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学习道德经的智慧

《西游记》百回详注 第八十八回 禅到玉华施法会 心猿木土授门人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悟元子曰:上回言修道者,必内积阴德,外施普济,方是道 高德重,圣贤体用。然普济之道,是阐扬圣教,传续道脉之事,苟未到禅性稳定之时,而不 可传人;不遇真正诚信之士,亦未可轻传。故此回合下二回,皆明师徒接受之邪正,使为师 者,不得妄泄天机,失之匪人;求师者,不得妄贪天宝,误入旁门,须宜谨慎,以免祸患也 。

篇首“唐僧别了郡侯,对行者道:‘这一场善果,胜似比丘国搭救 小儿之功。’行者道:‘皆是本人善念,我何功之有?’”是明示金 丹大道,遇人不传秘天宝,传之匪人泄天机。若遇至人,不得不传耳。独是传道乃成人之事 ,未能成己,焉能成物?若未到了性之后,中无把柄,则应世接物,易足以败乱吾道,不但 不能成物,而且有以妨己。

唐僧师徒到玉华州,是已明心见性,了得玉液还丹之 道。玉华州,为天竺国下郡。“玉华”者,柔净之花,性之谓。“天竺 ”者,天为二人,竺为两个,阴阳合一,命之谓。了性为玉液还丹,了命为金液大丹。 唐僧到玉华州,是已得玉液还丹,虽未得金液大丹,而禅性如明镜止水,把柄在手,已到有 宝之地,可以应世接物,不动不摇,不妨施法会而度群迷矣。学者若不将此处分解个明白, 是只知有降龙伏虎的高僧,不曾见降猪伏猴的和尚也。

盖猪猴即龙虎,龙虎即猪 猴,不知猪猴,焉知龙虎?八戒为木母,属东,为青龙,性也。行者为金公,属西,为白虎 ,命也。降猪伏猴者,即是降龙伏虎。降得真龙,伏得真虎,即是尽性至命,金丹之全能。 不知此中真味,便是后文豹头山虎口洞之老妖,而何法会之有?其界甚清,读者须要细玩, 不可忽略。故“八戒道;‘你们可曾见降猪王的和尚’。慌得满街人,跌跌 爬爬,都往两边闪过。”降猪即是降龙,了性玉液之事,以见不特金液大丹人不易识, 即玉液还丹一经说破,凡夫闻之亦必惊疑。“呆子低着头只是笑”,是写其下士 闻之,大笑去之也。

噫!玉液还丹岂易得哉?必要经过十四年之寒暑,走过十万 八千之路途,万折千魔,多少苦楚,方能得之。苟非遇出世丈夫,信心男子,认得真假者, 安可传也?你看当殿官,去请三徒,慌得战战兢兢,王子见那等丑恶,却也心中害怕。三藏 道:“千岁放心,顽徒虽是貌丑,却都心良”,是写肉眼凡胎,不识真假.纵能 尊师敬友,专在礼貌上打点,不从本心处用诚,便是不肯深信,未可语道之时。

请四僧去暴纱亭吃斋,岂是尊隆师友之礼乎?“暴”者,粗率之意;“妙 ”者,轻薄之谓:“亭”者,观瞻之处。言粗率轻薄,徒取外之观瞻,以是 为礼,其心之怠慢可知。苟于此而显露圭角,便是传之匪人,妄泄天机矣。三小王子各持兵 器,出府打怪,是已有除邪扶正之志者,而三僧各露兵器以善诱之,三个小王一齐跪下,认 得神师,自悔不识,即求拜授。此一经指引失其自美,而知犹有至美者在,已在可教之列, 故不妨大展经纶,使迷者心说而诚服,倾心而受教也。

“行者驾五色祥云 ,起在半空,把金箍棒丢开个撒花盖顶,黄龙翻身,一上一下,左旋右转,起初人与律似锦 上添花,次后来不见人,只见一天棒滚。”“五色云起在半空”者,五气朝 元也;“棒丢撒花盖顶”者,三花聚项也;“黄龙翻身”者,执中用 权也;“一上一下”者,乾坤鼎器也;“左旋右转”者,乌兔药物也 ;“起初人与棒似锦上添花”者,攒簇五行也;“次后不见人,只见一天棒 滚”者,浑然一气也。此开剖先天一气之运用,执中精一之妙道也。

“八戒驾起风头,半空中丢开钯,上三下四,左五右六,前七后八,满身解数。 ”此五行一阴一阳,顺生顺成,一气流行之造化也。三为木,天三生水,地八成之;四 为金,地四生金,天九成之;五为土,天五生土,地十成之;六为水,天一生水,地六成之 ;七为火,地二生火,天七成之。此分解《河图》上下前后左右,五行阴阳之全数,所以成 变化而行鬼神也。“沙僧轮着杖,也起在空中,只见瑞气絪緼,金光缥缈,宝杖丢一个 丹凤朝阳、饿虎扑食,紧迎慢挡,急转忙撺”沙僧宝杖为中央真土,黄中通理也。土具 五行而生万物,故瑞气絪緼,金光缥缈也;其用也能调水火而和金木,故丢个丹凤朝阳、饿 虎扑食也;上无定位,分位四季,故紧迎慢挡、急转忙撺也。

