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张三丰《打坐歌》说什么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高帅     时间:2013-11-20 10:46:18      繁體中文版     

张三丰的《打坐歌》,是一首解说道家金丹太极文化的名篇,流传于海内外,凡是喜爱武术、气功、养生修真的人们,没有不知道张三丰这首《打坐歌》的,真可谓妇孺皆知。

这首《打坐歌》,是一首张三丰先生给我们解说怎样去打坐修真、怎样去参禅的的歌诀,又叫《参禅歌》。

《打坐歌》开门见山就说:“初打坐,学参禅,这个消息在玄关”。明白的告诉我们,这里说的“打坐”,是在学参禅,跟我们现代气功的那种意守丹田的静坐法,是不一样的。

这里说的打坐,是一般丹书上面常常说的“打坐于明堂”的意思,也就是指的“参消息”,“参玄关”的意思,并不是我们现在有些道教人士,为了纯化道教,把“参禅歌”篡改为“参神歌”的意思。

这里的“打坐”明明白白是在“学参禅”,是证得玄关的太极修真活动。

这个修真活动,就是“这个消息在玄关”的秘密,它跟现代气功、现代养生的意境和修法截然不同,前者张三丰先生界定为养生活动,后者是一种修真活动。

我国养生界千百年来,一直有一种错误的认识,就是很多人把道教的养生文化和修真文化混为一谈,常常用太极修真文化,去解释气功等养生文化。

例如,有些人把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用意识去死守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期待着身体里面,出现某一种变化,一种奇迹,就以为是打坐有了进步,视作一种证验,就以为这些就是修真。

前面我已经说过,养生文化和修真文化是道教健康文化的两个体系,这两个部分不搞清楚,大家对养生修真的认识很容易糊涂。

道教金丹修真行为,也是“功夫在诗外”的一种日常活动。要求我们按照修真的原则去待人接物,而不是一些养生气功所说的那样,要大家在那里长时间的“傻坐静等”,是要懂得“真意”对修真的意义才行。

《打坐歌》说“密密绵绵调呼吸,一阴一阳鼎内煎”。这句话是紧接着前面的“这个消息在玄关”说的。大家一定要明白,修真时,如果只有“密密绵绵调呼吸”的做法,那只是丹书批判的“徒播弄后天之气”的行径,是违反健康之道的。必须懂得我们在有了“消息”,有了“玄关”,才能完成“一阴一阳鼎内煎”,的结合,才算是在修真。

这里的一阴一阳,就是丹经指的“乌兔”,就是丹经指的“主宾”,张三丰说这个是靠“钻杳冥”后,才能得来的阳生,才算是太极金丹修真之学了。

《打坐歌》关于这方面的讲解,对比其它丹经最为透彻的,在《张三丰先生全集》里面,他还有一首《道要秘诀歌》,其大意跟这首《打坐歌》的“密密绵绵调呼吸,一阴一阳鼎内煎”基本一致。
张三丰先生的《打坐歌》这句“性要悟,命要传,休将火候当等闲”的意思也不容易理解。大家也要结合前文去融会贯通,切不可断章取义。这里的“性要悟”的“性”就是我们的道心,是通过从入静开始,逐步求安,再生悟的“性”,就是张三丰说的“玄关发现之时”,千万不能受某些假道学的误导,附会到什么“性命双修”的“性”的范畴上去了。这里的“命”,也是跟这个“悟”相续相因的东西,是张三丰说的“时之子,妙在心传”的真种,而要出现这个,完全靠火候的掌握尺度,才能同步出现。所以,张三丰接着说“休将火候当等闲”。意思是火候是出现这样的修真的关键,我们往往因为“火候”一说,犯了忖度之心,一有忖度之心,这个就是“觅”的意思,解释这句话的意思,要是引用丹经以经解经,可以写一本书出来。简单的引用几句比较典型的丹经来解释一下,丹书说“药即是火,火即是药”。估计很多人看到了这句话,会觉得实在费解,怎么是“药即是火,火即是药”呢?甚至有人怀疑这样的丹书的真伪,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能讲出这样的话的丹经,一定是真经。他的道理跟张三丰这里说的道理是一样的。古代丹书还说“火药原来一处居,炼时虽有觅时无”。也是这个讲“火候”的意思,这个修真最为费解的秘密都在这里,我简要的跟大家解释到这里,不去引经据典的做迷藏,也不知道能不能说明白这个火候的秘密来。

