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学习道德经的智慧

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注卷之六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宋·陈伀     时间:2018-03-23 08:43:23      繁體中文版     

廛人方田子佩升玄内教录陈伀集疏

妙行真人上白元始:众真矜彼众生,何缘度之?

妙行白紫微,矜彼方事时,元始前众真以何神用释之?

天尊乃叩齿一通,流光万里北方,命召太玄将军,剪戮众妖,救度群品。

大帝证答,以元始天尊垂悯万类,生死劫会未分之际,当拟剪戮众妖救度莘品者急,故叩齿一通也。谓道发一炁,而生万物也。流光万里者,谓天光敕发安镇威用也。北方事北极紫微令,遵行保制,劫运之命也。唯召太玄将军,上朝玉清,听元始告命而诛戮妖氛,故运一而果全其万汇也。

真人曰:不审此将,而以何缘,位镇北方,威降下鬼,扫荡妖氛?

妙行未全审,此又问太玄将军果能威讨下方妖魔乎?

大帝曰:此神未开造化,先察神灵,易号假名,度人济物,不伐其善,不矜其能,荷其玉帝,封为玄武。

大帝既闻妙行深请,故陈造道本因之答。昔太朴未判时,天地混其体,日月否其辉,八卦隐其神,当斯为未开造化之际也。玄帝本炁,果在其中矣。故谓之先禀神灵也。其详注,见在本经前八十二次变为玄武之句下矣。知易号假名,应化下土,度人济物也。故玄帝凡一出世,兴益教宗,普济物命,博施利生,行道人间而不自伐,积成圣功而不自矜,其惟道长也。按《元洞玉历》西华帝君曰:昔壬癸分于太清,以立次元之象,运于水官而源之。水为上善而非善己,故得与天地一同而长,且久利于万物而弗自利,流渡万物而弗自渡,万物昏塞染着无所不涤,名曰备众广法也。若论於修持之道,而以初进学功譬之,其圆乃可速成也。惟玄帝在幼时,神灵施用,妙于壬癸,功感三天,赐诏自飞升日,除太玄元帅事。又能清宁天地,荷昊天玉皇上帝敕荐,封玄武大将军。

真人曰:焉得此将,而往下方,咸度群品,免遭横死,亡者解脱,存者康宁。

妙行历问,金阙叩齿流光便为命令焉。得此经径临受祸之境,为讨罚及安镇乎。

天尊以飞符召之。

紫微大帝以上言为答也。元始泊出制命,乃号飞扬隐语之敕也。其文乃本经中镇天魔神咒,是其辞义也。凡持此咒,诵声一出,期会玄帝大信,谓之速召法也。

此将玄武蒙诏,神兵从行,至不夜之丹墀,

丹墀乃殿陛也,玄帝奉诏赴太霄八景阙庭。《混洞赤文章》云:九光之炁,结成九霄不夜之天也。

睹强名之大道。

老子曰: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故称元始号大道也。

作礼长跪,稽首进言,今日何缘,蒙符特诏,慈颜幸睹,妙旨何归,炼伏轩墀,俯膺令命。

是时玄武朝谒,俯倪拳拳,伏胸遵听用命也。《降笔实录》云:元始说法於玉清圣境,天门震辟,下睹恶气冲突,弥塞天光,乃命玉皇上帝降诏,诏北极紫微令紫微大帝,遽辞八景御座,即准奉昊天敕旨,玉牒有命,备坐曰:阳则以周武伐纣,平治社稷;阴则遣玄武收魔,间分人鬼。

天尊告曰:吾观下界怨气冲天,大众咸惊,高真兢愍,卿之往彼,吾则钦哉。玄武於是奉命,

大帝仿元始玉音也。按《元洞玉历纪》:至五帝末,乃上天龙汉二劫,下世洪水渐息,人民始耕,生灵方足衣食。乃其殷纣主世,淫心失道,矫侮上天,日造罪愆,恶毒自横,遂感六天魔王,引诸鬼众,肆诸凶衅,伤害无辜,怨气盘结,上冲太霄。灵宝道前,众圣高真咸惊,兢愍思念济此业也。众睹太玄玄武至,奉圣命。元始上帝抚喻曰:大道宜有付托,吾钦之哉。上遂赐金甲玄袍皂纛玄旗,准敕降下方收魔也。

