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李(圆忠)老道与狼牙山五壮士


来源:《敌后抗战》)     作者:杨成武     时间:2015-09-02 20:58:13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一、我与李老道成密友

1940年初春的一个中午,我正在北娄山司令部里翻阅政治部编印的《工作通讯》,秘书陈子端走进来对我说:“司令员,狼牙山上的棋盘坨老道下山来了。”我心里一喜,连忙走到屋外,只见远处一位头戴道士帽、身穿黑白相间四方格道袍的老人,手挽一个柳条筐,在一位战士的指点下,正向我们司令部走来。

去年11月,司令部第一次驻北娄山,我曾在山路上巧遇这位从棋盘坨寺庙下来化缘行医的老道。开头他对我们持有戒心,我与他攀谈了一阵,他看我们对道人尊重,很是高兴,便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从他口中,我得知他姓李,年逾5旬,出家十五六年了。他的师父姓曹,年轻时练就一身好武艺。清朝时河南彰德府有一个官曾带人来找他师父学过艺。如今师父80多岁,身体有病不能下山,庙里尚有年轻道士数人。

从那以后,我与李老道交上了朋友。他时常来看我,不是给我们带点狼牙山上的苹果就是带点杏子,要不就是带点红薯。狼牙山上的苹果味道十分香甜,据说古时候是专给皇帝进贡的。老道在山上种的红薯也很好吃。他每次来,我也回赠他一些东西,同时也跟他扯些抗日的事。看得出,他是有爱国心的,对我们的抗日工作很支持。在反“扫荡”前,我们不少被服和装具送上狼牙山,都是在他热心帮助下坚壁到秘密山洞里的。在异族入侵,国破家亡的危急关头,连出家人也都挺身而起,毅然投入保卫中华民族的斗争,成了我们的亲密朋友,这是多叫人兴奋和感慨的事啊!

我们在门口迎接李老道。不料,管理科科长曹凌和警卫连连长吴炎却从另一边匆匆走来。“司令员,听说李老道在反动军阀部队干过。”吴炎说,“我们的刺杀教员段廷起上午到棋盘坨取坚壁的刺杀防具时,他还主动提出和段廷起对刺呢!“我刚刚听说,我们坚壁在狼牙山上的一部分物资曾被前来‘扫荡’的鬼子发现了,他们正要烧。”曹凌补充道,“可那李老道不知怎么会讲日语,他跟日本人叽哩咕噜一讲,鬼子居然不烧了!你说奇怪不?”说话间,李老道已经来到了门口。“欣闻贵军重返娄山,贫道特来叩拜杨师长!”李老道笑容可掬,声若洪钟。数月不见,他仍是貌古神清,胡须飘然,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我客客气气地请他进屋一叙。

“善哉!善哉!”李老道一撩道袍,进了一间我们专门用来接待客人的房间。我的警卫员用洋铁皮碗送上水来,李老道又是一番谦让才坐了下来。我交待警卫员为李老道备饭,李老道说他已化过缘了,又“善哉,善哉”地客套了一番。寒暄几句之后,我提到我们坚壁在狼牙山上的物资得到保护的问题,向他表示感谢。李老道一捋灰白的长须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道者以善为本,讲道德,重礼义,爱护生灵,普渡众生。寇兵践踏我大好河山,涂炭生灵,焚烧我同胞衣物房舍,乃为道门所憎恶,天理所不容也!”我含笑问他,何以能通晓日语。他听后,两道浓眉轻轻一挑,淡淡地答道:“贫道出家之前,曾学过一点日语,天长日久,早已忘得差不多喽。”言罢,他捧起洋铁皮碗,低头喝起水来。我看他不想多谈这事,便未继续询问。

少顷,警卫员把几碟小菜与枣子酒端了上来,我们便吃了起来。几杯酒下肚,我们都有点脸红耳热。李老道的话也慢慢多了起来。他端起酒杯,站起身来,侃侃而谈。“杨师长身负国任,乃我中华真正英武之军人矣!贫道倾慕已久,今逢良机,特敬杨师长一杯!”我说:“应该敬道长一杯———感谢道长对我们一分区抗日工作的支持!”李老道一仰脖,把一杯酒全倒进嘴里,然后,长叹一声道:“不瞒杨师长说,贫道出家之前,与你一样,也是戎马中人。贫道曾在吴佩孚的部队任过营长,原想尽忠报国,后因诸多烦恼之事谅我不能尽述,遂逃离红尘,来到这狼牙山棋盘坨庙堂,拜师出家,苦练修行,凄风冷雪,朝雾暮云,已有十五六年矣!”说到这里,李老道深深地嘘出一口气,好像要把这些年来郁积在胸的闷气一吐而尽,又啜了一口酒,转而慷慨激昂地说:“贫道既已出家,本不应问世俗之事,皆因日寇入境肆虐,令人发指;而八路军忠勇抗日,以血肉之躯护民报国,与诸国军有天壤之别,不由贫道赞叹不已,时常忆及少年时从军报国之梦。可叹本人已入道门,年逾半百,故只能为贵军做些小事,聊表寸心!”

