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刘渊然与云南道教


来源:云南社会科学     作者:萧霁虹     时间:2012-02-27 12:31:10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摘要:明代高道刘渊然在云南传播道教,开宗立派,创立长春派:设置道官,在云南设置了“道纪司”、“道正司”、“道会司”三级道教管理机构;招收门徒,为云南培养出了一批颇有影响的道教人才。他对云南道教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使明代云南的道教逐渐走向兴盛,并在全国道教界赢得了一席之地。

关键词:刘渊然 明代 云南道教 长春派

云南道教史研究之难,在于史料不多。民国时期,方国瑜先生编撰《新纂云南通志·宗教考》,他不写道教,正是因为道教“资料尤为罕觏,本多闻阙疑之意,暂为从缺”[1],之后他在《续云南通志长编》中就直接说,“道教无可述,故从缺”[2](P613)。所幸的是上世纪末,宋恩常先生主编《云南地方志道教和民族民间宗教资料琐编》、郭武先生撰《道教与云南文化———道教在云南的传播、演变及影响》为云南道教研究奠定了基础,但云南道教史研究无论是资料汇集还是专题研究方面,在云南宗教研究领域一直相对薄弱。本文试图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通过梳理云南地方志、各类史籍、档案和实地调查采访史料,特别是碑刻资料,理清刘渊然在云南传播道教、开宗立派的历史脉络。

一、学道江西

据现存昆明黑龙潭的明代陈循撰《龙泉观长春真人祠堂记》碑文记载: 刘渊然( 1351~1432 年) ,号体玄子。其先人为徐州萧县人,祖父伯成仕元,为赣州路总管,因此,后世居江西赣县。传说刘渊然出生前夕,祖母谢夫人梦紫衣道者入次子元寿妇王氏室,既觉,家人报其降生,祖父因梦祥祈祐于元妙观,因此刘渊然自幼被道士陈方外收为徒,另一种说法幼为祥符宫道士[3]。

元明间刘渊然16 岁师从江西雩都紫阳观著名道士赵原阳受符法。赵原阳是净明道第五代嗣师,在道教史上,以得清微、灵宝二派和全真道南北二宗诸家法术而著称。赵见刘渊然,探其志存忠孝,喜曰:“此子形全神清,真良器也,吾法嗣无过此。”授诸阶玄秘,携归金精山,又授以玉清、社令、烈雷、玉宸、黄箓、玉箓等书,以及金火返还大丹之法诀,栖神炼炁、呼召风雷、驱役鬼神等法术。因他能呼召风雨,劾治鬼物[4](P427),[5],又学得“五雷法”,道术高明,玄悟超然,一时传为神人。他20 来岁时,专程到龙虎山,拜谒时由朱元璋钦赐“护国阐祖通诚崇道弘德大真人”的张正常,与之交谈3 日后别归,自谓得天师正学。他还曾在赣州紫极宫修道受法,玉虚观炼丹[6](P18)。

刘渊然不仅独精道教事,因他是由儒入道,“凡其所行必依于忠孝,惓惓为国祝釐以济民利物,凡可以布德施惠,使人得乐”之事,他皆为之,还旁通医术为人治病[4]。刘渊然得全真、清微之传,《净明家教录》说他“每与同辈处,语及修行,辄举忠孝为立本”,故又被净明道尊为第六代嗣师。

二、传道云南

明代云南道教兴盛,高道颇多。在云南传播、发展道教,刘渊然是影响最大者,他“以一代高道的学识风范,扩大了道教在云南的影响”[7](P74)。刘渊然在昆明弘扬道教,相传始于明洪武七年( 1374 年) ,其年创建昆明长春观( 今昆明市文庙所在地) ,并被敬为道教长春派始祖[8]。传承至今的长春派第十九世道士岳大德认为: 刘渊然是“明洪武十七年( 1384 年) 入滇访道传道,曾住昆明拓东路真武祠,当时真武祠尚有龙门弟子数人”。这是刘渊然第一次传道入滇,但确切年代、地点、经过有待进一步发现资料,予以佐证。