辞天回光反照,披发跣足,降龟蹑蛇,

太玄元帅秉水帝之符,以清澄浊,以正伏邪矣。按《应运经》曰:於后世值立魔成华崇绮,致使恶道日增月盛,是故众真哀愍,众生昏迷沉乱,不见元始,惟思邪流,以弃正教。太玄奉命,解缠释缚,慧施万物,津梁一切,普使见道,名日回光反照上元。按《降笔实录》上帝命玄武曰:卿可当披发跣足,蹑踏龟蛇。

仙仗雷奔,天丁翊卫。俄於焂欻,徧彼乾坤,前酷毒之妖魔,捕恣横之瘟疫,幽魂生界,苦病离痾,人鬼分离,冤家解脱,黎民安泰,国土清平。

《启圣记》云:魔鬼行营,驻割于东北徧野噩仙山间,乃鬼道中也。按《降笔实录》云:太玄元帅与六天魔王战於洞阴之野,是时魔王以坎离二炁,变.为苍龟巨蛇,化现方成,元帅以神力摄归于足下,锁鬼众於酆都大洞,人民始安,宇宙清肃。按《太平经》载:真君受元始符命神光宝书,统领天丁收天关地轴二魔王,忽一见如鳌苍龟,其形五变,一现万丈巨蛇,其形三变。真君腾空,步乾踏斗,化千丈大身,挥□□之剑,冲折二魔各形状,龟如拳五寸,蛇如鞭三尺,和合并,被真君蹑踏之。谨显二魔变相:苍龟一变,色若金光,甲缝苍青;二变色如碧玉,甲缝含金;三变色若苍黄,甲纹光青;四变色如碧绿,甲缝含银;五变龙首鳌身,出紫金光,甲间碧玉。巨蛇初变,状若金色,鳞如赤丹;次变体现青碧色,鳞络金线妪;末变首如璃龙,身色苍黄,鳞间金玉。《元始天尊说真武经》曰:统领六丁、六甲、五雷、八威齐到下方,七日之中,天下妖魔一时收断,人鬼分离,克家解散。《 尚书》 载:武王戊午日兵济孟津,甲子日大破朝歌,亦七日克商诛纣,平治社稷,散鹿台财,发巨桥粟,天下黎民方得安泰。於是国土清宁,皆赖中天紫微令天官大帝,遵敕暗宰其替否耶。

玄武再睹天尊,具言道力,功成事遂,浊降清升。

玄帝以义战、仁讨事遂,再朝玉清具奏元始。

却返祥光,复还本位,

《降笔录》云:玄帝凯还清都,面朝金阙。元始告曰:卿在太初先天之前,本北方五灵玄老太阴天一紫炁之化,乃万象之根,今经二千五百年,合还本方,归根复位。於是,元始乃命玉皇上帝颁降玉册,拜北极右胜府事,至是岁中元节日,紫微殿宣示玉册诰宝也。妙行因得闻紫元君授玄帝之法。

交乾布斗,

交乾布斗者,玄帝本事也。乃紫微馆修经真官,当显扬正教交乾者,用日德之新也。布斗者,行中极之道也。故德之与道,则无思不伏。按《杜天师总龟集》太上第二:次遣玄夷苍水使者,下授禹王,姒氏既受之,克勤于邦,而尽力乎天下沟洫之事。扬雄《法言》曰:昔姒氏以治水土,而巫者效禹,今之道术始名曰禹步也。是故往圣之法,非今之巫觋苟且诈践之事乎。轻举尚招天罪,其详见经首奉祀仪范内。

