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学习道德经的智慧

龙虎还丹诀卷下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金陵子     时间:2017-02-20 16:55:51      繁體中文版     

龙虎还丹诀卷下

金陵子述

按仙经有黄银、白金、红银者,是上药所致。一名红金,一名红鲜金。又有离己金,又有青金,又有宝金,亦有丹砂四黄染汞银而成,又有黄花银。且汞银万化,亦本含此染,若兼染色者,或黄赤红紫,盖随药变。亦有状如血裹,看如地黄根。亦有如日色者,似黄不黄,似赤不赤,似红不红,似紫不紫。盖是神仙上药,非凡情而能测别,其方诀今所载矣。

伏丹砂为红银,以水银和青绿、石胆及诸药矾第,纳铁器中,煮结而成者,状如丹阳,体并有晕。今亦可使其无晕。又此门外甚有深玄,比见道者一斤制得一斤,一两制得一两。亦有投煮不逾时,便成银体。亦有转相钩制,亦有结出便无晕者,亦有取结银为器,用本色药结者,不用铁器者。亦有只先取一两水银,结成砂子,以瓷碗地上合之,须臾便硬,即以铁臼梼,加投一两汞,还依前以碗合,须臾即硬。又梼,又加汞二两,依前制四两,又合硬。如此一倍倍加,可增至百斤,当日而成,凡数十般法药。至道玄远,妙理难究。盖随所遇,非造次而得窥。

又饶信等州银山有矿,质状一如光明砂,其色红紫,鲜明可爱,堪入炉用,鼓铸便成白银,一斤可得十四五两,甚难遇。今代稀有古经方中,并不见载,遇未详也。或疑是银之红矿,其红银以青绿及石胆,俗呼为胆子等,所结鼓得四五两,或六七两,色如丹阳者。且汞和青绿及胆子诸矾等,於铁器中煮结而成。每一斤汞砂鼓铸了,只得四两红银,此并是铁,非水银也。或云胆子、青绿等,并是铜苗,其中有铜,故水银钩得,切恐非也,并不干药事。所得四两已来者,并是水银钩得铁而致,非关汞药。

余曾各秤诸色,分明记录,一度煮结铛,欠五两红银,只得四两半,故都是铁,不虚也,只为证据。又凡结砂子,若器中绝满,火稍武,其汞进走,细如针锋,不可得觉。用心森者,失总不知。又用药淘研,稍若亦化,似尘如灰,随药水而去,不知头头欠折,将为所欠,汞尽为红银也。令后来学人,见无所成,悉皆抛弃,亦相承皆为水银,却非也。又有一本,一斤水银也,其红银即是铁,铁本有晕,又加青绿等染来,固合有晕,亦难修治,与铜何殊。今时辈药道中人,为难制治,亦轻此道。

余今年深学苦,辄议此门,殊可佳尚。且水银钩铁,皆是铁中精华。若言汞住,去道则远矣。若以铁中而求,是上上精华铁也。用将铸镜,是上色铁镜。所见铸得者,甚明彻冯结,与常镜殊,是知是铁中精华也。又何以知之。且水银至灵,入杂恶类。今与汞俱是,盖是五金精华。又看结了器中,又侵削铁器面,铁面上分毫无损。异日因药力,被汞遥吸出铁精华,便与汞合体,理实灵异。今将以为镜,是不可思议之物。今世人只尚此为水银,殊不解重其铁也。

余自恨艺浅功微,不知黄帝之术,傥加以金膏雄黄,法象铸成,昭一其鹦鹉,亦不彼於当时。今世若将为镜,是上上铁镜,太原古者不如亦无比。若为铜,亦是上色铁化为铜也。今世人只呼为红银,见有晕,轻易如熟铜之流,不知是五金精也。余以水银为红银,红银亦与为铜为铁,作镜化铜为银。方诀既臻,理无惑也。

伏丹砂成红银法

右以朱砂一斤,上色者不必颗粒成,但光明砂红色者佳。纳猜脂中,和水煮三十五日,入蜜水中,煮十五日。入华池,七日。将向甘土埚中镕铅汁,泻入埚中,下前朱砂,其朱砂以矾泥裹之,投入埚中,直令刺到底,七日当伏火。入赤土、黄矾、硵砂出色,立成红银矣,亦号曰红金。外白内隐隐作红色,光鲜可爱。

又方

右取水银,以石硫黄烧成砂,未曾经研淘者。取砂子一斤,厅打碎,以两重绢袋盛,外更以竹疏袋重成。即以桑灰淋赤乌左味,淋亦得汁。中纳黄丹一斤,悬前件袋,於汁中,勿遣着底。以文火如鱼眼,煮七日当伏火。后入埚鼓,并成红银色,如桃花,鲜明可爱。

青结红银法

凡青有数十种,’曾青最为上。其状如黄连,又似贯小真珠,长一寸半寸,或三两枚相缀,或直或曲,或深或翠色,时有金线,还绕其问,光缕璨璨。句容山谷中有,近甚难得,价重於金。其空青出於梓州,大小中心皆空,色甚鲜翠,其问有含水者。昆仑头青似杨梅,峰头飒飒然,大者如弹丸,中心实。句容、梓州青作片子,如碎钵盂,色青无彩翠,拣择并可用。又有白甘青,生甘土中,鲜翠美颜色,如豆许大,稍软,以指甲捐之得破,破处转鲜翠。此一味彼土人呼为白甘青,'古来仙方及本草并不见载。又长偏青、白青、鱼目及善青散,出饶信等州,并杂青也,亦相类。今煮结砂子,乃是画人淘研出者,彩色,家多用结水银,甚有力。又一说老铜化为绿,老绿化为青,其晕最浅少。