《明史·方伎传》载: 明洪武二十六年( 1393 年) ,明太祖朱元璋闻其名,召至京师,试以道术,赫然灵验,赐号“高道”[3]。《龙泉观长春真人祠堂记》也载: 被明太祖“诏命至阙下,深见契奖,旋蒙赐号‘高道’”,并命之在南京朝天宫建西山道院居住,日被顾问,尝出入禁中,与论道要,礼遇甚优。“间受命乘传为名山洞府寻真之游”,上匡庐,过鄂渚,至武当山,即被召还,擢为道录司“右正一”。尔后,他又在京都相继鼎建了灵济、神岳二宫,传授了一大批弟子。

永乐初年,刘渊然随明成祖朱棣至北京,升迁“ 左正一”,“建金箓大斋,致有醴泉、甘露、鸾鹤之瑞,大见信宠”,赐“真人”号。他性情耿直,不久因触怒权贵而被谪置江西龙虎山,很快又被谪至昆明黑龙潭龙泉道院。刘渊然道行高妙,在云南有着很大的影响,“凡滇民有大灾患者,咸往( 笔者按: 龙泉道院) 求济,无不得所愿欲”[5]。

刘渊然再次到云南后,传道收徒,兴建宫观,对云南道教影响很大。正如明景泰三年( 1452 年) 太子少保兼翰林学士萧镃撰《重建长春观记》碑文所言:“滇南自永乐中刘公渊然以道法显。”[9]他收邵以正、芮道材、蒋日和等为徒,在滇势力渐盛。

据明正统九年( 1444 年) 所立的《真庆观兴造记》记载:

云南郡城之巽维,旧有真武祠,不知其创始,而殿宇凋蔽,神物故闇。永乐初,郡人发心同募,众作兴之,亦既屹然于林木之表矣⋯⋯乃迎致道士蒋日和莅之。当是时,长春刘真人在云南,日和得法于座下。由是道日以滋,行日以茂⋯⋯洪熙改元,真人还朝受封,兼领天下道教,以是祠为真庆观[10]。

现存昆明真庆观的明代应履平撰《重修真庆观记》碑刻亦载: 明永乐十六年( 1418 年) 之后,当时统治云南的西平侯沐晟下令对真武祠进行了再度改扩建。由于真武祠的位置自古就是云南府( 今昆明) 城东通京大道的一侧,而且“地平衍丰沃,清洒窅深。渠通龙泉松坝之源,山接金马碧鸡之胜”,又是颁布朝廷诏命、奉迎朝臣使节的地方[11](P152)。沐晟改造扩建真武祠初衷,便是为了使“朝使节钺之往来,藩阃方岳之出入”的地方“新而大之”,便请蒋日和主持和重修真武祠,为时6 年,到明洪熙元年( 1425 年) 方告结束。

这年正是刘渊然钦承仁宗诏书回北京,得赐号“冲虚至道玄妙无为光范演教长春真人”,诰加“庄静普济”四字,并主“领天下道教事”,赐二品印诰,与龙虎山张真人等同,成为显赫一时的全国道教领袖人物。刘渊然奏请仁宗皇帝将真武祠更名为“真庆观”、“旧所龙泉道院为龙泉观”[12](P1253)。并复加蒋日和“明真显道弘教法师”之号。

刘渊然不但精于道术,而且清静自守,生性超脱喜静,又十分看重道德修养,所以,《明史·方伎传》载:“有道术,为人清静自守,故为累朝所礼。”[3]他“平生所有貂裘鹤氅,法衣宝剑,一切道具、舆帐、供奉给事之人之类,无一不出朝廷所赐,崇奖之荣,玄教罕比”[5]。

明朝宣德年间( 1426~1435 年) ,宣宗朱瞻基对刘渊然更是“宠眷弥厚”,晋其“大真人”号,赐法衣宝剑。刘渊然“奏请立云南、大理、金齿三道纪司以植其教”[5](P1261) ,更使云南道教声望大振,促进了云南道教的发展。

