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东盟论道:古老的道教和前卫的新媒体的结合

东盟论道:古老的道教和前卫的新媒体的结合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佚名     时间:2016-09-17 13:48:00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点击图片 查看视频

王驰:接下来,我们要进行第二个话题,第二个话题非常有意思。现在来谈道教和新媒体,不管诸位对道教很有了解,或者到我们众人,或者对道教刚刚了解,一想到道士这两个字,基本上90%人的第一印象是古代人,为什么我说这话呢?因为最近很多道观爱跟汉服的人一块玩,穿汉服的人认为天生和道士玩到一块,你看你的衣服,你看我的衣服,咱俩差不多,不可能去和天主教、基督教的神父、牧师一块玩。我们在服装系统上,会发现道教、古代、汉服这些东西捆绑在一块。

大家知道近代一百多年以来,中国社会文化经历了一个古今中西的巨变,但在这巨变当中,道教有没有成功进行一个转型,一直到今天我们在讨论新媒体非常现代化东西的时候,我们不得不在问,古老的道教和最前卫、最时尚的新媒体,我不知道明年还有什么新媒体出来,到底如何结合?能不能结合?如何结合?能不能获得一种我们所谓叫共赢的东西?

接下来,因为我们又是从古到今,还得请出学术权威卢教授,由卢教授来先谈一谈这个问题,古老的道教和前卫的新媒体结合问题。你学识渊博,从古到今。谢谢卢教授!

卢国龙:谢谢王博士,再一次把机会给我了。我在最近十几年时间开始研究儒学,以前一直在做道教研究,经常会遇到一些教外、非道教圈、学者问我一些问题,说:“你老是说道教代表中国人宗教意识的这么一种宗教,为什么道教徒的人数比其他所有的宗教的人数都少,发展规模都小、慢?”我问他:“你怎么断定道教的信徒比其他的少,比如说比佛教,你怎么断定他少呢?你这么去看,如果一个人遇到一个很诧异的事情,他要表示感叹的时候,要开口说‘My God!’肯定是天主教或者基督教徒;如果碰到这样的事情,他一声‘阿弥陀佛’,肯定是佛教徒;如果碰到这样的事情,说一声‘俺的娘!’肯定是儒家讲理论的;如果遇到很诧异的事情,说‘我的天啊!’肯定是道教徒,因为道教最早把天道的意识概念彰显出来。”对于道教的信仰者无法按照天主教、基督教那种严格的入教仪式去衡量,进行统计。这是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道教的历史上从来都是以伦理为本位。你信不信我的教,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做一个好人。从某种意义上说,道教是最尊重个人信仰自由的一种宗教,我们在学术界有时候会讨论到一些问题,比如说我国的《宪法》写得是:“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而国外通常的提法是“宗教自由”。一般学术界会有一种评论,说国外的西方国家宗教的自由,自由度比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度大,其实我认为这东西很不一定。在一个西方有一个为主流宗教的国家里面,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有一位先生提到了,孩子一出生,他爹娘就抱着去受洗,他在哪里出生,是由谁生养,已经决定了他的信仰,本身没有任何选择,哪来的宗教信仰自由?因此,在西方所谓的宗教自由,严格地说,它是有信仰某一种宗教的自由。

在该意义上说,道教既然是非常尊重个人对于信仰的自由选择,不是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传教上面,以人为本位,尊重他的自由选择,这是道教最基本的传统。但是在现在的学术界,加拿大有两位学者,他们自己本身有基督教背景,提出一种理论叫“宗教经济学”,所谓“宗教经济学”不是拿神去卖钱,宗教之所以拥有信徒,是因为它所创造的精神产品可以被人所接受,它出售它的精神产品,俘获了信徒的信仰和尊重。按照“宗教经济学”的理论来评判,一个宗教它传播的范围越广,市场越大,占有的份额越大,说明它的产品质量好。

可是我认为该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如果一个宗教它采取的是一种系统的营销,甚至是传销的方式,它传播的范围跟一个以人为本位,充分尊重他人宗教信仰自由选择的道教进行比较,传播的手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你怎么能够按照市场的占有额来衡量它的精神产品好与坏,至少违背了一个最基本的人类文化学的观点,一个精神产品好与坏,看对谁适应与否。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新媒体手段,道教应该说在传播分享自己文化的技术手段上,我们可以跟其他的宗教拉平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新媒体的传媒手段对道教的介入,应该说给了道教一个很好的机会、平台。《道德经》说了,“既以为人己愈有”,我的精神产品有多好,拿出来跟别人分享,在分享的过程之中,同时反馈回来给我问题,推动了我自己本身的精神在创造。

这也是我来参加该活动的一个初衷,我想观察新媒体和道教的结合,对于道教传播的方式,分享文化方式的推动可能会引起道教自己本身文化精神产品上喷发的阶段,这也是我的期待。谢谢各位!