目前很多研究张三丰太极修真文化的书籍上面,常常把这句话讲的性命原理,跟金丹大道的性命双修理论混为一谈。

这里的性和命,是参禅初期的一种性命概念的界定,是狭义的性命学说,跟金丹大道广义的性命双修学说完全不同。

这里的“性”,是“未炼还丹先炼性,未修大药且修心”的心性修为,不是《悟真篇》后期讲的“更于性上究真宗,决了生死作用”的性功阶段。

这里的性是去掉假心,获得真心的“修心”,张三丰说是“先求安、复求静、再生悟”的过程。悟的是什么?才是这首《打坐歌》“休将火候当等闲”的主要内容。

悟的是真心,悟的是道心,悟的是真知,悟的是命,悟的是玄关境界,悟的是一种禅机。

所以,张三丰先生说:“月之圆,存乎口诀;时之子,妙在心传”。这个“悟”就是“时之子”,是一般丹书说的“活子时”,这个火候很重要,这个就是刘海蟾《至真诀》说的“太极布妙”的“玄关窍开”,我不要小觑她,没有她,我们的修真大道就完全错了。

所以,张三丰先生在这里说“休将火候当等闲”。我们研究金丹太极修真文化,对这句话,只有结合前文去参看,才能理解的透彻。

张三丰先生论述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诗词歌诀最为质朴,上面讲的“这个消息在玄关”的修真过程,在张三丰先生的修真文化体系里面,把这个火候阶段,有一个专业的命名为:“河车初动”。大家有了这个“河车初动”,再接着修炼下去,还有一个专业的命名为:“河车真动”。这个问题,容以后专篇讨论。

河车是什么?丹书所指的河车,是一种比象,是用古代农具河车车水的运转不息,来比喻修真的模式。还有一种意思,就是用的隐喻,对应的我们生命的本体,那就是《阴真君还丹歌》解释的“北方正气名河车”的解释。北方正气,又是指的什么?那就是《悟真篇》用的隐语“白虎首经”所指的意思。《悟真篇》说“白虎首经至宝”,就是指的这个秘密。丹经说来说去,可能这样的比喻千千万,大家都觉得丹书怎么老在绕弯子呢?为什么不明白的告诉我们这些道理呢?可这就是我国丹书解释金丹大道的习惯,是道教习惯,也是我们中国人的习惯,做任何事情,都要绕弯子,如果不做这样的绕弯子,往往容易得到的东西,人们往往不珍惜,还会认为是丹经是在人云亦云和信口雌黄了,还会招来讥笑和谩骂,这个是丹经难言和不言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里的“河车初动”,就是“玄关窍开”的真心闪耀。有了这种修真的进步,才是金丹的有为阶段的筑基练己的入门。故《打坐歌》接着说:“闭目观心守本命,清静无为是根源。百日内,见效验,坎中一点往上翻。黄婆其间为媒聘,婴儿姹女两团圆。美不尽,对谁言,浑身上下气冲天。这个消息谁知道,哑子做梦不能言。急下手,采先天,灵药一点透三关。丹田直上泥丸顶,降下重楼入中元。水火既济真铅汞,若非戊己不成丹。心要死,命要坚,神光照耀遍三千。无影树下金鸡叫,半夜三更现红莲。龙又叫,虎又欢,仙药齐鸣非等闲。恍恍惚惚存有无,无穷造化在其间。玄中妙,妙中玄,河车搬运过三关”。

