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张馨月     时间:2017-06-22 13:08:43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点击上图观看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金箓大斋法会

2017年3月12日(农历丁酉年二月十五),上海城隍庙为庆祝道祖降生,经过精心策划,于老子诞辰日恢复举办了“玄元降圣节” 金箓大斋法会。 在过去的老君诞辰日里,各个宫观也曾将其作为道教的重大节日举办法事进行庆祝,但真正将这一天冠以“降圣节”之名予以明确提出、并举办庆典活动,这还是古制中断已久后的头一次。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话说这“降圣节”的名字一听就让人想起西方的 “圣诞节”,一定不少人会觉得道教是在照着基督教的模子画了个瓢。实际上“玄元”是大唐开元三年(715年)玄宗皇帝下召钦定、“降圣”是大唐开成五年(840年)武宗皇帝敕旨所改,皆是追经溯典,上循唐制,有所承继。可惜近现代中国道教势力衰微,这一自唐而来宋元明清历朝历代都曾举行盛大醮礼的传统,没能一直延续,本就属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被外来文化所吞噬。在今天了解到这一淹没了的传统被重新挖掘并被尝试重塑时,内心不禁交织着复杂的感慨与思索。

得知举办这次“玄元降圣节”的消息,我有幸经历和感受了从策划布置、到现场活动、再到后期总结的部分过程。总结起来觉得这次活动在道门中,真是既继承、又创新,既暴露着问题、又象征着希望。

现代化媒体平台助力宗教传播

新的时代潮流下,现代化的媒体平台已成为生活的基本工具,道教界也越来越意识到、并开始重视结合现代媒体技术的运用。此次降圣节为了体现时代特色,吸引更广泛群众、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关注,在传统的仪式基础上推陈出新。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前期借助上海城隍庙微信公众平台不断发布预告和介绍文章进行宣传,活动当天设置了扫码祈福环节,通过二维码登入信息领取降圣紫团和降圣贴符,获得善信抽奖机会。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活动邀请腾讯道学和道教之音等媒体平台进行互联网的全程直播和新闻报道,在城隍庙内还安装了LED屏幕播放现场活动的详细画面,同时还请到上海市电视台进行全程转播,并请专业的纪录片团队负责拍摄记录活动全程、剪辑成片。整个过程大力使用现代媒体技术进行宣传和记录,策划安排上注入颇多心血。

印象十分深刻的是策划团队在知道此次网络直播成绩时的兴奋。腾讯直播平台的观众人数全程不断增长,最后累计达74万。这次作为宗教活动、尤其是对于道教活动来说,能有如此多的观众同时关注,着实说得上是一个不小的惊喜。

鼓励新一代的大胆尝试

看得出,身处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道教界在努力尝试追赶时代的步伐。上海城隍庙在这一点上算得上是领军力量。在借用新媒体、开拓新思路方面,上海城隍庙有着自己的一套规划。其实不只是使用互联网、新媒体这样的媒介工具,在教义的叙述语言、建构方式、衍生的产品周边、塑造的视觉形象等等诸多层面,道教都面临着重新诠释和展现自身的重大课题。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作为年轻一代的观察者,我个人十分关注道教在新时期的表达,并且非常期待看到道教在诠释自身时能有一些新鲜的形式出现。但或许只来源于我幼稚无知的好奇,我同时也了解到很多老道长、包括一些严谨的学者都对这一类“新鲜事物” 持保留意见。活动结束后,对上海城隍庙住持、上海市道教协会会长吉宏忠道长的采访中谈到此问题,吉会长表达了对新时期弘道方式新探索的鼓励。他说:“只要出发点是好的,我愿意帮助大家去探索,鼓励年轻人进行大胆的尝试。”

“我鼓励前卫的。如果墨守成规道教能够很兴旺,那保守起来也就算了,关键是现在道教已经很没落了,这个时候还保守的理由在哪里?”吉会长的发问掷地有声。

强化道教属于自己的标签

事实上,且不说新兴的自媒体到底吸引了多少人去了解道教,又最终吸收了多少人去信仰道教,一场活动参与下来,我观察到的最大的现实就是——确实能够指认这是道教的民众属于少数,以及现在的道教甚至都还不具备足够的能力让人们知道自己是道教而不是其他。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显然,绝大多数的到访者将活动的主办方认成了佛教。我在现场随机做了一点调查,约五分之四的参与者不知道此次降圣节是道教的活动,而几乎所有的到访者、包括外国游客看到门口的元婴像轮廓,都认为是盘腿打坐的佛陀形象,坛场举行的法会也被认为是佛事,更不用提随处可见的合十礼。活动中一位对道教很有感情的摄影师看到这样的状况时,发出了“道教无论现在活动办得多好,都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感慨。