王驰:谢谢卢老师。因为刚才田总和林总都很谦虚,说自己不了解道教,我按照随你所愿,往后发言。先请杨道长,作为一个道门人士,我们现在提这个问题,道教很古老,您是茅山道院的住持,古老的道教跟现代新媒体怎么样结合。

杨世华道长:新媒体相对于过去的报纸、电视、广播而论,是一个新生事物,我认为是一个好东西。但新媒体是个好东西,在我们道教界,刚才王驰老师也讲了,是一个古老的道教,道教界里面有很多的道长,包括我们道教界领袖级,有很多人对新媒体排斥、拒绝、回避,根本不想看、不想学。我最近一两年时间已经鼓动了会长,一开始认为和他没关系,没有什么意思。然后把他教会了之后,认为是好东西,爱不释手,信息量太大了,太好了。在这个方面,我认为古老的道教和现代的新媒体应该非常好的结合起来。

比如说我所在的茅山,是中国道教名山。应该在这些方面,我做得比较早。过去如果算旧媒体,中国道教第一张报纸在茅山一直到今天,如果追溯到三十年之前,那时候卢老师他在中国大学的研究室,我还在上学。当时的中国道教没有刊物,只有一个不定期的叫《道学会刊》,在1986年,李文成秘书长在的时候,他找到我,还跟我谈心,我指出来,我们道教要搞自己的刊物,可能也算是我在里面做了一点推动的作用。

现在新媒体时代,刚才卢老师也讲了,道教一定要抓住这么好的机会。因为我是省一级,茅山是一个小山头,因此我所在的茅山在这方面,应该把新媒体在道教界来讲做得比较好,因为网站做得比较早,有专人管理;有短信的时候,也搞了一个短信平台;现在微信来了,也非常好,茅山道院做了微信公众号,下面五个道观都有微信公众号,我把它做成若干个小盘,放在我们道观、会议室、餐厅、斋堂,所有公共的地方都有。就拿我所在的茅山道院,短短的一年不到时间,现在接近有两万人,现在我想把这发展到五万人,这完全有可能,因为在这里面我尝到了甜头,既有经济效益,也有它的社会效益。

比如说这次我们搞的大学生夏令营,响应人民大学何建明教授的倡议,今年全国有4000家公益性大学生夏令营,我条件还不是很成熟,但不能等,要办。通过我们茅山道院微信平台,发布了一个通告,短短的三天时间,接近两百个大学生要求来参加,但是不可能,因为没有这么多的地方,在近两百个大学生当中挑选了三十位,最后还有开后门的两位,总共三十二位,来自于全国的十三个省,三十二所大学,其中有复旦、清华、北大、南大。今天上午刚刚进行闭营仪式,尽管我不在,但是我通过新媒体,看到了整个过程,也很感动,上午他们做得非常的好。

我也用了新媒体的手段,尽管没有参加今天大学生的闭营仪式,在来的车上花了几分钟时间,把最近五天的点点滴滴做了二十七张的微信相册,配上一首道教的歌曲《知足》,发过去,所有的营员即大学生都看到,在闭营仪式的前面,把我的相册放出来。这说明新媒体是个好东西,在这方面,我们要好好的把新媒体和道教文化的传播结合起来,因为在五大宗教里面,道教产生于中国本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既有教化的功能,它也是文化,有文化教育的功能。从五大宗教来讲,道教可以理直气壮的去做,大张旗鼓的去宣传。因此在这方面,新媒体要好好的用。谢谢!

王驰:谢谢杨世华道长。接下来我们请田总来谈谈,因为我们知道视频媒体、直播这一方面有开拓性的工作,请您谈谈这个问题。

田艳:我把杨道长刚才说的案例进行一下分析,我不太懂道教,但是我懂传播。现在想说一个,其实从昨天晚上到刚刚到会场之前,和好几个道长聊了一会儿天,开始对道教有了一些了解,准备回去把《道德经》拿出来好好重新看一遍,以前看过,但没仔细看过。

我的理解是,每一个中国人如果把《道德经》读透了,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应该算道友。我儿子在上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候,老师都要求小孩必须要看《道德经》,我认为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也是道教文化在传播。但是,在我来之前,都不太了解,事实上《道德经》和道教文化有什么关联,意味着我身边所有做媒体、传播的人,他们了解道教文化的人非常的少,道教文化仅仅靠像杨道长这样已经开始做新媒体传播的人去传播,还是我们应该发动更多的人去传播,我认为应该是后者。

第一个,我认为2000多家道观如果都有自己新媒体的账号,都去做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已经形成非常大的声势。

