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彭涟道长访道行程之打工泪


来源:未知     作者:彭涟     时间:2011-12-30 16:18:03      繁體中文版     


彭涟道长博客

http://hi.baidu.com/mengbishsheng/home

http://blog.sina.com.cn/hongchenzhiyin

 

彭涟道长访道行程之打工泪(一)

2011-08-08 21:53

 

九零年十月初六,我离开家乡贵州安顺市,步行经清镇市、黔西县、大方县、毕节市、叙永县、泸州市、内江市、自贡市、乐山市、峨眉山市、眉山县、十月三十日到新津县。顺着川藏公路前行,旁晚到双流县附近洗车场处。休息间,工地有工人前来询问,因考虑身上余钱已经不多,担心缺少路费,行程困难,于是答应工头,留下做工。

就这样,每天跟着工头黄师傅、包师傅他们一起,挖沟抬土,搬砖锯木,拆架钢管,敲打钢模。每天辛苦,生活也简单,一天下来,生活费两到三元。早餐:大馒头两毛五一个就可吃饱,泡菜五分钱一份,咸菜一毛钱一份。中餐晚餐大致相同:米饭六分钱一两,素菜两毛五一份,荤菜五毛钱一份。

半月后,洗车场工作基本结束。工头给我结算工钱,每天五元,扣除生活费二元,结余四十五元。随后,我与他们一起来到成都市,工作于楞伽庵中学建筑工地,这里工作状况与洗车场大致相同。只是休工时间有点多,每周休息三两天。在休息日里,我抽空随意游览了,杜甫草堂、文殊院、武侯祠、宝光寺等名胜古迹。

到了年关,工地停工了,留住不方便,正无去处。新都龙虎乡工友包世贵,很热心的关照我,让我到他家,与他家人一起度过新年。身在异乡的我,至今感激难忘。

大年初三,我到成都市青羊宫对面工人干休所,访书报上称为峨眉派剑仙传人的方中骅老师,在学习室门外,再匆匆见了一面,说工作忙,不方便接待。我在大门外等待,天黑了,也不见出来。夜里我没有回新都,来到百花潭公园内,和衣躺在湿草地上,直到天明。清晨,我步行到杜甫草堂对面疗养院,打听到方老师的家,在他家楼下,他儿子小方不让见面。无奈,带着失望回到新都。

过了初八,我与工友来到楞伽庵工地,工长向我索取身份证。因为没携带身份证,所以工长没让我继续工作。我本想多工作一段时间,筹集一些路费,再踏上程途。没想,因为没有身份证,给我目前和未来的十年间,增添了无穷的磨难。

正月十六凌晨,我离开龙虎乡,踏上行程。此时,身上只有五十元钱,却计划要行走近八千里程途到达北京,心中很是打怵。转眼,三个月后,历尽很多酸辛,步履蹒跚的我终于来到北京。因身无分文,在北京体育馆门口,向邮局讨了一张两毛的邮票,给家中亲人,寄出了一封传报平安的信。

苦志寻真拜蜀山,程途杳杳少盘缠。

洗车场内抬石块,锯木房中斫木砖。

钢管攀爬拆亦架,制模敲打钉和穿。

推砖运土挑复垒,卸货堆仓递与传。

工资日五块,餐饮需二元。

劳碌半月整,剩余四十三。

看看到元旦,车场工程完。

进入成都市,做工楞伽庵。

闲来休假无余事,天府名城且漫观。

翠柏深深武侯祠,霓灯烨烨百花潭。

玲珑宝塔文殊院,错落茅屋子美园。

栩栩宝光瞻玉像,谢涛台榭锦江边。

寒生诚可怜,求学越千山。

年关无去处,工地惹人嫌。

包氏好兄弟,热心解急难。

邀入家中去,吃住且心宽。

岁除至初三,成都访剑仙。

匆忙不接待,苦等到黑天。

夜来寒风劲,和衣卧草滩。

天明再造访,其子横目看。

退而感际遇,不由泪潸然。

微言诚励志,天意总周全。

渐渐至元宵,工头且为难。

汝无身份证,恐怕不安全。

无奈辞工去,踌躇向秦川。

北上八千里,盘缠五十元。

不言行路苦,莫笑吾痴顽。

清白与屈辱,镜花水月看。

 

