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刘仲宇:唐玉真公主入道受箓研究


来源:《宗教学研究》     作者:刘仲宇     时间:2019-02-15 13:20:04      繁體中文版     

唐代公主入道,不止一人。但《新唐书·列传第八》中谈到入道的公主,第一记载周详的是玉真公主与其姐金仙公主。何以如此,可能有偶然的因素,但也不能不肯定,与她们入道时的状态有关,尤其是玉真公主的道心坚定,入道之后,五次授箓,终生坚守清修,有着必然的联系。玉真公主,无论就其本身的素养,和与当时名人的联系,都是贵主中的翘楚。按唐代虽然认老子为始祖,公主入道不算稀奇,但各人入道因缘不一。有的因病,如代宗之女华阳公主,“大历七年,因病丐为道士”[1] ,有的因婚姻出现问题,如宪宗女永安公主,原许下嫁回鹘保义可汗,会可汗死,止不行,后丐为道士;有的曾婚而又请为道士,如玄宗女楚国公主,起因则不详。最有政治色彩的是武则天女太平公主,当初是因为武则天的母亲荣国夫人死,武则天让她为道士以求冥福,但未真置馆,因吐番请公主下嫁,才真置宫,让她受戒,以拒吐番之请。但太平公主并非真的入道,后不仅嫁人,而且兴起了多轮政治波涛,最终失败被赐死。其余数人,则只记其入道,未作具体交代,大约乏善可陈吧。只有睿宗女金仙公主与玉真公主入道,并无特别涉及功利或其他世俗的原,只为信道而丐之。其父称之为“性安虚白,神融皎昧”,虽难免有溢美之嫌,但终其一生看,评价也非过分。所以,记金仙、玉真公主入道事特详,也非无因。金仙公主、玉真公主入道,是唐代道教史上的大事。之所以称大,当然不是她们二人在道教文化方面有何特别的创造,而是因为她们身份特殊,在当时和后世造成的示范作用,象征性质,都有他人所难以企及之处。而且,据实而言,她们二人都终生学道,老而弥坚,算是将一生都献给了所信仰的大道了。本文对玉真公主入道及此后宗教生活的若干问题略作小考,也想纠正一些史书记载中相互矛盾之处。

一、学道事迹考

玉真公主系唐睿宗第九女。据《新唐书》,其号为崇昌,但据《全唐文》卷十八唐睿宗《令西城、隆昌公主入道制》,则作隆昌。按隆,因避唐玄宗李隆基讳而改成崇。故其原封号为隆昌。但还有不同的说法。王缙《玉真公主墓志》称:“公主法号无上真,字玄玄。天宝中更赐号持盈。中宗时封昌兴县主,睿宗时封昌兴公主,后改封玉真。进为长公主。元年建辰月卒。”所载的封号又与史书所载又不同,不知究竟如何。按理史书与墓志相违,当从墓志,盖系同时代人所撰,当较为可靠。然而睿宗自己《制》则称为隆昌,却不会差讹如此。其间的缘由暂时还无法弄清。她在中宗朝还是皇子之女,只能称县主,睿宗即皇帝位后才能称公主。待到玄宗登基之后,因是帝妹,进号为长公主。其墓志铭有殘缺,中间及卒年间失落大段文字,给我们后面的考证带来很大的困难。

对她的事迹,现存资料中记载稍详的还是《新唐书》列传《诸帝公主》。不过,说它详,还是从首尾完具的角度看,实际上其记述仍非常简略,错误也不少。为考论方便,先转述于此:

玉真公主字持盈[2],始封崇昌县主,俄进号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天宝三载,上言曰:“先帝许妾捨家,今仍明主第,食租税,诚愿去公主号,罢邑司,归之王府。”玄宗不许。又言:“妾,高宗之孙,睿宗之女,陛下之女弟,于天下不为贱,何必名系主号,资汤沐,然后为贵?请入数百家之产,延十年之命。”帝知至意,乃许之。薨宝应时。