结砂子方

白善青一斤末 石脑半斤醋煮 水银一斤

右件相和,以醋浆中,於平底铛中,文火鱼目已下沸,少少添浆水,勿令沸,止一伏时当成,并全作砂子。更能将铛药汁添水,武火煮三两日,弥佳,物亦增晕,亦稍浅。然任抽生鼓铸。当得六两成红银。大抵用青,不并石胆、土绿等,其晕稍少。

又方

青二两稍好者 白矾六两 句容胆子六两 用水银一斤

右并梼研令细,和汞,依常法煮结言,便以黑豆皮四两,煮得无晕。

青花结砂子方

青花一斤 白矾四两 水银一斤

右青花与白矾,先相令匀然,取两匙头,和水银熟研,纳铛中,武火煮三五十沸,,出之淘洗一度。纹如此已尽为限,任抽生鼓铸,红色甚浅。

石胆红银法

石胆生蒲州山谷,状似折篦头,如瑟瑟浅碧色,烧之变白色者,是真。次宣润等州,淋取汁煎煮而成,上者青碧色,作块片数等级。下者如黄泥烂湿,名为泥胆,唯堪和水银烧为粉。其宣州者,不如句容,气力悬殊,力倍於十。其句容上者,状如碎瓦子,坚重,鲜碧色,一半带深绿色,甚可爱。经夏不润,见风不损。次於蒲州,今所用结砂子者。但中色已下,并可用。又有山谷坑洞裹自然生者,色稍浅於煎成者,亦作片块,忽遇即有,常无采处。近日市肆人有假伪,将太阴玄精,及句容相和,於铜器中煎成,伪作蒲州石胆。其句容亦被添宣州相和重煮,合成形,改色理,亦相类,甚难辩识,大须审细。青矾出太原,一名绿矾,一名皂矾,力胜宣州者。砂子之道,甚有深妙,胆子全土绿。天目徐真君有歌赞之。歌日:

白珠碧水平铛中,文武微微声渐雄。

一伏三时成半死,再烹经宿变成铜。

将军此朝须舞剑,青腰小儿莫相厌。

白霜理石常煞人,黄矾石胆从来艳。

铁埚土釜各文武,一须五时连夜煮。

开匣见玉须焚香,仙人遇之名长久。

结石胆砂子法

句容石胆子一斤 水银一斤

右先取一平底铛,受五六升,或一斗已下者。以瓦石尽日揩磨铛内底上,令白净。就中拣取铛底平细者,即易揩磨,切忌油腻。如用旧铛,即须烧过,与火色同止,磨洗亦中。水没汞半寸已来,令容得汞药即得,不可令深。即下药一两,颗块,不碎总得投於汞上,以文火鱼眼沸己下,如水少,以匙抄热水,散泻於铛,绿令散流.入煮两炊久,一度,演计得一两砂子已上。须着气力紧演为佳。遍遍如此,以尽为限。所结一炊久,即可演,大抵不如多时。其句容每度下二两,亦得。药多结亦校多,口诀是水亦云火须浅火须文,为妙入。此法只用一味清水,不兼诸药,结时成,不同诸方,甚是上法。结以口吹水面开,当见水银自遍散,如煎饼状满铛底。加火临药时更秤意,其水银直上铛四绿来,故知药力气感化也。收砂子时,每度须以瓷片,於铛底熟刮下令诤,收之遍遍,如此以尽为度。如用跳子,中结亦得。又一说:夫石胆砂子,初要出晕,但宜以暖汤水淘研令净,切忌着诸杂药煮。云被诸药把令,本晕药色却牢,志须在竟,不可轻用。如要且煮,只可空以白矾,於瓷器中煮之。

绿石胆砂子法

句容胆子一斤 盥一大合 水银一斤

右并相和研,令断星子,纳入铛中,着七分水,以火煮似沸即得。便以砂盆子合之,以一筋枝令通气,时时以水於砂盆子上,少少淋下,令水散下。如此两日,当得六两已来砂子。又如能更加半斤,或一斤,取前砂子重结,向前药汁您留重煮汁,两度迭结了,更都将药汁添水,加煮三日,尤妙。砂子倍多,晕色却浅,有一出晕。诀云:如石胆结砂子了,更以新石胆煮能去晕,故知深妙再煮结。

结砂子法

宣州石胆十斤,如结汞不尽,更添三五斤,其法更不得着诸药,只须一味胆子。若加诸药,其晕即难去,所结并如常法。

右总结了,取砂子紧演去生者,令尽。以拔莫根细判,煮两三日,常作庞纸色。即又入黄土,煮两三日,当白如雪,亦钩留得水银,有三般稍相似。一日鸡厥,其根节不相对,枝茎长大。二曰苦杖,叶节目疏,并不堪用,其拔莫根稍紧,细节相对,生叶稍圆,苗细短,此药出晕无比,又皆结。时曾到此根同一时,结其砂子便白。况更入煮此药,只出得石胆晕,诸药不相当。又一说:其拔莫先於别器中,煮令浓稠,用添煮砂子,亦妙。一本云:煮一月日定白。又一说:金刚根生银山者,赤色,藤子小高三数尺者,其藤有制汞之功。一名银苗,生於银山者,即堪。每结一斤砂子,并结后重煮。都用十六斤藤子,煮后炙蘸三日,便当恋伏火。其蘸药汁法,用赤乌清水,及黄矾一斤,二味熟和搅用之。

