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修 行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杨诚儒     时间:2013-07-24 14:30:27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当那鹖冠的道者,行近李通身畔的时候,李通正在山中的茅庵里诵着经文:“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于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秋后的野花,映着一点淡紫色的光晕,透过茅庵墙壁的缝隙,在李通破旧的道袍上,投出一点斑驳的影子,空寂而又落寞,道者便如此立在李通的身旁,看着这诵经的身影,陷入无尽的沉思中去了......

自李通弃却家中田宅,舍心入山,至今已是三年,三年的时光,只在李通的鬓发间,添多了一丝斑白,但修行的进境,却一直如隔了层障碍般地,无法突破。世间的纷繁与失落,李通是真实地经历过了,妻、子的逝去,让李通真实地看到了无常,但如何从无常中脱身出来呢?天地渺渺,日沉西山,李通在沉思,道者无言。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

天边最后一丝光亮终于消逝去了,夜色悄然地遮掩于天地,暗夜无星,心境悾惚,道者长叹,声音隐藏于黑暗,绵绵若存。

道者来的时候,李通未曾抬头,夜色枯寂,李通已经习惯了修炼的生活,世间的万物,已经如浮云幻境,在李通的心里,激不出一丝浪花来了。

若得长生,不若修行......

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李通静坐于室,道者立于一侧,天地寂寥,了无生息。一切仿佛已如永恒。

一只鸟儿于夜空中飞过,扑一下翅膀,在山间映起一片回音,道者动了一下,暗影在静室中突兀地涨大着,如水般地浸入室中的每一个角落,顷刻间,已经充满了庵室,真的有水流进来了,水势渐涨,漫过了修行者的衣袂,漫过了修行者的口鼻,有鱼儿游过了吗?修行者没有动静,一切只是沉寂,水却已经消退了,“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夜复归于静,修行者了无声息,仿佛一切已入混沦。

下一刻,天却明亮起来了,那不是平常的明亮啊,光亮仿佛活起来了,在道庵旁跳跃着,渐渐地行进来了,是火的精灵,一切已经在一瞬间被吞噬了,包括修行的人,也被挟裹在这光亮中,发出噼啪的声音。下一刻,那火光却如水般地逝去了,如同从来没有来过一样,只余下修行者,静坐于桌旁......

“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名为得道”

修行者于静夜里抬头,四周寥寥,只有道者高大的身影,一切仿佛如梦,但人生又何偿不是梦呢?

若得真道,便要破掉这痴心、妄意,世意界本是无常,人来了,又去了,风起了,又息了,何处才是永恒呢?

修者无言,道者无言

“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也许这世间的一切,便是这虚幻一般吧,无论是生死的离别,还是那毒虫猛兽,生色美景,这一切都是虚幻吗?但若一切只是虚幻,修行者的色身,又是实是幻呢?

天边渐渐地发出一点白光来了,一夜的时间,修道者仿佛经历了几世一般地,但心却依然安定,直到那个身影在门畔闪现,那是与已相伴多年的娇妻吗?还有早逝的爱子,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与笑容,修行者的心动了,生命如同不停流逝的河流,在修行者的心中穿行,一切仿佛都重新来过了,那早春花树下的相遇,夜色中悄然地牵手,那生命初来人世的第一声啼哭......

生命消逝了,离别的那一刻,如此痛苦,修行者颤抖着,压抑着自已的心,道者挥了挥衣袂,庵外的光亮盛起来了,又是一个新的早晨吗?

修行者却已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如同纸鸢一般地,飞翔于无明的空洞里了,“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轮回往复,如梦如幻”

生生死死、得得失失,人世间便只是如此的循环吗?亦或者在这无奈的循环中,还有着修行者未了的“道”?,当修行者在那一声惊呼中惊醒的时候,只看到清晨的阳光下,道者微笑的双眸,“既入真道,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一丝湿润的阳光,从庵室的屋顶的茅草中,照射进来了,映着修行者的脸,以及眼中那一点温暖的笑容,道者微笑,起身,飘然而去......

轮回无苦,真常无幻,生生死死,来来去去之中,又何曾失去过什么呢?众生本是真境,而这真境,又何尝离开过众生?也许,只有以真性感悟众生的时候,让自已与众生交融的时候,才是真正的道吧......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皈......