彭涟道长访道行程之打工泪(二)

2011-08-10 15:59

向慕京华景壮观,不辞辛苦越千山。

辗转陕川华岳险,颠连秦岭渭河宽。

餐风饮露黄粱梦,戴月披星蜀道难。

造化弄人多困苦,北京城外话辛酸。

行行山复水,去去少相知。

日日星月伴,夜夜风露宿。

自道京城好,人情少逊殊。

一入遣送站,世事见差池。

九一年三月二日〈阴历正月十六〉,我离开四川新都县,步行经都江堰、青城山、什邡县、绵竹县、安县、江油市、广元市、阳平关、汉中市、佛坪县、咸阳市、西安市、华山、洛阳市、郑州市、新乡市、安阳市、邯郸市、石家庄市、保定市等地,五月十日来到北京。

初到北京,看到了首都的繁华,高楼大厦,比比皆是,路桥天桥,井井有条,车辆行人,往来有序。此时的我,身无分文,又没有身份证,步行在大街上,情绪有些乱。先来到陶然亭公园,休息一会,随后,又到北京站看看。下午,来到向往已久的天安门广场。在广场上,看到了雄伟的天安门城楼、毛主席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我小心翼翼的进入天安门,看到了古代皇宫的辉煌气势。来到午门,门票五元,此时我身上没有一分钱,无奈向管理员说情,经管理员允许,得以进入。进入午门,随意浏览了一些景点,然后,匆匆离开午门,来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瞻仰碑文。

正瞻仰间,来了几位身着衬衣的年轻人,上前对我说:“你是来北京打工的吗?想打工,跟我们去。”此时,我正担心无处可以找到工作,有人愿意帮助,当然不会推辞了。于是,我随他们一起来到毛泽东纪念堂东侧的一个小院,小院里有十几间房。进入小院,他们关上了门,随后,房里出来几位警察,对我进行盘问,检查包裹。然后将我关进另一间小房,房里有七八人,听说有的是来上访,被关进来的,有的是来打工被关进来的。

下午五点,小院里来了一辆警车。接着,让我们都上了车,随后关上了门。车离开天安门,向北行驶,傍晚,来到了昌平遣送站。在遣送站里,有好几百人,大都是像我一样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的所谓的‘盲流’,大家都等待着,将被无情的遣送回自己的家乡。

夜里,几十个人一间,和衣躺在木地板上,房里很挤,翻转身体都很困难。天明,可以出院子散散步,内院四周都有电网,想跑是很不容易的。在这里,每日两餐,通常是每人一个大窝窝头,一碗淡淡的菜汤。

第四天,院里来了一辆大车,车上下来两位警察,监管人员让大家集合,听说是公安某个基地,来带一批出去干活的人。随后,他们开始挑选,本不想被遣送回乡的我,很希望能去干活。正想着,一位警察看见了我,将我叫到他面前,打量一下,说:“你也去。”

就这样,我们一行二十几人被叫上了车,下午,来到丰台区长辛店公安局砂石厂。被带来这儿的人在这儿,一般要工作三个月,每月可以给二十元零花钱。三个月后,可以自由离开工地,若不想离开,可以留下继续工作,只是工资很低,刚开始每月一百元左右。

从那天起,我们二十几人居住在基地小院的一间房里,每天出去干苦活,有时有警察带到外面干活,有时由比我们先来的老工友,带着出去到砂石厂工地干活。通常分作两班,一班每天早上出去,晚上回来。另一班晚上出去,早上回来。工作主要是清理皮带轮下的散沙,和搬石头,其他也有杂活。机器开关和修理的工作,由前面比我们先来小院,工作期满又暂时不想回去的老工友负责。在小院里,生活也很艰苦,每天早晨和晚上是窝窝头,中午是馒头,才以蔬菜为主,又是里面偶尔有几片肉。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厂里给大家每人发二十元零花钱。这两天,一位老工友回家了,我被安排与一位河南工友一起养兔。院里有几百只兔,我们每天出去打草,然后回来喂养。这个月的工作比上个月轻松,而且多了一些自由,生活也比上个月好一些。

