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访道记(4)


来源:博客     作者:陈全林     时间:2011-01-03 14:32:18      繁體中文版     

“中堂挂水壶”,中堂在心,心为火,这句讲“水火既济”。最后一句,是说修道者会得到道德祖师的护佑。抱龙山主也有类似的诗句给我,其中一句是“老子护佑显其才”。

给胡孚琛先生的诗句也很好。胡先生是老子道学文化研究会的会长,为这个会长的位子,许多人明争暗斗,使胡先生很累。这些事,我压根给张玉仙没提过。张玉仙的灵映诗是:

道德树上人自明,要权要利凡人事。

平定道学人千年,丹心照到世人评。

这首诗非常好,可以与天下修道者共勉,“要权要利凡人事”,你要修道,就要超越这些事。有为道友与我闲聊时小看了胡先生,我说:“胡先生做的是千古之事”。果然和张玉仙之言相应。真正修道的人要有立足千古而不朽的精神,所作所为,任人评说。

灵映也叫“灵应”,与仙灵感应。我们可以通过这些事迹感受形而上者。神秘的事情,不是不能写,而是要讲方式方法。有些事可以写,有些要换种方式说,有些事生前不能说,这与社会因素、自身地位都有关系,也与玄源有关。有些人恨不得把所遇奇异之事全讲出来,让大家了解道学之神奇,心是好心,且不知道讲多了会伤害自己,“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多言之后,会伤到多言者的命数、气数。这是非常关键的,我二十余年访道修道的经历,所见所闻,以及前辈的谆谆告诫,都是此理。我奉劝修道者,别人说你前世是谁,你是谁转世,你的来历是什么,你身后的玄源是什么,这是你的秘密,万不可张扬到网络而使天下人尽知,你前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生你是谁,你如何了道。高人点化你的某些关键话也不能说破,一旦说破,往往就失灵,因为,知道的人越多,他人的无形的思维场、思维能对你的干扰越大。无形中把你的命数中的好运破了。我见到一些道友把不住嘴,什么事都愿意张扬到网络上,我真着急。我说的话没人听进去。写在这里,奉劝道友留心。我在甘肃时,许多人要我帮助解张玉仙或抱龙山主的灵应,我解后便说:“万不可使他人知之,这是你的命理秘密,只能你知,只能自己参悟”。上面三首诗不涉及命理秘密,讲的是一种大的道缘,说出来无妨。

(作者补记:看到这一段,感慨无限。很多事情,真有“不幸被言中”的感觉,而《太乙金光咒》写在小说中没人关注,直到我专门为此咒写博文才有人关注。一叹,再叹。博文中性命双修的精华竟然看不见,看见的是“是非”而留言攻击我,真感叹那些博友的慧根与善根了。2010年12月26日)

访道记(七)

我和道友们去华山拜访一位道友,他在华山出家修行,我们就称他为华山道人吧,免得有扰他清修。华山道人领我们去了好几个地方,像玉泉院、玉女宫、吕祖宫。这里的道气很浓,道观的道士道姑朴实而虔诚。道院里清凉、檀香飘绕,夏蝉齐名,山花盛开,花气袭人,清风消暑。古朴的道院,寂静的环境,敦厚的道者,浓郁的道气,在这里都合一了。在华山道人的静室谈玄,有些玄学内容不便写,可以略去。我们谈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修道人的性欲转化问题。我在兰州时抱龙山主说吕祖降下一首诗,大意是说某些地方的吕祖宫变成了烟花地,有的地方的白云观变成了是非场。全国许多地方有吕祖宫,全国有好多处白云观。华山道人说,他在外访道近二十年,自己本身是道士,见的、想的,比在家人多而深。他说抱龙山主说的情况真的存在。他还说,其实道教的有些禁欲之说很成问题。有些道士,由于性压抑,从而心理扭曲,变得自私、好斗,变得有各种妄想与野性,变得傲慢,他们通过勾心斗角来释放压抑的性能量。我没想到这个华山道士的思考这样深入。我最近要修订《悟真篇》,一路上和道友们探讨《悟真篇》里的玄机,包括世人争论不已的“阴阳丹法”。我和出家人、实修者探讨,在于想了解他们对《悟真篇》的看法。华山道人的见地我认同。许多修道的人走进了误区。前几天有博友留言,想独身修道。我说:你想独身修道,仅性欲问题的转化会耗尽你半生的精力。但如果“先尽人道,后修仙道”,则性定欲平,自然悟道。这里面有很多奥秘。