修行

附录:宋•无名氏《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李通

昔者天宝年中,有进士李通,年五十余,累举不及第。日诵《太上老君清静真经》,大得其理,寝膳不离其手,口不辍经。忽日,妻乃亡之。通嗟叹而已。惟一子。后一年,子亦殂。通曰:吾脱其枷也。常日诗酒自娱,相知或有劝之曰:我闻妻者,齐也,同棺共葬,乃人之常情。子之不为,恸嗟而已。君之无情。其子死,一恸而已,忘遗体之慈,是失父子之道。君何为知书也?通曰:我闻庄子亡妻而鼓盆,东门丧子不哭,此真达理也。吾何忧哉,吾何忧哉?太上云: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于空也。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常寂者,道也。道既常寂,吾何有焉?遂散家财与不足者,弃田土于量邻里也。李通乃携《清静经》而入华山,拔茅累石作庵,诵《清静经》默食药苗而修坚志,三年如一日,道心不退,感太上使神人教之。其人化道者,入其庵中。道者遂问之曰:子于此学道深山安有乎?凡问七次,而不对之。道不在忘言而不达,不在论言而得马驹牛犊,又何言哉,又何常得其道也?夫欲修道者,先能拾外事,外事都绝,无以与心逆,然后安坐内观,心觉一念,起速须除灭而安静。又若有浮游乱想,亦当尽灭。亦不知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然后呼为湛然常寂。李通闻之,愿然而拜曰:先生所命,愿一教之。乃跪于前,而授其教。先生曰:学道者唯灭动心,不灭照心;但凝空心,不凝住心者,空心也。不可定中之急求慧,急则伤性,性伤则无慧。若定不求慧,而慧自至此,名真慧也。慧而不用诈,慧而贵,实智若愚。此乃益资定慧,此羡无极。若中念想,多感众邪,妖精百媚,随心应见。又谓李通:汝若能定得心,湛然常寂,其道有成。李通曰:弟子能之。先生曰:来日我教汝,吾且去矣。先生遂出庵而不见,候来日辰巳时来,先生却来此庵前。通乃出庵,喜而迎之,而入其庵。李通乃礼:念弟子身为腐儒,不通大道,而守顿空,何异胶柱鼓瑟?先生曰:吾欲烧一炉丹,汝以镇炉,唯以无语为湛然常寂。汝能之否?通曰:弟子能之。先生乃于庵中立一炉,于袋中取出一锅子,放数粒丹药其中,望太阳取气一口,吹在炉上,其火乃然。仍戒李通曰:汝正南于炉而坐,此是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如此者乃事湛然常寂之法也。若有千魔万魅,感即是无,得而言,若炉中之丹则不成,汝道不就也。千万记之。三日后,吾却来觑丹,丹必熟矣。与汝共服,可以羽化为天仙也?千万记取。李通乃握固,而面于炉端坐。其先生乃出庵而去。不多时,忽然四方云起,雷电交空,疾风拔树,霹雳摧山,骤雨猛水乃浸其庵。李通不动身而端坐,其水浸坐,乃至.于顶,而心不动。雨水只有一寸,不入于炉,不至于口,须臾,水出既落,又有野火烧山,亘天火发,而至于庵,庵舍欲烧而着其李通,亦寂然不动,其心全无怨意。须臾火自灭。又有饿鬼而至,其鬼或蓝面而赤发,或黄体而面青,或眼红而光出,牙若刚刀。吾等山鬼也,今日大飢,食而且度。汝若一言,吾不食汝;若无言,乃啗之。李通终无一言,其鬼自灭。又有数十饿虎而来欲食李通,李通乃不视,亦无怖心,其虎哮吼数遭,嗅而不食即退。又有毒蛇,遂遶其身而行,李通亦不动心,其蛇自去。又有一妇人,年貌二八,娇姿无比,以其妖言艳语而惑李通。李通心并不动,妇人亦去。又有强徒三十余人,皆铁衣,手执戈弧矢。贼首曰:好食此人心肝。遂刀劈之,欲下手,有一人曰:只语一声,且免之。李通亦不言,其贼自去。然后有一王,峨冠大袖,朱履长裙,手执寒玉珪,自变量人狞神恶鬼,是牛头狱卒,手执铁叉,大喝李通曰:阎罗大王至,何故不起?其鬼遂以铁叉叉之,其王曰:且住。若其人一言则免之,若无言,以铁叉叉之。李通终无恐惧,亦不动心。王曰:执取伊妻来。不多时,李通妻至,王曰:使尔夫一言,不令汝受苦。其妻曰:君与我为春属,恩重如丘山。今日我经地狱受苦。若你一言救我之苦,若不言,苦罪难受。李通终无一言。其王遂怒:此乃顽鄙之人,今锯解其妻,使令看之。须臾,狱卒提到其妻,用板夹之便锯解,血流满地,悲声不忍见闻。其夫亦不言。王曰:又呼其子。子果至,王曰:交汝身为万段。子曰:父乃铁心肝。我母因父不言,直至锯解之苦。父今又若不言,我受到身之苦。《孝经》云:念父子之道,乃天性也。父慈悲,乃一言,可免其苦也。李通终无一言。王见此,大怒言:这汉顽执,摄其生魂离壳。李通但觉昏然,其魂于齐州王大郎家作女之身,生而且艷,绝其容貌世中无比,喑哑不言,年至一十八岁,人呼为哑女。父母出嫁与东村马员外第三子,甚爱其貌美,乃不嫌哑而取之。凡三载,生一子。其夫因醉而归,与其妻曰:尔生得一子,甚美,幼哑而无言,此乃大病也。虽此子,何为美也?遂把子脚倒提摔之,血溅其母满面,哑女惊然,忽叫一声:冤苦,可惜我娇子。开目遂见其炉红光乱撒,火星迸散,似如雷声。其先生方至,曰:丹药欲熟,为汝一声而惊怀了,其丹砂是不能成。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此人而不能守湛然常寂之道也。先生以手搥胸,大哭曰:可惜一炉丹药。更后六年,吾复再来。遂赠与李通诗一首:略修玄理问吾徒,丹熟真铅悟色无。鹤性自闲冲碧落,道心因静见工夫。龙吟瑞彩笼金顶,虎啸祥风射玉炉。更后六年功行足,湛然常静入仙都。先生曰:六年之内,只守此经而修,因上玉京。勉之勉之!道罢,先生化白光而不见。因此李通觅一绳悬大石,可重千斤,坠于石室之中,于石下而坐,寂然不动。六年功成,其先生引鸾而复现,叫之,通乃见先生,大喜,礼拜毕,二人共话,乘其鸾冉冉腾空而去。至半空之中,乃遗下诗一首云:观空空亦是真空,空既无时无亦通。无惠既无湛常寂,好乘惊背到天宫。又有小词一首,《寄减字木兰花》:攻书学业,五十余年头似雪。金牓无名,始信儒冠多悮身。妻亡子夭,恩爱无时来入道。深谢师言,湛然常寂升九天。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梅花易数牡丹占(爱情版)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