明宣德七年( 1432 年) 二月,刘渊然恳以老辞,返回南京朝天宫,宣宗皇帝亲自洒翰作《山水图》,题诗《歌赐长春真人刘渊然归南京》相送,在歌前还有序曰:“长春真人刘渊然,事太祖皇帝、太宗皇帝、仁宗皇帝,以至于朕,凡历四朝,阐玄元之妙,著感通之功,摅恭秉诚,老而逾笃。今已耄年,志存闲佚,辞归南京。朕重其去也。因取孔子仁智寿乐之旨,援笔作《山水图》赐之,题诗其端,以寓所以眷厚於老成之意云。”[13](P142)由此可见宣宗对刘渊然眷注甚笃。

刘渊然回到南京后不久病逝于朝天宫,享年82 岁。逝后7 天才入殓,端坐如生[3]。其高徒邵以正命时任道录司的弟子李希祖,在南京新修“长春刘真人祠堂”。昆明龙泉观内也筑有祠堂( 今黑龙潭碑林) 和衣冠冢,以示怀念。

三、开宗立派

刘渊然在云南期间的另一大影响就是创立长春派,被长春派后辈尊称为“刘祖师”。长春派是明清时期在云南,特别是昆明影响较大的派别,与龙门派并行,主要流传于昆明一带。长春派的特点是: 注重符篆,尚劾治鬼邪,精于医术为人治病,有20 字道谱“日道大宏,玄宗显妙,真崇元和,永传正教,绍述仙踪”。据长春派第十九世道士岳大德说: 长春派道谱在历史上排用到“教”字辈后,又从“日”字传起,未用后4 字。至今传至第十九世“大”字辈。

长春派在明清地方志中几乎未见记载,《诸真守派总簿》未录此派。直接记载长春派的碑刻也待查考,仅在明朝景泰三年( 1452 年) ,总兵官沐璘、右佥都御史郑颙合议在昆明创建长春观,并请太子少保兼翰林学士萧镃撰写《重建长春观记》,其中提及“滇南自永乐中刘公渊然以道法显,仁宗皇帝召用之,锡以长春真人之号,而观名适合,是观之始盛也”[9],也没有长春派的直接记载。

有关长春派的历史渊源,笔者采访了长春派第十八世道士王道遵、第十九世道士岳大德,于此记录他们口述的长春派的发展史:

明永乐十六年( 1418 年) ,北京新建宫殿全部落成,明成祖于永乐十九年( 1421 年) 正式从南京迁都北京。不久,他到长春宫( 今白云观) 游玩时,突发异想,欲亲见邱处机遗蜕,长春宫道众不敢阻,引至长春宫东院白云观处顺堂邱祖藏蜕处,谁知尚末开门,团团白云从地宫中涌出,明成祖惊立当地,眼看白云结成人形,向空飞去,明成祖自叹无缘,遂将长春宫改名为白云观。

此事传至万里云南,刘渊然得知后,感慨良久,遂决意自立门户,开宗立派。但此时的刘渊然仍借住真武祠,虽曾出力对真武祠做过一番修葺,但真武祠系龙门弟子的道场,不便作为自己开宗立派之地。为避嫌,在沐英之子沐晟的帮助下,刘祖师利用真武祠对面已废弃的珉王宫( 原元梁王宫) 为基础,经过修葺粉饰后,定名为“长春观”。于明永乐十九年( 1421 年) ,完成了开宗立派的大业,并饱含深意地将自己在云南所创的教派称为长春派,道教界称为全真金丹符箓派。立下20 字道谱,即:“日道大宏,玄宗显妙,真崇元和,永胜正教,绍述仙踪”。

除其他道众外,刘渊然收来滇云游的原祥符宫时师侄蒋日和、昆明晋宁人邵以正、昆明人徐日暹等四大弟子,由于原珉王宫座向不好,又是两朝废王故居,且距真武祠过近,有与真武祠唱对台戏的感觉。于是刘渊然命邵以正和蒋日和几经择地,最终选中了五华山下秃杉箐( 今文庙)外,与武安王庙背靠背,重新鼎建了长春观,方从岷王宫迁出。从此长春观成为了长春派道教的活动中心。