有位女士修道,有一年我在北京香山讲《道德经》,她来听课,是朋友介绍来的,当时她有三十五岁,一身阴气,面容不花,容色苍老,没有光泽,人走过去都能感到阴气。我说:“这个人肯定没结婚”。我对一位朋友说。后来这位女士请我吃饭,吃饭时告诉我和朋友,她独身。我和朋友暗道,难怪身体里的阴气那么重。阴阳丹法的秘诀只此一句:“玄牝若也无交媾,怎得阳从坎户飞”。男女阴阳不和,男女的真阳之气激发不出来。有位老师,为修道终身未嫁人,结果不到六十岁,患乳腺癌死了。这都是不明白阴阳之道的过失。张伯端说:“此般至宝家家有,自是愚人识不全”。一路上,四川的巴老师向我讲述了他知道的一些懂得阴阳功夫的前辈的境界。到老年时面若婴儿。一位女士懂点阴阳功夫,但路子不是太对,尽管年轻漂亮,但面容咣白。真正得了先天阳气的女性“面若桃花”,像少女一样充满靓丽的青春气息。我友陈君曾访道峨眉山,一位年过五旬的女道姑看起来只有十六岁的样子,他以为人家是少女出家,后来因他有道缘,有高人点化他,才知道道姑年过半百。有位道人一见陈君,说他是元末明初王者陈友谅的后代,陈君不信,有一次回到安徽老家,结果在百年老祖屋的墙缝里发现了陈氏家谱,自己果然是陈友谅的后代。峨眉道人当时还说陈友谅的一位妹妹某某公主在陈友谅败后于峨眉出家修道,至今在山中。云云。当然,你可以当故事看。我友的确在家谱中找到了记载,陈友谅的一位妹妹出家修道。这是闲话,增点情趣。由想到女性得真阳者的“面若桃花”想到我好友当年访道峨眉的奇遇。

这些道理,我在出版有关《悟真篇》的注解著作时会认真探讨。

在终南山黄龙洞,止俗禅师和吾妻澄源住一起。她就讲了自己俗家的一些事,包括对情欲的看法。以一个觉悟了的禅者来看到过去俗世的生活,充满智慧。我等修佛也好,修道也好,如何处理这些红尘之事?的确是个大话头,值得每一位参究。