目前,加强自身的身份识别,注重道与佛的区分,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强化道教自身的标签,正引发着道教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思考。上海城隍庙利用自身的平台,不断做着自身的尝试探索。

说到底,此次玄元降圣节也是一次对于老君信仰背后神学思想的整理与发扬,是在“道教是谁”这一问题上向大家做的言说之努力。上海城隍庙依托自身的位置环境、信仰资源,策划了这次首届的道教“玄元降圣节”,明确选取突出道教的神圣对象老君(老子是民众对道家道教认知度最高的内容之一),并以其降世的“元婴”形象蕴含道教“救度”的信仰核心,将道教的崇拜对象与教理教义融合在“元婴”这一视觉符号与“降圣”这一标志性、纪念性事件之中,以唯一的活动对象和明确的视觉形象展现道教核心的元素,在通过自身主推的内容使民众对道教的印象和认知清晰化、明确化上做着努力。

重中之重——整理和树立一条主线

“玄元降圣节”是一个标志性的尝试,在更深刻和广泛的领域上,背后是道教自身要面对的问题和挑战。所有问题的根本,在吉宏忠会长看来,就是要进行道教当代教理体系的研究建设。如果不树立一个主干,对道教本身的诠释众说纷纭,教内各门各派很可能只各自引为正宗,在弘道上也会出现其实并非缺少宣传,而是无人敢讲、讲不到点子上的情况。道教内容博杂而玄奥,要树立一套完全被广泛共同认可的核心来,比之于其他宗教可能困难得多。

上海城隍庙丁酉年玄元降圣节回顾

对于这种复杂,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道教协会会长、上海城隍庙住持吉道长以树的枝干作喻,他说,理出主干并不意味着要把枝丫剥除,枝丫是客观存在的。吉会长已经在诸多场合下发声呼吁,要结合教界和学界最广泛的力量,展开一场讨论,理出一条主线,树立一个更为普遍被认可的核心。把道教可以引为支撑的主干树立起来,才能为道教的发展打出稳固的根基。

蔓延茂密的枝叶从来诉说的都是树木的繁盛,而并不会丝毫影响根茎主干的伫立。

对于这一主干是什么,目前回归 “老子之教”、 崇尚老子,已经成为越来越被学界和教界讨论及认可的方向,是在道教发展上越来越被广泛认同的的核心。所以本次降圣节前期做的大量文献与教义的研究工作,也是为强化道教尊奉老君的信仰表达,是为形成(恢复)更为广泛的信仰实践(尤其是仪式)而做的重要尝试。

虽然面临重重挑战,却没有绕开面前问题的理由,甚或说正因为困难,才更凸显出新时期道教建设者身上所肩负的重任。

改革不一定都会成功——自我调适的方向问题

道教的发展急需适应时代要求、寻求变革,但与此同时吉会长还提到了另一个担心:一个事物的没落,一有可能是不能与时俱进,二也可能是谋求与时俱进的努力上走偏。改革不一定都会成功。除了努不努力适应潮流,怎样适应潮流同样是重大的决策问题。

是否做了正确的努力,我们无法当下就做出判断。历史会给我们证明与检验,把结果交给时间。每一位道教的反思者和建设者或许能做的是尽可能地广泛沟通、研究讨论、探索实践,尽可能地意识到更多的问题,以及尽最大努力解决难题。

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自我调适的方向不对就会离正统和核心越来越远。 “所以时不我待,急得不能再等了!”吉会长的话语中充满着急迫和殷切。

新时期道教建设正当时

好在即使如今的道教气力衰微,却看得到外在环境的改善与自身内部反省力量的壮大。新时期的媒体技术为宗教的诠释和传播构筑了新的展示平台,国家的文化政策对宗教给予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和支持。更重要的是在经历了几十年的下降后,道教的社会关注度和学术研究关注度都迎来了回升。无论是学界还是教界,都在进行着越来越深入的思考和探索,为道教的发展出谋划策。正如吉会长在接受采访时所说,(这样的工程)非一人一地方能做,“我们现在处在一个相对好的时期,把各种力量结合起来,可以说是正当时。”

今年首次举办的玄元降圣节已经发出了革新的信号,显示出道教为适应时代、壮大自身,在新环境下所做的新的探索和努力。究竟以什么样的方式建设道教,又会有怎样的效果,值得期待。

(供稿:张馨月)

相关链接:

(图文详解)上海城隍庙降圣节前夜神秘的老君降生仪典

老君降圣 大道显化——上海城隍庙玄元降圣节系列活动

玄元降圣节 上海城隍庙皈依法会引度清信同摘道果

上海城隍庙隆重举行玄元降圣节金箓大斋系列活动

上海城隍庙玄元降圣节皈依法会(图集)

网友评论

道教书籍热卖

热门视频

更多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龙虎山天师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