的“玄服”礼拜道教祖师太上老君是其“弱冠学易,兼志玄宗”的表现。如前所述,程智在十八岁时曾经从一老者学过修仙之术,但终无所得,遂放弃。但是,程智修道的因缘匪浅,曾经遇到了季蕙纕先生,“不求而传取气真诀”。从《东华语录》的记载来看,程智早有“从易以通玄”以及“从玄以合易”的想法,然而,在程智看来,“从易以通玄”可以依赖自修,“从玄以合易”却需要师传。在顺治五年(1648)冬“会道观”第八日正讲中,程智作祭拜太上老君的《告太上疏》一篇,其文曰:

告太上疏:易玄同本,必知异而后可同;性命异元,必知同乃可言异。秦汉以降,儒仙失传,言异者,固涉支离,言同者,总归茫昧。以至大道不通,生民日蹙。某,虽专易学,兼志玄宗,从易以通玄,固有自信,从玄以合易,幸赖师传。深悲玄门一脉,性命殊分,命学则隐显于私密,性学尤绝响而无传。既已失玄宗之半,岂不伤太上之心。维吾易学,同一伤感。虚文浮教,益复无人。某,位本余夫,性甘亩亩。自知无与于宫墙,所愿追随于道侣。上溯命学之传,源出龙门之裔,故谨从法派,定名“明嵩”,祈性命之双修,必大阐性宗于不坠,通儒仙之同异,庶共拯斯世于雍熙。

以上叙述显示,为了深入玄学也就是道教性命之学的内秘,程智决意入道教全真丘祖龙门派门下,以“明嵩”为法名,弘扬全真龙门派丹法,即所谓“源出龙门之裔,故谨从法派,定名明嵩。”在道教史上,全真道宗派分化之中,龙门派是最为重要的支派。龙门派的出现,与其字派诗:“道德通玄静, 真常守太清。一阳来复本, 合教永圆明。至理宗诚信, 崇高嗣法兴。”息息相关。明代中期以后,龙门派成为全真道复兴的主要力量,势力远超其他全真宗派。以至于学者们将清代全真道的兴盛称之为“龙门中兴”。然而,由于早期史料的缺乏,关于龙门派以及其字派谱的形成及其传播,学术界尚无统一看法。近年以来,学术界业已发现,金元时期全真道并没有用于确立宗派认同,标明传承辈分的派字诗之类谱系的出现,直至明代,全真各宗派字谱方才出现。

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全真龙门派的产生与传播具有多源分散的特点。明清全真龙门派支派众多,具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彼此之间并没有密切的联系。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文化研究:道书略说之《淮南子》
下一篇:没有了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