“三个都在半空中扬威耀武”,五行攒簇,和合四象,太极之象。诗云。“ 真禅景象不凡同,大道缘由满太空。”言真禅之法,与二乘顽空禅学大不相同,乃为真 空,真空不空,为大道之因由,即佛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也。“金水施威盈法界,刀圭 展转合圆通。”言真禅之法,有金木相并,戊已成全之理,而非空空无为之道也。提纲 所谓“禅到玉华施法会”,即此法会欤!金丹大道已明明露出,其谓禅者,亦因 末及煅炼,则谓之禅,观于“金木、刀圭”字样,可知非一禅而已。施展出此等 手段,一切迷徒可知道之至尊至贵,,至深,不敢以粗率轻薄外之观瞻为事,而诚心受 教矣。

“三个小王跪在尘埃,大小官员,王府老小,满城一应人家,念佛 磕头,老王子步行到暴纱亭,扑的行礼,以为仙佛临凡,谨发虔心,愿受教诲。”此信 服已深,一无所疑,内恭外敬,事之如仙佛,奉之如神明,而不拘于礼貌者。放行者道: “你令郎既有从善之心,切不可说起分毫之利,只以情相处足矣。”正所谓至人 传,匪人万两金不换。所可异者,暴纱事非尊师之礼,又奚必在暴纱亭铺设床帏,使四众安 宿乎?行者已有言矣,“既有从善之心,切不可说起分毫之利”。盖真正有道之 士,只取其心,不取其礼,心不诚,虽礼貌盛而亦未可以授道;心若诚,虽礼貌衰而亦何妨 以度引。暴纱亭安宿,正以示取心而不取礼也。独是金丹大道,至易而至难,最简而最细, 极近而极深,与造化争权,与阴阳相战,在生死关口上作活计,天地根本上量权衡。若空手 猾拳,一无所恃,性命焉能为我所得?是必有把柄焉!

盖作仙佛事业,必用仙佛 神器,若以凡夫而用神器,如何动得分毫,是非有神力者不能。钉钯宝杖俱重五千四十八斤 ,皆合一藏之数。丹经所云“五千四十八黄道,正合一部大藏经”者是也。惟金 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为《乾·九五》刚健中正,纯粹至精之物,而不拘于藏数者 ,以其变化无穷,而非可以数计。诗中“神禹亲手设,混沌传流直到今”,以见 执中精一之理,乃尧传于舜,舜传于禹,圣圣相传,一定不易之道。此等兵器,岂愚夫愚妇 无力量者所能拿起乎?不但金箍棒拿不起,即钉钯宝杖亦拿不起,总以明了性了命皆要神兵 ,拿了性了命之神兵者,皆要神力。故行者道:“教便容易,只是你们无力量,使不得 我们兵器,我先传你些神力,然后可授武艺。”噫!法容易而神兵难,神兵容易而力量 更难,若无力量神兵难拿,若无神兵法于何施?此先传神力,后授武艺,所不容已者。

“暴纱亭后,静室之间,画了罡斗,叫俯伏在内”者,去粗率轻薄之 气,以安静为宅舍也。“一个个瞑目宁神”者,以宁神为基址也。“暗念真 言”者,以念真为要着也。“将仙气吹入腹中”者,以志气而壮内也。 “把元神收归本舍”者,以收归元神为根本也。“传与口诀”,即此 是口诀,而此中之外,别无口诀。“各授万千之膂力”,即此是膂力,此中之外 ,别无膂力。果有能依此等口诀,以养力量,勇猛向……,而从前之懦柔畏逡 之气,俱化于无有,岂不是脱胎换骨?、。。小王子如梦初醒,一个个骨壮筋强,三般兵器 俱拿得也。然既授之以神兵,而使照样另造,又何以拿不动,而减消斤两乎?学者若以三僧 吝惜猜之,大错!大错!盖口诀须用师授,而神兵还要自造。神兵者,自己防身之慧器,师 自有师之慧器,徒自有徒之慧器,只可照样而造作,不能取原物而交代者。故八戒道: “我们的器械,一则你使不得,二则我们要护法降魔,正该另造。”言下分明, 何等醒人。

吁!禅到玉华不得不施法而度迷,若接得其人,不可不退藏而自谨。 盖慧器为护法之物,防身之宝,一刻而不可少离者。若一有离,即为好奇者所窃取。三宝放 于蓬厂之间,昼夜不收,是何世界,招来豹头虎口之妖,一把收去也宜矣。结云:“道 不须臾离,可离非道也。神兵尽落空,枉费参修者。”可谓千古修行者之一戒。

诗曰:

玉液还月谁得知,知之可作度人师。

轻传妄泄遭 天谴,大法何容慢视之。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