胆子团汞法

此法及转胆子为红银类,故录入此。

右取汞一两,胆子一两,与左味二合已来相和,文火煮半日。又入胆子末半两,渐渐添米醋煮之,并不得令沸。时时演取砂子,令汞尽了。又将砂子与胆子末五两煮,当五日五夜,药成如茶末。一两末化三两汞成砂子。作药七日,末一两伏四两汞作药。十二日一两,上手团汞七两,成砂子。其火只可一两已来,若您结成砂子了,即火微急亦无妨。

土绿结红银法

土绿有数般,生宣州、饶信州、道永等州山谷,但有铜处即生。乃是铜坑中般出壤土,经雨便生,色浅软,烂如胡粉块子,以手捻便成粉末者佳,硬如软石者次。其北地亦有,状如澄了绿米粉,好颜色,软细无脚。

结红银砂子

土绿道永洲者,只用半斤,软者上半斤 盥二两 白矾四两先成灰 汞一斤

右先点米醋研药,后汞相和熟研,令断星子。然后以铁匙抄纳铛中,如鱼皮相。次平布於铛底,中心留一寸余地,莫令合。便以浆水有醋味者,煮前粉物良留。白矾二两,盐一两,并末之,待布药入铛着水了,并散药於汞药上,水合才没一指已来,火令至文鱼目以下,铛底犹着得手。如此半日,即渐加火,令如小鱼眼已下疏疏然。又半日文,又渐加火,常如鱼眼。半日,又加火加水煮。半日都两伏时,并成砂子。一法说初结时,取三二两先结了砂子,打破作小块子,散投於铛内,初此相钩转。又砂子总成了,却布於铛底,还着一斤或半斤土绿,更煮一两日,倍得砂子,并退晕浅去。又一说:但以前所结了药汁,莫弃之,并收取,重煮结砂子,亦云倍多,兼晕却浅。右并入钵研,以水淘洗抽生,约鼓得十两成。

结砂子法本出刘君

青矾五两北地者上 汞一斤 土绿一斤用北地者,状如澄了绿米粉颜色,软细无脚右件汞药,入钵内,点醋熟研,纳入新铛中。铛不用揩磨。以武火煮一伏时,并成乾砂,总无水银膏也。当时秤得砂子二十两。又取此砂子於砂盆中,入白矾煮一日。即以蚌粉研,淘洗三两度。又和盥淘半日,又以白矾和乌梅煮一日,又入砂糖煮】日,又以皂荚煮一日。每度皆研淘出黑汁,总令乾净。即入黄丹一两同研,研了炒熬又研,又入霜一两,熟研令相得。即分作十六分,以盐裹散,刺作小孔子,曝令极乾。入炉或铛上,以灰盖。初文养一日,便放武火,烧鼎底令红。寒开,霜药总化不见,令汞并在上釜,收取球子砂鼓,得四两红银。此常者色退一半,扣之无声,甚软。取入火烧试,微有烟晕甚浅。尊师云:球内所生霜,其砂子便令全伏,白如玉也。此是神仙上品也。

结砂子法红银

硵砂一斤 土绿一斤 白矾一斤

右三物相和研,入瓶子内,以少盥薄为柜,养烧一伏时。临了用大火烧得通过,即以风化灰一斗,赤乌一斗,以醋浆水投石灰中取清,以石灰汁煮令热,淋赤乌,取汁中煎砂子。其汞先以熟药十两,用研下铛中,结一伏时,总尽其盐柜,便入铛,用同结砂子更妙,时时搅之不用频。如经一伏时,并结了如砂,并无生汞也。如又淘却,更入四五两熟药,重结当总伏,妙不可言。每一斤入四两白铅,於埚中熟搅,泻於模中,令薄作砣。然以砣於灰中着上,以猛火烧,以鞘吹亦得。当作孔镂铿铅,并泻入灰,红银独在。又入埚销,又投铅成埚令薄,又入灰中沥,如此者三。即更鼓空沥三两遍,铅当出尽,即又入埚,以壁土,又盐搅略,又出却余铅并净矣。晕至少,物甚柔。又一说:此物和丹阳及银,三停入,甚好。

白铅法

右铅一斤,用松脂二斤生者,以猛火炒铅为水,即下少许脂,又少着些盐,即以物搅之。又续下脂及盥,令脂遍遍,尽二斤铅,但成灰粉,即堪以成为度,即入甘埚,鼓成水,当得十余两,如雪。

结砂子法

土绿一斤 白矾五两 盥五合

右件并相和研,以好黄土一斤,纸筋熟铸为泥,作一箱样,可厚二寸许。用裹前件药,渐令乾,武烧一火,勿令箱子破裂。寒开之,作紫赤色,可结一斤。汞和同研一时下,时时演之。此药重重用,可结十斤、二十斤。每斤土绿,可分作两,土箱为准。

