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学习道德经的智慧

海琼白真人语录卷之三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白玉蟾     时间:2014-02-15 18:49:08      繁體中文版     

海琼白真人语录卷之三

门人烟壶叶古熙等录

武夷升堂

此一瓣香,混沌未判前萌芽,龙汉新元初枝叶。无阴阳地龙盘虎踞,得乾坤外雨洒风吹。昆仑山上药不花,华池水边树无影。浓烟非色,熏透太清顶门,瑞蔼无声,化入元始鼻孔。持起则妖魔胆碎,焚时则籁动风呜。方知道释迦亲手栽培,孔子无心采取,全太极未分之气,乃虚空不死之根。热向炉中,恭为先圣先师,出言吐气。上祝一人有庆,万国咸宁,六府孔修,百揆时叔。遍天地皆是大罗圣境,尽山川同作玄都玉京。莫有学道真人,知常高士,疑团未剖,智锁未开,凡圣同共一只眼看,贤愚共开三十舌问。所谓是列三玄戈甲,布八极弓矛,见义若不为,夫何勇之有!

天谷问曰:大道本无名,因甚有铅汞?师答云:显无形之形者,大道之龙虎;露无名之名者,大道之铅汞。复问曰:五金之内,铅中取银,八石之中,砂中取汞。修炼内丹如何?答云:铅中之银砂中汞,身内之心阴内阳。

雪岩问曰:药物有浮沉清浊,火候有抽添进退,运用在主宾,生旺在刑德。此理如何?师答云:终日采大药,何处辨浮沉,终日行火候,谁人知进退?五行全处无生克,四象和时不主宾。

复问曰:前弦后弦,金数水数,二八十六为一斤,药何方采取?何地烹炼?答云:前弦金数,后弦水数,采得一斤烹一斤。

溪翁问曰:师指所授,本是大道,弟子所传,又学金丹。未审大道与金丹,是同是别?师答云:渡河须是筏,到岸不须船。

复问曰:金丹之学,在乎药物为先,药物之用,在乎火候为要。何者为药物?何者为火候?师答云:药物阳内阴,火候阴内阳,会得阴阳旨,大药一处详。

孤庵问曰:真铅真汞,真虎真龙,不知是何物?丁公黄婆,婴儿姹女,不知作何用?师答曰:会得本来三二一,不会依前一二三。

复问曰:铅本属北,何曰金铅?汞本属南,何日木汞?答曰:女子着青衣,郎君披素练。

筱泉问曰:龙哈虎啸,既非口鼻之间;夫唱妇随,不在心肾之内。汞既非离,铅既非坎,兑不为虎,震不为龙。正在迷涂,愿求丹诀。师答云:坎离馒想心和肾,震兑休寻肺与肝,了得阴阳两个字,天然夫妇虎龙盘。

复问曰:唾涕精津气血液,锺离言是属阴,涕唾精血脑气神,王鼎汞为七返,未审此理如何解会?答云:凿石方逢玉。

默庵问曰:金丹未成,如何是有龙虎?金丹已成,如何是无龙虎?师答云:始於有物无人识,乃至无形有处知。

复问曰:满堂浑是客,谁是主人翁?答云:一字两字重,千圣担不起。

烟壶问曰:金丹之道,在易则乾坤坎离,在天则斗箕日月,在丹则龙虎水火,在药则铅银砂汞,在人则夫妇男女,不过曰阴阳二字。愚已知之矣!所谓太极真土,此为何义?师答云:千峰势到岳边止,万振声归海上消。

钳云问曰:夫欲炼金丹者,须洞晓阴阳,深明造化,方能追二气於黄道,会三性於元宫,钻簇五行,合和四象。如何是金丹之旨?师答云:金者天发杀机,丹者虚中有象。

复问曰:大道本无物,如何可譬喻?答日:谈河难济渴。

复问曰:大道本一理,如何有分别?答云:画饼不充饥。

复问曰:可谓是似玉在石未曾开,今日忽然光烁烁。答云:清风与明月,凡圣尽沾恩。

持纲云:

大道无形,大丹无色,动中静,静中动,动静如如。无内有,有内无,有无默默。会得则本无迷悟,不会则目有圣凡。所以魏伯阳之河土姹女,许旌阳之水上铁舟,锺离权之金液还丹,刘海蟾之玉华真水。如是则月圆月缺不离水,蕾买去云来何碍天。

结座云:

所以昔毗陵薛真人向禅宗了彻大事,然后被杏林真人穿却鼻孔,所谓千虚不博一实。张紫阳云:终日行未尝行,终日坐未尝坐。可谓怜儿不觉丑。今辰莫有向行坐中得见《悟真篇》么?纵饶得见《悟真篇》,抑且不识张平叔。诸人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还知薛真人既是了达禅宗,如何又就金丹窠臼裹脑门着地。若识得破,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若识不破,时唤侍者一声,侍者应峪,师云:早上吃粥了么?侍者云:吃粥了。师云:好物不中饱人吃。

常州清醮升堂

祝香罢,师乃云:云从龙,风从虎,山呜谷应,响合影随,若是知音,何妨漏泄。

僧问:我音释迦文佛,曾为忍辱仙人,未审为仙何似为佛?答云:水向石边流出,冷;风从花裹过来,香。

进云:想么则《楞严经》云十种仙人,不得正觉。又作么生?答云:红轮光烁烁,争奈覆盆何。

进云:傅大士因甚却道:饶经八万劫,终是落空亡。你。答云:有为皆是幻,无相乃为真。

进云:四果仙人与五通仙人,是同是别?答云:一等是面,由人造作。

进云:必竟神仙何如般若?答云:真纶不换金。

进云:且道老胡与老聪有何优劣?答云:必竟水须朝海去,到头云定觅山归。

进云:如是则一点水墨,两处成龙。答云:鹅王择乳,素非鸭类。

进云:还许作家汉,向这裹打破藩拥得么?答云:虾跳不出斗。僧礼拜。

道人问:欲知火候通玄处,须共神仙子细论。答云:潘闻倒骑驴。

进云:君火臣火,民火野火,周天火,卯酉火,天罡火,必竟如何是大药火候?答云:金乌西沉,玉兔东升。

进云:圣人传药不传火。答云:莫怪天机都漏泄,皆绿学者大迷蒙。

进云:众生未悟,如何指迷?答云:汝见无舌人解语么?

进云:如此则始於有作人皆见,及至无为众始知也。答云:恍惚裹相逢,杳冥中有变。

进云:所谓是灰心行水火,定裹采真铅耶?答云:白鹿能飞步,苍龟解固形。

进云:因是乃知药中有火,火中有药也。答云:吾友高姓?道人不告,礼拜而去。

道士问:承闻金丹大药三千六百门,养命数十家,且如大道无传,必竟有个相似底么?答云:是。

进云:夹脊双关之理如何?答日:头垂背曲一展怜生。

进云:默朝上帝如何?答云:用尽眼光存顶额,何曾梦见大还丹。

进云:肘后飞金晶你?答云:休将萤火燕须弥。

进云:两曜聚明堂,又作么生?答云:眉问有甚奇特处?何不回心照绛宫。

进云:上至泥九,下至尾闾,中有三田,妙在何处?答云:离种种边,名为妙道。

进云:还是存么?答云:不。进云:漱咽按摩,想念存守,呼吸闭固,提挈勒缩,必竟如何?答云:笑倒南岳万年松。

进云:如何即是?答云:层屎吃饭有什么难。

进云:莫是真阴真阳谓之道么?答云: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进云:因甚顺行逆行天莫测,或是或非人不识你。答云:一吟一醉一刀圭。

进云:可谓人人有分,个个圆成。答云力.莫把黄泥唤作金。道士礼拜。

士人问:视之不见名日希,听之不闻名日夷,希夷则不问,且道如何是仰之弥高?答云:百尺竿头一布巾。

进云:钻之弥坚你?答云:分明题出酒家春。

进云:瞻之在前又如何?答云:相逢不饮空归去。

进云:忽然在后。答云:洞裹桃花也笑人。

进云:念兹在兹也。答云:君子谨其独,不可须臾离。

进云:所谓是终日如愚。答云:瓮裹不怕走了鳖。

士人礼拜。师乃举拂子打一圆相云:三问三不答,四问四不知,如今费唇舌,笑杀五须弥。

师复云:适来僧问,四果仙人与五通仙,今是同是别也?是奇时底问头,只今诸人还知五通四果之理么?五通鱼入网,四果兔游买,堪笑贪程者,还乡不到家。通五通兮果四果,丙丁童子来求火,新妇骑驴前家牵,一似瑚孙看水磨。卓锡一下,下座。

