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洞天福地是生态文明的样板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熊铁基     时间:2015-01-12 15:46:44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一、洞天福地建设的指导思想为清、幽二字

道教的洞天福地是自然与人文的有机结合,在优美的自然环境中,建筑宜居的宫阙洞府,修仙炼道,过着中国古人长期想往的神仙生活。中国古代人们曾想象过“仙境”在天上、在海外,最后落实到山清水秀的大地之上,这就有洞天福地的产生。从唐代开始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的说法,几乎遍于全中国,当然这些数字是不能反映全部实际的,随着时间推移,道教的发展,在上述一些地方之外,别有洞天,例如武当山、崂山等道教圣地的出现。
洞天福地除自然环境之外,更是人们建设起来的,其建设的指导思想,可以说是“清”“幽”二字。这我们可以从唐代高道司马承祯的《天地宫府图》之“序”中看出来:

夫道本虚无,因恍惚而有物;气元冲始,乘运化而分行。精象玄著,列宫阙于清景,幽质潜凝,开洞府于名山。[ 《云笈七签》第二十七卷《洞天福地》,齐鲁书社1988年,第158页。]

这些文字比较玄奥,不太好懂,但意思还是看得出来的,建设洞天福地的指导思想是道,能生万物之道、虚无清静之道。参考《旧唐书·司马承祯传》的记载,就更为清楚,唐玄宗听从承祯“上言”:

因敕五岳各置真君祠一所,其形象、制度,皆令承祯推按《道经》创意为之。

“按《道经》创意为之”,就是说其指导思想是《道经》。这里的《道经》就是《老子道德经》无疑,因为该书传中还有这样的记载,睿宗“问以阴阳术数之事”,承祯对曰:

《道经》之旨,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又问“理国无为如何”,对曰:

老子曰:游心于澹,合气于漠,顺物自然而无私焉。

前对引用《道德经》原文,后对用《道德经》之大意,均可证司马承祯之以《老子道德经》为指导思想,并且我们知道,玄宗还令承祯“以三体写《老子经》”,他死后玄宗“下制曰”:

……道士司马子微,心依道胜,理会玄远,遍游名山,密契仙洞……[ 以上引文均见《旧唐书·司马承祯传》]

以这些为背景再来读前引序文,玄奥之义就可理解了。“列宫阙于清景”,“开洞府于名山”,这就是在各“清景”、“名山”建设洞天福地,“列”、“开”二字就是建设之意,建设的原则可概括为“清”、“幽”二字,“开”、“列”之前的两句就含此意。“精象玄著”,生成万物的灵气非常深妙;“幽质潜凝”,沉静安闲、隐深安定之意。整个叙述是说洞天福地的建设,要符合清静、自然、无为之旨。在洞天福地建设的实践中是贯彻了这样的宗旨的。

二、洞天福地自然和谐建设的实践

我们参访诸名山宫观庙宇,突出的印象会是:所有的建筑都是依山势而造,不对山体本身作大的改变,利用一些自然形胜建设,常常会使人产生“曲径通幽”或者“别有洞天”之类的美感。

司马承祯作《天地宫府图》的序中有一句话说:“天洞区畛,高卑乃异;真灵班级上下不同”。各地风景是各有不同的,如果我们也去遍访天下名山,只能说各有各的特点,很难分出“高卑”之异,但是历代文人——含道士、学人、帝王、将相,所有文人,往往会有些“第一”的夸大,会出现多个“第一名山”、“第一福地”之争,例如有一篇《终南山古楼观宗圣宫图跋文》写道:

天下形势之雄者,在郡曰长安;形胜之钜者在山曰终南;名胜之最者,在宫曰楼观……[ 《道藏》第九册,第556页。]

这当然是第一郡、第一山、第一宫了,类似的描述恐怕可以用“不胜枚举”来形容。但各地各山自有各自的“形胜”“名胜”之处是可以断言的。

例如最早被称为第一福地的茅山,个人初次寻访时初步印象,车在大平原上行走,远远望见茅山时,好像是大平原上的一大山包,远远能见的只是山顶上一个“小小”的九霄万福宫,可是入山之后,那就变化大了,山林、庙宇之类就一一呈现出来。由于在古金陵附近,又有许多高道在那里游历和生活过,宫观建设是比较多的,除开大的“三宫五观”,据记载元代就曾有257处庵靖道院[ 参阅新编《茅山志》。]这些宫观是历史上多次建成的,例如《华阳陶隐居内传》[ 《道藏》第五册,第504页。]记载:初先生以大矛、中茅间有积金岭,其地可修上道(《真诰》云:……积金山其处宜人住,可索有水处为居室静舍……)乃于岭西立华阳上下馆……

