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抱朴子论仙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李宇林     时间:2019-08-04 09:45:39      繁體中文版     

抱朴子论仙

神仙有无

我们只知道物种有经霜而枯槁憔悴,正当炎夏而绿色凋敝,含苞待放然而却并不茂盛,尚未结果却又过早萎靡零落,从来没有听说过享万年之寿,在世长生久视的人。所以说古代的人们,只要谈沦学习的事,从来不说求仙之事,聊天时也不涉及怪异之事,为的是杜绝那些奇谈怪论,生活中遵循着自然清静无为之道,把那些延年益寿的龟鹤作为有别于人的异类去看待,而把人类短暂的一生一死,当做是一早一晚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说盛夏万物必然成长,然而荠麦却枯萎了。寒冬万物必然凋敝,可是那些青竹翠柏却仍然茂盛。如果说有始必有终,然而天地却是无穷无尽的。说有生必有死,而龟鹤却能够自然长久。盛阳之时应该是暑热的气象,然而炎夏未必没有凉爽的日子。极阴应该是非常寒冷的时节,然而严冬未必没有短暂的温热气候,百川向东流淌,然而也有向北流动的河水。坤体至静,然而有时会因为地动而被崩塌。水性纯冷,也有温暖山谷的汤泉;火体炽热,然而孤独的山丘就会显现寒焰。重类应沉,而南海有浮石之山;轻物当浮,而牂牁有沉羽之流。世间万类,不能够一概地去下结论,正因为是如此的原因。

生命之中,最有灵性的没有超越人的。然而同类人中他的贤愚邪正,好丑修短,清浊贞淫,缓急迟速,趋舍所尚,耳目所欲,行为不同,已经有天壤之差,冰炭之别。为什么还要奇怪神仙的异常,如何的不与凡人一样而有生死呢?

如果说受气都是一样的,那么雉(野鸡)变化为蜃,雀入水变为蛤,壤虫假翼,川蛙翻飞,水蛎为蛉,荇苓为蛆,田鼠为鴽,腐草为萤,鼍之为虎,蛇之为龙,都是异类变化而成。

像那些修仙的人,用药物颐养身体,效法数术去延长生命,先使自己内疾不生,外患不入,虽然是长年不死,然而他的原有身躯却并不变化,如果修炼成道,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困难的。那些粗浅见识的人,拘守常俗,都说世间没有见过仙人,就说天下—定不会有这件事。

天地之间,大无边际,其中奇特的事情,难道是有限的吗?虽然头顶着天,却并不知道天的上面还有什么;终生行走在地上,却并不知道地下有什么。形骸是自己的,却又不知道它的心志是怎样的。寿命仿佛是自己掌控的,却又不知道它是长寿还是短命,究竟能到哪个地步。况且神仙的道理深远,凭借的道德幽深玄妙。如果只是依仗短浅的耳目,以决断那么精深微妙的有无,难道不可悲吗?

魏文帝广览群书,博闻异事,自己认为对世间万物无所不通,说天下没有能切开玉石的刀,也没有用火来浣洗的布料。他著《典论》也曾据理言及此事,只是没过多久,二种事物全都呈现,这时文帝才叹息不一,遂自毁论断。事情本来没有一定之论,大概都是如此。

陈思壬撰著《释疑论》,当初关于“道术”的说法,直接称它是愚弄百姓,欺诈虚伪,吹牛说谎的事情。后来他看到魏武帝试着关闭左慈,让他断食近—月,而且颜色不减,气力如常。左慈还常说:可以五十年不吃东西。由此看来,这又有什么值得怀疑呢?又说:让甘始用药物涂在活鱼的身上,并且在沸腾的开水中煮它,其中没有涂到药物的鱼,很快煮熟,马上就可以吃了。其中涂有药物的,在开水里往来游戏,好像在自然界的水中一样。又把这样的药物粉饰在桑叶上养蚕,蚕就会生活到十月也不会衰老。又用药物让小鸡雏和新生狗仔食用,都会停止生长。再用返白的药让白狗吃下,百天毛全变黑。这时他就知道天下之事,是不能够全明白的。如果只是用意念去决断它的有无,那就大错特错了。明白此理,恨不能断绝声色,专心致志学习长生之道,这两位好学的确是无书不读,才气应该说是一代英杰,然而他们当初都说没有神仙,到了晚年,才有穷理尽性之感,竟是如此地叹息。人非完人,不信神仙,也不足为怪。