第三个月,我被安排带着两个新来的工友到砂石厂工地干活,这段时间,我可以不干活,但是,必须看住他们,别让跑了。〈在砂石厂工地干活,工友瞅住机会溜掉的也是常事。〉带队一个月后,我可以自由离开工地了,因考虑前面行程还需要一些路费,现在离开,也不是办法。于是决定留在砂石厂,继续工作一段时间。

此后的工作是每天负责开关机器和检查机器的运行,其它由新来的工友负责,工作期间,食宿基本改好,早晚三餐都是米饭和馒头之类的,蔬菜、豆腐、肉类也不断。每月工资一百元,看起来很少,可对我来说也很不容易啊?

在这段期间,每月可以休息一天,闲暇时,也可以到市内看看。平时给家中亲人不断通信,信中没有告诉他们具体的工作情况。

九二年三月六日,我离开了长辛店砂石厂,踏上行程,此时,身上只装着四百元的我,却有计划了上万里的路。前途千万险阻,有空再谈。

惜心赋

九二年春,余小住北京已半年有余,将拟行程,行向山东,江苏,上海,浙江,江西,安徽,湖南,湖北,河南等地,试拟心言励志。

长路漫漫兮,天涯渺渺,举足离家兮,寒夜将晓。小涟之狠心远去兮,冗绪朝朝扉心绕。惬意无力以解千愁兮,缥缈邪心现即抛。寒雨淅淅兮,欲绝吾志,坚心寻道岂徒劳。几番损身受辱兮,方叹福薄,宁神虚伫以待有朝。

慕名山胜水兮,尽心力而微益。万苦登临兮,神形若离。佳境怅惘兮,吾身何处洗尘迹。江水滔滔兮,奔腾万里永不息。叹吾之孤身历险兮,吉凶祸福常忧虞。慕千古名贤遗风兮,倾之身又何惜。

群峰染翠重重茂兮,余坚志以寻路径。泾渭清浊并行兮,屈而借舟以行。太华险峻兮,孤寂寂若无所寻。慨叹前程万险兮,何日却愿以诣乡亲。

想峨眉峨眉兮秀隐,青城青城兮幽灵。华山华山兮险胜,黄山黄山兮松必不冷清。嵩岳嵩岳兮梦先至,武当武当兮举足将行。

今年春光好,愿吾绝离骚,愿吾还桑梓,愿吾清吉伴朝朝。

 

彭涟道长访道行程之打工泪(三)

2011-08-16 19:16

寒生访道路凄凉,万苦颠连走四方,

流落京畿多困顿,辗转湘鄂又仓惶。

忍饥惊卧九华顶,带病逡巡汨罗江。

盗贼侵凌怜舛运,伶仃踽踽到武昌。

行行止止几时休,十四中学独自愁。

历历晴川龟蛇偃,凄凄芳草汉江流。

碎琴伯牙传千古,首义武昌唱万秋。

黄鹤仙人音讯渺,坐观明月叹悠悠。

九二年三月六日,我离开北京,踏上行程。一程经天津、沧州、济南、泰安、曲阜、徐州、淮南、合肥、芜湖、南京、无锡、苏州、上海、杭州、富春江、金华、玉山、三清山、黄山、九华山、庐山、南昌、萍乡、长沙、岳阳等地,七月十八来到武昌。由于我离开北京时,身上所带钱不多,行到杭州时,路费基本用完。因为不想半途止步,无奈忍着饥饿,吃生菜、野果等食物,强撑到此。更兼衣物在岳阳港口被恶贼盗走,来到武汉,已身溃力乏,行路艰难了。刚好,黄鹤楼附近居委会找人干活,找到了在路边休息的我。于是我给他们干了一天活,随后,他们介绍我到武汉重型机械厂十四中学工地干活。工头姓江,浠水县人,手下有工人几十个,对外负责承包室内外粉刷安装工程。