尔后又鼎建了黑龙潭的龙泉观,但规模较小,仅两进一殿,由徐日暹住持。清顺治四年( 1647 年) ,因原云南府学为张献忠部下所毁,云南巡抚将府学设进长春观,后巡抚王继文又与道官司协商,以城市商业日趋繁华,不利道士清修为由,于清康熙四十六年( 1707 年) 正式将长春观道众迁往北郊黑龙潭龙泉观。并按原长春观制式由官府出资对原龙泉观进行改扩建,原长春观则正式改为文庙,长春观原址附近,至今只留下长春路、长春坊、长春台等地名。新龙泉观落成时,王继文还亲书对联两副以示庆贺,其一副挂在龙泉观祖师殿廊柱上,上联为:“教立京都朝天灵济并神岳”,下联为“派分滇海真庆龙泉共长春”。另一幅挂在祖堂,上联为“以真化大明开国五帝”,下联为“着意创南滇长春一脉”,文意皆与史实贴切。

长春派自创立以后,从未收过坤道,此是与龙门派不同之一,弟子遍及全省,及北传至黔桂,西沿迤西大道传至保山、凤庆、腾冲、缅甸,南传至玉溪、通海、河口及越南。昆明地区主要的寺观有黑龙潭龙泉观、虚凝庵、武成路的土主庙及旁边唐宋年间就建的老子祠、东门外青帝宫、敷润门碧光楼关帝庙,寻甸茶庵寺,嵩明太乙庙、斗姆阁等。

以上虽然有待文献和考古实物的进一步互证,但毕竟是目前研究刘渊然与长春派难得的资料,特此存录。

四、设置道官

刘渊然在宣德年间,“奏请立云南、大理、金齿三道纪司以植其教”[5],在云南设置了“道纪司”、“道正司”、“道会司”三级道教管理机构。云南府道纪司设在昆明的长春观。萧镃《重建长春观记》说: 长春观“左为道纪司,右为斋堂,仍命道纪司都纪凌道崇典祠事”。而道士凌道崇曾任道纪司都纪,按明代制度道纪司设都纪1 人,副都纪1 人,道正司设道正1 人,道会司设道会1 。据万历《云南通志》卷五《建设志》载: 当时云南府道纪司有都纪、提点各1人,大理府道纪司也有都纪、提点各1 人,永昌府道纪司则有都记、副都纪各1 人,其下腾越州道正司有道正1 人,楚雄府道纪司只有都记1 人。刘渊然所请立的“金齿道纪司”即永昌府道纪司; 明代云南有金齿驿而五金齿府,金齿驿在永昌府城拱北门外,属在城驿,可能是永昌府道纪司的所在地。同时在云南各地建立官署宫观:( 1) 云南府: 习仪道纪司长春观,在云南府治南。景泰三年( 三年,原作“二年”,景泰《云南图经志书》卷一为“三年”,萧镃《重建长春观记》亦云:“景泰壬申三年”,今据改) ,右佥都御史郑颙、总兵官沐璘合议创建殿宇,翼以两庑,仪以重门,每遇庆贺,习仪即焉。( 2) 大理府: 道纪司栖霞观,在府治西北,宣德七年,刘渊然之徒芮道材创建,有印。( 3) 永昌军民府: 道纪司三清观,在法明寺右。( 4) 楚雄府: 习仪道纪司玄真观,在府治东,都督袁义建,长春真人刘渊然书额,内有泉,凡病疫者饮之即愈[9]。

这些史料说明当时云南道教在全国的重要地位,明代云南道教的发展步入了前所未有的兴盛繁荣时期。

五、广收门徒

刘渊然对云南道教发展所作出的贡献,不仅在于他的声望、地位对云南道教的兴盛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更在于他为云南培养出了一批颇有影响的道教人才。《龙泉观长春真人祠记》载: 其在云南传道,门徒“迨百余人”,其中包括明代统管天下道教事务的邵以正,名满天下的蒋日和,被封为雷霆都史的徐道广,道术高深的陀北人( 张道宏) 、黑道明、毕正宗等。

