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古琴,静静地躺在北京白云观


来源:网络     作者:秩名     时间:2011-02-11 09:16:43      繁體中文版     

古琴,静静地躺在北京白云观--对一把琴的寻找 见证民间的文保意识

 
这就是我们千里追寻的古琴

 

 
古琴局部

 

 
古琴的弦该换了

 

 

古琴大体保存完好

 

 

徐信权与钱报记者合影

 

 

白云观

 

本报北京专电 四月的北京,草长鸢飞。刘伯温用过的那把古琴在读者和本报记者的共同寻觅下,昨日(4月18日)终于在北京西便门外的白云观一展真容。至此,一件杭州蒋逸人先生引为憾事的历史记忆以一种圆满的情绪结了局。   

线索,似有似无

在《寻琴记Ⅱ》中,据路桥丘方圆大伯(诚斌道士)回忆,二十多年前,他把古琴从浙江黄岩士岙村的道观里取出来,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把这把刘伯温用过的古琴送到了北京白云观,亲手交给了观里的道人。但当记者追问:当时白云观里,哪位道人接受捐赠的。丘大伯却已记不起来了,他说,当时白云观也没有任何捐赠凭证给他。 

追寻,困难重重

四天前,记者联系到中国道教协会副秘书长袁志鸿道长,袁道长本人就在白云观里办公,他说不了解这一情况,而且,二十多年前,白云观一度成为某单位的办公场所。并且,丘又不能准确说出捐给哪位道人,也没有凭证,时间过去快五十年了,现在要弄清这件事很难。

袁志鸿道长的这番话,恰似给记者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难道,这把古琴不在白云观?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类似的信息从台州传来,一位知情者说,这把古琴好像已经不在白云观。一位伍止渊大师(即刘伯温所弹古琴原拥有者,蒋逸人先生曾在他的道观见过古琴,从而勾起了他半世纪的古琴情缘)的弟子前些年来白云观,并没有看到这把古琴,而也有人曾在某本拍卖图录中看到过一把刘伯温弹过的古琴。

种种信息表明,这把古琴似乎已不在白云观。这位知情者建议记者到中国艺术研究所、中央音乐学院等处去找找,“中国艺术研究院有个古琴陈列室,存放了很多名琴,也许那把古琴已在那里。”

于是,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北京某收藏家的确收藏一把古琴,为刘伯温的藏品“玉兰”,而且这把古琴是刘伯温所制,并刻有“洪武年款”。与伍止渊大师的古琴所刻的“大元至正五年(至元五年),青田伯温氏置”相去甚远。寻琴之路,一时陷入了困顿。  

柳暗花明,找到了拥有QQ的道人

前天,记者来到白云观的网上论坛,无意发现一位道人正在论坛发帖。记者随即通过QQ与这位QQ名为“江南异人”的道人取得了联系。“刘伯温弹过的琴,白云观有啊,我去年年底还擦过呢。”与他的对话,让记者喜出望外。

江南异人说,琴的确还在,做工一般,所以外界了解的不多。但由于是刘伯温弹过的琴,所以文物价值、历史价值还是很高的。

昨天,记者一下飞机即驱车直往白云观,在观里见到了有QQ号的道人江南异人,江南异人是福建人,道号为清阳道人,名字叫陈理真,是白云观管委会委员、经乐团团长。谈起这把古琴,陈理真如数家珍:“这把琴从哪里来我不清楚,但我的确在琴腹内看到了‘青田伯温氏置’等字”。

据陈理真介绍,因为没人弹过,也没对外开放,所以古琴保存完好,只是琴弦该换了。陈理真说,当初丘方圆来捐古琴时,白云观刚开放,很多手续不全。所以也没有什么凭证给他。   

千里追寻,那把古琴在眼前

昨天,记者看到了这把“漂泊的古琴”时,它正静静地躺在白云观的陈列室里,这把从台州到杭州,从杭州到北京的古琴,终于在白云观里找到了归宿。为了这个结果,蒋先生寻觅了五十年。

昨天在白云观里,记者意外地碰到来自浙江温岭的道士徐信权。徐道士今年76岁,已在白云观27年了。当年,丘方圆来捐琴,他是见证者之一。徐道士看了记者带来的《寻琴记》,大感兴趣,一定要把报纸留下,看看这两篇文章。他还和记者一起到保存古琴的陈列室外合影留念。

徐道士说,在2000年前,古琴都是对外开放的,到白云观的游客都能看到这把古琴。2000年,白云观局部维修,东西两个陈列室也在维修之列,所以古琴从那以后就没有展出过。为了让读者一睹这把古琴的风采,陈理真特意去陈列室里拍了几张照片。这把令人魂牵梦系的古琴,终于有了确切的着落,本报的《寻琴记》,也可以告一段落了。

与古琴颇深渊源的阮积惠说—— 民间文保 情有所慰

本报北京专电 本报《寻琴记》发表后,引来了不少读者的关注,浙江大学生科院退休教师阮积惠就是其中之一。40多年前,阮积惠还是一位高中生,他在黄岩亲眼看过这把琴。“这么多年来我常常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它。”电话中,阮老师的声音有些激动。

阮老师激动,是因为这把琴的主人——伍止渊大师,曾与他结缘颇深。“他把我看作家里人,我也在他的帮助下考上了大学,伍大师对我有救命之恩。”

1960年,阮积惠得了一场大病,“当时正是困难时期,就我个人来说,可以说是饥寒交迫,那个时候伍大师帮助了我。”后来,伍大师还在九峰玄都观大殿辟出三分之一,让阮积惠温习功课,他还专门写了一首诗,勉励阮积惠好好学习。最终,阮积惠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杭州大学生物系。

阮积惠说,伍大师的古琴不轻易示人,很多人都知道他有一把古琴,但他就挂在墙上,平时房门也不关。这在现在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一次,阮积惠提出要看这把琴。伍大师就从墙上取下这把琴,当时琴囊包了几层布,打开后,他围着琴转了几圈,仔细观察过那把琴。“较黑,有金属光泽,我可能跟蒋先生一样熟悉这把琴。”令阮积惠惊奇的是,这把古琴拿起来很轻。背面琴腹内有红底烫金的字,“伯温氏……”

阮积惠说,这些字可能是在制作这把琴时刻上去的,刘伯温极有可能参与了这把琴的制作。1966年,伍大师仙逝,遗骨葬黄岩九峰魁星岩下。今天知道这琴的最终归宿,阮积惠说一来可以告慰泉下的伍大师,二来可以安慰民间的文保热情。

与魂牵古琴五十年的蒋逸人说—— 有机会去北京看看这把琴

本报北京专电 昨天,当记者把找到古琴的消息告诉蒋先生时,他一再追问,是不是那把琴,有没有“伯温氏……”等一行字。当得到确实的消息后,蒋逸人很高兴,多年的心愿终于了却了。

据陈理真介绍,目前,他们正在对白云观的相关文化遗产进行整理,这把古琴作为珍贵文物也在整理过程中,所以暂时不对外开放。但过段日子,也就在今年,待整理结束后,陈列室将重新对外开放,届时欢迎蒋先生这些与古琴有缘的人前来参观。

蒋先生也表示,有机会,一定去北京看看这把古琴,毕竟,这把琴让他牵挂了五十年。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书籍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