七月的十四中学工地,正值学生放假,校园比较清静。我每天跟着他们学刷油漆,调灰粉,刮腻子。在这期间,我的灰分调得很好,于是他们给我一个大铁桶,让我调好灰粉,然后工友们用小桶将调好的灰粉舀出,各自完成自己的工作。调灰粉并不很难,通常是在大铁通里放满半桶水,接着将等量的石膏粉倒入桶中,立刻把适量的107胶水倒入,用手在桶里不停地搅动,直到调匀,就可使用了。水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太少则石膏粉入水很快就会发热,烧成硬块;太多则腻子变浠,就不能使用了。

阴历八月十三日清晨,我像往常一样开始调灰粉,先将半桶水和等量的石灰粉倒入桶中,随后,端起107胶水向桶里倾倒。由于倾倒时不小心,胶水急剧上冲,一下子溅到我的左眼里,顿时,眼睛看不见亮光,疼痛难忍。我用手捂住左眼,对着镜子,强睁右眼一看,左眼红肿,眼珠里全是淤血。不一会,工长来了,看到我的状况,决定让我上医院,可是我没有同意。因为,一则我身上没钱,恐怕治不起;二则我感觉即使上医院,也不一定能治好,还要花费很多钱,实在不愿意欠别人一些情,所以,我决定不上医院。傍晚我来到操场上,铺上凉席,然后躺在凉席上,忖想自己四方求学不见成绩,却白白会掉一只眼睛,心里很难过。此时,我也不服气,不相信左眼就这么毁了。随后,我坐起来,盘膝坐在凉席子,静心调息,两三个小时后,起身,使用我以前掌握的穴位推拿点按法,进行自我调节。下半夜,身体比较柔和,眼也不那么疼了,我又坐了两小时,然后合眼入睡。

天明,我起身对着镜子照看,左眼已能微微开启一点,淤血还剩下一些。当时我心里很高兴,眼睛有希望恢复见亮了,八月十四,我依旧认真调节,又轻松了一些,只是眼珠内还有一小点淤血。到了八月十五,我独自坐在操场上,对着月光,凝神调息,两三个小时后,精神充沛,眼目清爽。睡觉也很舒服。清晨起身,在阳光下,我睁开左眼,看见了光亮,淤血已经没有,眨动眼皮,已经感觉不到不舒适了。为此,我很高兴,因为经历了一次磨难,通过实践,又多了一份见识和经验。 

九月二十二日,我又该上路了,在十四中学工作两个月,工头给了三百多元。我买了几件衣服、几本书和一个包。然后,踏上行程的下一个终点——嵩山少林寺。 
 

 

彭涟道长访道行程之打工泪(四)

2011-12-17 19:35 

嵩山少林寺

君可见、少室太室云摩天,古寺依稀又千年。翠柏森森掩禅院,青山隐隐涌

味泉。连云栈道轩辕渡,抱月乳峰慧可参。面壁洞中达摩影,五龙潭上锡杖环。

少林塔林多典故,初祖二祖有庵园。立雪亭前断臂苦,大雄殿里礼佛虔。

今且看:此地多俊彦,方圆四五里,练武声震天。闻鸡起舞挥长剑,举手投足演醉拳。演武厅中刀戟舞,练功台上枪棍翻。慕武求师缘底事,强身健体返先天。

须见怜:栖身近一年,落魄越千山。向慕名哲开慧智,不辞远道访德禅。贤师未遇空惆怅,世事不虞已变迁。难语辛酸难语苦,且拜灵地且拜山。

寄心言:莫使生身愧九天,溺志经年早醒悟,识取宝地莫空还。

(味泉:二祖庵有,酸甜苦辣,四口井)

 