我在编辑《吕洞宾真人丹道全书》时把阴阳丹诀、丹经收录了,遭到非议,我在写《道德经真义》时把古代真人从《道德经》道理中演化出来的阴阳丹诀收录进去做参考,也遭到了某些人的非议。通过参悟《悟真篇》,使我觉得,这个问题值得修道者思考。许多全真道士有家室,这不是秘密,而许多民间的青年男女好道者且执意独身,躲避婚姻和性问题。我不知道是心理问题,还是思维问题,或者是社会问题。我希望民间好道者结婚,过居家生活,在红尘中过正常人的生活,努力修道。张伯端不是道士,吕洞宾有家室,张三丰的六世孙子和东派祖师陆潜虚还是朋友,陆潜虚有家室,李西月也有家室。这些大成就者都娶妻成家,你为何固执地就认为修道和婚姻是矛盾的?还是见地有问题。一定要明理。不少民间好道者中心性、性格怪异孤僻,大都是独身者。还是性问题,那些修炼中岀偏的人大多有性压抑、性能量非正常释放的问题。按照道家的说法,一个人,哪怕是年老体衰或疾病缠身的人,体内也潜藏着从未启动的能量,可以把这种潜藏的生命能激发出来而延寿,而修道,激发这种潜藏能量的方法之一,或者是说,打开这潜藏生命能的宝库的金钥匙就是阴阳丹法。阴阳丹法所启动的生命能非常古老,可以说和生命的原始演化能量有关,也与自性的空性能量有关,也与天人合一的能量有关,这是阴阳丹法的真谛,只可惜,许多人不懂这个真谛,反而虚妄地叫嚣,自以为是地批判这,评论那,这和何某某不懂中医和《易经》,而把中医、阴阳学说说成“伪科学”的虚妄无知有和区别?张伯端说:“劝君穷取生生处,反本还原是药王”。说的就是这一真义。这是我访道终南、夜坐华山的感悟,我一路都在参悟《悟真篇》,到老家也是不断参悟。有一诀,留与有缘人日后在内景中验证,是前辈的点化,诚心说于此,但,不懂《悟真篇》,只怕难懂,不懂不要紧,终有一天你会懂的,就像小时候背唐诗宋词,当时哪里懂得?长大了,经历人生风雨了,自然就懂了诗中的意思,不需要人讲解就懂了,丹经丹诀之于人,往往是这样的。这是我学道二十余年的心得,当年记了那么多丹经丹诀,终有一天会在因缘感遇下复活在心中。诀曰:

片片彩云顶上升,颗颗明星虚空耀。

明珠现时空性观,三光常把性命照。

华山道长的话值得我们思考。在密宗的教诲里,假如不经过实体明妃的双运,就难以气化肉身,修成虹化。道教史上,至少气化肉身的吕祖、三丰祖师是阴阳派大师,我多少有点发言资格,在于我编辑出版了《新编张三丰先生丹道全书》、《新编吕洞宾先生丹道全书》(都由团结出版社出版),我对他们的经典下过功夫,也对他们的生平、仙迹研究过。我写《终南修仙记》,主人就是张三丰,故事情节大多是构思的,部分是各种仙传故事的演化。但我一直没有写他遇见恩师火龙真人的事情,因为,火龙真人传他的就是阴阳派丹诀,我一直把握不好怎样写,如何下笔,才能传达神仙秘意。无法动笔,只好静待某种机缘和灵感,在这期间,编些故事来拖延时间。这是我真实的内心话。我去年写龙啸云和金蝉儿结婚后隐居龙阳洞中夫妻同修,已经在探讨这个话题了。三丰所得,有一部分是“龙虎丹法”,无法写,只好等待某个机缘与灵感来把握。

这次入山访道,有许多感悟,我文字因缘深厚,但要超越文字,直受心传。这样的时候会有的,一旦有,我会含蓄地写在小说里。我把“天罡佛音”法门融化在小说中,看了几十条留言,有赞扬文笔的,有感叹命理的,唯独没人关注这殊胜法门,没有一条留言涉及此法,我大有“买椟还珠”之叹。我不忍心这样好的方法不为人知,才写成小说。希望大家不要被文字所迷,看到我藏在文字里的一些内容,这种藏是不得已而为之。篇中口诀法门慧心人会找到的。敬请关注年底或明年初可能出版的《南宗金丹心境——悟真篇、青华秘文对讲》(暂定名)。我会把我这次访道所得写进书里。我会改变过去的写作方法,把许多内景以及功法,融化到其中,关注我作品的道友,这里提前预告。

 

访道记(八)