这一段话是金丹大道的有为工夫阶段的描述,是纯粹的一心一意做工夫的修真,离开这个道理,我们的所有做法,都是没有道心真知的假心,就都成了孤修,是故张三丰批评那些“离了阴阳道不全”的“静坐孤修气转枯”的道法,都不是修真。这个道理,我们前面曾撰文“为什么说我国目前绝大数气功和养生文化不是内丹学所说的修真”已作过专篇讨论。

张三丰先生说:“闭目观心守本命,清静无为是根源”。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名词“本命”,他应该是张三丰先生对真心的含义的发挥,意在提醒我们,修真不要去追求那些性功能的冲动等的邪术邪法,那些邪法所指的不是修命,因为性冲动是一种后天的欲望,不是一种先天的本命,不是一种“清静无为”的“玄”,是落入后天的忖度之心,就不是本命了。守那些东西就是邪法,不是修真,因此《打坐歌》说要去“闭目观心守本命”,而能够实现“守本命”的前提就是“清静无为是根源”了。

《打坐歌》说“百日内,见效验,坎中一点往上翻”。这句话很值得大家去研究。目前的很多气功书上,都是在用搬运术的东西解释这句话,他们认为“坎”是指的腹部丹田,所以,在自我意识的主导下,感到腹部有热感,或者气血下沉,或出现的阴茎勃起现象,就是“坎中一点往上翻”,错误的追求丹田“坎位”的气机变化,就开始盲目的运气、憋气、提气搬运。凡是这样的做法,都是落入后天的邪法,不是修真。

金丹大道所说的坎离的含义,不是指的这些内容。张伯端在《悟真篇序》里面,早就明确的说“今之学者,有取铅汞为二气,指脏腑为五行,分心肾为坎离,以肝肺为龙虎,用神气为子母,执津液为铅汞,不识沉浮,宁分主客,何异认他财为己物,呼别姓为亲儿?又岂知金木相克之幽微,阴阳互用之奥妙?是皆日月失道,铅汞异炉,欲结还丹,不亦难乎?”。
只是近当代的某些道教传人,这些盲师,或是受其祖师的蒙蔽,或是故弄玄虚,一直是在肉体上瞎琢磨,不明白这些内丹隐语的寓意,无法开照胸府,泥文执象,才有了现代养生学千奇百怪的说词。

张三丰先生《打坐歌》讲坎离这段话,是在讲解“河车真动”的修真过程,实际就是内丹学的“取坎填离”过程。

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生大药的过程,有很多比喻,这个药是延命药,这个药是大丹。张三丰先生描述,这个药是“婴儿姹女两团圆”的,才有的“灵药”。她是金丹大道的有为工夫的实修,很玄妙。
所以,《打坐歌》上面说:“急下手,采先天,灵药一点透三关。丹田直上泥丸顶,降下重楼入中元。水火既济真铅汞,若非戊己不成丹。心要死,命要坚,神光照耀遍三千。无影树下金鸡叫,半夜三更现红莲”。

“急下手”是什么意思?“透三关”和“入中元”又是什么意思?它绝对不能用现代气功的某种气行任脉和督脉的错误做法去糊弄。它们都是内丹学的隐语,强猜不得的。

还有这首《打坐歌》里面,张三丰先生为什么用“无影树下”有“金鸡叫”?为什么他还说“半夜三更现红莲”?大家如果没有一个内丹学系统的术语的破译,总会滞留在张伯端批评的“妄有执着”的层上,就会解释来解释去,互为非是,就成为中国内丹学异说纷呈的一种常见现象了。

金丹太极修真文化,是源于《道德经》与《易经》的先天大道文化,近当代的气功热,把这一文化的精髓给炒作借用的乌烟瘴气,对于一个热爱养生和修真的同仁来讲,该如何看待那些自诩为正宗传人的江湖人士?我想这些传人,如果连这首《打坐歌》最起码的基本道理,就说不出个子午卯酉的话,大家还有理由相信他们的真传和秘传吗?