九月二十日,我离开武汉重型机械厂工地,踏上行程。一途经孝感市、武胜关、信阳市、漯河市、驻马店市、许昌市、禹州市等地。十月五日,至登封市,沿路西北行,下午至少林寺村口。行过少林寺市场,看到很多从四面八方前来少林寺学习武术的青少年。在这里,方圆不到十平方公里的地方,分布着大大小小几十个武术馆。其中数塔沟武校、少林武术学院、少林武校、少林武专等几个地方比较有名,人数也很多,有的有几百甚至几千人。像塔林武校、海卿武校、少林第一武校、金奇武校等规模较小,人数也较少,有的才几十个人。

黄昏,进入少林寺,先礼拜佛祖,然后看看锤谱堂、立雪亭等几处景点。到方丈室,见到了当时还没有当上方丈的少林寺住持释永信法师。我与他只谈了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方要出寺,遇到一位青年武师前来询问,问我可是到少林寺来习武的,我怀着好奇心与他交谈。当时我也想了解一些有关少林武术的发展状况,于是,我与他一起走出寺院。过了少溪桥南,来到他的小武馆里。

他名叫李小旦,是少林寺附近武术不错的武师,自小随父亲李小欣学拳,学习勤奋,十四五岁就做了武术教练。他对拳术、刀枪剑棍都很熟练,大概学会了七八十个武术套路。

父亲李小欣,是少林寺附近武术技击比较好的武师,心性戆直,人也不错。幼年时在少林是做俗家弟子,俗名德胜,与释德扬、释德虔、释德建等是师兄弟,他们都拜素喜为师。他少年时学习武术比别人下苦功,在技击方面,颇为自负。他在八十年代,与少林武校馆长陈同山等一起在少林武术学校教拳。后来武校不办了,回到家里,因为文化不太好,不太会张罗武术文教方面的事。后来,在少溪桥南开了一个叫少溪酒家的餐馆,餐馆生意一般。

来到李小旦的的武馆里,其实他的武馆很小,只有三间正房,两件偏方和一个一百多平方的院子。当时院里有四个跟他学习武术的学生,一个河北的,十五六岁,一个山东的,十三四岁,一个浙江的,十七八岁,还有一个四川的,也是十七八岁。与我一起,加上他的妻子和二三岁的小女儿,一共八个人。他比我大两岁,让我叫他大哥,他对我说:如果你想学习武术,可以让家里寄些钱来,然后,可以正式拜他的父亲李小欣为师。我当时没多想,来到少林寺,一方面是想朝拜一下名山古刹, 也想参访一下德禅和素喜两位德高望重的修行人。另一方面是想了解一些名闻天下的少林武术的现状,所以,我答应他先住下来。

李小旦的妻子是浙江人,人长得很秀气,几年前到少林寺来学习武术,后与李小旦相爱,自由结成夫妻,人也还不错。

与他们生活在一起,每天早晨,李小旦带着他们四个一起在在院子内外练拳,而我每天暂时帮助他家里干些杂活,有时也可以在旁边看看,锻炼锻炼。

半月后,家里给我寄了四百元钱,我交给他们当做生活费。因为很多事让我不能静心,我也不怎么用心学拳,只想暂时居住一段时间,春节以后,再计划前面的行程。

少林寺的清晨是不宁静的,武馆里的学生每天都起得很早。一般四点半就起来了,他们在教练的带领下,成群结队的来回跑步锻炼。嘈杂的脚步声和吆喝声,常常把人从酣梦中吵醒。跑完步后,各自回到自己的武馆或操场上练习。当时,年仅五六岁的影视明星释小龙,则由他的叔叔,少林武校的武术总教练陈同川带着一起跑步,教他练武。晚上,附近的几个大武馆,如像塔沟、少林武校、少林武术学院、少林武专等各自在自己的武馆,轮流给大家免费播放电影。有时我也前去欣赏。

一个月后,李小旦应广东地方武术馆的邀请,教拳去了。他父亲有空,也经常来指导一下这几个学生,在甘露台上教拳的是金奇武馆的馆长,他叫李金奇,是李小旦的朋友,李小旦去广东后,他也常常来指导。

