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行道漫漫,何处为家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无极     时间:2020-09-08 10:12:47      繁體中文版     

2020年9月3日,和杭州紫云仙院、乐清鸣鹤仙院的道友们一同前往北雁荡山游学散心。在过去的路上,同行的何道友还一直在给我介绍说北雁的风光如何如何好,道教与佛教的文化底蕴有多么深厚,还重点强调了北雁紫竹林道观的素斋有多么好吃,只是说到这儿的时候说着说着他突然就摇头叹息起来。本来嬉笑不断的车里突然陷入了沉默。

窗外的树木房屋在不断后退,破风声从窗外传入沉寂的车里,我们不明所以的后排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显然没人知道这突如其来的沉默是因为什么。

过了一会儿,正在晕车的我突然来了句:“咋都不说话了”打破了这略有些压抑的沉默。何道友没有继续聊刚才的话题,而是刻意绕开了和北雁相关的事情,又开始了最初的闲聊模式,而我也继续弓着腰搂着肚子缓解晕车带来的不适。

到北雁景区门口下了车,初秋的中午太阳依旧是那般火热,但路旁的树荫和山间的清风总能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清爽。我们一行十四人就这样欢快的乘着清风极有“牌面”的走在游客步道上。

(来给生活比个“耶”)

不得不说道人的欢乐真的很简单,他们对一切事物的关注点似乎大多与常人不同。一路上,他们常为路边的杂草停留,当你好奇的走近询问时,他们往往会先说你一通“唉哟,宝贝都是被你们给糟蹋的,这哪是杂草,这是治病救人的药!”(此类云云,请自行脑补),然后再语重心长地给你细细讲解其药理药性,讲完要往前走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恨不得将之带走。看到路边的山洞时,他们总会想走进去摸一摸看一看,用他们的话来说这是修行的好地方,说不定祖师爷就曾在这闭关修行过。看到两旁的奇山怪石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说像山羊独立,有的说像将军骑马,形形色色,各说纷纭,当你走到他所在的位置远眺时又会不由惊叹确实如此。道人大多是好奇宝宝,而这份好奇往往能牵引其找到最合适自己修行的方式。

一路向前,途径观音洞简单参访过后便朝一旁的北斗洞走去。将要爬到北斗洞道观山门前时,遇到了刚从山下倒垃圾回来的老修行。老修行鹤发童颜,挑着两个装垃圾用的油漆桶,伫立在石阶护栏边上,静静地看着缓缓往上走的我们,脸上洋溢着惊喜。待得我们几个年轻小伙子走到他身边时,他激动地说道:“哦哟!道友来了!”我们示意要帮他挑肩上那两个垃圾桶,他连连摇手说:“不重的,不重的。”他看了看我们,又看着坐在凉亭里休息的道友惊叹:“这么多道友哩!道友们从哪里来啊!”我们告诉他我们刚从乐清过来,一班道友从杭州紫云仙院过来,昨天来帮衬中元法会,今天一块到北雁游学,看看北雁风光。闻言,老修行赶忙给我们介绍起北斗洞周边的景点,他的眼里放着光。显然他这修行之地已经很久没来过这么多道友了。

介绍完周边景点后,老修行说外边热,让我们先去庙里。我们也没多想,径直往山门走去,进门时我不经意地回头望了一眼,老修行仍站在原地,给刚走上来的几位道友介绍着刚才同我们讲过的景点,虽然只是看到他的背影,但是他那份欣喜却深深地印在了我们同行道友的笑容中。

待到最后一人也上来后,老修行才挑着垃圾桶跟在其身后走了上来。我们一行人各自参拜圣真,老修行则到斋堂里提出一大壶凉白开,放在厢房边上的凉椅上,随后又从斋堂里提出一个老式热水壶放在一边。待我们参拜完之后,老修行叫我们过去喝点水休息一下解解乏。据老修行说这水是雁荡山上的山泉水,他每天早上把水烧好,装几壶热水,再烧一壶水放凉,等上山的香客游客来了就不用买水了,景区里的水太贵。

后来和老修行聊天得知他叫陈崇武,和我们同行的董信知道长的恩师曹诚阳道长是旧识,一行人相谈甚欢,聊起诸多我们耳熟能详却未亲身经历的往事。闻言不由感叹了一句,道教这个圈子太小。陈道长随口答道:“哎呀!入了道门就都是一家人啦,离得远离得近总有几个相关的亲戚呀,一提到亲戚就到知道了呀!”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我,确实如此,入了道门就都是一家人了。修行的终点是孤独的,但这一路上的人却是彼此照应着的啊!