激坤指罡,上佐天关,

激坤指罡者,一名蹑地纪飞天纲之法也。会造化生杀之权,发天关转运之机,显道导之。施德得之,是以大则廓清宇宙,小则保庇兆民。昔自中古禹王,并受持遵教行之道,能摄伏天下狞蛟、猛兽、魑魅、妖魔及凶恶异类、茶蛊诸毒,驱斥出极外之地。然后,开导江河,引之川流,纳归于四海,天下黎庶从此各安其居也。激坤者,乃镊地纪之法也。当履顺倒返三匝,共得九迹,乃结成元坛法席,像坤道厚载之容我也。谨当持念建坛神咒,神之听之,罔不来格。咒曰:乾尊耀灵,坤顺内营,二仪交泰,六合利贞,配天享地,永宁肃清,应感元皇,上衣下裳,震登艮兴,坎顺离明,巽主兑生,虚步龙骧,天门地户,人门鬼路,卫我者谁,昊天明主。今日禹步,上应天罡,鬼神宾服,下辟不祥,所求如愿,应时灵光。急急如太上律令敕。指罡者,乃飞天纲之法也。当立坛心,以左右手掌,循点指节,至五斗歪位,弹吹炁腾,像璇玑华盖之覆我也。诀目以左手,俱藏五指甲,日都天大法主印。右手平持剑锋,各方念咒,敕水喷之。咀曰:吾以月洗身,以日炼真,日月佐形,二十八宿与吾合并,千灾万祸逐,吾水清。急急如太上律令敕。诵咒至敕字,挥剑锋指束南高处,以口收吸神霄玉清真炁,存。呷取盂中净水噀之。既成坛席,犹虑凶恶,港用秽污之蠹,或餍误法主衣物者,准天条合行,惩治标目。洞天刀支,地心刀支,祛恶;人刀支,金刀支,木刀支,水刀支,火刀支,土刀支,破寇贼。刀支断瘟鬼,刀支斩蛟龙,刀支降七魔,诛二鬼,刀支破五苦八难九横、除百病。刀支且如恶人来加害者,当搯左手小指第三节,主杀伏渠凶,本人颇觉受殃也。再搯右手小指第三节,主其生,放纵其去也。名曰祛恶刀支目也。别有经旨,兹不尽载。盖此实奥妙之阶梯,是元真之门阀,如有行持志士临坛,获到一切凶异妖怪不祥之类,如是哀盟,宜恕一次,不可妄意轻设此坛,慢易诛戮鬼神,恐堕法主阴德耳。所注禹步,不敢施语当达者,因化于未悟,故举之应诸初学姓名,未曾拜师,保奏入天籍者,不可冒举之也。

而作咒曰:

此咒乃玄帝本事大神呢也。作是咒日,在魔营上建九迹纲界,上佐天关,飞罩六合八纮,掌握次胜,乃持此呢一遍,威令大行。即就七日之间,尽伏六天群魔。

太初太易,

太初溟涬,无有无名。太易起初,有一未形。

无象无形,

道本无象,混合自然。德本无形,造立元根。莫知重浊,范围未化,莫知其矩,重浊凝甚,降积为止。

孰辩轻清。

弥纶未分,其规孰辩,轻清高澄,积阳成天。

吾於混沌,

玄帝介然,果先天地於混沌时,化象分瑞。

分其昏明,

虚危蔼秀,坎离真精,副除日月,分其昏明。

天得以健,

天得一炁,乾健昭回,晶明焕列,昼夜经纬。

地得以宁,

地得一炁,坤顺宁容,固中至静,乃载无穷。

民得以养,

人伦抱一,禀协冲和,少私寡欲,年劫乃多心

物得以萌,

万物不匮,因一发萌,生端莫竭,交应流行。

邪得以正,

邪阴众杂,其类异同,太玄之一正宗风。

神得以灵,

神明得一,变化自然,灵通廓达,洞照无边。

三才之内,

天地统一,元气无形,人达元识,通彻内明。

万类咸亨。

邦君得一,万姓咸亨,昆虫草木,各遂其生。

大道既散,

道先太极,天地之根,散为万物,皆赖生成。

仁义乃兴,

天德大德,阴阳柔刚,号今刑德,起置行藏。

礼乐既作,

三典五礼,节约人伦,乐制既作,九变示淳。

奸邪斯行,

外穷内衰,弃礼离乐,暴慢奸邪,斯行苟作。

六义或失,

君臣混杂,父子无序,夫妇乖违,六义失处。

四民有争。

四业尊士,次农工商,各不专艺,争妬夸强。

上不宽恕,

帝纣亢暴,道缺法圯,不为宽恕,危国忘畿。

下不忠贞,

媚主崇虎,嬖臣费伸,刑增炮烙,紊乱莫忠。 

或魔或鬼,

罚有六疰,妄出疠鬼,凶从至处,横祸不已。

或妖或精,

天灾地害,现妖起氛,百谷不成,遗烈为瘟。

恣横荼毒,

人凶恣横,喂茶逞欲,埋蛊餍胜,使人寿促。

干扰生民。

左道妖术,移猖发祟,干扰生民,邀求非利。

全家染患,

阴谋切害,交报赴刑,身染恶稔,全家患仍。

累岁刑名,

累年积月,不遵仁义,忠孝全亏,阴谴阳治。

财物耗散,

无名财物,润屋岂久,一旦耗散,子孙莫守。

骨肉伶仃,

天伦骨肉,谁欲轻分,伶仃有似,禽鸟暂群。

性命枉逝,

轻逝性命,因自孽多,一死之后,堕落鬼魔。

灾祸相萦,

三灾六害,岂枉相萦,降罚临尔,罪恶贯盈。

秽杂之气,

互伤物命,肥。充肠,岂知维秽,翳昧三光。

上达天庭。

劫运终际,众恶相刑,七声咒诅,吁达天庭。

天尊有命,

元始慈造,广方便门,乃命玄帝,普救群伦。

令吾安平,

玄帝准敕,普福含生,三元男女,咸会安平。

有妖皆剪,

若有精妖,非时发沴,违其号令,捕至当剪。

无鬼不烹,

无名鬼物,辄敢峥嵘,兴殃邀祭,猎至须烹。

瘟疫之吏,

八部五瘟,司禁凶人,无许纵毒,横害良民。

束手服膺,

敢不遵者,辄逞凶狞,捉缚束手,枷拷鞭膺。

鬼精减夷,

厅貌神鬼,辄肆猛烈,停藏妖精,一例剿灭。

邪魔摧倾。

魔守鬼职,党邪不应,太玄兼知,犯者摧倾。

吾有十亿烈士,

太玄元帅统摄英雄,雨师风伯,电母雷公,甲庚两将,八煞天罡,六甲大神,社令城隍。

五千万兵,

太玄秉职,都督诸营,总管兵马,五千万兵。

天上天下,

腾天倒地,保护黎民,典司内外,降魔制神。

从吾降升,

挥纛鼓从,升降不停,保天佑地,覃恩及人。

拒吾者灭,

有王衮,拒玄帝圣训,而立见灭也。衮登仕路,酪食鳖鳝,每任所次,责史从须,索此物充鳝。衮妻子奉祀真武香火,常劝绝物,衮不听。一日除驾部镇邢州,独赴任所,忽患苦心疼,昼夜呻吟,触目无奈耳。闻声呼索命,众鳌缮并来啮身。俄一披发神人至,仗剑叱退,衮苏无恙,知是真武救护,任满还乡,写道经一藏,舍入延福宫,答谢天曹。遽蒙朝廷诏充国子司业,衮乘舟赴京,於汴岸遇一道士相曰:公赴阙必拜修撰也,恐加史阁,檄充庚辛方干,宜辞免可,不然则寿禄俱绝,饿死雪中,骸骨不收矣。衮怒,叱,其相士忽失之。衮至阙,果赐御史天章阁待制,奉命入西域,因出言讽蕃君李万全,反遭耻辱国,辞归却畏本国刑典,至界首诱从人奔羊山,值天雨雪连绵,压于岩穴之下,久乏火食。间见真武垂空责曰:衮尔於汴岸拒吾言,今奈何欤。衮方思之,追悔何及,渐幽囚饿死而灭。

奉吾者生,

如孙诚之信奉玄帝,临死地而复生。诚之刑部员外借补翰林侍读,充奉使西域,道过凤翔路,遇一布衣士谒之,曰:公莫奉使西蕃乎,斯职非公命禄之权,去必遭惊,众又受罪,公欲度厄,急须奉念吾师真武名号,当获天年寿限矣。吾昨亦承国恩,今除仙职见掌三罗山玉峰琼壶洞龙潭公事,锺进明也。特来报公耳。言讫忽不见。诚之思惟,直至西鄙,入赴蕃君李希静宴,偶示一题,曰日月出东还没西七字句,诚之竟无可对,蕃君怒,令囚执缚之。既脱惊惶,遭辱玷国,及还朝廷,刑加当诛。诚之正迫惧间,念真武圣号数遍,俄顷中书省门下白札子,赶至看详,孙诚之理合诛戮,.照得曾路遇神人锺进明,预言吉凶事,显是国家妄规重职,圣旨体此,特赐免罪。别降旨下凤翔府,起建锺进明柯堂,塑身白衣仪相,敕封善导安寂仙君之号,永显助国之美。诚之信奉,而得释死重生。