华池法:石灰和好酒熟搅,如煎饼缅用之。又法:凡结土、绿砂子,和黄土结晕。

又方

土汞二斤 白矾八两

右并梼罗,以二升米醋,少少洒洒,炒令尽。如无,好糠醋亦得。又梼罗成粉,臧取一半药,和一斤水银,熟研令相入,纳平底铛中,以醋浆中常没一寸,如鱼,眼沸,煮经半日,当并成砂子,更无生者。如无浆水,以醋和水亦得。如此了,又将砂子,又依前入一斤药,相和研,依前煮结,亦用半日。然后淘研令净,抽生鼓铸,当七两成,甚佳。不并寻常者。

结砂子方

右取桑柴灰约三斗,禳草藉蒸热汤淋淋,取三斗更重淋取粉脚,约准量二大斗,每斗重八斤。如块大,即打破如弹子大,不得细研,恐泥淋不过,甚难调治。前件热暖淋得汁赤,不中。如得碧绿色,乃堪用之。前汁淋之,用煎汞三升已上,器鼎中煎三日,添汁浸之,如常法,演之如常法,唯紧是务耳。又用砒黄飞霜三遍,和水汞。竹筒除皮,如两张纸厚,可长三寸余。且将前灰汁煮之,管中满着,铛中亦满,管中黑,即倾之。如此三度,即苦酒亦尔。热汤汤石灰清亦如法。用苦酒拌,一如飞四神丹法,得霜。用太阳、太阴、玄精、黄矾石如金色者上。硵砂青黑者上。此五物和合末,着盥藉细捣,盥遍副铛着边,如一粒米厚,上覆亦尔。用炭固济,一伏时,文八武四,亦不过一斤炭,急即不堪用。得霜了白噶火软,辫之如两纸厚,用裹上物为丸,丸如小弹子大。又用煮五合钙将为池,池六升已上,入埚子镕,投累至三丸一入池,如此五度可止。后用博上克作痕,为模深作,用油拭之,令甚润湿可泻。又云:先入炼白矾灰为妙。其法用桑火烧坑内,绝净扫,用苦酒拌之,趁热投乾矾於坑中盆合,固济之。待玲开,用一两投一斤,先於铛中熬令乾,入坑为柔用投霜,不用作丸。

结红银法

土绿五两绿色青软者,手捻如胡粉好 白矾五两已上亦得 赤乌半斤已下亦可右以汞一斤,相和熟研,入铛子,文火结半日,至午全伏,并成砂子。便任抽生鼓,只得四两已来抽生。铛底先布盥,厚一寸余,即细梼白矾末,布於盐中心,少布些些,即以薄绢裹砂子,捻令相着,绢才裹足即休,勿令剩。安铛内上,又着白矾盖绢,便一时拨盐,拥其上霜盆固之,武火半日止。

后法

汞一斤 绿子六两 赤石脂二两 铅二两续添

右三味,於砂盆中,取少许盐,和左味槌研,可百余下。候铛沸,即以铁匙挑下之,武火煮,从寅至辰,银线得之了。一斤用黄丹一两,炒和研,可抽生便用之。

飞出汞抽生法

右取砂子,以寒水石为柜,稍薄,着砂子不然,重重隔之。上又着盐盖,盥上又着灰。固济,文武火飞,至鼎底乃止。其寒水石,即须生烧一火,通赤令熟,即急去火,以盆合固济缝。待玲开,即堪用。

倒抽砂子法

右取一甘埚子,以砂子於埚底,上以浥浥汁盥,满埚实紧按了,即火边炙令盥乾。便合於地坑瓶子口上,瓶内着少水,以筋泥泥之,渐渐着火候,埚受火,便放一笼武火,寒开收之。凡抽砂子了,所收得生水银,宜先以醋煮。即以暖浆水研淘洗,次以暖水洗,更以盐和研,方得序。

赤乌砂子方

赤乌者,腻粉之脚也,本是泥胆及盐为之。淮南者胜於向北,新好者佳。如经时月多力,在地停贮者少力,计每斗重八斤。紧实者良。

右取赤乌,不限多少,以大瓷盛沸汤,投之搅令匀,以小木槌子熟搅打令匀,便於热汤中破散,更连头投热汤。候总散碎了,即投於玲水,亦无妨。满瓷盛停一日一夜,当并澄清。即以物掠取上清者,切不可用浓浊者,入釜中煎煮一饭久,便以薄口杓於釜底,刮掠取砂子。砂子似蚕砂,甚虚软,安於一瓷碗中,碗中须着少药汁养砂子。时时掠之,以尽为限。釜中汁少更添,亦以尽为限。其瓷中水尽更添水,以物熟搅,候澄又煎煮,亦有砂子在其瓷中者,亦以尽为限。待总了,计釜中汁只有一二斗,即止火,拔釜出於明处。其釜底人有询千,以才日下收之,与前者一也。总收得砂子了。都纳入瓷瓶中,还以赤乌汁,清煮四伏时,数搅之,一日一度研淘。即却他成水银,得砂了至少。如不淘研及不数搅,但莫令着底,总成砂子。一说其清水秤重,每升重一两,待后作时,先秤水,然后取赤乌清水,秤即知之。又一法:以药头汁煮砂子四伏时,数数搅,切勿令着底,火须武。每至一伏时,须略淘去稠恶旧汁,更添新汁煮,煮日数满,后缚令乾,秤知两数。又一本方虽云:四伏时煮,其所出晕,将此砂子一两,入二两汞中,用皂荚梅浆煮,与诸家煮晕方非相类。如不要白添金,名红金,本方说如此。又一说:赤乌汁俱入釜中煮,总不用旋旋略刮,日满汁尽,其砂并自着釜底,任收之。又釜中煮了汁,纳瓦盆中,经宿尽结成长大,消石长尺余,赢如两指,白色,质状一如消石,见风亦不化变,有人呼为白石胆。云将结得砂子无晕,亦堪作柜用。又其瓶子中曾煎煮来药汁,点着砖石,如空青色,经久不变。