小叙一会儿,我们一行人向陈道长告别说要前往紫竹林道观。走到门口,我们让陈道长止步,不要送我们太远。只听他说道:“啊呀!不行的,难得这么多道友过来,要送送的。我也好久没去紫竹林了,正好和你们一起去看望一下道友。”

作别北斗洞,我们朝紫竹林出发。年轻人麻溜地走在前头,留下相谈甚欢三人组在后面继续回忆陈年往事,我也跟着他们一道走走停停,东看西看。

快到紫竹林道观时,我惊奇地发现护栏边上的河道里竟然端坐着一只石狮子,赶忙招呼几人一同来看,随口说道:“这景区真有意思,还在河里放只石狮子。”

陈道长走过去看了看,随后抬头看了看前方,又偏头看了看我,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悲色说道:“这是被洪水冲下来的,紫竹林就在上面。”

我有些疑惑,但是见大家都突然沉默了起来,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独自朝山上走去。

走过一个弯道后,我望着眼前的景象陷入了沉默。满目疮痍,除了这个词我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这眼前的景象。先到的道友一个个都蹲在废墟中的乱石上,和在山脚下活蹦乱跳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回过神来,我加快步子小跑上前,想去庙里问问缘由,看到墙上张贴的告示牌后我才知晓原来这就是2019年8月10日网上曾看到过的受超强台风“利奇马”影响而引起山体滑坡被冲毁的道观。本以为一年过去,基本的修缮理应完成得差不多了,今日一见才晓得是我把一切都想象得太过美好。

走进道观,恰好遇到从边上仅剩的厢房里拿着三柱香走出来的老修行,她满脸惊喜却又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道友来了,道友来了”。随后又说了几句我们不太能听懂的话,便去废墟前的大香炉上香了,随口还不断念叨着:“道友来了,道友来了”。然后又去灵官像前上香,口中仍是:“道友来了,道友来了”。

(2020年受台风黑格比再创的紫竹林道院)

上完香,老修行邀请我们到房间里休息。原先的厢房,已经成了如今庙里仅有的相对完整的建筑,同时也成为了庙里道众休息朝拜的场所。厢房一楼有三个房间,中间的房间摆放着用板凳和木板拼成的供桌,上面供奉着从废墟中挖出来的三清祖师神像以及慈航道人。祖师神像虽然残破,却慈容瑞相,稽首礼拜时,看着祖师目中哀悯之色,不觉有些哽咽,泪水打湿鬓角。右边的小房间用来手整杂物,左边的小房间则放上了几张木椅用做客房招呼偶尔过来的游客或者道友。房间不大,但是收拾得齐齐整整,干干净净。

我们去的时候庙里只有老修行谢诚初道长和一位年轻开朗的坤道道友叫胡崇涧。谢道长和胡道长邀请我们进房间休息,随后便将供奉神前的供果请下来,分发给我们。接过供果,应声到客房入座。

董道长向谢道长询问道观的修缮方案,谢道长只会讲方言便由胡道长充当翻译。谢道长说这里被划定成了地质灾害点,不能原址重建,跟景区协调过几次后,景区让她们异地迁建,把道观迁到羊角洞景区去。虽然舍不得这呆了大半辈子,付出她所有青春且见证了几代人成长的道观,但是为了配合景区和政府调度,不给国家添麻烦,她们还是同意了。我们问她什么时候新址能够开工也好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谢道长瞥了瞥窗外,不住地点着头说:“快了,快了”。

聊了一会儿,谢道长缓缓起身,朝门外走去,我们也紧随其后。刚走出门口她便停下了脚步,抬起右手东指指,西指指,给我们讲述这片废墟停留在过去的辉煌。回忆时谢道长眼里是放着光的,而这光很快便被挡不住的泪水掩盖。

说着说着,她哽咽了,说了一句我始终无法忘记的话:“家没了啊。”

我愣住了。

是啊,这个地方对于我们而言只是一个被台风引起的泥石流摧毁的宫观,但这里却是拥有她们所有美好回忆的家啊。然而曾经的美好都被八百米外山崩与山洪倾泻而来的巨石掩盖,只剩一座岌岌可危的厢房得以休憩,我不敢去想象她们是怎样在这里饱受煎熬地度过这一天又一天的。

我曾写过“清风苦道子,何处不为家”,也曾不断问过自己“行道漫漫,何处为家”。今日参访北斗洞道观和紫竹林道观心中才似乎有了些清晰的明悟——修行路漫漫,道孤人不孤。

最后借用同行好友果子离开紫竹林道观后发的朋友圈聊以结束:“晚上和十八还有贾导说到紫竹林道观,只记住了十八的一句‘太难受了’。直至深夜依然辗转反侧,如果坚持不下去了,就去看看紫竹林道观,可把人间酸辣苦甜阅遍。”

(道教之音无极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心有多静,福有多深
下一篇:没有了
学习道德经智慧

道教访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