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日照”得名或因山顶道观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张所昆     时间:2016-12-06 14:41:58      繁體中文版     

“日照”得名或因山顶道观

日照市的别称是太阳城,素有太阳崇拜的习俗,是公认的中国远古时期的太阳文化起源地。

史志记载的“日照”来由

日照地处“海隅”“僻壤”,虽然历史悠久,却鲜见古代典籍记载。属于日照县专有的史志,创始于明万历年间,形成《日照县志》草稿本。

日照在历史上的建制沿革、隶属关系颇为纷杂。汉属琅琊郡,置海曲县,始有邑号,县治在今日照城西5公里处。宋元佑二年(1087年)于莒县置日照镇。金朝升镇为县。“日照”名字来由,方志是这样记载的:

明嘉靖《青州府志》:“日照,以濒海日出处,故名。”

清康熙《日照县志》:“县去海二十里,日出初光先照,故名。”

清光绪《日照县志》:“日照僻居东壤,与扶桑相掩映,因以名邑者,此也。”

可以看出,三本史志各自表述,并无非常明确、统一、固定的说法。但是它们也有共同点,就是都将“日照”来由归因于当地濒海,其中以“日出初光先照”之说较为确切,一直被认为是“日照”名字的取处。

可是,国内有学者认为,以地方是否濒海来比较阳光照射之先后,不太合乎人类思维模式,古今中外恐无二例。之所以“日照”名字会与当地濒海串联在一起,概因自古便有夷人崇日风尚,迎合了当地民众的太阳崇拜心理。其实,将“日照”得名归因于当地濒海,本身就经不住推敲,难以自圆其说。

其一,几千年来,我国海岸轮廓并无多大变化,不用说是在全国,就是在山东,曙光也绝不会先照到日照,但说其北邻胶南,就远比日照更居东。

其二,日照海域中有前三岛等岛屿,难道不比日照陆地先接受到旭辉吗?如此说来,它们更有理由叫“日照”呀。

其三,先有日照镇,后有日照县,日照镇距离海边尚有二十里,怎能谓其“日出初光先照”?

“日照”之称始于何时

明万历年间,日照知县杜一岸曾为创修的县志题写过序言,其中宣称:“古无日照,有之,自宋镇金邑始。”

杜知县言论正确与否,暂且不说,但让人惊喜的是,2009年北京发现张行简作品手抄残本,其中有关于“日照”名字的描述。

张行简(?-1215年),莒州日照镇人,出生于仕宦世家,日照历史上第一位状元,官至礼部尚书。张行简博通经史,一生著述很多,曾在日照县主持修建了“魁文书院”。金朝日照由镇升县,与张行简在朝为官大有关系。

请看张行简作品中是如何描述“日照”名字来历的:“大定二十四年(1184年),闻莒州升日照镇为县,喜不自胜,欣然命笔……日照之名,始于元佑。祖曰:天台山有河上公丈人题字云‘云自天出天然奇石天下无,日照台前台后胜景台上有’,‘日照’之名盖出于此,谓之‘海上日出,曙光先照’之地是也。”

要知道,“日照”与“日照镇”不是一个概念。张行简猜测“日照”二字取自河上公题联,其字里行间透露出:“日照”名称由来已久。所谓“日照之名,始于元佑”,应是特指“日照镇”,而非“日照”。文中“海上日出,曙光先照”八字,很像是金朝社会对“日照”来由的猜释,与明清方志的记载如出一辙,这表明金朝人与明清时期的人们一样,对“日照”来由也是模模糊糊。张行简写作上述文字之时,日照置镇不过百年历史,凭张行简的才华和家世,若说他不能断定镇名“日照”的来由,有谁会相信?可事实就是这样。据此我们可得出初步结论:“日照”并非置镇新起之名,此二字组合早已有之。

查阅被誉为“千古绝作”的《(读史)方舆纪要》,也证实了上述结论没错。

《方舆纪要》是清初顾祖禹编撰的一部巨型历史地理著作,全书考证严谨,论述精详。书中“卷三十五・山东六”这样记述“日照县”:“汉为海曲县地,置盐官于此,名曰日照。”

何谓“盐官”?盐官是中国秦汉时主管盐政的官署。另据清代日照学者丁恺《西海徵》载:“涛雒(镇)……自汉时已有盐官”,看来汉朝设置在海曲县的盐官不止一处。盐官“名曰日照”,说明了什么?答曰:“日照”之称,在汉朝就已经存在了!如果《方舆纪要》记述无误,那么,杜一岸“古无日照,有之,自宋镇金邑始”,当属臆断。

可是,深入探考下去却又发现,由于受杜知县错误论调的误导,后世皆不敢相信《方舆纪要》的记述。清《续山东考古录》载:“纪要(云)日照汉海曲县,置盐官,名曰日照。按:汉时无日照名。”光绪《日照县志》对《方舆纪要》很是推崇,全志多处援引《方舆纪要》书中文字,可就是对“名曰日照”的记述不予理会。《方舆纪要》凭什么说海曲县盐官“名曰日照”,不得而知,但顾祖禹既然如此记之,绝不会无根无据。被后人否定的“名曰日照”之记述,或许恰恰是史实!

汉朝在海曲县地设置盐官,缘何“名曰日照”呢?

