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早期道教神仙女青考


来源:中国道教     作者:黄景春     时间:2014-07-29 15:50:36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查遍中国大陆出版的道教辞典,没有一部为女青专立一个词条的。但是,在我国出土的古代文献买地券、镇墓文中却经常可以看到女青的名字。今天的研究者也是从这两种出土文献中了解到早期道教(天师道)还有这么一个重要神仙的。

买地券、镇墓文是东汉中后期出现的具有鲜明道教文化特征的随葬文字材料,主要内容是为死者买阴间宅地一处,要求幽冥各级官吏不要侵害死者灵魂,阴阳殊界,死者鬼魂也不要回到人间作祟,复连生者。1东汉魏晋的买地券、镇墓文都是以“如律令”结尾,到南北朝时期,有些券文的结尾变成了“如太上老君地下女青律令”。现在可见到的最早的女青名字的买地券是南朝刘宋元嘉十年(433年)的“徐副买地券”。该券是用青石板制成的,上面有495个带有隶韵的楷体字,竖行刻写,文末一句是“一如太清玄元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地下女青诏书律令”。2其次是刘宋元徽元年(473年)买地券,3也是一份现今可以见到的较早的记载女青名字的买地券,文末有“如五帝使者女青律令”一句。隋唐以后,女青在买地券、镇墓文中出现的频率更高了。

其实,北宋以前的道教典籍中也不时提及女青。《道藏》收集不少南北朝以前的道教经典,其中以女青冠名的就有两部:《太上太玄女青三元品诫拔罪妙经》三卷和《女青鬼律》六卷。北宋以前出现的道书也时常提到女青,如唐朝王悬河《三洞珠囊》卷六引“太玄都中宫女青律”;《上清道类事相》卷二引“太玄都中宫女青律文”;唐朝朱法满《要修科仪戒律钞》卷一引“女青律”;宋真宗以前成书的张君房《云笈七签》卷四也引“太玄都中宫女青律”;而《枕中经》文末以“常能如是,永无疾病,千妖万魅,莫之敢干,与道合真,长生久视,子孙昌乐,富贵日兴,金车入门,仕官高迁,禄位三公,心忠志孝,辅弼帝君,急急如太上女青诏书律令”结尾。这些都证明女青是早期道教影响较大的神仙,“女青律”是很有影响的道教戒律

女青是何种神仙?她的职司是什么?答案也许可以在《太上太玄女青三元品诫拔罪妙经》和《女青鬼律》中找到。《太上太玄女青三元品诫拔罪妙经》包融了五斗米道、上清、灵宝诸法,以前有人以此判断它是六朝末期的道经,4但从刚才提到的两份买地券判断,它似乎应该在南北朝初期就已经有较广泛影响了。此经共三卷,内容是女青传述元始天尊法旨,上、中、下卷分述上元天官、中元地官、下元水官分别在三元日(正月十五、七月十五、十月十五)考校天上、地下、水中三界之内十方国土之中一切功过,以定生死罪福。

女青曰:一切众生展转轮殁,生死报对,祸福应现,毫末无差,并使三元之日三官考籍之宵,分配死生,定其贫富,人鬼二路,禽兽万端,合受福者则当列字左宫,刻名左府,合为鬼为畜者,则当书名右府,刻字右宫,各俟考限之期也。5(卷上)

三官信仰是早期道教(天师道)的重要内容。本篇叙述各处神君、仙宫、宫府等的名目,以及三元日考校诸事,将考校结果分别记载在青、黑二簿,上奏元始天尊等上宫大神,将来各有显报。如果信道众生诵读此经,则增福消灾,罪愆荡除,无复恶报。

已前上真总领三界之内十方国土之中一切功过之名,每至三元之夕,并书青黑二簿,录奏上宫,皆随所作罪福深浅开度,随业轻重显报,人天无复差别。汝等众生但当转读此经,严持香花,种种供养,则得殃对永消,福增巨海,冤讼不侵,存亡获泰。吾今当为大千世界之内十方国土之中一切善信男子女人忏悔一切罪目,咸使荡除,无复恶报。……自从无始以来,至于今日,父母兄弟六亲眷属若犯如是之罪,但当转读此经,抄写此经,散施转读,得福无量,增算无穷,所犯如是罪目悉皆消减,新旧殃尤,咸蒙开度。(卷上)

(元始天尊告诸天十方真仙妙行真人等)自今以去,当以三元日下诣清虚洞阳北都之宫,集较诸地上九土之中一切众生生死功过罪恶之簿,考对录籍祸福之名,一一当书青黑二简、生死之籍,一切人鬼变化之异,一切禽鱼改易形状之期,仍需录奏上宫耳。(卷中)