根据至今铭刻于昆明黑龙潭的明代谢宇撰《龙泉观通妙真人祠堂记》记载: 邵以正( ? ~1462 年) ,号承康子,别号止止道人,昆明晋宁县人。自幼丰神秀颖,警悟过人,志向卓越,超然物表,在龙泉观拜刘渊然为师,颇受器重。明洪熙元年( 1425 年) ,刘渊然回京“领天下道教事”,特向朝廷推荐了高徒邵以正。邵入京后,历任道录司右至灵、右演法,明正统( 1436~1449 年) 中,升迁为左正一,领京师道教事,得赐“守玄冲静高士”封号,并受皇朝敕令,主持编修刊成道经丛书《正统道藏》,共录道经5305 卷[14](P1266)。

芮道材,大理太和县人,少业儒学,后从长春真人刘渊然受栖神炼气之术。万历《云南通志》载: 其曾殄峨崀孽龙,除蒙化妖怪,深得百姓敬崇。宣德初年,奉诏入觐,得赐道纪司都纪职,给驿以还。明弘治壬子( 1492 年) 秋,在巍山创建栖霞观,并授徒30 余人,为大理地区道教的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9](卷之13)。

蒋日和是江宁世家,号节斋,自幼受学于南京朝天宫提点谢无为,后云游到云南,曾住持昆明长春观。后以刘渊然为师。并主持对真庆观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凡门庑殿藏之制,一时俱举”[12](P1253),历时6 年而毕其功。《真庆观兴造记》载: 其住持真庆观后,“由是道日以滋,行日以茂”[10](P1257)。洪熙改元后,得赐封“明真显道宏教法师”号,对昆明地区道教的发展兴盛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除了上述高道之外,明代云南地区还活跃着很多影响不小的道士,他们或以德行感人,或以异迹惊人,对云南道教走向兴盛产生了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总之,在刘渊然等一代全真高道的积极推动之下,明代云南的道教逐渐走向了兴盛,对云南文化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并在全国道教界中赢得了一席之地。

参考文献:
[1]龙云,周锺岳等纂修.新纂云南通志(二百六十六卷)[C].卷101·宗教考·一[A].1948 年铅印本.

[2]云南通志续编委员会编.续云南通志长编[M].昆明: 云南省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1986.

[3]明史·卷二百九十九( 列传) [C].第一百八十七·方伎[A].

[4][ 明] 王直.抑庵文后集·卷五( 长春刘真人祠堂记) [A].[ 清] 纪昀等总纂.文渊阁四库全书[C].台北: 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

[5][ 明] 陈循.龙泉观长春真人祠堂记[A].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

[6]周建华.刘渊然与赣南客家道教[J].中国道教,2006,( 1) .

[7]张泽洪.多元文化背景下的明代云南道教[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07,( 4) .

[8]昆明道教历史资料草稿[Z].1963 年11 月.昆明市档案馆藏.昆明市宗教事务处档案,20- 1- 102.

[9][ 明] 邹应龙修,李元阳纂.(万历)云南通志[C].

[10][ 明] 金问.真庆观兴造记[A].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C].

[11][ 明] 应履平.重修真庆观记[A].庄毓纹主编.昆明诗词楹联碑刻集粹[C].昆明: 云南人民出版社2006.

[12][ 明] 周叙.重建真庆观记[A].陈垣编纂.道家金石略[C].

[13][ 清] 张豫章,等奉敕编.御选宋金元明四朝诗[A].[ 清] 纪昀,等总纂.文渊阁四库全书·第1442 册[C]

[14][ 明] 谢宇.龙泉观通妙真人祠堂记[A].道家金石略[C].

基金项目: 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云南道教碑刻辑录”( 项目号: 07XZJ005) 的阶段性成果。

原载:《云南社会科学》2008 年第4 期P141-144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