所以,本文仅仅是对张三丰先生的《打坐歌》的基本内容,做了一个简单的解释,希望大家去认真研究张三丰先生的这首《打坐歌》,按照张三丰先生说的,去“读真诀,访真函”,你就一定会明白,我国养生修真文化,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活泼泼的修真大道文化的存在,我们将会通过理解了这首《打坐歌》的具体内容后而对金丹大道的道理成竹在胸,以后就能够明辨流行的真假道术了。
金丹大道的修真文化,完全不同于现代台湾和大陆推广的那些养生文化,两者的区别在于,现代气功的打坐,是过度的使用某种单一的偏执的傻坐静等。张伯端在《悟真篇》中说这种行为,是“劳形暗影皆非道”的“劳形”做法。这些道术违背了中医理论,因为,《黄帝内经》也说要“不妄劳作”的。

任何一种过度的体力活动和意识活动,都容易走向一种极端。譬如现代爱好养生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往往在练习气功时,误听盲师,盲目意守脑部的所谓上丹田“祖窍”部位,时间久了,就会出现脑衰现象,出现昏沉,以及记忆力减退等异常情况,古代丹书把这种现象叫“脑漏”。又譬如年轻人,用气功的过度意守腹部的下丹田,容易出现腹胀和大量遗精等症状,古代丹书把这种现象叫“底漏”。再譬如老年人,误信妖言,以为通过长期的意守腹部会阴部位,结果导致逼气下沉后,会激发本来已经衰败的性勃起能力,容易让老年人产生窃喜。很多丹道伪书,利用了这种虚证,让老年人错误的认为是一种返老还童现象,其实是长期的枯坐,阴阳不交,出现中医所指的“阳强”之症。

更为严重的是,受了搬运术的误导,很多人却暗行所谓的任督搬运术,又逼气上行,以为这样可以还精补脑,结果是导致出现伍柳派的柳华阳,他早就在《金仙证论》里面批评了的“是乱提起邪火,反得吐血之症”的偏差。出现气机逆转等不治之症,这些都是未遇真师的盲修瞎炼。连柳华阳这个二流丹家就批判的东西,我们的现代养生,还到处津津乐道,所以,内丹家们痛批这样的做法是:“非为养生,实为促死”的行径。无论是从丹理、易理、还是医理,都说那样的道术是促死的法门。

台湾南怀瑾先生曾批判伍柳派等的丹法,都是“玩弄精气”的道术。可伍柳派早都认识到了这一点,而千峰派还有人冒充是伍柳派的传人,把这些糟粕,当精华叫卖,中国养生修真文化的发展,如若长期这样不去呼唤正能量,不戳穿这些把戏,让这些国粹长期掩埋,那么,我们以后,只能向西方、台湾、日本、东南亚人民学习中国的内丹修真文化了。

正统丹书都批评那样的做法,一些假道学,更是沉迷这样的错误,为了自圆其说,牵强附会,说什么那种在有后天意识活动参与的性勃起现象,就不能搬运,只有那种在没有后天意识的参与下,出现的性勃起,才可以搬运,才可以还精补脑,不但违背了生理,也违背了中医理论。

道教养生与修真文化,把所有的“执着己身”的打坐静修,概括为“离了阴阳道不全”的“枯修”。修炼的结果,往往会出现上面的“静坐孤修气转枯”的症状,历代丹书中记载和批判了大量的这些有害健康的气功功法。可我们现在的道教养生学书籍,很难摆脱那些故弄玄虚的自欺欺人的做法,将那些以往丹书批判的糟粕秽物,视为秘法去愚弄大众。