这个冬天,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助他父亲家里干些杂活。先砍伐地里的十几棵大泡桐树,然后锄锄地,拉拉柴禾,挑挑水,磨磨面之类的。这段时间里,我有空的时候,可以到少林寺内来回走走看看,赶上少林寺名誉方丈德禅过八十七岁大寿,寺内外锣鼓喧天,金狮狂舞,   好不热闹。嘉宾朋友,列队相从,从少林牌坊来到少林寺门口,少林武僧总教头德扬法师更是意气风发。走在队伍前面,抱着摄影机,单脚着地施展一个“朝天蹬”,给大家摄影。进入寺内东院,几个少林弟子从房里搀扶德禅法师出来,大家挨着见礼。当时,他因为身体病得很久了,身体很瘦小,站立不怎么稳,只微微的向大家回了一个礼。他与从远方赶来看他的兄弟相见,也只是泪痕满面,语不成声。接着,来自登封市武术队的学生给他表演了一场少林拳棍,大家一起喝彩。

释德扬法师是少林武僧队的队长,也是李小欣的师弟。他居住在锤谱堂,是一个很不错的出家人。他的武术练得很好,当时还是一个影视名人。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平时也教他练习武术。有个四川的年轻人到少林学武,因为没有钱,不能到正式武馆学习,有幸认识他,得到他的帮助,让他先在少林寺村住下来,还时常资助他。

临近春节,德禅法师辞世了,很多远方来的宾朋前来相送,我也与李小欣老师一起前去瞻仰德禅法师的遗容。他安详的坐在座架上,然后由他的许多弟子和朋友,庄严肃穆的抬着走出寺门,然后火化,后建塔于塔林之中。

接着赶上素喜大法师寿诞,我与李老师一起前去看望,他的很多弟子一起给他拜寿,他身体还很硬朗,是少林是的首座大法师。他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人,青年时武术练得很好,如今年老了,我扶了他一下,感觉他的手有些麻木不仁。舒展不便。

在西院, 见到了释德建法师,他是在素喜法师身边伺候的弟子。他的人品也不错,平时恭恭谨谨,待人和善。当时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出家人,他在寺外免费收了十几个俗家弟子,每天教他们练习心意把。他要求每个弟子必须吃素食,不许随意练习散打,也不许乱打沙袋。

他教的练习动作不是很多,看起来只是几个普通的招式而已。可是弟子练习一段时间后,内劲增强了很多,。就这样过了不几年,听说央视报道,说他已经是武林奇人了。

到了春节,李小旦也回来了,那几个学武的学生都回去了,我与他们一起度过春节。

春节后,我计划着要离开少林寺,这段时间,他家里的牛群没人牧放,我每天给干完杂货后,就赶着牛群到山上牧放,傍晚又将牛群赶回圈里。

天气暖和了,我帮助李老师家里种完庄家,然后,他家里在塔林旁边摆了一个小吃摊点,我每天帮助他们用面粉洗面皮,然后端到摊上去。有空闲时,我除了自己锻炼身体以外,经常去爬山。春夏之交的少室山风景秀丽,青山、碧涧、幽谷、巉岩构成一幅很美的自然图画。山上山花盛开,分外可人。山里野果很多,像山梨、野杏、山楂、野桃,山葡萄、栗子、柿等等,随处可见。应为忙着挣钱,附近村民一般很少有人上山採摘。我喜欢吃的时候,就去摘一些。

阴历四月中,我收到家里来信,信中说:“母亲病重,让我速回。”当时李老师说要给我路费,让我回家看望。正准备收拾行李,又收到了一份加急电报,说母亲已经病故了。看到电报,我泪水直流,心里很悲痛。回想愧对母亲养育深恩,十分内疚。难过之余,我想,此时此刻,母亲已经病故,即使回到家里,也于事无补,也免不了不孝之名。而今行程在半途中,与其半途而废,也是一个不孝之子,不如在悲痛中自励,潜心求学,早日完程而归,回报母亲于泉下。寻思已毕,于是决定暂不回乡,且计划自己回归的行程。