恶吾者辱,

世多有无知等辈,以恶触玄帝者,身口过犯招辱矣。如梓州奸民冯虫大、高邵郎、游行儿,其三人结党狎海乡曲,一日鬻卦鲁迁家,遭此三人,於香火真武前求签,辞意不吉,便出诟语,恶骂而去。自后,夔涪二州连强盗,劫掠富家财物,杀死命官杨助教,捕吏无由败获。时尚书刑部侍郎张世明为安抚,出给赏榜,召诸色人告首,於限节日,忽遽听前有鲁迁告诉,作过人是梓州冯虫大、高邵郎、游行儿等,同捕吏至梓州龙兴寺侧,俱擒之,押上夔府,迁忽不见,其盗狱具牒移关梓州,唤上鲁迁关赏,迁不就供状缴,连云:本家祖传三世货签度日,惟供养真武,虽是冯虫大等,曾到本家求签,辞不吉,恶马上圣而去,迁实不曾离家告诉公事。是的夔帅一见状,体量事情,保奏于朝,三司看详,若非真武阴相,又岂能败获累官害民之獗党,赏合给七分付鲁迁,作赎香资,冯虫大等所犯,付市曹碎尸。恶辱得岂不敬信乎,报应甚速。

敬吾者荣,

如狄青之恭敬,感玄帝降威附体,助得身荣也。青汾州西河人少隶乡书手,勤恪真武香火。宝元初年,夜遇一神授黄金、白衣。乃闻陕西用兵志欲往,祷真武签吉方行,至延安府,投中散直参经略范仲淹,一见知是异村,差充指使职事,迎拒敌赵元昊二百万寇兵,累战累胜,戎将咸呼青曰北方天神将耶。声达招讨韩琦之听,遂论列保奏狄青,续承朝廷诏宣,一行指使廖导等二十八名使臣赴阙,日许披介胃木刀,同诣嘉德广镇殿舞,见跨马阵列,仁宗御览,其数内一人光伟上下,马前有龟蛇戏跃于地,时参政宋庠方奏,俄失光像,圣旨问狄青适列於何位,青奏对称旨,敕耀马步军都指挥使。仍讨西鄙,其赵元昊闻风纳款请和之,蛮寇侬智高发乱,两广亦复克平。诏除枢密判宣徽院天下兵马盐铁公事,享寿五十尸解,追谥武襄公。因生前敬奉真圣,身殁名显。

礼吾者寿,

如吴元嗣信礼玄帝,感一门皆寿也。元嗣家第,世居扬州江都白沙村,务农叶为生业,每岁冬序,祭飨三界,答谢神只恩佑。偶遇泰州道士唐庆余,踵门缘化斋粮,见吴宅用师巫,铺设天曹位号,与凡神混列一,例以血食牺牲供献。庆余乃谓元嗣曰:公不闻中天有真武,逐月下降,纠察人间善恶功过事,若凭师巫荤祀,反触上界,恐求福获祸耶。元嗣一闻,回心谛信,再命道教重建章醮,及设斋日,有云游道众二十余人,暂到赴会,道士陈伯阳稽首迎问来历,内一人答曰:吾知此地造析天会,方从无间来赴之。及筵散而去,遗一皂袍於座位上,光芒闪烁,异香芬然,元嗣跪礼捧藏。自后圣节根括老人,唯吴元嗣一门百岁以上者八人,内吴瑰百一十四岁,步履轻健,俱临御宴,视听皆不衰,太守陈叔平询及履践,因依具奏朝廷,特赐吴瑰一官,建旌表门闾,显其孝义礼而寿也。

非吾者薨。

世禄权臣不信,非毁玄帝降言诚训,如评论为虚诞之说者,报昭恶疾而薨也。如陈之翰佐伪闽王延政臣,闻南唐烈祖李升欲侵福建之地,提兵已直临边,忽然退师回班,闽主闻奏涉疑,特遣邵镗持书过国,通问其故。南唐回书答曰:孤昨躬提兵到边境日,见云际神人队仗迎揖,与孤自称曰:吾乃闽山仙源都土地,昨承恩主真武遣令,迎谏大王,止可罢兵获吉,免使生灵陷诸涂炭,且闽主世业未终,至庚午化归俪极,况福建境土,不当大王所有。言讫其神辞退,孤乃休兵故也。醮答真武,拜章之夕,明获俪极之解,乃周后火运,宋主南面殿额也。闽主览及书毕,乃会百官共议讲和,唯邵武军节度使陈之翰诤谏不从,擅遏王意曰:国家大业,岂凭阴空诞语诳惑,遂上策水不与南唐讲好,请举兵讨之。翰退朝至家,无何下马若狂,自叫错败毁灵空之德,俄顷失声,七窍迸血而恶薨也。