从这段记载来看,玉真公主入道,初出于己请而获父亲的同意,入道之后坚辞原有的公主称号及租税食禄。足见其信念之坚。不过,这里的记载,未免过于简单,从初入道到号三景师,一笔带过。其入道的时间、法号、道阶也有不少讹误。故其事迹尚须再加勾沉。按隆昌公主的入道,是在睿宗朝。初出于她与姐金城公主的请求,所以二人同时入道。不过从睿宗的“制”看,除了她们自己所请,也因为想让她们入道为睿宗父母祈冥福:

元元皇帝,朕之始祖,无为所庇,不亦远乎。第八女西城公主,第九女昌隆公主,性安虚白,神融皎昧,并令入道,奉为天皇天后。宜于京城右造观,仍以来年正月令二公主入道。[3]

所谓奉为天皇天后,是指为高宗和武则天尽孝祈冥福。唐室本奉老子为始祖元元皇帝,入道从理论上和世系上说,都如同归宗,虽出家而实在家。西城公主,原封西城县主,入道后称金仙公主。[4]

据此《制》,睿宗令在长安右即西边造观,待次年才正式让二公主举行入道仪式。不过,不久,睿宗又下令停止建观,只以原拨经费归二公主邑司:

营建创造,必有所因,岂欲劳人?盖不获已。朕顷居谅闇,茕疚于怀。奉为则天皇后东都建荷泽寺,西都建荷恩寺,及金仙玉真公主出家,京中建观,报先慈也。岂愿广事营构,虚殚力役。朕每卑宫菲食,夕惕宵衣,惟木从绳,虚心启沃,所欲修营两观,外议不识朕心,书奏频繁,将为公主所置其造两观并停。其地便充金仙玉真公主邑司。令窦怀贞检校所有钱物瓦木一事,以付公主邑司收掌。诸处供两观用作调度限日送纳邑司,朕当别处创造,终不劳烦百姓。此度修葺,公私无损,若有干忤,当寘于刑。[5]

观其诏书中语,似乎当时造观选址扰民,引起非议,所以睿宗申明虚殚力役并非初衷。按,《资治通鉴》亦载其事,大要为:睿宗下旨造金仙、玉真二观,当时即有谏议大夫宁原悌上疏,认为不应过于崇丽,当时睿宗览而称善。但是次年仍开始造观,逼夺民居甚多,用功数百万。所以引发民怨并不奇怪。至于此事闹大,引发“书奏频繁”的缘由,与佛道争端有关,后文还要述及。工程停后,已有钱物瓦木等,皆归于公主邑司,即公主们的封邑管理衙门。至于提到的“别处创造”,当时的实情如何,书阙有间,尚难考证。不过,《道家金石略》收入《金仙长公主神道碑》,注引《潜研堂金石文跋尾》,称:“胡三省云:金仙、玉真二观,皆造于京城内辅兴坊。玉真观本窦诞旧宅,与金仙观相对。”[6]

玉真公主的入道时间,上引睿宗制和诏中都未具体指出。诸书所载也有些矛盾。据《新唐书》所载金仙公主史料,“太极元年,与玉真公主皆为道士。”则入道之年系太极元年,即712年。而据张万福所载,系景云二年,即711年,两者相差一年:

窃见金仙、玉真二公主,以景云二年岁次辛亥,春正月十八日甲子,于大内归真观中,诣三洞大法师金紫光禄大夫鸿胪卿河内郡开国公上柱国太清观主史尊师受道。[7]

张万福是玉真等授箓的亲历者,其记二公主入道事的文字,写于先天元年。按先天实即太极元年,盖当年五月曾改元延和,八月睿宗传位于玄宗,改元先天。隔景云授箓事仅一年,不会记错。且张万福在授箓中“谬奉恩旨,滥预临坛大德证法三师”。故他所记当不误,以景云二年为是。然而,《新唐书》之误,也有所自来。原来,太极元年,二位公主也确有授箓事。当年十月二十八日,金仙、玉真再次从史崇玄授箓,张万福即于是年十二月十二日追记其事,附于《传授三洞经戒法箓略说》卷末,其落款为“太清观道士张万福谨记”。她们授箓事可以系于太极元年,但严格说却已以八月改元之后,宜作先天元年。如此说来,是《新唐书》的编纂者误将第二次授箓当成首次,将二人的入道时间定为太极元年。