结赤乌砂子法

右以厅谷糠二斗,已来衬赤乌。更以少糠抑赤乌,令相和一出又淋之,可着如停,隔日即泥。须淋取尽其汁,别更澄待清,煮得成结子多,又少晕,不知何也未详。余意恐难淋,不如前说。一又余意前拌砂子,煮时加句容胆子,必应易伏少晕,亦宜寥子灰,至良。只依前大例煮砂子,更以寥子灰煮,是上法。又见宿上人云:比煮赤乌,但一出手煮釜底,收取砂子,更入柴灰中,煮三伏时,并成上好乾砂子,每一斤鼓得十余两。后被崔中丞因造金器物,都有四五十两,一时投入金中,用却去其金,甚好。故知前说云堪添金,亦不虚也。此物性至柔甚柔,於诸色红金,亦柔於金银也。又以汞三斤,已来砂盆子中,和赤乌点酽醋脚,研之如缅糊。两炊久已来,不用着火,以水淘之,又加赤乌,又续续点酽醋研,候汞中有砂子,即演取,以数足为限。然净淘洗砂子,以余甘子煮,又以甘草煮,去晕无毒,得成银膏。

燠伏砂子法

凡诸色砂子,每结一斤水银,以伏多者为煮多少晕,易为修变,常手只是四两已下,如能结得七八两已上者,甚得其妙。若善能燠伏,更钩制得水银,加得两数,或全伏者,为含水银多,物自无晕,深在燠伏。

又法

右取砂子,莫令成粉末,以绢及竹疏袋子重盛,以赤乌清水,水中加黄丹四两,煮下七日。然后入赤乌,煎成白胆子柜,中伏七日,便全伏火,不用抽生。又如不入柜,但一出手,二七日煮,亦得。

又法

右砂子要全伏者,取土汞一斤,加胆子半斤,结总了,用所结了土汞等,煮令乾,和少盥熟梼作柜,於铛中固济,烧养十日,全伏。

又法

盥一斤 消石四两 白矾四两

右件相和入瓶,烧一火,令至镕。寒开之,又取矾石五两,蜜陀僧一两,已上相和,又武火烧一伏时。然取前件等,更加磁石五两,却梼研为柜,文武火七日,至妙。又如不用鼓盐者,此盐作柜,宜先於火上烘令至极乾。每斤可加伏火消石五两,於铁臼中熟梼如面,唯宜梼烂熟,便可为柜,亦不必用鼓了者。又其盥炒至赤,佳。

又法

右出晕了者,更空,以白矾浆水煮一食久,然后燠成银之时,自然红软於铛底。先布盐可厚一寸余,即细梼白矾末,便於盥中心少布些些,即以薄绢却裹砂子,稍捻令相着所裹绢,才裹足即休,勿令有剩绢。即燠虽出,便坐砂子裹,於白矾上,又着少许白矾盖绢头。便一时拨取盐,拥却绢役头,便以霜盆盖,却便固济细密,以铁关楔令牢。恐汞力亮起,似有漏气,汞即走出。以武火,烧火唯猛,佳。从平明至晚间。即去火,待玲开之,盆子中当有霜有汞相和,即拨开盐,收取紫粉,以物击之,作金声,便堪入炉任用。

出红银晕法

夫出红银晕,其中甚难。何者,所用皆非至药。比有修铅汞之士,其问稍差,点制犹不入,岂可能将诸石及草为药,生熟又殊,而欲望变凡为真,不亦难乎。今於此得者,须各辨反恶,知其情性,用药有多少,合和有前后,若合其理,与真无别,稍失其道则乖。学者详而用之。

淘研煮洗砂子晕法

右应诸色砂子等,并不宜玲水,须用暖汤,切不宜着杂药研淘煮洗,为被外药把捉,砂子晕却深牢,转难得出其砂子。但且先空,以暖水研淘,唯变数多即诤。续加以盐,及和饭研之,然以大麦、仁浆水、乌梅、盥,大瓷盛糠火养十日,令极醋。临用时,加章陆根,用煮砂子,至相宜。经此后,任将入诸色修理。

出红银砂子晕方

右取煮洗了砂子,作小挺子,以风化石灰纳铁莆中散安,将挺子插於灰中,固济,不固亦得。文武火养一月日已上,鼓之,每斤得十两,成无晕。

抽生出晕法

右取砂子,以寒水石二两,矾石一两,章陆根一两,与一斤砂子,相和熟研,三五炊久,唯研多转佳。即淘洗,又依前着上件三味药同研,又淘洗,如此三度,止。晕当出尽。即重演却生汞,便入寒水石柜,於铛中,以醋和。寒水石下厚半寸,上厚一寸,其中砂子以寒水石末格之,不然薄作片亦得。柜上着盥,盐着灰,飞之文武火,一伏时。然后入埚销,投入寒水石池内。