欲求长生,修炼大道,秘诀在于立志,并不在于富贵。假若是有心志的人,即便有高位厚禄,反而是他的沉重负担,为什么呢?学仙的方法,必须要做到恬静、舒心、淡泊,涤除各种嗜好欲妄,收心内视,返观内听,如同活死人,行尸走肉,心如死灰,身似槁木。然而作为帝王,担负着天下百姓福祉的重任,政务繁多,思虑万机,精神驰骋于天地之间。若有一点失误则国政即为亏缺,过失殃及百姓。在日常生活上醇酒厚味伤其和气,艳姿美容伐其根本,所以耗精损虑使躯体瘦削憔悴的原因众多,就不再为此去详细说明了。再者蚊虫叮咬就会坐不安,卧不宁,天下之大,人事之多,何止于此。又怎么能做到掩耳闭日,遮盖聪明,身心潜藏,洁心斋戒,夙兴夜寐,躬亲炉火呢?

修仙之法,要静寂无为,忘其形骸,爱逮蠢蠕,不害含气,止绝臭腥,休粮清肠,博爱八荒,视人如己。有道的人,视爵位如酷刑,见印绶如服丧,视金玉如土粪,睹华堂如牢狱。又经典所载,大都有鬼神的证据,世俗之人尚且不信天下有鬼神,何况是仙人居高处远,混世与脱尘不是一个世界,得道成仙,飞升轻举,就不再返回世间,不是得道的人,怎能见闻。而儒墨之家知此不可以考证,所以始终不谈其有无,世人不信,不也正常吗?惟有识别仙真的人,校炼众方,得到征验,察其必有,也只是独自知道,又不能勉强不知的人。所以说:不见鬼神、仙人,不可说世间没有仙人。人们无论贤愚,都知道自己身体有魂魄,魂魄不足,人就生病;魂魄脱离,人就死亡。

抱朴子论仙

对俗开释

有人问难说:人中之有老子、彭祖,如同树木中之有松、柏,是禀赋于自然,如何可能学习到呢?抱朴子说:陶冶造化,没有比人类聪明的:所以即使是学得粗浅的,也能役用万物,得到精深的,就能长生久视。知道上药能够延年益寿,所以就服用这些药物以求证仙道。知道龟鹤能安享天遐之寿,所以就效法它的导引用来增添年命。况且松柏的枝叶与其他诸木有别,龟鹤的体貌与诸多虫类不同,至于彭祖、老子尚且还是人类,并非是异类才能独享长寿,由此说来,得道长寿,并非是自然造化的。诸木不能效法松柏,诸虫也不能学习龟鹤,所以才短命,过早夭折。人中有聪敏明理的,能修养彭祖、老子之道,就有可能与彭老同样的结果。

仙道迟成,多所禁忌。自己若无超脱世人之心志和强身力行之才干,又不能永恒保持,如果心情再疑惑不决,半途而废,就会说出仙道长生是不可以达到的话来。仙经说:“服丹守一,与天相毕,还精胎息,延寿无极。”这都是至理要言。民间君子,尚且内不负心,外不愧形,上不欺天,下不食言。何况是古代的真人,怎能虚构空文,欺世盗名,拿着不能做到的事情诳误后人,他们这样能得到什么呢?假若没有这样的缘分,始终也不肯相信,也没必要勉强他们去相信。

有人会问:龟鹤长寿,只是世人空谈而已,谁又和它们始终相随而了解它们呢?抱朴子说:如果得到道的要领,那么八方之处的事情如在指掌之间,遥远的百代似是同一时期,不必在乎地方的左右,或者说看到的才是真切的。《玉策记》说:生长千年的龟,五种颜色都具备,它的额上两骨突起似是犄角,能明白人说的话。行走在莲叶之上,或者在丛林之下,它的上方常有白云似蟠屈的蛇一样覆盖着。千年的鹤,随时鸣叫,能登上树木,不到千年的,始终不能到树上去,千年的颜色纯白而且脑部成丹赤色,如此便知。然而物种老者多智慧,大概是年深日久,处世长年之故。又说:蛇有无穷之寿,猕猴寿八百岁变为猨,猨寿五百岁变为玃,玃寿千岁,蟾蜍寿三千岁,麒麟寿二千岁,腾黄之马,吉光之兽,都寿三千岁。