该怎样去甄别真假丹道书籍,应该从解释这些有影响的养生修真名篇的真实内涵开始。

《打坐歌》的内容,是讲解参禅的歌诀,参禅的根本,是“这个消息在玄关”。可我们目前的养生方面的书籍,特别是一些搞仙学研究的,大多就卡在这个“消息”、“玄关”上,不得其门而入。

“玄关”才是修真的关键,是辨别丹书真伪的试金石。

研究丹道修真文化,就在于懂不懂得“玄关”的真实含义,只有懂了这个,才算是修真,不懂这个,就是缘木求鱼的小法。

“玄关”是有理有法修出来的,不是我们想出来的,这个是张三丰金丹太极文化的秘密。

张三丰先生的内丹太极修真文化,是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最完整的金丹大道文化,大家要是能读懂了这首《打坐歌》的意思,以后再看其它丹书,就可以大致的理解这些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修真文化究竟在讲什么。  

知行合一思想,是张三丰结合儒学解释丹理的理论精华,“行真”就是时刻遵循“知真”的合理行为,这个也跟禅宗的“只贵子眼正,不贵子行履”的道理是一致的。所以,张三丰先生在《打坐歌》的末尾说“仙是佛,佛是仙,一性圆明不二般。三教原来是一家,饥则吃饭困则眠”,充分体现了我国金丹大道的三教合一思想。

张三丰先生还说“假烧香,拜参禅,岂知大道在目前。昏迷吃斋错过了,一失人身万劫难。 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汉夜走入深山。天机妙,非等闲,泄露天机罪如山。 四正理,着意参,打破玄机妙通玄。子午卯酉不断夜,早拜明师结成丹。 行一日,一日坚,莫把修行眼下观。三年九载功成就,炼成一粒紫金丹”。

这里的“大道在目前”,千万不要跟某些人那样,去意会去猜测“目前”的含义是在两目之间的什么“祖窍穴”这个位置的“目前”给糊弄了。

张三丰先生这里所说的目前,是指的这首《打坐歌》文章里面的含义。

《打坐歌》里面的“玄中妙,妙中玄”的解释,是源于《道德经》第一章的对道的解释,是张三丰的“一玄妙,一玄窍,异名同出谁知道?”的玄妙之理的表述。

《打坐歌》里面,采用了金丹大道的“玄关”、“本命”、“黄婆”、“婴儿”、“姹女”、“灵药”、“三关”、“丹田”、“泥丸”、“重楼”、“中元”、“水火既济”、“真铅”、“真汞”、“戊己”、“神光”、“龙”、“虎”、“河车搬运”、“过三关”、“紫金丹”等等大量的金丹术语。所以,现代人在没有师传的情况下,很难理解这首《打坐歌》的含义。也只有我们理解了这些基本术语的真实含义,我们才能对我国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理解的透彻些。

它里面的秘密内容,往往被那些自诩的真传弟子们,在不知以为知的情况下,被糊弄的面目全非了,故而一代一代的迷惑下去,走了刘一明先师说的“为盲师者,师所误”的老路。

内丹修真的玄关,是我们辛苦得来的境界,如果有了后天欲望的参与,就落于禅宗说的“除却妄想重增病,趋向真如总是差”的窠臼了。

张三丰先生《打坐歌》里面的“守本命”和“明采取”是修真的两个关隘,大家要想明白这些道理,非得对整个修真文化的脉络有个清楚的理解才能把握的。

禅宗也说“百尺竿头不动人”,是证得“玄关”的“百尺竿头”虽然不易,但他还是一个初级阶段,我们还要“百尺竿头须进步”。这就有了张三丰《打坐歌》中的“炼成一粒紫金丹”后的修真,这个金丹如何变成一粒“紫金丹”,实现“河车真动”,另有深意。

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只有我国道家的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结合了禅宗文化,走的“禅道一如”之路的修真文化,才是道家丹道太极修真的核心文化。