连续三天,我痛心不已,不进食物。第一天,我到寺里拜佛,祈祷母亲泉下安息;第二天,我到二祖庵朝拜,然后到五龙潭静心反思;第三天傍晚,我离开少溪酒家,步行过初祖庵,来到达摩洞。进入小牌坊,看见石崖下有几个小洞,西侧的几个小洞都很小,基本不能进人。东边一个比较大的是达摩洞,洞口有一人那么高,里面深四五米,中间供着达摩祖师的神像。在神座下面,放着几个跪垫。

夜里,我心情很沉重的坐在达摩洞里,坐着,坐着,不觉忘记自己在哪儿。在朦胧中,仿佛看到一个慈祥的身影,用温和的声音对我说:“静下心来,前面自会光明,你母亲一切安好,不要悲哀,病故之事,是骗你的。”说完,恍惚不见踪影。我回过神来,反复思索朦胧中看到的景象和听到的言语,半信半疑,思索良久不得其解。不过,沉重的心稍微松弛了些。

夜里十点左右,我在洞里,感觉有些闷热,心想,洞外有几块大青石,洞里热,不如到外面躺着凉快些。于是,我走出达摩洞。来到大青石旁边,和衣躺下,不一会睡着了。在迷迷糊糊中,仿佛看到有五个怪人,一个抬着我的头,两个抱着我的两条腿,两个拉着我的双手,往旁边小石洞里拽。我惊魂失所,翻过身来,揉揉眼睛一看,月朗星稀,什么也没有。我纳闷的想,不可能吧!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我不相信能有这么邪乎。站起身来,四周看看,没有什么奇异。我又特意的假装合眼睡在大青石上,看看究竟,不一会,又感觉到有人来拖拽,睁开双眼,又什么也没有。此时我心里有些恐惧,就回到达摩洞里,躺下休息,睡了一两个小时,醒过来,感觉很好。反复寻思洞外的事,想是不可能的,怎么这样奇怪呢?

随后,我又来到洞外,俯卧在大青石上,假意合眼,不多时,隐隐约约又看到几个人来拖拽,张开双眼,还是什么也没有。如是再三,都是一样。这下子,我还真是十分后怕了,跳起身来,在达摩洞牌坊边,活动一会筋骨,然后回到洞里休息,直到天亮。

回到少溪酒家,向李老师说到夜里的情况,李老师说:你一夜不回,还以为你到哪儿去了。解放前,达摩洞那个地方,经常有土匪、无赖在哪儿聚赌作恶,山崖旁边杀了不少人,那是有些邪乎的。”我听了,也是半信半疑,但我始终找不到答案,将来有一天,我还会去那儿看看,相信应该不会真有什么奇怪的。

过了两天,收到了我妹妹从家里寄来的信,告诉我,母亲一切安好。那是我舅舅他们担心我会在少林寺出家为僧,故意假我母亲病故之事,骗我回家的。

阴历六月初,我让家里给我寄些路费,准备踏上行程,连续给家里去了两封信和两份电报,一个多月不见回音,心中有些焦虑。又过了一个月,有一天,邮局同时送来家中回复的两封信和一封电报,日期相差四十多天。信中问我,家里于两个月前给我寄出四百元钱,收到没有。我说没收到,让家里查查看,家里到邮局查了几次,没有结果。

很无奈,我离开李老师家里,到少林武校西侧的一个小吃店打工,每天给他们洗洗菜,擦擦桌子,洗洗碗,干了近一个月,他给了我六十元工钱。

正在这时,邮递员给我送来一份电报,说的是家里几次查询,没有回应,镇上邮电局长亲自打电话到登封市邮局查问。结果是三个月前,家里给我寄的钱被少林寺邮电局长任西忠私下授权,由少林寺第一武校校长张西臣用公章取走。张西臣是李小欣老师的妻弟,我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过了一天,张西臣的妻子匆匆忙忙的把四百元钱送到我手里,说了声对不起,我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大概又是一次磨难吧。

十一月二十三日,我收拾行装,又踏上了行程。用仅有的四百多元,一程行经汝州、南阳、老河口、武当山、襄阳、荆州、常德、桃花源景区、怀化、玉屏、凯里等地,元月四日进入贵阳市。休息三天,元月八日,第一次苦行终于完程而归。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