在西安时我们住在端履门附近的如家公寓,住了两晚。从终南山下山的晚上,我们去西安桥梓口小吃街吃东西,步行过去。我问道友了解不了解克里希那穆提?道友说不了解。我就向他们介绍克里。我们探讨了一些世界宗教问题,我非常敬仰印度的克里希那穆提。今年我读了他的一些著作和传记,克里的修行非常高,从小,他被通神学会的贝赞特夫人等认定为弥勒化身,认定为是耶稣一样的伟大救主,并把他送到欧洲接受教育。二十多年中,通神学会无数人在等待他的出山。但是,克里解散了学会给他准备的十二个门徒,宣布不创立新宗教,不创立新学说,不搞任何宗教形式。他是伟大的觉悟者,放弃了那些世俗宗教教主的“尊荣”,他才是智者。而印度的奥修,创立新的宗教,结果被定性为“邪教”、“伪宗教”。在英国法琳顿所著《宗教的历史》里就把奥修的组织定性为邪教。许多事,坏在名利上,特别是修道的人。我们对当代佛道界很忧患,修道的人大起尘劳,纠缠名利,结交名流、官员,这是修道很忌讳的事。我曾在某文中说:“都道‘商’了,道在何处?”

道教本来不兴盛,出了某些负面的事件,对道教也是个打击,值得修道、想弘道的人思考。

话题回到克里希那穆提的话题,把这位大师的著作和传记推荐给好道者。立品图书公司出了好多克里的书,我大都阅读了。吾妻给我又购了立品图书出版的《克利希那穆提画传》,抽闲读了几页,想起我对克里的推崇,还有我对中国神秘文化如何与主流意识和谐共处的思考,与克里的思想有关。

克里是世界范围内有重大影响的心灵导师、宗教导师,但他对这些称谓不认可。他说,一个立志弘扬灵性文化的人:“先生,不要成为宗教导师,不要剥削,不要成为富人。”读了这句话,很感动,反思有些宗教人士、修炼界的老师,一方面想成为宗教导师,可是学养、修炼、修养都不够,只好弄虚作假;一方面也在剥削,办某某班,收费数万;第三,他们想成为富人,的确成了富人。可这些与修道有关吗?想想克里的教导,同修们,记在心里吧,我们该怎样走好修道、弘道之路。老子说:“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成名、出镜,看起来风光,是大福报,实际上危机和祸患已经隐藏其中了。克里多次说,宗教局限人,宗教也剥削人,看看当代某些打着佛道旗子敛财的人,就知道克里的话一点都没错。

克里曾被认定为弥勒化身,可是他一再否认。这才是大师的境界。1928年,有人问克里:

“你是转世基督吗”?

伟大的克里如是回答:

“朋友,你认为我是谁?如果我说自己是基督,你就会创造一个权威;如果我说不是,你也会创造一个权威。你认为真理与你将我想成谁有关系吗?你不在乎真理,但是你关心承载真理的容器。你想喝水,但是你想找出是谁制作了盛水的容器。朋友,如果我对你说我是基督,别人却对你说我不是——你怎么办?抛开标签,那没有价值。喝水吧,只要这水是清洁的。”

    多么高妙的禅的智慧,简直像六祖慧能一样,直指心性。可是许多人,包括一些在社会上弘道的有名的人还沉浸在前生来世、谁谁转世的喜悦中,这些重要吗?学学克里的智慧,就知道这些不重要。我和道友在华山就这个问题探讨过,我们观点一致,你前世是什么,今生是谁转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慧能大师所说:“一念觉,众生即佛,一念迷,佛即众生”。这就是真理。即便你是某某大师转世,你一念迷了,迷在名利红尘中了,你还是众生之一,还是凡夫。即便一个所谓没有根器的人,一旦觉悟,也可以顿超彼岸。禅宗的智慧、佛法智慧,的确可以破道学中的许多偏执。这一点,古代祖师如吕祖、伯端、重阳,都看得很清。再回到克里的教诲上。同样是1928年,有人问克里:

“如果有人问我,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克里希那吉就是世界导师?你希望我作怎样的回答?”