吾有此令,

玄帝立誓,理治将来,太玄科格,无物不该。

人鬼咸听。

人遵正道,灭除罪愆,鬼无害人,脱谪升迁。

急急如太玄律令。

疾速回念,依如告行,太玄主一,至神至精,作用蒙泰,练育华英,律令统纪,度拔众生。

摄。

兼权三界,须臾迩遐,持恶录善,止摄奸邪。所注显验,始以近世人事引而证诸,并纂出启圣奏章,人皆颇知矣。有遵不遵玄帝经咒训铭诫劝格范者,报应形于方册分明矣。况玄帝誓,人鬼咸听之句,以示生死两途,恶福之因,事属太玄天曹。玄天大圣统领神仗,同日月星斗之照,雷电风雨之化。甲庚日直将,诰制人身中尸魄。八节炁候神,斜序人方寸善恶。总谘诀北极帝命,报应出右胜府司。作善者降之百祥,庆流后代子孙。为不善者降之百殃,遗烈衰绝嗣续。虽未见伐愚者,妄以为幸免一旦,祸期将至,其恶趣无不历尚,玄帝慈愍,犹赐解释。《启圣记》曰:凡有宅舍,每被古墓乔林孤魂滞魄应干等物,岁久成精,依草附木滴血,放火抛石击门,与夫山河社庙之神,或结集精蓝,私立香火,及师巫座席去处,互兴妖孽,横求人家祭祀,欺恼衰败应,黎民有此邪祟干犯者,莫非崇敬真武香火,即获正真,永镇群魔,而纳嘉祥门庭清净矣。

尔时妙行真人,

尔时者,谓说如是一段本传因缘毕也。妙行真人,因修地本多行提拔开示,未悟引进学人。虚皇天尊曰:子未生时,混混沌沌,本无一物,视听不得与真常会,无有明相孰为妙行。又曰:精心苦行,绝世所欲,不兴妄想无有着,以气炼神,以神炼形,形神俱妙,体入自然,敛万法归於一身,散一身而化万景,不滞有无,永绝生灭,是名真人。无量飞天神主,无量说者,乃飞天骑吏,一时随侍赴会,莫得较其数目也。飞天神王者,五老帝君受任主职也,飞天下观昼夜无闲。《生神章》曰:总括天仙,雍和万化,抚料苍生。

真仙大众,

《灵宝定观经》曰:延数千岁,名曰仙人。正阳真人曰:仙迁五种,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楞严经》曰:修仙有十,一日地行仙,二曰飞行仙,三曰游行仙,四曰空行仙,五曰天行仙,六曰通行仙,七曰照行仙,八曰道行仙,九曰精行仙,十曰绝行仙。大抵於道有功,为人有行,功行满足,超居洞天,便得效职,列为仙官。若又於天地有大功,於古今有大行,从此渐进仙阶,升擢历任三十六洞天,及於八十一阳天,超入虚无自然之境,名曰真仙。

闻是说已,踊跃作礼,赞欢功德。秘录琅函,

紫微大帝谈演洎终,则星真仙曹咸皆跪辞,起而同声颂玄帝功德之美想,惟巨录琅函,封进太清太极官中,遵依玄科,四万劫一传於下土至人,奉行久矣。大帝复证此经则曰:太上必授於谪仙传於人世耶,果赐汉张征士流行也。