若有众生家多疾病,人口迍衰,或咒诅侵凌,或邪魔为祸,祸遭瘟疫,或患风狂,或运为灾,或凶星降祸,则当严持家宇,设像焚香,礼诵此经,诸患自愈,世世生生得福无量。我等大众常当拥护诸善男女,若有礼诵此经之处,供设玄像之家,无灾不解,无祸不禳,应愿克成,百福咸臻。汝等众生宜依敕教。(卷下)

女青所传述的这部道经,对于遭受疾病、咒诅、邪魔、瘟疫等灾害之家,只要礼诵此经,灾祸自愈,并能够得福无量。买地券、镇墓文的功能就是镇伏邪魅,让死者的鬼魂不要复连家人,不要干犯生者,因此,称“女青律令”可谓是对症下药,恰得其用。

在这部道经中,女青传述道教最高神元始天尊的法旨,从身份上看应该是元始天尊的使者;而道教三清尊神是一*)所化,故有“一*)化三清”的说法。“三清的形体虽三,而实则为一,是地道的三位一体或三合一。这种三一观念是道家和道教由来已久的传统观念。”6所以女青也就是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等道教大神的使者,这应该就是出土买地券、镇墓文中把她称作“天帝使者女青”、“太上老君女青”或“五帝使者女青”的原因吧。

再来看一看《女青鬼律》。此律是太上大道君(即上清灵宝天尊)不忍看到“日有千鬼飞行,不可禁止”、“唯任杀中民,死者千亿”的情景,而于“(后天皇)二年七月七日日中时,下此鬼律八卷”:7

纪天下鬼神姓名吉凶之术,以敕天师张道陵,使敕鬼神,不得妄转东西南北。后有男女生见吾秘经,知鬼姓名,皆吉。万鬼不干,千鬼宾伏,奉行如律,不得妄传非其人。(卷一)

此鬼律叙述众鬼、鬼主居处,姓名及神通、危害,劝众人严守禁戒以免冒犯诸鬼,念符咒、呼鬼名都可以治鬼和避鬼。其中天师张道陵敕教鬼神,执掌此玄都鬼律的则是女青。

自见天下男女,从太始以来,鬼黠不信吾真,故隐秘斯经,而死者不可能数,念之伤悼,令重下律令,天下鬼神姓名、衣服彩色、长短,知律至正一之气,子孙随日名,万鬼不敢干。(卷一)

(天师曰)吾受太上敕教,切令以示天民;今知禁忌,不犯鬼神灵书女青玄都鬼律令,使汝曹皆悉知闻,逆者还顺,恶者还善,改往修来,当依鬼律令。(卷三)

天师稽首敢承先王之道,制民敕鬼。今当以盟威正一之气女青鬼律,役使天下邪魅妖(歹羊),助道兴化,勒鬼真名,主者名加切正,使天下道气宣布,邪逆宾伏。子知鬼名姓,鬼自趋走,不敢害人。(卷四)

在第五卷还有“大道垂律,女青所传”等句子,这证明《女青鬼律》是太上大道君所制订的,由女青传述众人。女青既是道教大神的使者,又掌管玄都中宫鬼律,所以她就具有强大的镇伏万鬼的威力,买地券、镇墓文称女青名字,正是借助于她的这种镇鬼威力。

女青历史悠久,但是,列举早期道教神仙的道书《无上秘要》、《真灵位业图》都没有提到她。那么,女青是怎样“诞生”出来的呢?

女青很有可能是道士从外来宗教那里借鉴而来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佛道冲突和融合十分频繁的时期,佛道二教在竞争发展的过程中,都不断从对方借鉴一些东西,促使自身在教义、戒律、教团组织和神仙体系方面的完备。佛教中有多个青色的鬼,女青应该是道教“扩充其神仙世界和阴间世界”时,借鉴佛教的青鬼创造出来的,所以在名目和职司上,二者有很多相似之处。为了区别起见,道教把自己的青鬼称作“女青”,并在“女青”的前面还常常加上“天帝使者”、“五帝使者”等头衔。

但是,北宋中期以后,道教经籍不再提及女青,她也就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究其原因,道教在宋金元时期陆续出现了一系列新的教派,仅大的教派就有神霄派、清微派、武当派、天心派、净明道、太一教、真大道、全真道、东华派等,另外还有一些小的道派。全真道又有龙门派、南无派、随山派、遇山派、清净派、华山派、隐仙派、嵛山派、五祖派等支派。龙门派又有金山派、西竺心宗、云巢派、天柱观派、金鼓洞派、桐柏宫派、霍山派、觉云派、阎祖派、南宫派、碧洞派等支派;五祖派又有少阳派、正阳派、纯阳派、刘祖派、重阳派等支派。仅崇奉张三丰的武当道也有自然派、三丰派、日新派、蓬莱派等八个教派之多。北京白云观藏有《诸真宗派总簿》,载有86个教派,足以证明这一时期道教鼎新和流派衍生态势之繁盛。