千岁之鸟,万岁之禽,长的都是人面而鸟身,寿命也和他们的名字一样。老虎以及麋鹿野兔,都能活到千岁。寿命满五百岁的,它们的毛色纯白。熊的寿命超过五百岁,就能变化。狐狸豺狼,都能活到八百岁。到了五百岁,就善于变化而为人形。鼠寿三百岁,到了百岁颜色就发白,就会根据人事的情况占卜,它的名字叫仲,能知道一年内吉凶及千里以外的事。这样的事情有很多,不可能全都说完。只是具有广博知识并善于辨别事物的人能随时叫出名字来,广泛听取奇闻异事的人按理说不会被迷惑。何必要常与龟鹤周旋,才能知道呢?假如就不善于分辨事物,那么园中的草木,田野里的禽兽,大都不会知道,更何况是这么异常的东西呢?《史记·龟策传》云:江淮地区有位闲居的人,幼小的时候,用乌龟支撑床脚,后来直到老死,家人移床时,发现乌龟还是活的。以此推算也不少于五六十年,然而乌龟不饮不食,能有如此之久而不死,看来它与一般的物种大不相同,对于可以生活千年的说法,还有什么疑虑呢?

有人问难说:龟能土蛰,鹤能飞天,假使让人有须臾之蛰,或者有顷刻之飞,犹且不能,又怎能向它们学习长寿呢?抱朴子回答说:能蛰的昆虫有很多,能飞的鸟就更明显了,而只谈论龟鹤有长生的寿命,它们之所以不死的原因,并非是因蛰和飞的问题。所以学道长生的人,只是效法它们导引以延年,学习它们食气以绝谷的本领,并不学它们的土蛰和飞天本领。

如果是得道的人,向上能够腾身于云霄,向下能够潜藏于江海之中。龙蛇蛟螭,狙猬鼍蟸,都能终冬不食,不食之时,还比食时更加肥健,没办法知道它的原因。况且有一方面长处的,万物都比人更胜一筹,不只是龟鹤之类。所以太昊氏学习蜘蛛而结网,金天氏依据九农以正时,轩辕黄帝候风鸣而调节音律,府尧观看蓂荚就知道月份,鱼伯识水旱之气,蜉蝣晓潜泉之地,龟鹤偏解导养就不足为怪了。况且仙经长生之道,有几百种办法,只是快慢简繁不同罢了。

古代修仙的人,大都服食甘脂,衣着轻松和暖,通晓阴阳,身在官场,耳目聪明,骨节坚强,面色悦泽,老而不衰,延年久视,出处任意。寒温风湿不能伤,鬼神众精不能犯,五兵百毒不能中,忧喜毁誉不为累,这是最为宝贵的修养之道。

有人询问,学道的人,应当先立功德,是这样吗?抱朴子回答说:是的,立功为上,除过次之。修道的人解救人的危困让人避免灾祸,救治人的疾病,让他们不会因病白白死去,这是上等功行。想求仙的人,要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如果不修德行,只是学习方术,都不会得到长生。做的恶事过大的,掌管生命的就会剥夺他的年纪,过失小的就会夺取他的运气时刻,按照所犯过失的轻重而所要夺取的也就有多少。大概人禀受元气而有寿命,自然是有本来定数的。定数本来就很多的,那么年纪就难以穷尽而且会推迟死期;如果所禀受的本来就很少,而所犯的过失又有很多,那么生命就会很快结束而且早死。又说,人要想成为地仙,应当做到三百善;想修成天仙,就要立行一千—二百善。如果已经做了一千一百九十九善,但是无意间又做了一件恶事,就会把之前行的善全都失去,只能重新再次积累行善的次数。所以说行善不在于有多大,做恶不在于有多小。虽然不作恶事,但是口德和所行之事,以及祈愿别人布施,施恩求报等等,就又失掉了这一事之善,但是善果不能全都丢失。又说,累积的善事没有圆满,虽然服食仙药,也是没有益处的。如果不服食仙药,只是力行好事,即使没有很快成仙,也可以不会有突发死亡的灾祸。我此时更加疑惑像彭祖那些人是否因为他们的行善功德没有圆满,所以就不能飞升成仙。