据上引睿宗诏书,京师的两观停建之后,将另为创造。而胡三省指出,其观在辅兴坊。此观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不仅终公主之生,且在公主身后,也还存在了一段时间。唐李群玉《玉真观》诗称:高情帝女慕乘鸾,绀发初簪玉叶冠。秋月无云生碧落,素蕖含露出清涧。层城烟雾将归远,浮世尘埃久住难。一自箫声飞去后,洞宫深掩碧瑶坛。

作者活动的年代比玉真公主晚得多,所以诗也有凭吊的性质。“一自箫声飞去后,洞宫深掩碧瑶坛”,用秦穆公女弄玉故事。《列仙传》载:“萧史善吹箫,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遂教弄玉吹箫,作凤鸣,有凤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后弄玉乘凤,箫史乘龙,共升天去。”李群玉所咏,是说公主已仙去,但其观仍在。但洞门深掩,不复盛时气象了。《全唐诗》卷五百六十九收入此诗时,末句中夹注,“洞宫深掩”一作“洞深空探”。如此,更突出其发思古之幽情的氛围。除玉真观外,还是所谓别馆,是在原观之外,玉真公主经常居住之处,后文还要述及。

玉真公主入道后的一些情况,大多已难勾沉。但其晚年,实在王屋山度过,则可以肯定。按玉真公主在唐玄宗朝,颇得宠信。玄宗诗文中尚有若干痕迹,且在后来再说。玄宗登基后三十年,即即天宝二年,曾委玉真公主代代巡各名山大岳。《玉真公主受道灵坛祥应记》[8] 称:

皇上隆宥天下之卅载也,物归混茫,人复大朴。故我玄元祖帝,服龙驾云,表玉容,临天门,示真册,锡以宝符灵命,国祚嘉祥,所谓纯口丕口而昭左契矣。明年春三月既望,乃诏上清玄都大洞三景法师玉真长公主有事于谯郡御真宫,洎名山列岳,靡不展口,将以伸诚敬口口口口口也。公主承天恭受命口迈适漭口口沆瀣,亦所以履虚极而昭炯戒也。于是浮函关之紫气,乘帝乡之白云,登华历陕,涉睢及口,驱驰百灵,倏忽千里,夏四月届于宫焉。恳宣睿诚,口若口奠,咨圣敬之口德,赞皇心之在人。精意克彰,休应如响,先,天后庙有木文隐成太字,垂八角之葩,玄元寿宫,有飞龙跃于重泉,口九井之瑞。既而投金简口口图则天地合莫,贞明连曜,或潜虬吐液以澄映,仙鹤萦空而鸣舞,紫霞凝坛,彩云拂树,允所谓降福穰穰,惟休之疆,若是其至矣者哉。回口言旋,息驾太室,扪日阙,步玄门,挹上清羽人焦真静于中峰绝顶,访以空同吹万之始,丹田守一之妙。不逾月,又将朝于王屋之天坛及仙人台,而北岳洞灵宫胡先生贲然来会。

由此碑,可知玉真公主曾受玄宗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从函谷关一带动身(按:从楼观台的记载,知公主别馆在其南麓,或者公主系从常驻之地起行),登华山由陕西入其“宫”。而所谓“宫”,实即所建于即碑上称的胡先生来会并为之授箓的灵都观。在授箓之前,曾欲朝王屋山天坛及仙人台。碑下文记授箓事,说明都发生在碑所存的灵都观。按灵都观的初创,以及玉真公主选择居此的原因,《玉真公主受道灵坛祥应记》称系“遍索群岳,得于兹山焉”,系自己选定于此。而其山又特具胜景:

夫此山者,隐元阳台,小有天洞,环合曾翠,凌口口口情腾赤霄而灵凝霞,明口丹梯而口口耸。昔王子晋举手缑岭,息驾于斯,口口天坛凡廿廿里,傍连太行口千仞,列山献皆秀,孤松自烟,况砑谷攒峰,玉林瑶草,可名言也。公主卜筑精口,为采真之居。柴门栝亭,竹径茅室,凡灶叶日药园长春,勺水可以忘饥,拳石可以口口。口上前年辉洒宸翰,光显宝额曰平阳洞府小有仙台,又于山门别署金榜为灵都观。公主优游爰处将廿年,顷已四升仙阶,及兹凡五受真录,宜其指六合口口,弃寰中如脱屣,而不之轻举,玄默天朝,盖永愿祝尧,不能忘魏。是知无往不适,与道为徒者,非至德其孰能与于此焉?

推测下来,最初玉真公主卜居于此,是作一修道朝真之所,盖其地近小有洞天,系仙人王子晋曾歇驾之处,风景又美,合乎修道的理想。后玄宗御书有“平阳洞府小有仙台”,并于山门署额“灵都观”。记其事时为天宝二年,说“公主优游爰处将廿年”,则其创建当在开元十年左右。只是此前或不常驻此,而多在楼观一带。《王屋山刘若水碑》[9] 称“公主捨陶馆之封,卜居平阳之洞,以为嫦娥饵药,乘兔轮以长生,嬴女吹箫,登凤楼而久寿”。则此为她自己定下的居老之地。玉真公主在灵都观授箓,系天宝二年事。此年前后,对灵都观又加以增修。

玉真公主向玄宗提出将所享有的租税归朝廷及去封号,是在玄宗天宝三年,即744年。离开她入道,已三十三年。可谓其道心老而弥坚。其卒年,本传说是“宝应间”。查宝应,系肃宗年号,当公元762年。这是肃宗的最后一年,当年肃宗与已经退位太上皇的玄宗皆薨,太子李豫即位,是为代宗,次年即改元为广德。是“宝应”实只一年。如果《新唐书》所记不错,则玉真公主羽化于宝应元年,即公元762年,离她入道过去了五十一年。一个公主,能在入道之后坚守五十一年,而且最后十八年中,是在将封号、财产捐掉之后度过的,实在不是容易的事。公主的年龄,诸书失载,但《玉真公主受道灵坛祥应记》[10] 称:

公主法号无上真,字玄玄,睿宗大圣皇帝之爱女,今上之季妹。清骨凝照,琼胎洞虚,口葆口玄门而祯符不一。年甫二八,当景云之初,始受道于括苍罗浮真人越国叶公,关于始于谁,后面还要讨论,仅说其年龄。当受道时,前面已考系景云二年。其时公主年甫二八。古代秤一斤十六两,对二八这个数字特别敏感,有一些特别的隐语以称之,如破瓜之年,因将瓜字破开为二个“八字”,义皆为十六岁。如是公主于景云二年即711年入道,时年十六岁,则隔五十一年,其年当六十七岁,如果按现今的算法,则实岁六十六岁。她与其姐金仙都入为道士,但活得比金仙长。据《金仙长公主神道碑》,金仙开元间羽化于东都开元观,春秋四十有四。如此,则玉真之寿远过其姐二十余。

公主羽化之后,其宫殿仍存在了一段时间。卢纶曾有《过玉真公主影殿》一诗,称:

夕照临窗(刘按:原小字注一作闲窗,似较胜)起暗尘。青松绕殿不知春。君看白发诵经者,半是宫中歌舞人。

影殿,《古楼观紫云衍庆集》引作“景殿”。景通影,实指玉真公主的写影即画像。是则在公主身后,仍供有其像,且有道士为诵经。其地在何处,卢诗没有确载,但依常理推测,当即在原来的玉真观。而从诗中看,为公主诵经的,以宫中歌女为多。她们是吃青春饭的,一旦年老色衰,只有深闭宫中。出宫入道,未必不是一条了此余生的出路。卢纶生活于大历、贞元间,离公主羽化时代不远,所记当为亲见。只是其影殿是建于原来的玉真观,还是她终老的灵都观,就难以确考了。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