池法

右以盐水,调寒水石,如缅糊,投三两遍,白如雪。

烧寒水石法

右取一火,急去火,以盆合固济缝,待玲用之。

点红银晕法

粉霜一两毒者 句容胆子半两已上相和细研。

右先取石灰,一如淋灰法热暖,白马尿淋之,约得二升已来汁,向瓷瓶子中盛。纳二味於中,以重汤武火煮两伏时止。待玲,去余汁药带泥,便和半两伏火消石,同拌和为团,又入药柜中,文武火伏之两日。当伏火,每一两点一斤如雪。

药柜法

特生矾石二两 青半两厅者 蜜陀僧一两 句容胆子半两

右相和醋拌,纳一小瓷瓶中,烧七日。每日一度入醋,又烧,即堪为柜。又此柜重用多时转,佳。

伏消石法

右取消石一两为末,纳瓷盏子中,按令平紧,上布两钱盥末,按令平。以瓷盏盖,不用固济。文武火候,消盥汁尽,即伏。

点红银晕法

右取铅八两,水银二两,并相和,纳瓷器中,不用固济,火养令如水,勿令火过,但才作水,即得。十日后研作砂子,以砒黄及消石、白矾、盥等,出晕,研淘二十余遍,即还以出晕药煮一日,又添半两汞,入铅中,又火养十日。便堪点物,和霜药亦佳。

点红银晕方法

上色好砒,如无,用老鼠药亦得。以灰衬厚半寸,上以壁土盖,厚二寸,飞三转止。白霜一斤伏火消石四两用一两硫伏四两,一日渐渐养,钩硫取少硫黄。令伏在消石内佳。

右二物同梼研令相入,鼎中平布,上以消石末,以手捻散於药上,可用半分已下。固济,飞1伏时。当有二两上,余并伏在下。又扫下相和研,又飞一伏时。如此三度,上遍遍,并看生消石,并当伏火然。取徐州石脑三两细研,铁铛中炒一食项,余意改作铜器中。待大段火力尽,带热便投酽醋五合中,熟搅,名曰醋石脑也。即便着伏火了霜,投入石脑中,都熟搅火上泣,令乾。更用生消石十二两,余改作伏火消石。白矾二两,都研纳瓶中,伏十日火,火从上烧。临了须一笼大火,令镕作汁,便堪点物。每四两点一斤,成上上白作池口诀云:其盆子须数数以玲水试之。又点物白了,每一斤入四两母,相和熟搅,写为挺任诸色化为末,投汞中令成膏,细细研令相入。取后件伏火药一钱已,下於砂盆子中,用浆水煮煮了,淘研却黑汁,又煮,如此可三度。至夜问,即更入汞,又入少药,乾炖,固济。计煮两日,乾炖两夜,当白无晕。但取少许火上烧,即自知之。

伏火药法

先取白矾一两 朴消三分

右二物同研令细,於瓷盏子中,布作一柜,柜内安消石末一两,渐渐以文火养一日,即渐进火,令通赤即止。然取汞一两,伏火留一分。已上二物,同研令极细,直一两日研,加功细研尤妙。又入前件伏了白矾等半两,又和汞药,同研令细。以盐花为柜,用瓶子,其柜可厚一寸以来,固济,文武火七日,十日更佳。火从上烧瓶子通赤,止。药作青紫色。计此一柜药,可化砂子十斤,成纯白。霍君曾作来,时在扬州龙兴观,云如此。

成砣挺出晕法

石灰一分 黄土二分 盐一分

右都作挺子,用搅埚,以挺子黑即易,以挺子不黑为度。当尽其挺子后烧却黑自落更重用得无遍数。又意石灰甚能去晕,只是硬脆物。若用搅埚,宜未入母时搅。如已入母了,恐损银。又以滑石末,醋和,涂器物及砣挺上,烧灰无声,兼闭晕。只要一度为之,后经烧晕不起。宜居深屋中不见风。

出红银及砂子等晕法

右砂子紧演,和磁石、消石、白矾、朴消、盐、寒水石、母蛎,以少糯米饭团,和研诸药,作饼。以布一重,曩砂子令薄,即掘地二尺已上,埋之一百日,当去晕也。如未可经年亦妙,以晕尽为度。不着药空埋,亦可也。又如埚挺,但打稍薄埋之,并去晕。此是供奉山人李景阳法。