万物皆有灵性,所以说凡是有生命的胎、卵、湿、化,都蕴含着阴阳二气,哪个不是以生为乐而畏惧死亡呢?然而在世俗之中荣华势利诱其意,素颜玉肤惑其目,清商流征乱其耳,爱恶利害搅其神,功名声誉束其体,这些都是不用召请而自来,不用学习而已成,自己并非天生就能修道成仙,也无穷究事理而有独到的见解,在俗事之外识别情态而善于变通,运用智慧能清楚地洞察广袤悠远的微妙变化,觉悟到身体和名誉孰轻孰重,哀伤时日如白驹过隙、火烁电光之快,怎能抛却当下享乐而期望遥远渺茫的事情,抑制禀赋的嗜好,断绝眼前的欲望,修习难以成就的遥远功果呢?有是因无而化生的,无中生有;形体须精神而矗立,形神合一。有是无的宫室,形是神的宅舍。因此又譬如堤坝,堤坏水就不会存留了。又比方火烛,蜡烛燃尽火就熄灭;身体过劳则精神散失,精气竭绝则生命终结。如果树根断除,即使枝繁叶茂,很快青翠的绿色就会失去。气血缺失而欲望较重,那么精神和智慧就要离开身躯了,已经过世的就没有返回的期望,既然腐朽的就没有再次生发的道理,若是养生的人,那就太可悲了。

所以居住山林养性的人,放弃俗事而自寻快乐的人,他们拿攀比当作是生的赘疣,看待万物如同蝉翼一样明白,岂能随便说大话,而又勉强看淡世事呢?假若其人确切了悟,就会自然抛弃如得健忘症一般。因此他们居住在幽隐遁世的地方,韬光养晦,遮盖想要注视的目光,遣送损伤智慧的美色,杜绝喜欢听声的耳朵,远离混乱五音的响动,涤荡蠲除深固的习气,遵循柔雌,抱元守一,专心一气达到柔和,内心镇守着恬淡素朴,打发欢快亲密的邪情,除去内心的得失荣辱,割去厚重生活的毒瘤和沉寂多话的机关,返还内听之后所闻就清澈,眼目内观而后才有先见之明,在幽深沉重的地方滋养灵根,在处世接物的地方消除诱惑和羡慕,斥退粗俗的行为,充实愉悦的意境,达到无所作为,用以健全自然的天理。于是就可以吮吸日光月华,在太清之境沐浴精神,外除五贼,内守九精。在命门把守着玉钥匙,使黄庭与北极交结,引导三景直上明堂,飞化元始用以炼形,采收金津和以玉液,经常驱使白而留青,凝结澄澈的泉水下注丹田,引导沉静的玄珠入于五城……治饥止渴,百病不生,逍遥中宫,气血和平,拘魂制魄,骨填体轻,所以能够驾驭风云而飞腾太虚,还可以混于世俗而得永生。只是苦于听到的人不大相信,相信的人又不去实践,实践的人没有恒心。所以得到的人很少而且又隐藏不露,没有成就的极多而且明显,世人无法知道那些隐居的人,而且又但见那些明显的人,因此说天下果然没有修仙之道了。

《抱朴子》说:堤防坚固,水就没有泄漏之患,油脂过多,灯火就没有被侵熄之时,龙泉宝剑因其不割而常利,刀斧却因日用而破敝,隐藏的积雪因躲避天暖而历经夏季,潜藏的冰块因其深居而度过炎暑,单一的巾帛冈遮盖镜子却不被烧灼,平凡的花卉因偏爱覆盖而越过冬季。土壤和水泥是容易消散的,然而却能制陶做瓦,这就和阴阳二仪是 一样的道理。树木都是易于腐烂的,然而燃烧做炭就可以放置亿万年不会腐烂。圈养的小猪因饲养得当而晚死,千里马因经常登涉山岭而早毙,寒冷的昆虫因居住舒适而加倍长寿,南方的树木因地处温暖而长久茂盛,因接触煞气万物就凋萎在寒凝的霜雪,因遇到阳和万物又郁郁葱葱而枝叶繁秀。万物的种类是一样的,然而秀实和枯萎却大有不同,哪有秋收冬藏的一定之规呢?然而人的禀赋寿命,死生的期限,不是像草木那样一定要等到寒冷的天气,而且延年益寿的道理,补养救治的方药,不只是用温暖这样浅显的办法。要达到长生的效果,使用什么办法不行呢?而且世人墨守近效,又用功偏执,因短期不见成效,就说仙道虚诞,黄帝、老子都是妄言,这不也很可悲吗?

