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张高澄道长:传统道教在海外的发展

张高澄道长:传统道教在海外的发展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张高澄道长     时间:2016-09-16 13:52:00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点击图片 查看视频

大家好,我现在一直认为自己学理工是误入歧途,我应该学道教文化、历史这方面就好了。我曾经到处云游,在美国大概差不多待了快20年,其他地方也都走走。刚才胡绍皆老师讲,关于“文化自信”、“道教自信”,我有一个非常深的体会,就是如果有传统文化知识的人到了海外,你这个文化自信不由自主的就会有自信,但是没有这个知识的人很快就没自信了。这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为什么呢?我们认为懂些道教,懂些古代知识,对于西方的文化,好像像文化的沙漠一样,它什么都没有。不是说它没有,就是说我们觉得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很有意思。

假如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时候,不是送留学生到国外去,而是送一些道士,像胡诚林道长、李延丰道长等等都去一趟。这样他们回来,在那边是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可以设想一下,都是对自己文化很自信的人,如果到海外去,到现在为止去了几十万人。

这样的话,可能就不会产生什么冲突,因为大家的思想就不一样了,可能西方人也会重新认识中国,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现在我发现到海外去的道士很少,我为什么讲我们很自信呢?因为我们到那里去了,我发现一些问题,比如说道教讲究养生这个事情,西方人基本上没有养生的概念,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养生,反正活着就活着,吃喝玩乐的过日子。

我认识的外国人,我认识的美国朋友,基本上都得过癌症。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包括我的徒弟在庙里待着,他也糊里糊涂得了癌症。后来我又发现,外国人的身体没有我们这么好,因为他们不会养生,他的病基本上是从很小就开始了,大概十八九岁就开始生病,一直到四五十岁,什么样的病都有。

为什么在国外我感到很自信呢?我经常碰到很多老外来问我,听说你们道教懂这个懂那个,我能不能解决一些问题。我就打个比方,我认识一个年轻人,他有一种病就是睡不着觉,在美国叫做“sleeping is older”,简单讲就是晚上睡不着觉,白天他老是困。他就来问我怎么办?我说睡不着觉应该很简单,怎么会有人睡不着觉呢?

这个时候他就来请教我,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他非常痛苦,一到上课的时候就开始困,下课精神就好了,到晚上就睡不着觉。我说很简单,你跟我学“站桩”,站在那里,每天站20分钟到30分钟。他得这个病大概已经5、6年了,年纪也很小,结果他跟着我站了不到一个星期以后,他就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然后问我能不能教这个东西,我问他为什么要教,他说我已经好了很多,能睡着觉了。因为他好了,他们校园好多得了同样病的人,校园里很多人都这样子,都想知道他是怎么治好的,是用什么样的药。他就说我有一个秘诀,是从中国传来的,有五千年的历史,站桩也被说成有五千年的历史。就这样,我看着他身后,每天都是十几老外跟着他一起站桩。

另外他告诉我一件事,他的姨妈,实际上就是他的一位长辈,就是这方面的医生。他的姨妈告诉他,你这个病在全美国很多,但是我们还没开始研究要怎么治疗。因为人数不够多,在美国设计一个药,从开始研究到实验室出来药品,到临床实验,差不多要十几亿美金才能出来这个药,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掏钱研究这个药。他的姨妈跟他说,你要想治好你的病,我估计要十年以后才能研制出来这个药,那他可能已经不行了。