又方

伏龙肝、石灰、矿炭灰、桑灰,煮得白无晕。又出,以余甘子煮,能去晕。

又方

以石灰淋,去灰味。又以水浸,又蒸又淋,不论遍数,以至精为妙。又团烧,又淋,如此三五遍,乃至以此灰,重重研洗砂子,得无晕。

又方

若出,却生,以烧了寒水石二两煮,煮汁黑甚,即易,数数试看,以白为度。此法本煮石胆、砒黄结者,不知诸药结得可否。

又法

础黄二两,寒水石二两,盥一两,和煮,不用铁器,良。

又法

盥研三日,每日一淘,至乳汁止,晕自出尽。

又法

以马齿汁煎取浓,加消石、朴消、甘子汁搅之,鼓红银,投三遍,去晕。

又法

章陆根和姜研淘,去晕,煮亦佳。

又法

石灰清蚕砂汁中,煮砂子,无晕。

又法

荏子油中煮十遍,去晕。一云,能除铁晕。

又法

以红银入汞了,以生附子煮,无晕。

又法

酒家酒客小便为池,及煮物,去晕。一云:老人尿老是久也。

又法

砂子以砒黄,於砂盆中煮,加盥,七日,或二七日,无晕。

又法

红银入汞了,以茴草煮,无晕。

又法

白梅煮,去晕。云稍胜乌梅,并宜去核。

又法

黄芽研煮七日,砂盆内煮,无晕。

又法

伏翼粪煮,无晕。蝙蝠也。

又法

梼莲子草汁为饼,阴乾,以备非时用,煮洗,去晕。

又法

每研洗砂子,须着少蚌粉和研,良。

又法

口含水停少时,手中洗,去晕。

又法

红银及砂子、松脂煮,无晕。

又法

白章柳根、胶清、朴消、石灰研煮,无晕。

又法

黄土、石胆包烧煮,无晕,甚妙。

又法

烂蒸草屈水,出晕。亦能去丹阳晕。

又法

多和汞飞在下者,黄土和盥,研为泥包烧,去晕。

又法

钴羊角及松明木,搅埚,重淋来灰,去晕。

又法

砂子入糠灰汁中煮,数数换池,七日晕尽。须每一日六七度,换汁淘诤。

又法

理石、玄精等分为末,销砂子作水投入,去晕。丹阳亦得。

又法

红银销薄,或未鼓,入梦灰汁中,去晕。一云:梦子灰煮,得霜伏。

又曾将砂子如银膏状者,和梦灰,研作末,便和灰,煮半日已下,便成。乾碎即当时有故便止不终篇,此灰甚觉结砂子有力。又大抵灰和研甚,与晕最相当。孔氏以烧灰中具述。

燠出砂子红银晕法

右取砂子紧族了者,二斤。先以暖盐浆水於钵内,以柳木槌研淘,旋没洗却药,淘洗二十遍,令白挣。即散破纳一瓷器中,以糯米浆中煮,纳乌梅一升去核。如用酒家醇浆,亦得。煮两日,不得更别着药。每日四度淘研,并用暖浆中淘研,前后并不得入玲水。淘研下时,每遍着少胡同律,一钱止分为四度用为准。其胡同律者,性情铜铁俱宜,甚能去晕。

又以远年土壁土-为汤,亦佳。其问用石灰少者,水於钵内,以柳木槌研淘,旋没洗却药,汹洗二十遍。碗中着浆水,强半碗浸之。每一斤砂子,用硵砂一分,於浆水中放,婉微暖处,一伏时,其砂子药自见。以篦搅,以水淘研,手中授洗令诤。然后取大铁臼,以砂子和盐二升,壮夫梼□□当如青泥。每日三度淘洗,和盥铸,致□□以小便淋来灰煮一日。又和盥梼一日,每日亦三度。换盥,又用小便灰汁煮一日,并合堪用也。如未更梼煮,计三日煮,并当无晕。一说其汞经此梼后,汞亦易制伏。

又如尚有晕,即更入醋浆中煮,合纳白矾二两,盐二两,乌梅二升,寒水石二两,洗了。用砒霜半两,础也得。硵砂一钱,朴消二两,章柳根细梼一茶碗,煮两日,每日出砂子三两度。依前用胡同律研淘,壁土为汤,其物当晕尽也。又如未了,即将砂子,投入伏龙肝、白善各二两,石灰矿一分,来灰炭灰中口两日,亦依前淘研,当白无晕。又如未了,□每斤入一两黄丹,於瓷器内,微火炒令相入熟研,即入砂糖一斤,少着水,煮一日,不用淘洗。沙糖能去黑晕。又入浓米醋,如无糠醋,亦得内加皂荚,煮两日,能去黑晕。便即数淘洗令诤。日满后,

一法:从此煮后以砂子,作小挺子,以风化石灰纳铁莆中,散安砂子,挺子插於灰中,固济.火养一月日已来。后鼓之,无晕。每斤可得十五两已来,暴砂子令乾。其砂子前后,并不得入冷水。每斤和伏霜一两,同研令相入。如无伏霜,生者用亦可。分作十六弹子,以盐曩。盐□先梼令细熟,盐外更以泥袅,各各为□□。仍以钗子刺球子上,各作三五孔子,暴令乾,纳於鼎中。铛亦得。以细末黄土覆藉,用石灰亦得。又布炭灰於上,以物合之,固济,文火养一日。然渐用武火,鼎底红赤,一炊久即止。寒开之,收取飞出水银。银有落在灰上,亦尽收取。其铛勿动,着於铛上横着炭火,武烧一火通令赤。寒开之,打破球,收取砂子,打破入乌梅、白矾、盐,煮半日,令乾。又入泥球盐拔一火,又入药煮半日,又如更能入汞研令相得,又入鼎中,飞三五遍。汞且飞引,晕故出也。然后入埚埚内,以□牛粪末及少盐覆藉,便慢火鼓之。□□□汁又未知物好恶深浅,即使鼓如已知□。当初鼓之时,便入母同鼓,甚良,殊胜第二遍入母。