蒙昧的人,于是就不肯相信汤药针艾,更何况深于此道的人呢?都说:“俞跗、扁鹊、和、缓、仓公之流,必能救活病人,为何他们还要死亡呢?”又说,富贵的人家,岂能缺乏医术,而且更加不能长寿,这不说明人的生命是有一定年限的吗?如果责怪如此之人,让他们信仰神仙,那就如同让牛攀缘树木,让马去追逐飞鸟。

抱朴子曰:召魂小丹三使之丸及五英八石小小之药,或立消坚冰,或入水自浮,能断绝鬼神,禳却虎豹,破积聚于腑脏,追二竖于膏肓,起猝死于委尸,返惊魂于既逝。诸如此类都是平常的药物,犹且能让已死者重生,何况是那些上品药物,为何不能让生者不死呢?越人在虢太子即将死亡的时候使他复活,胡医在苏武很快断气之时挽救了他,淳于意能开解头颅以理脑,华元化能刳割腹腔以浣胃,文挚愆期以痊危困,仲景穿胸以纳赤饼,这都是医家的小技能,尚且还能如此。何况神仙之道,什么事情不能做到?人之所以死亡是因为诸多贪欲的伤损。衰老的原因是百病的损害,毒虫恶气所中,邪气所伤,风冷所犯。现在就导引行气,还精补脑,食饮有度,兴居有节,再服药物,思神守一,行持禁戒,佩带符印,伤生之事,一切远离,如此就气脉通达,可以避免六害。现今医家的通明肾气之丸、内补五络散、填骨枸杞煎、黄蓍建中汤,服用的人都能肥壮。漆叶、青蓁,都是平凡敝陋的草木,樊阿服后,得享二百岁,而且耳目聪明,还能给人针灸治病,这是近代的实事,又是正史记载批注的。

又说,有位叫吴普的人,跟随华佗学习五禽戏,作为健身导引的方法,尚且还活了一百多岁。这都是使用此普通的药物和简单的健身方法,竟然也能达到如此地步,何况是再运用其中精妙的呢?今天对世人说,理中汤、四顺散,可以救治霍乱;款冬、紫苑,可以治疗咳嗽、逆气;萑芦、贯众杀九虫;当归、芍药治绞痛;秦艽、独活除八风;菖蒲、干姜治痹湿;菟丝、苁蓉补虚乏;甘遂、葶苈逐痰癖;括楼、黄连愈消渴;荠苨、甘草解百毒;芦茹益热治创伤;麻黄、大青主伤寒,世俗之人还以为不然。宁愿杀生祈福,卜筮驱祟,不肯相信良医可以治病,反而把性命托付巫婆神汉,况且再告诉他们金丹可以度世,芝英可以延年呢?

往昔留侯张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前无古人,他的智慧并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然而还说长生不老是可以做到的,他的聪明才能,不是都不及世人,尚且说:“我将抛弃人间之事,就要跟随赤松子云游了”。于是便修行导引之术,断绝食物一年,终于进入修道成仙之路。等吕后逼迫他,以求得安定太子的计策,张良不得已,为她谋划请来商山四皓,果然如愿。吕后非常敬重他,却又强迫他吃饭,故意让他修道不成。按孔安国《秘记》里说,张良得到了黄石公不死的秘法,不只是兵法而已。又说,张良原本的老师就是四皓,里先生以及绮里季的徒弟,都是成仙得道的人,张良跟随他们全部得到了那些神方,虽然因为吕后勉强他饮食,可不久又回到修炼仙道之路,暗自度化世人,但是世人并不知道,故意让人说他已经死了,像孔安国说的情况,那么张良就是修道成仙了。另外汉丞相张苍,偶然得到-些小术,吮吸妇人乳汁,活到一百八十岁,这大概是养生中最浅薄的方法。而张苍去做了,尚且得到中寿的三倍,何况施行各种完备的道术,修炼那些秘传妙方,为何不能得到长生呢?这些事情见于汉书,并非是空口胡说。

抱朴子说:服药虽为长生之本,如果能够兼行运气,它的功效更加快捷,如果不能得到药物,只是行气而且合乎它的道理,也能得到几百岁的寿命。然而还要明白房中之术,所以鉴于这样的原因,如果不知阴阳之道,就会屡次有劳损,那么行气的方法就不起作用。人生活在气中,气运行在人中,自天地以至于万物,没有不需要气来化生的。善于运行元气的人,在内可以养身,在外可以却除邪恶,然而老百姓们每天运用却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书籍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