原来,这位李老道协助我们在狼牙山上坚壁了大批物资之后,日军来“扫荡”,从一个山洞里搜出了一部分被服,数量不小。日军因找不到我们的有生力量,十分恼火,正要点火烧掉这批物资时,忽然李老道说着日语出现了。日军做梦也没想到,狼牙山上会冒出一个会讲日语的道士。日军本来就很有些迷信思想,李老道又大讲山上的忌讳,居然把日军给支走了,那批物资一点也没受损失。

今天上午,我们的刺杀教员段廷起带着警卫连的几个战士上狼牙山,准备取回由李老道帮助坚壁的酷似古代盔甲的刺杀防具。当他们在李老道指点下从一个石洞里搬出这些东西时,李老道颇感兴趣地问:“请问贵军,取此物何用?”段廷起并不了解李老道的底细,而李老道也不知道段廷起是八路军的刺杀教员。段廷起告诉他,学刺杀时穿上它可以保护身体,免被误伤。不料,李老道忽然挺内行地问:“请问贵军,练的是华刺还是东洋刺?”段廷起一愣,方知老道有来头。当时,我们并不按国民党的那一套刺杀方法来练习,而是把日本俘虏教育好后,再请他教我们练刺杀,所以段廷起回答说,学的是东洋刺。李老道笑了笑说:“依贫道看来,他那个东洋刺就是一个突刺,别无花样,毫无用处!”段廷起认真地回答:“总是有些用吧,要不上级不会叫我们学这个的。”

李老道可能又忆起了少年时期的“从军报国之梦”,一时心血来潮,竟主动提出要与段廷起“对刺一番,领教领教”!段廷起有点犹豫,可是几个战士在旁一个劲地起哄,便爽快地答道:“那好吧!请道长穿好防具。”这下子,可把几个战士看呆了,只见李老道把道袍一脱,熟练地单腿一跪,挺内行地按顺序穿好刺杀护具。随即,他握着木枪站起身,走到也穿好了防具的段廷起面前,按军阀部队的规矩行了个礼。段廷起还了个八路军礼。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刺杀,在狼牙山上开始了!

老道虽然出家年久,但是全身一披挂,把刺杀木枪双手一握,虎气生生地拉开架式,旧军人的凛凛威风犹在。几位战士看他产这副模样,不禁为年轻的段廷起捏一把汗。段廷起心里明白,这位老道有功底,不能轻视,便端枪与老道对峙着,动着脑子。李老道以狼牙山主人的身份,亮开胸部来个“大敞门”,说:“请先上吧!”段廷起晓得这个“大敞门”是个圈套,说了声:“对不起,我就不客气了!”猛地一个虚刺,李老道上当防了个空,段廷起疾速地来个突刺,把李老道一家伙刺了个四脚朝天。段廷起慌忙把木枪一扔,双手把李老道扶起来,连声说:“道长,实在对不起,我太冒昧了!”李老道脸不红,气不喘,若无其事地爬起来,要求继续比试。段廷起只好又与他来了几个回合,不一会,又把他刺倒了。李老道这下才认输了:“贫道不行喽,眼睛看不清了!你刺杀本领甚为高强,善哉!善哉!”几个战士对李老道会刺杀感到很奇怪,可是刚问了个头,李老道就把话岔开了。段廷起和战士们只好谢过李老道,背着防具下山。在山坡上,碰到一位打柴的老乡,原来就认得,便向他打听李老道的情况,这才知道李老道出家前曾当过军阀部队的营长,可是从未发现他出家后干过什么坏事。

回连队后,那个战士跟吴炎一讲,吴炎心里不踏实,他发现李老道也下山来了,便赶紧跑来跟我讲了那些话。现在,事情弄清楚了,这位李老道并不是什么坏人,而是一位很个性的宗教界人物!

我和李老道越谈越亲近,从古易州著名的十景,谈到易县城隍庙旁从槐树里长出一颗枣树的“槐抱枣”;从城东门那棵传说是孙膑拴牛的老槐树,谈到西陵后面传说孙膑与庞涓向鬼谷子学兵法的乳水洞;从易县东北穆桂英的点将台,谈到荆柯刺秦王的悲壮故事,以及抵御外敌入侵的巍巍内长城。“这里确实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啊?”我感慨地说,读了一些古书,我发现,三国时曹操远征渤海,东临碣石,易县曾作为他战时的留守基地。明朝外寇入侵,不是从居庸关那里进来,而是从蔚县、涞源迂回过来,然后过易水河,占紫荆关,长途奔袭北平的。我还听说,八国联军进占北平后,也到了易县紫荆关。“杨师长所言之事,贫道也略有所闻。”李老道显得很高兴,“贫道师父曾言及:唐朝时,有一刘氏以狼牙山为根,招兵买马,与李世民作对,李世民花费了很大气力,方将刘氏的兵马一举剿灭。”听到这里,我心想,我们早就计划要到狼牙山去看看地形,即对李老道说:“ 过些日子,我一定抽个空,上狼牙山去看看。”李老道喜形于色,说:“贫道欢迎杨师长大驾光临,并愿效犬马之劳,陪同勘察!”酒足饭饱,李老道留下一筐苹果和核桃,乐滋滋地告辞了。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