又砂子抽生淘研多者,体质轻虚,被鞘风吹着,物多飞走,大须在意。其铛中武火烧者,大是上法,物且得伏成得药力。入埚又免飞走也,更不折落。又球子中用霜者,一说云,用波斯白矾,并胡同律,甚良。又物既不折落,销成汁后、乾泻,不如投入华池中。池法用水及酒,朴消、白矾、脂油无在。

又一法

空以盐和水为池,稍浓作柔而□□。又用皂荚为池,亦得浓烈为佳。其□□柔白无晕。

又法

如未可,即更入埚销。每斤用霜药二两已下,依丹阳方法抽点,泻为砣。即将砣入泥球包一日,又投三十遍,又入泥球包。即重入埚销,每十两入二两母,其母切须真好,是本山泽者,切须自试,无分毫杂者,此是要节。於埚中熟搅和,又泻池中,令成埚稍薄。作此物中,先有黄丹,每入埚中之时,大须在意,令铅出尽。如不出,自是一病。即又投三十遍,又泥球包一日,即入埚销。又每十两,更入□□两,熟搅泻入池内,令成埚。并成□□□光白。又如尚未十成,即须更入六两母,都成二十两,是对添也。入埚熟搅,以壁土、白矾、硵砂、盥投埚,去面上恶,令清净,然泻为埚挺,稍令薄。纳火中烧通赤,钤出令玲。又烧三四遍。即以盛揩洗令净。即入瓶煮一炊久,出之。又烧又煮,每一度煮,即一遍入埚销。如此七遍,销无晕。又如尚未尽得断了,即须入后件逐法中,并各得成真宝。

逐红银法

金陵子曰:因读丹经,忽悟斯理。其红银□□依丹阳例逐的无晕。如不可,即取红银□□色修理一切了者,错为末,入汞同研,少着汞,多即被把晕难出。又煮洗修理并了然,即更加水银,并投入铅中,熟搅和入炉中,平布固济,飞之。其炉以黄土纸筋为泥,衬炉裹。更以乾黄土末,下藉五第,上覆一寸。第一日文火养,勿令汞上。第二日稍加火,第三日武火迫上水银。寒开之上釜,收取上釜,收取汞。其炉中取铅,入埋池定白也。其炉中并不得别着矾等,恐汞成霜也,亦损铅力。如犹不断手脚,更再坏,无不成也。又一说红银砂子不限多少,但紧演投入铅中,如此生了者,亦得。加□一两同研,入逐也无晕。又一说,逐法□□细罗水拌,令浥浥为窠,安少盥於逐中,□□铅等用火,依常法。

红银遂子法

右取红银,以药抽点包拔一切诤了者,八两,加二两好山泽,每埚都成十两为准,其母更多亦无妨,熟搅为砣,令厚薄匀。即取一稍深铛子,用水银三斤,以埚平安水银,上固济,火当底着,用文火如盛夏日即得。后渐加火。每两日开,如有水银飞上,即略下火力,但汞才及微微上,即得不用。

□□如此二十日满,即重铸一遍为砣。□□□作二十日满,又铸一遍。睹烧养六□□□其晕并尽,便为真宝。一本六两折二。□□□砣子。第一遍着时,须甩硵砂及少胆子,以汞煮一日,其砣并着底,与汞相入为妙。一说其砣子四两,以北庭硵砂一两,石胆一两,骇鳞蜴一分,三物和研,以米醋调如膏涂上,以黄土为泥包裹之,可厚一寸二分。便於糠火中,烧三七日,然以白炭烧三日。去泥取之本方,入汞四两。出《丹砂经》。一本云:其器物中,先以黄丹和胡粉为,泥铛底然,内水银及砣子,即一出手□□十日便无晕,多少亦随人意,所无□□□十两为准。又一云:遂子着消石□□□□日正一日倒,都七日了,当作黑灰□□□研淘,然抽生鼓便白。

遂子法

夫遂子之道,且须本物少晕则易口功,如思稍难也,此是诀语。

右取抽点州切了者红银一斤,和母四两,都成二十两,作一埚子稍薄作,如厚即打之。打了更须烧与火同色,更煮洗令净,用汞三斤,并纳於铛中,以少石胆,及硵砂口水煮一日,其汞与砣当相入,砣着铛底□尽,便固济,出阴气。初文,后渐武二两□□度用飞上者略下。如此二十日满,□□抽却生汞,但入埚,还依前釭作砣□□□前安汞中,亦依前法,二十日满。又去□□成埚子,依前入汞出鼓,如此三度,都六□日晕尽,山泽不如。金陵子日:所经过煮□及经养红银,其汞皆被污,可以盐、白矾等淘研,及饭研亦佳。令汞诤了,重用微佳。又余见七篇丹砂诀中,以药烧养金埚子至是上法。今红银亦宜依此准例作之,殊上。其所用药涂埚子烧者,以北庭硵砂一两,石盐一两,麒鳞竭一两,此三物和研,以□酒调如膏,涂於砣子四面,令药尽□□黄土为泥包裹之,可厚一寸二分,□□□中烧二七日,然后白炭武烧三日□□□之上件方,本说如此。今烧白物药□□□总可加喊入,遂子用良也。

又法

如烧银埚子,可以白矾灰一两,硵砂一两,消石一两伏火者,盐二两。

右涂之,亦用左味和其泥包裹,糠火七日,白炭一伏时为准。

龙虎还丹诀卷下竟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