“日照”得名或因山顶道观

从道教到河山觅古

张行简手抄残本中还记述:“念我日照,虽偏居海隅,却享有琅琊之名,天台之胜,背依泰沂,怀抱东海,更兼仙山飘渺,河流纵横,自古为日神祭祀之地,黄老成仙之乡。河上公、安期生、于吉、葛玄(此四人皆为汉朝前后中国道教史上赫赫有名之辈)等在此悟道授徒,秦皇汉武到此寻仙访道,可谓盛极一时也。”

道教是中国固有的宗教,影响深远。熟悉道学的人都知道,道教信奉的神仙谱系极为繁杂,并认为高山之顶耸入云端,与天庭最近,是天地交汇之处,神仙真人常在那里出没,因此,就在山巅建立宫观,营造如登仙境、朝天敬神的氛围。国内很多名山的峰巅,都有历史遗留的道教人文景观。中国名山大都与道教和佛教有关,佛道斗法一二千年,既互相对立又互相融合,最终还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中不乏佛道合一的寺院。旧时日照县的名山,往往既有道教建筑又有佛教建筑,这里要特别说一下河山。

河山,位于日照城(老市区)以北十公里处,主峰海拔628米。山势峻峭挺拔,巍巍耸立,自古便有“峭壁端严,屹然一邑屏障”之说。山中处处胜景,难以尽述,史上佛道二教兴盛,宗教气息浓厚。这里有洪门寺遗址,有明代石亭(又称钟楼),还有灵官殿、回龙庵、老母阁和戏台等众多古迹。河山庙会历史悠久,闻名遐迩,早前甚或引来潍县、胶县等远地的戏班和香客。

河山与日照城应该是有历史渊源的。河山是日照东部最高的山,也是距离日照城最近的山,它与日照城正南正北遥相呼应,连成一条中轴线。从古代风水学讲,河山就是日照城的“玄武”,无怪乎当初选址立城于山南。河山的人文史脉非常悠远,据山民相传,河山古名“青云山”,主峰旧称“老庙顶”,《日照县志》、《日照市志》对此均未作记载。这两个几近被人忘却的古旧名称大有深意:青云山,一个散发着浓郁道教气味的山名;老庙顶,顾名思义,山巅有庙。

老庙顶古有道观曰“日照”

“老庙顶”名字,极具道教色彩,叫“老庙顶”的地方国内有多处,且都曾为道教圣地,可以想象,河山顶上古时可能建有道观。深入研究道教会发现,建立在山巅的道观,名称上也往往自表其高,诸如“天台”“白云”“栖霞”之名者,在华夏大地数不胜数,有些还演变成了山名或地名。“日照”之名,与这些道观名字很相似,更兼“日出初光先照”之释义。

“日照”道观早已湮没于历史的长河中,不免有人会问:它建立于哪个朝代?又是何时何因灭失的?按照《方舆纪要》“汉为海曲县地,置盐官于此,名曰日照”的记载,可以判断“日照”道观的建立时间不会晚于汉朝,这也与张行简关于秦汉之时日照道风昌盛的描述相吻合。至于“日照”道观是何时何因灭失的,笔者认为,最有可能因于史上屡有发生的灭佛毁道运动,也不排除自然灾害原因。灭失时间估计应在汉唐期间。

登上老庙顶,会看到一个非常显眼的人凿石坑,相传为僧道所留。山顶乱石丛中还有石块表面平滑,明显是人工所为。上述迹象与老庙顶之“庙”是否有关系,有待深入考证。另外,老庙顶南侧悬壁底部避风地带,便是洪门寺遗址,草木丛中掩藏着残垣断壁,前面立有一块石碑,碑文已难辨识,附近还有碾盘和井泉。洪门寺遗址或许就是老庙顶的“庙”址,也未可知。

“日照”得名或因山顶道观,省内就有强有力的例证。据平度市文史资料以及电视专题片《平度寻古――日照庵》介绍,在平度名山大泽山的主峰上,有一座古庙叫日照庵,以“日出即照”而得名,古为泰山碧霞元君行宫。“日出即照”与“日出初光先照”何其相似,但是,平度并不靠近东海。另外,国内还有一些名曰“日照”的寺观:宁波市定海区古代也有个日照庵,后改名为日照禅寺;山西省五台县有个日照寺……看来,“日照”名称,并非日照特有,唯我独享。

重新审视“日出初光先照”,请注意,句中使用的是“初光”而非“曙光”“旭光”,又因山顶道观确是至高无上,“日出初光先照”其意自见:无论何时,只要天上日出,必先照我道观!这应该才是“日出初光先照”语句的源宗。往下不用说,谁都能明白,“日照”道观因故圮废,“日照”二字由于名气非常大,先是被借用为盐官名称,后来又转化成了镇名和县名。

1992年,我国著名书法家孙鑫巨书“日照”被镌刻于河山老庙顶悬壁上,成为日照市标志性景观,并载入世界吉尼斯大全。可谁会想到,默默无闻的老庙顶居然是“日照”名字的诞生处,假如古时这里确有道观曰“日照”,那“日照”摩崖石刻无意之中竟戳破天机――真是巧合至极,妙不可言!

(来源:大众日报)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