第二个,从我对传播学的理解来说,我认为影响最有影响力的人是传播的一个最基本的层面。杨道长刚才说了,他今年组织了大学生去茅山道观,我认为这是做了一件影响有影响力的人的事情。如果去到茅山道观的这些大学生,对道教文化和道教有了非常深刻的理解之后,他们应该会成为道教的传承人,这里面肯定未来会有。因此,我认为每一个道教中人应该去影响这些真正在主流社会的主流人士。

在新媒体领域,我跟大家说一下,微信公众号有两百多万个,其中微信公众号核心的公众账号优质的会超过十万个,在这十万个账号里面,如果有很多账号的作者能够去了解、理解道教文化,也参与传播,起到的作用、效果远远会比仅仅靠三万个道士,八千八百个道观去传播更大。

从我的角度上来说,我认为作为道教的传播,它应该是发动更多的人,更多的在该领域传播内的人,比方说我相信我和林总回去,肯定会去研究,可能会去传播。包括昨天跟王博士在聊的时候,我非常有兴趣,我回去之后想把中国各个道教学院都采访一遍,看看道教学院是怎么样在传播道教文化,怎么样培养整个道士的体系。我认为应该是我们走出去,走不去不一定是要自己完完整整走出去,用我们整个体系、道教的文化推广出去。

王驰:谢谢田总,我先代表我们上海道教学院欢迎您来我们上海看一下。最后,请林总谈谈,希望在您刚才阐发的基础上再聊聊。

林学飞:我在田总的基础上再深化一下,其实从传播学的角度来说,我们先要对这两个事务进行分析。

第一个,比如说互联网到底是什么?也就是新媒体到底是什么?其实我认为现在社会有点问题,所有的东西都跟风,所有的东西都往上靠,我认为不一定正确,新媒体不是像别人说得那么夸张,新媒体它只是这个时代赋予传播的一个工具而已,没有什么新奇的,即你懂得学会了该工具而已,并没有像别人说得那么传奇。

第二个,不管是从新媒体的角度,还是从原来传统媒体的角度,永远遵循的一个话题叫内容为王。但是我在这里倡导一下,希望懂道教或者是懂道教文化、了解的人学学新媒体,其实并不困难。其实我们两个懂了新媒体的传播学,然后去学道教文化,我们传播起来也不难。

我认为这两个要介于分析,其实并没有复杂。但是新媒体不是谁都上,我要说说新媒体的情况。我今天早晨听到有一位博士说了,新媒体是烧钱的,不是谁都上,这是第一。

第二,你不懂,因为未来的时候,新媒体所接受的时代变化不像以前非常快,好像是去年,H5很风靡,但半年不到,H5过时了,它的时代变化太快了。因此,我认为作为各位道观或者寺庙的时候,各种用新媒体自己要对新媒体和你传播的东西进行分析,不要硬上,我认为这很烧钱,如果缺这方面人才,没有想好定位。

第三,没想好特色,尽量找专业的人,不如交给专业的人来打理,这是我个人的建议。这是第一个问题,即分析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刚才说了一半问题时,认为现在道教传播为什么在媒体上很少,可能和道教的文化特点有关系。另外,还有跟我们教育制度本身有关系。现在宗教不能进校园,到这时候可以改一改,把道教的文化和历史完全进校园,让所有人正正规规地了解道教的文化和历史,我认为非常有必要,道教不要做成一个小众的传播,好像变成了一个只是区域内传播。

对我们中国人,因为大家都知道,自己作为外宣时在外面,常说道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一问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们确实没学过,自己也觉得丢脸,事实是这样的情况。我倡导一下,因为现在的道教,各位很多的高僧大德都是政协委员,我认为在做政协议题的时候,可以提一提,因为我认为你们比我们更专业,我们相信在媒体上也常常会提到该问题,让孩子开始了解道教的文化、历史,非常有必要,不一定是把它看成宗教的领域,要从文化领域来学习,我认为这非常有必要。这是我要讲的两个问题。

王驰:谢谢林总,我也回应您我的观点,您说进校园,我提一下太极拳,因为我们知道李延丰道长在东蒙山天然道观,他也是以武来衡道。

我提出一个观点,现在对于全世界练太极拳,仅太极的人数现在没法有个确切统计,但一般口径都会提出几个亿。其实我曾经想过一句话,这几个亿的人都可能是潜在的道教徒,中间需要一层捅破窗户纸,告诉你的拳背后的大文化是道教。因此,我认为进校园,比如现在我们也在推广传统武术,好多的东西这可以有个一体化的进程。非常感谢!

更多链接:

2016中国(温州)新媒体和道教文化发展高峰论坛专题报道

(道教之音 编辑 整理)

网友评论

道教书籍热卖

热门视频

更多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龙虎山天师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