后有谪仙,传於人世。

励生谴杀,太上之意也。后有者,自中古以来是也。夫谪仙者,谓获上帝所谴真士也,遭罚留形,堕于凡世,再蒙上帝特赦,然后轻举矣。姑陈一二。张天师因杀鬼过酷,谪留十年。西晋许真君不祭祖先,犯责杀逆罪,谴留一纪。《汉天师家传》云:质帝本初元年丙戌岁,真人欲徧经治山,徙闱州云台山筑室,才居四十九日,忽闻空际天乐嘹喨,端简瞻礼,见是太上老君导从,徘徊久之不下,俄一史传命曰:道陵据子之功业,合充九真上仙之位,缘为汝入蜀收鬼幽狱,不合擅兴风雨、骚驰星斗、役使神祇、震荡山川,杀气翳空,非好· 生之德,上帝敕谴,汝且留凡尘,故太上今不肯近汝。真人悚听。又承一使者呼道陵曰:敕命下元主者,雪汝罪戾矣。特赐汝三八谢罪灭黑簿,超度玄祖灵文。真人拜受,圣驾方兴,真人再回居鹤鸣山。《南斗经》曰:太上第三度降临,荐授经籍千轴,皆修行之要道,将传付有道者,令生身受度,使永劫长存。於桓帝永寿二年,真人将诸品经箓印信,并付长子衡,嘱曰:仰后世世一子,绍吾之位,非吾家宗亲子孙勿传。衡承袭毕三年,内至九月,真人复往云台山,九日停午上升矣。衡於灵帝光和二年己未岁,隐居彭州阳平山,传法授之长子鲁,鲁徙汉中南郑城,居至献帝乙未岁,魏公曹操兵克城,弟张卫遭戮,鲁降辞不受裂地之封,於建安末年以祖法付长子滋,无嗣。弟盛担子昭成南游江东昊孙权之境,至上饶郡登.龙山之巅,见祖真人遗风,丹穴井灶尚存,遂结庐於麓居焉。岁丁巳,闻魏明帝容已破蜀,祖真人家藏遭焚,昭成奋形还蜀,承接伯父滋法位而归於孙皓。甘露元年甲子岁建正一玄坛于居址之处,将祖传诸品秘法符箓传度四方,开度学者,於品录阶内有玄天真武无上将军秘录,从人参请也。

志道之士,稽首奉行。

志道之士,谓果能奉行,互相劝勉见闻者是也。按此经之风教,乃先伦化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之五等,效心尽信而无亏理者,得自然心净神爽,洞晓蒙泰二卦之宗趣,功德昭着者多矣。此实常明之教法,岂得有沦灭哉。虽然遭焚於魏,及荡散於西晋,则铃有隐真之士。。相传,翻为数本则各自有授受,总说真武之因,其义则大同小异也。今并行於世间,目曰玉苟传。西晋惠帝元康年间,道士黄辅真君传出《北斗真武经》。东晋成帝咸和年间,道士季文华受紫虚元君所传《紫光经》,出清虚洞王真君传《太平经》。天师寇谦之,回授北魏太武帝。《紫微神咒灵宝大有自然神兵护国消魔品真武经》,见唐玄宗时,有苏真人传中出也。经云:老君於上皇二年三月八日,在紫微上宫说虚危二宿,托精应变圣父玄母,始姓三炁结成大块,至建申之月坼卯分形,长五百丈。《真武因地经》,抱朴子、太极真人口传,旨意类本传。经讹处,说虚危二宿托精於广灵宫,化为大块,建申之月上七日卯坼之事,颇涉疑,且日不知谁为父母者也。《庄子》曰:寓言十七,卮言日出之谓欤。且夫天文位乎上,人文位乎中,不可得而增损者,自然之文,可以化人也。《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乃汉天师张道陵亲遇太上老君,下授经籍之本。《玉虚师相真武实录》,大罗天上清七宝紫微官天机都承旨,神应惠元董真君编,降授道士张明道。真君曰:玄帝玉册,乃上天秘书,非中下二界所闻,今於玄都请录下命实录序。金阙昊山检校洞上仙元皇纯一张真人序曰:太古先天之书,不降中下二界,秘於紫微上官玄都之府,万劫一传,岂率易可知哉。是以玄帝事迹,在先天之前,莫得知其涯际,而中界真宰欲谈者,皆杜口难穷,深以拳拳,况下土士民,焉可道听而途说。今非上卿凝神药简,洞达秘书出於自然,自得之学焉。使普天率土,昭知玄奥,如是则果知仲尼、释迦,上卿不待宗师,自得至妙,乃可究其广博。既闻实录颁降名山,刊诸简册,不敢默观自祚,谨需香成序,以纪其先。谨序。伀夙生多幸,值昌流布,续集以上天秘书。如是则不无分别,姑列则不灭照心也。请诵持者,随其所受功德,俱不可思议,并感虚危内篆,助其圆成水火精神,降临昭着,不惟玉简,题名太清,有分更生,而必能福之矣。

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注卷之六竟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