庐士升堂

师升座,乃云:过去无释迦,当来无弥勒,疑杀天下人,是贼方识贼。

道士出云:见义若不为,夫何勇之有?师曰:将谓化冷毛。

士礼拜。师日:若果有疑不?须更问。

士云:如何是太上第一义?师曰:急急如律令。

士云:疑杀天下人。师曰:为有五湖无范蠡,致将几杖赐昊王。

士云:《清静经》既云大道无形,因甚生育天地?师曰:一夜月生海,几家人倚楼。

士云:大道无情,因甚却运行日月?师曰:云来山裹帽,风起树摇头。

士云:既是,何道无名却又长养万物?此理如何?师曰:无风荷叶动,央是有鱼行。

士云:天如何倾於西北?师曰:女娲皱却手。

士云:地何故陷於东南?师曰:大为不知源。

士云:鱼以水为命,因甚死在水裹?师曰:到头霜用夜,经寓人前涂膀。

师曰:不信但观潮进退#1。

士云:死之徒十有三你?师曰:何如更看月盈亏。

士云:动之死地亦十有三b?师曰:六只骰子满盘红。

士云: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又且如何?师曰:朝廷有道青春好。

士云:帝得血流无用处,不如缄口过残春。师曰:太湖三万六千顷。

士礼拜,士退。师乃云:问到海变桑田,答到衣磨劫石,何曾梦见太上道,终教笑杀成音王。且道如何则是?咄!无人知此意,令我忆南泉。

师复举云:五通问佛:佛有六通,因甚吾有五通?佛云:那一通你问我。师却云:大小释迦,被五通仙人轻轻捺捞,真得口眼祸斜。敢问诸

人,那裹是释迦老子败阙处?

师有颂曰:释迦文佛五通仙,鼻孔依然没半边,昨夜四更山吐月,泥牛孔动四择天。

师示众云:从生至死,只是者个条条,倩你剥落,各要洒洒而归,做得主,把得定,牢笼不肯住,呼唤不回头,常光现前。壁立万仞,孤迥迥,峭巍巍,圆陀陀,光烁烁,临崖撒手,自肯承当。绝后再苏,欺君不得,苦能想么。方说得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所以道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同体,无苦寂灭道,无作上任灭。且道作么生道?痴人面前不得说梦。

上堂云:诸多学徒,听予宣演,不可以知知,不可以识识,向不放长,得在来日也。

上堂云:拈起便会,不会便休,何故如此?良久云:父母所生口,终不为子说。

上堂云:天下无难事,都来心不专。既是无难,却又专心,作么?若不专心,一期不易,此意如何?大虫看水磨。

上堂云:无手人欲行拳时如何?孝子丧父母时如何?饿狗见热油铛时如何?有人知得下落,不妨同过吃茶。

上堂云:一去无消息,怜伊也恨伊,声声闻杜宇,谩道不如归。

上堂云:虚空有血,混沌有骨,烂泥裹有刺,还会么?泥滑滑,泥滑滑。

上堂云:闻时富贵,见后贫穷,便道贫穷应未得,一家六口日春风。

上堂云:昨日失便宜,达么缺却当门齿,今日得便宜,赵州束壁挂葫芦。眸!眸!

上堂云:若。便下坐。

上堂云:雨儿似织丝,丝知是从何出?江水滔滔流向沧淇,又作么?良久云:你且道眉高几尺,眼阔几丈。

上堂云:更嫌何处不风流,便下座。

平江鹤会升堂

祝香问答罢,师乃云:问话且止,问亦无穷,答亦无尽。一问一答,复有何益?纵有悬河之辩,曾何拟议其炫微,使皆飞屑之辞,亦莫仿髴其要妙。诸人还知么?混沌未判之初,气象何殊?今日父母未生以前,一生参学毕,粤自两周之季,始自三教之与。孔氏则三乘四蹄,老氏则三洞四辅。若夫孔氏之教,惟一字之诚而已。释氏之教,惟一字之定而已。老氏则清静而已。所谓是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其在孔氏者,岂不见云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终日如愚,三月不违仁,善养吾浩然之气,念兹在兹,则其庶乎屡空也。必矣!夫为道学者,如何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其在释氏者,岂不见云二六时中,常光现前,壁立万仞,如鸡抱卵,常使暖气不绝,绵绵密密,无令间断。则所谓临崖澈手,便肯承当,绝后再苏,欺君不得也。必矣!夫为禅学者,如何临济入门便喝?有理不在高声。德山入门便棒,打草只要蛇惊。其在老氏者,岂不见云洞晓阴阳,深达造化,追二气於黄道,会三性於元宫,攒簇五行,合和四象,龙吟虎啸,夫唱妇随,玉鼎汤煎,金炉火炽,节候既周,脱胎神化。功成名遂,身外有身也。必矣!夫为仙学者,如何牵将白虎归家养,产个明珠似月圆。必竟三教是同是别?不知说个何年事?直至而今笑不休。

师复云:日月如梭,光阴如箭,柳线牵将春色去,荷钱买得夏风来。随朝开樱笋之厨,释氏结蜡人之制,十洲三岛尽云筒月筑之流,四海五湖俱雨笠烟蓑之客,无限尘中,散圣几多;物外高仙,凡圣同居。隐显莫测,叙谢不录。