当他治好了以后,就跑去跟姨妈大吵一架:你说十年以后才有药,我现在已经好了,怎么说。他姨妈说,我不相信你能治好。但他整个人都变了,因为没有睡好觉的人,看上去就是浮肿的,经过几天以后他就开始很正常了,我就讲这样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就说明西方人有很多问题,他们的思想方法和我们不一样。我们道教几千年的经验,可以非常低成本,甚至是零成本的方法,来解决他们认为要几个亿的代价才能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劝我们的道士,到了西方去要胆子大一点,你们肯定有很多办法解决很多问题,这是一个自信的问题,也可能回答了觉醒的问题。道教有很多高招,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还有一个我在想,他们也经常问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比方说我们的留学生里面,很容易信基督教,跟着他们的教走进去。但是我在那里待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传教的功能很强,每个星期有四个教派的人对我进行传教,但是都没有把我传过去。为什么呢?我问那个基督教是怎么回事。耶稣基督为了人类,用自己生命创造了一条解决生命永生的道路。耶稣基督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三天以后又复活了,还是一个星期以后复活。他们问我,听说过死而复活这种事情没有,我说我们道教好像很多人都可以死而复活。

我们很多的祖师爷都有尸解,他们问什么叫尸解,我们道士就知道什么叫尸解,就是人死了以后然后放在棺材里头,等几天之后再去挖开,他就走了,这个是很经常的事情,有几千人了。“尸”就是“尸体”的“尸”,“解”就是“解脱”的“解”。他说你们有这种事呀,我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说如果你有了中国道教知识的时候,在宗教上面你有免疫力,马上就有自信了,就会觉得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神圣。

当然,我认为耶稣基督也是一个很伟大的人,但是我就是说像他这种死而复生的事情在我们中国有很多。因为过去祖师爷经常说我们尸解有几十万人,白日飞升也有几千人,这些事情历史上面都有记载。这个事情就是说,如果你有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常识,你对自己,而且到西方那边的很多思想,自然就能产生免疫力,就不会那么盲从。这个是我想跟大家讲的一点。

还有一点,我想讲的是道教到了西方去应该做些什么?我查了一下“一带一路”,都是穆斯林的居多数,五大宗教都在里面,就只是没有我们道教。道教到那里去了之后怎么才能够生长?我记得早上有厦门大学的陈老师,他说道教有一个特点叫“杂而多端”,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特点。使得我们每一个道人的功能很强,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我以前跟道医在一起,这个道医解决问题的方法非常简单。

我打一个很简单的比方,有一天来了一个老太太,她说她的脚后跟很疼。我估计道医都知道,脚后跟很疼对我们中医来说很容易的。然后我问她,你怎么回事呢?她说,我到这个地方来是听别人推荐的,这个中医陈大夫有办法。我说那你脚后跟疼,你怎么到这儿来治呢?她说,我的家庭医生跟我讲,这个脚后跟疼是脚后跟里面缺少一种物质,我忘了是什么物质,导致神经阻塞以后就会产生一种疼痛。

老太太很痛苦、没法走路,她的医生给她说,要把这个脚后跟用刀挖掉,装一个橡皮的脚后跟。这个事情把他吓坏了,装橡皮又受不了。到了陈大夫那里,陈大夫说很简单。拿一根针,捅在这个上面,然后放了一点电,最多20分钟的时间。陈医生说你下来走走,老太太说我不敢走,这个腿疼了好多年了。陈医生说你下来试试看,结果她很轻松就可以走了,最起码可以忍受住这个疼痛,她就很奇怪。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相信我们每个道士都会这招。但是在西方呢,它的科学没有深入到这个方向中。因为她这个脚后跟疼,觉得还是开一刀算了,没有想到用其它低成本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在那个诊所里面实际上就是20元钱扎一针。那你到一般的医院里面去,20元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这方面我觉得“杂而多端”这个东西,当然里面还有很多高招在里面,我大概就是讲这些事情,你们大家要有信心,其实我很有信心,我在那里待了二十年,每天都对道教有信心,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是不可以用道法轻松高明解决的。

我就讲到这里这个问题,谢谢大家。

更多链接:

2016中国(温州)新媒体和道教文化发展高峰论坛专题报道

(作者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 道教之音 编辑 整理)

网友评论

道教书籍热卖

热门视频

更多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龙虎山天师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