这些新涌现的教派大都有自己崇拜的主神,如天心派以北极星为主神,全真各派崇拜祖师、八仙等,武当各派崇拜张三丰。新的流派崇拜新的神仙,而以前信仰的神仙,逐渐被更替。北宋以后新兴的道教神仙如关帝、八仙(尤其是吕洞宾)、王灵官、萨真人、碧霞元君妈祖真武大帝、张三丰、城隍等声名日隆,拥有广泛的信众,成为道教最亲和民众、最有生命力的神仙。所以道教内部对这种变化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

到明清时期,《无上秘要》提及到的和《真灵位业图》排过位次的神仙,其中的绝大多数已经风光不再。同样,女青作为早期道教神仙也不能幸免,在道教教派的新旧更迭中,她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变得陌生了。于是,女青渐渐退出活跃的神仙群体,这对于道教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是,买地券、镇墓文的格式自从南北朝定型以后,历代沿用,几乎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女青约束地下鬼神的内容也得以保留下来――这大约是道教信仰中惟一还提到女青的地方。以下是从历代出土的买地券、镇墓文中撷取的一些句子,可以看到女青在北宋以后的丧葬礼俗中还在一直发挥作用:

隋朝买地券:“不得复连生人,女青制地,一如律令。”8

唐朝镇墓真文:“一切神灵侍卫安镇如元始明真旧典女青文。”9

五代买地券:“急急如女青招书律令”,“一如五帝使者女青召书。”10

北宋华盖宫旺气神:“一如五方使者女青律令。”11

金代买地券:“急急如五帝使者女青律。”12

南宋买地券:“急急如五帝使者女青律。”13

元代买地券:“如玉帝使者女青律令。”14

明代买地券:“急急如五帝女青君主者律令敕”,“急急如五帝使者女青律”,“如违依女青天律治罪。”15

就我所掌握的资料,在买地券、镇墓文中的女青,在她刚出现不久的南北朝时期还不够活跃;唐朝以后,在五代、北宋时期,她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然后,在南宋(包括金)、元代、明代,出现的频率依次降低。我手头上的清代买地券数量不多,它们都没有提到过女青,这说明在南宋以降的400多年里,女青在她最后的活动领地内也逐渐淡出,日益变得陌生。

注:

1“复连”是宗教性质的词语,宋傅洞真《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卷中《注解经文》云:“冢者,先亡坟墓。征呼者,因阴司考谪,乃追及生人。复连者,先亡传尸,连累生人。”复连,就是死者鬼魂返回阳世,致生人病苦乃至死亡。

2长沙市文物工作队:《长沙出土南朝徐副买地券》,《湖南考古学辑刊》第一辑,1982年。

3上海博物馆馆藏,未公开发表。

4见朱越利著《道藏分类解题》第61页,华夏出版社;任继愈主编《道藏提要》第32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5本文所引《道藏》原文皆依据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影印本。

6卿希泰主编《中国道教史》第一册第529页,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

7《女青鬼律》今本六卷,文中却称“鬼律八卷”,可知原本为八卷。又《通志・艺文略》“道家”著录《女青鬼律》十卷。

8熊传新《湖南湘阴县大业六年墓》,《文物》,1981年第4期。

9陕西省文管会《西安南郊庞留村的唐墓》,《文物参考资料》,1958年第10期。另外,唐睿宗桥陵、武三思墓也发现了镇墓文,也有同样的句子。

10分别见于武汉市博物馆《阅马场五代吴国墓》,《江汉考古》,1998年第3期;《四川彭山后蜀末琳墓清理报告》,《考古通讯》,1958年第5期。

11成都博物馆《成都外东跳蹬河发现宋代墓葬》,《考古通讯》,1956年第6期。

12倪志俊等《西安市北郊金代墓葬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1991年第6期。

13泉州市文管会等《南安铁券》,《文物》,1975年第3期。

14蔚县博物馆《河北省蔚县元代墓葬》,《考古》,1983年3期。

15分别见于上海博物馆《上海市卢湾区明潘氏墓发掘简报》,《考古》,1961年第8期;辽宁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鞍山倪家台明崔源族墓的发掘》,《文物》1978年第11期;刘震、刘大文《河北遵化县发现一座明墓》,《考古》1997年第4期。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