结座云

皇宋嘉定十四年,秀葽纪月情和天,湖山已还武林债,风月复结姑苏绿。姑苏其月十有四,四众共结纯阳会,纯阳真人此日生,漂滩旧有仙游记。我闻唐代吕纯肠,师是锺离字云房,亲传金液还丹诀,得道之时游荆襄。世人还识纯阳否?鹤颈龟腮身弊垢。或时磨镜市中行,或时卖墨街头走,或称姓田或姓回,江口京口归去来。曾担两瓮过庐阜,复吹双笛行天台,青帽红袍长烂饮,袖有青蛇威凛凛。洪都度得西山施,书川度得东林沈,朝游百粤暮三昊,形神聚散俄有无。荼中传授郭上灶,酒裹点化何仙姑,或衣白栏或纸袄,一剑横空几番倒。大笑归从投子山,片言勘破黄龙老,太平寺裹旧题诗,三入岳阳知不知。黄昏武夷拂衣去,午夜君山玩月归,醉倒狂歌歌则舞,一局暮钱几今古。清风明月黄鹤楼,白苹红寥湓江浦,当年饮罢一刀圭,谁信无中养就儿。空存毕法十八诀,未肯轻轻说与伊。旧曾三举嗟不第,自言父是吕谏议,囊中瑞约无药银,天外徜佯乘剑气,先生剑法无人传,千变万化常忽然。天将间生生灵异,四月纯阳卦属乾,取将坎画归离腹,化作纯乾阳气足。故能御气化飞龙,所至度人留异躅。平江此会异诸方,独是今年复异常,往岁会时常□蠁,云端仙鹤日翱翔,兹命野人升此座,未免从头为说破。要须会得纯阳心,始堪学得纯阳道。道可道,如何学?撮土为香未是真,知音自有张天觉。

东楼小参

门人紫橘子赵奖录

至道在心,即心是道,六根内外,一般风光。内物转移,终有老死,元和默运,可得长生。是故形以心为君,心者神之舍,心宁则神灵,心荒则神狂。虚其心而正气凝,淡其心则阳和集,血气不挠,自然流通,志意无为,万绿自息。心悲则阴气凝,心喜则阳气散,念起则神奔,念住则神逸。夫人之一身,其心之神,发於目而能视,视久则心神离,不在乎贪而丧心也。肾之精发於耳,而能听,听久则肾精枯,不在乎淫而败肾也。肝之魂发於鼻而能嗅,嗅久则肝魂散,不在乎嗔而损肝也。胆之魄发於口而能言,言久则胆魄死,不在乎躁而暴胆也。至道之要,至静以凝其神,精思以彻其感,斋戒以应其真,慈惠以成其功,卑柔以存其诚。心无杂念,意不外走,心常归一,意自如如,一心恬然,四大清适。心不在耳,孰为之声?心不在目,孰为之色?心不在鼻,孰为之香?心不在口,孰为之言?气聚则饱,神和则暖。所以道心者气之主,气者形之根,形是气之宅,神者形之具。神即性也,气即命也。心静则气正,正则全,气全则神和,和则凝;神凝则万宝结矣!施肩吾曰:气住则神住,神住则形住。必也忘其情而全其性也。性全则形自全,气亦全,道必全也。道全而神则旺,气则灵,形可超,性可彻也。返覆流通,与道为一。上自天谷,下及阴端,二景相逢,打成一块。如是久久,浑无问断,变化在我,与道合真。或者谓心动则神疲,心静则神昏,一动一静,则不得,无动无静,亦不得,则必竟如何?娇如西子离金阙,美似杨妃下玉楼,日日与君花下醉,更嫌何处不风流。

真师示梠以颂曰:三家村裹黄三婶,三更转身失却枕,打着阿家鼻孔头,明日起来寻蛎镒。咄!春人饮春酒,春棒打春牛。

梠问曰:此莫是归根复命底道理么?师云:父母所生口,终不为子说。梠又问曰:此理如何?师云:铁镘头上杏花红。

梠问:未审还有些契合也无?师云:昨日街头,两个卖柴汉,被人打折当门齿。你因甚替他叫屈?梠云:咦!只是恁地。师云:你试道看。梠却颂曰:铁馒头上杏花红,四面玲珑处处通,踏着称锤硬似铁,新罗只在海门东。