伟大的克里说:

“我知道这个提问者很严肃,但是他的严肃是一种误导。如果你仅仅重复从我这里听去的话,我讲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世界导师?你们当中的一些人,既不认识克里希那穆提,也不认识世界导师。这很有意思,而且有些可悲——你们过度赋予文字以重要性。我一直反复说,只要水纯净,能够解渴,从哪口井里取水并不重要。你们且在乎井,而不观心水。”

克里逝世已经14年了。辞世时九十多岁。现在世界公认他是“世界导师”。可是克里生前一直不认可这个“头衔”,就像季羡林先生不认可自己的“国学大师”的头衔一样。是大境界。现在许多人,以微末之见,就相当某某导师、某某大师,不出事才怪呢。“一种误导”就这样炮制出来了。把克里的教诲传达给诸位,克里在1928年还说:

“在你将自己投身永恒权威、精神或神圣秩序的那一刻,你就被限制了,你窒息了你那想获得充实和自由的生命。只要有限制,就有束缚和痛苦。现在的世界就是被束缚的生命的表现。在我看来,信仰、宗教、教义和种姓,与生命无关,与真理无关。”

这才是能断能破的般若金刚智。我们总局限在自己小小的见解里,局限在自己所感受到的神奇里。我和道友们一边访道,一边交流,也探讨些学术问题。我读书多,识障重,但眼界广,见识多。可以互补。对于道友讲的某些神异,我以《金刚经》的无相论破之,不迷信。《金刚经》上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这才是大乘真理、般若正智。那些见光见佛的象,不是说没有,都不究竟。不执著,就是善境,一执著,就是魔境。憨山大师说这都是“光影门头活计”。不真正明心见性,那些见光见佛的相都靠不住。正如博友留言说的,不得道,看光、预测等“软神通”靠不住,即便如搬运这样的“硬神通”也靠不住。博友在留言中举了中国超人“侯神仙”,不也年过半百,病死了场么?一路访道听道友们讲的亲身经历或所见的事情,加以时日,可以选择一些写出来供大家参考。有位王教授,神通广大,经常以神通干些有干(干预)阴阳天和之事,敛财过重,晚年瘫痪在床,凄惨而终,神通安在哉?

一定要明理,即便做个凡夫,也要做个明理的凡夫。陈攖宁夫子在丹诀中说:“末后一句无人传,再入轮回做众生。”既然得道者要“乘愿再来”而做众生,我等做个明理的凡夫,不也很好么?不明理而走上歧路,再借歌手王新林的广告词而说:“那可就残啦”。

我不知道别人访道时是怎样的,反正我们访道,无所不谈,可以彼此交流,彼此批评,但都不计较。即便谈论了一些神异的事情,彼此都知道是不能公之于众的,也有这样不公开的约定,有的是言语约定,有的是心灵上约定。只能你知我知。也许,这样访道,才会使修道者得到各方面的益处,一定要谦虚,放下自我,不然,会有无尽的是非矛盾。我们还就读书与修炼、天命与天机做过许多深入的探讨,我会把我们的一些结论,或者彼此所认识,体验到的内景写到小说《终南修仙记》中。同时,希望阅读博文者,从这种杂谈、聊天的过程和记述中感受访道者的真诚,不要误解,以为我们在宣扬某某,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把这个访道过程里一些思考呈现出来,这些内容也不是所谓“论文”,只是拉拉杂杂的杂谈,见地也不一定对,只是提供给朋友们的参考。我非常反感对某些事情下“一定是”的结论,我经常说,我写的内容不足道,仅仅做参考。我不写那些神异的内容,我个人认为那样写似乎不太妥当,会有误导,乃至对讲述者有潜在伤害。我写平实而真实之文,也有“纠偏”或“救偏”的意思,不要以为访道途中尽是神异神道的东西,要了解到理性和平实的一面。

(作者补记。以上博文的见解,原文如此,现在都对攻击我者的思维感到奇怪。我删除博文后贴出一篇《感事》及另外两篇当时贴了又删除的博文一并再次贴出)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