《打坐歌》还说:“四正理,着意参”。《入药镜》也说:“初结胎,看本命;终结胎,看四正”。这些都是丹道修真文化的主要内容,绝对不是现代某些道书臆造的那些东西,他们根本就不明白“看本命、守本命”是指的什么,就更谈不上“四正理、着意参”的“四正”又是指的是什么了,要解释这些,是要结合一大堆丹道术语才能解释清楚的。

而要说清楚那些,往往是“天机妙,非等闲,泄露天机罪如山”的。成为张三丰先生内丹文化的隐秘一种原因。

结束语

我国道教界对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研究,基本上还停留在陈撄宁时期的认知水平,大都是南怀瑾先生在50年代,早就批评了的“玩弄精气”的泥水丹法,甚至有的丹法,比南怀瑾先生批评的那些丹更加低下。

我国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研究,起步晚于台湾的养生文化,但就目前台湾出版的一些丹书来看,台湾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研究并不究竟。这个是要从道家金丹太极文化的秘传上去着眼,才能看的清楚。

台湾南怀瑾先生,关于这方面的书籍已在大陆十分畅销,南先生对金丹太极修真文化有一定的研究,他早就看出了中国道教丹道文化的缪误之多、层次之低,也明确指出了那些假道学的错误,很值得我们搞养生的人去重视。但南怀瑾先生对金丹太极修真文化的理解,也比较模糊,我们十分钦佩南先生敢于讲真话,说实话的严谨治学精神,我们厌恶那些假道学的欺世盗名,严重的阻碍了我国道教修真文化的健康发展,我们必须正视这些东西,还原金丹文化的真实面目尽管任重道远,但时代呼唤正能量,道教之衰不应裹足不前,当顺势而为,为和谐社会共唱清明!

道教内丹修真文化,无论是日本道教、还是台湾道教和大陆道教,有一个通病,就是都不明道教的核心文化——修真文化。基本上都是在宣传诸如“伍柳派”之流的道法。丹道兴衰,应该从这些文化的源头着力,才能还原一个真正的金丹太极修真文化于大众。

因此,道教丹道文化的健康发展,首要的任务就是,要理顺一个明确的师承渊源,找出这些文化的内涵与共同点,还原道教丹道文化的本质,才能对以上这些丹道的固有名词和术语,做出正确的诠释。

只有呼唤道教养生与修真文化的正能量,才能正本清源,让金丹太极修真文化造福于全人类。

附:《打坐歌》原文校对如下:

初打坐,学参禅,这个消息在玄关。密密绵绵调呼吸,一阴一阳鼎内煎。

性要悟,命要传,休将火候当等闲。闭目观心守本命,清静无为是根源。

百日内,见效验,坎中一点往上翻。黄婆其间为媒聘,婴儿姹女两团圆。

美不尽,对谁言,浑身上下气冲天。这个消息谁知道,哑子做梦不能言。

急下手,采先天,灵药一点透三关。丹田直上泥丸顶,降下重楼入中元。

水火既济真铅汞,若非戊己不成丹。心要死,命要坚,神光照耀遍三千。

无影树下金鸡叫,半夜三更现红莲。龙又叫,虎又欢,仙药齐鸣非等闲。

恍恍惚惚存有无,无穷造化在其间。玄中妙,妙中玄,河车搬运过三关。

仙是佛,佛是仙,一性圆明不二般。三教原来是一家,饥则吃饭困则眠。

假烧香,拜参禅,岂知大道在目前。昏迷吃斋错过了,一失人身万劫难。

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汉夜走入深山。天机妙,非等闲,泄露天机罪如山。

四正理,着意参,打破玄机妙通玄。子午卯酉不断夜,早拜明师结成丹。

行一日,一日坚,莫把修行眼下观。三年九载功成就,炼成一粒紫金丹。

要知此歌何人作,清虚道人三丰仙。

                                       高帅写于2013年8月12日
                                       修改于2013年11月20日丑时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学习道德经智慧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