注意:“宜人住”、“索有水处”是人文建设的自然条件。我们现在看茅山的古建筑或遗址,也是依山走势而建的。

再如武当山。《武当福地总真集》中的《武当事实》写道:

《传记》云:武当山一名太和,一名大岳,一名仙室,中岳佐命之山。……在均州之南,周迴六百里,环列七十二峰、三十六岩、二十四涧,嵩高之储副,五岳之流辈。唐虞柴望徧祀之地,七十二福地之一。……[ 《道藏》第十九册,第648页。]

虽然它最早并不是七十二福地之一,但不可否认它确实可算道教的洞天福地之一,其“地势雄伟”,与茅山有很大不同。福地之建设晚于茅山,真正较大规模的建设是从元代开始的,元代道众募资修建宫观庙宇,有所谓以五龙宫为首的“九宫八观”,还有许多行宫、祠、庙、府、庵以及书院、道院等等,各式建筑六十余处,其它又有五亭、六台、十二池、二十四桥等许多建筑物,数量之多惊人。其重要特点是,结合自然环境,安排建筑物,“如宫观及三十六岩等岩庙,大都位于险峰峭壁、人迹难至之处,但其风光绮丽,景色迷人”[ 参阅王光德、杨立志《武当道教史略》第三章第四节,华文出版社1993年,第145-149页。],人文与自然结合,和谐统一,很少破坏自然环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建设理念还得到历代统治者和地方官员的认可和支持。《茅山志》中载有唐代的《大和禁山勅牒》和宋代的《勅禁山》等诏诰,都是“禁断戈猎樵苏、秋冬放火”:

访闻茅山界内,祠宇宫观之侧,树木多有。诸色不顾修法,擅行樵采,及放野火焚烧山林,须议专行指挥……今下润州升州,候宣命到,于茅山四面立定界址,严行指挥,断绝诸色人并本山宫观祠宇主首以下,自今后不得辄有樵采斫伐,及放野火焚爇。常令地分巡检、官吏、耆老、壮丁觉察检校,如有违犯,即便收捕押送所属州县勘断……将此宣命指挥于宫观门首及往来要路,镌石晓示知委。[ 《道藏》第五册,第561页。]

如此严厉的“环境保护法”,至少有一些时间是雷厉风行的。

武当山也是如此。明朝皇帝大修武当山,甚至在规划建设时就考虑到“环境保护”,《武当山志》[ 参阅杨立志点校《明代武当山志二种》,湖北人民出版社1999年。]中所收《大明诏告》说:

今大岳太和山大顶砌造四围墙垣,其山本身分毫不要修动,其墙务在随地势,高则不论丈尺……

分毫不动山体,依山势造墙,这形成了人文建造的自然美。明代重修了许多宫观,都要求“审度其地,相其广狭,定其规制”(明成祖《勅右正一虚玄子孙碧云》)。

除茅山、武当山两处之外,各个洞天福地的建设应该是大同小异,都有着清静、自然、和谐的共同理念。

更难能可贵的是,时至今日,道教界仍保留着自然和谐建设洞天福地的传统,最近在陕西举办的一次道教生态教育座谈会上[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5月7日B08专版。],江苏道协会长杨世华说:

为保护茅山的自然原始风貌,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道观里安装的电线杆和电线全部“下埋”,所有的垃圾桶和宣传标语全部使用生态材料,景区所有的电器都用生态布进行包裹,所有的路灯都使用太阳能发电,同时要对大自然的树木和土地怀有一颗敬畏之心,如在建设中遇到树木障碍,我们将优先采取保护树木的措施。……为保护树木,我们甚至移动殿堂,改变道路。对于散落在地上的石头我们也尽量不动,保留它们在殿堂中、在院子里的原样,显得自然且随意。

好!对大自然怀一颗敬畏之心,注重环境的“自然且随意”,有这样的思想建设洞天福地,真是难能可贵。

我们还注意到,2010年中国道教协会曾发布过《中国道教界保护环境的八年规划(2010-2017)纲要意见》,其中就有注意环保的内容,如:

道教活动场所在拥有使用权的土地上,将在不破坏原有山体和生态环境的基础上,按照洞天福地的传统理念,因地制宜,兴建或完善与教务和环保相关的设施。

还有关于“水体与植被”的意见等等。

按照上述这些传统理念与当代社会实际有机结合的思想建设和完善洞天福地,洞天福地一定是生态文明的一种好样板。

三、古人理想的洞府生活及其启示

古人最早想像的神仙生活是可以不吃不喝,而且可以自由自在的行游,如《庄子·逍遥游》所说的“神人”:

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不吃不喝人无法活下去,后来的“辟谷”也是有条件的。那么如何生活得好,在洞天福地的人间仙境可以寄托一些理想,这些又在洞天福地的记述和各种笔记、游记乃至诗词中反映出来,归结起来,大多是环境优美,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物产丰富,人们是锦衣玉食,吃仙桃珍果,饮琼浆玉液;生活安乐祥和,歌舞升平,人际关系和谐。

具体记载是比较多的,大同小异,例如《茅山志》记述茅盈“升举”之时的境况说:

门前数顷地忽自平,治青缣帐屋,屋下铺白毡数重,容数百人,坐远近相语……小大并集,来者塞道……但见金盘玉杯、奇肴珍果,自至人前,光景翕赫,不可名状。丝竹金石动天地,芳香之气达于数里。饮食随益,六百余人,莫不醉饱。

由此可以想象物资丰富、人际关系的和谐,老老少少(“小大并集”)欢声笑语,个个酒醉饭饱,其乐融融。其他一些“群仙洞府”的歌舞升平、游宴欢乐的记述有更甚如此者。人们把当时最好的饮食(“甘露之泉”、“天香之粟”、“奇肴珍果”),当时最高级的器物(“金盘玉杯”之类),当时最美丽的环境(“长年之光景”、“日月不夜之山川”),等等,都放在各洞天福地的记述之中,寄托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理想,只不过有些过分的夸张和描述有些难以令人相信。

同样是“理想”生活,有些笔记、诗文的记述更好理解和接受一些。陶渊明《桃花源记》的记述是比较典型的,道教第35小洞天桃源山洞内[ 《云笈七签》记载:桃源山洞“在玄州武陵县属”,《桃花源记》开头就说捕鱼为业的武陵人发现这个桃花源山洞: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见渔人,乃大惊……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

洞中人的生活清闲、安详、宁静、自然、勤劳、快乐,人们衣食无忧,淳朴真挚。这是古人特别是生长乱世的古人对无忧无虑幸福生活的憧憬。陶渊明在《记》中又说,出洞时处处作了记号,但再回去找就没有找到了,以后的人再也找不到了。陶渊明好像和道教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他写的地方是道教三十六洞天之一,而且这山洞的忽现忽隐成了以后许多神仙出没之处的张本,偶入洞府仙境的人离开之后往往是再也找不回去的,这样的记载不少。“洞中方数日,世上几千年”的说法,或许也是从这里衍生而来的(待考)。

洞天福地本来是道人修真成仙之处,生活本应清静、清苦的。那些锦衣玉食、金盘玉杯乃至歌舞升平之类的描述,是人们把丰衣足食、和平安乐的愿望,按古代世俗生活中的“高级享受”进一步美化了。而今,我们从洞天福地中应吸取一些什么呢?所谓“洞天福地”之处,首先是环境优美,山清水秀,同时又要宜人居住,前引陶弘景所说“宜人居”三字显得特别重要,他是在“宜居”之处修建住处。其次是因山势而建造,不破坏自然环境,以求自然与人文的和谐统一。自然环境的优美,“土良水清”是最基本的要素之一,《茅山志》中有一段记述说:

(水味)是清源幽澜洞泉远沾耳,水色白,都不学道,居其土,饮其水,亦令人寿考也。[ 《道藏》第五册,第582页。]

水质好,当然有利人之“寿考”。我们可以看到,不少洞天福地的描述中都有“水甜”的字眼。想想今日,无论是上茅山或登武当,想喝到点完全没有被污染的“甜水”是一种“奢望”了。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人们想往美好幸福的生活,如何应对人为自觉不自觉的破坏、大气的污染、自然的破坏,是生态文明的大课题,也是保护“洞天福地”这种样板的重要课题。

(熊铁基    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本文为作者在第三届国际道教论坛上的论文

更多链接

第三届国际道教论坛专题报道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