冬至小参

身中一宝,隐在丹田,轻如密雾,淡似飞烟。上至泥丸,下及涌泉,乍聚乍散,或方或圆。大如日轮,五色霞鲜,表裹莹彻,左右回旋。其硬如铁,其软如绵,其急如电,其紧如弦。重逾一斤,飞遍三千,遇阴入地,逢阳升天。金翁采汞,姹女擒铅,依时运用,就内烹煎。冬至之后,夏至之前,金鼎汤沸,玉炉火然,龙吟东岳,虎啸西川,黄婆无为,丁公嘿然。身中夫妇,云雨交惧。天乙生水,在乎清源,离己坎戊,以土为先。土中有火,妙在心传,如龙养珠,波涵玉渊,如鸡抱卵,暖气绵绵,磁石吸铁,自然通连。花蒂含实,核中气全,禾花结穗,露药团圆。阴阳造化,万物无偏,人与万物,初无媸妍。守得其法,天地齐年,不守之守,如一物存,回风混合,碧草芋芋,其中变化,万圣千贤。始由乎坎,终至乎乾,卯酉沐浴,进退抽添。有文有武,可陶可甄,圣胎既就,一镞三关。却使河车,运水登山,三尸六贼,胆碎心寒,银盂盛雪,一色同观。鸥入芦花,月照昆仑,玉壶涵冰,即成大还。乌飞兔走,造物清闲,金液炼形,玄关精根。玉符保神,绛官丹元,昼运灵旗,麒骥加鞭,夜孕火芝,一朵金莲。一声雷电,人在顶门,青霄万里,蟾光一轮。移炉换鼎,以子生孙,得道尸解,陆地神仙。功圆行满,身登紫云,以神合道,道合玄元。凝虚炼静,高超四禅,跳出混沌,法身无边。只此真机,何千万篇,一言简易,十月精虔。但观奎娄,莫守幽燕,夜月饭蛇,秋露饮蝉,昼夜二六,十二周天。但将此语,凝神精研。

西林入室

有一明珠光烁烁,照破三千大千国。观音菩萨正定心,释迦如来大圆觉。或如春色媚山河,或似秋光爽岩壑。亦名九转大还丹,谓之长生不死药。步步华严妙宫殿,重重弥勒宝楼阁。墙壁瓦砾相浑融,水乌树林共寥廓。缺唇石女驾土牛,跛脚木人骑纸鹤。三业三毒云去来,六根六尘月绰约。所以然者本体空,谁言何似当初莫。此珠价大实难酬,不许巧锥妄穿凿。若要秘密大总持,只於寂灭中摸索。几多袖子听垫雷,几个道人藏尺蟆。茫茫尽向珠外求,不知先天那一着。那一着,何须重注脚,注脚也不恶。好呵兄弟,杜宇声随晓雨啼,海棠夜听东风落。

西林架造钟楼普说

青霞紫雾锁寒松,万丈银演泻碧峰,

寺在藤萝最深处,人居水石妙光中。

琼楼画楝翔金凤,宝殿瑶阶砌玉龙,

谁识开山旧面目,一丘烟雨暮衙蜂。

西林禅寺,垂今五百余年,惠老开山,到此四十三代,前圣后圣,彼时此时。普庵长老,冰霜面目,风月心胸。若孤屿九皋之春鹤,如寒江一影之秋鸿。真个是末庵之孙,吞尽栗棘蓬,真个是草堂之子,坐断大魔宫。比来西林寺,一息十七冬,千指聚会万废兴,崇纪纲,整萧有古人风。规模洪远,立开山功,争奈百尺夜蜃,千丈朝虹,蚁楞虫蠹,而久欲颓弊,雨凌风震,而谁可拼蒙?绿此钟,万斤铁与铜,绿此阁,千章杉与松。铜铁可以磨岁月,杉松尚有三尸虫。屋角插天空影月,檐铃落地不声风,既破不将茅草盖,要成只在剎那中。了庵慈行,如庵法莹。举头捉明月,开口吞虚空,向这裹弄精彩,展机锋,把一团通红热铁,烂嚼吞却,直得须弥倒卓,海水逆流,观音弹指,龙女槌胸。普庵不敢埋没,令玉蟾为他显这神通,说这禅葛藤,说些道葛斗。南泉猫儿跳,赵州狗子走,天皇沐马嘶;一石霜角虎吼,雪峰毒蛇唱山歌,为山水牯打筋斗。喝闲言剩语,不当夜饭,必竟如何行莹。二大师逢人不得错举,可将金银琉璃,练璨玛瑙,真珠等宝,满载而归,却来了这末后句。末后句,还会么?拨动如来向上关,擎天大手有何难。他时平地抬头看,声撼半天风雨寒。

海琼白真人语录卷之三竟

#1此句前疑有脱文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