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教书籍专卖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周金富     时间:2021-11-27 18:26:57      繁體中文版     

能够受邀参加王光德会长生平事迹座谈会,作为他的生前好道友,我感到非常荣幸!

王光德,道名王通圣(玄武派),生于1947年12月27日,湖北省丹江口市人。他于1981年3月在武当山出家,先后师承于李诚玉(龙门派)、赵元量(龙门派)、王教化龙门派)、萧耀宛(三丰派)、黎遇航正一派)等高道,集龙门、三丰、正一、玄武等诸派法脉于一身。

1981年11月,王光德会长经王教化、陈华荣、毛法顺等道长的介绍,受宗教部门推荐前往北京,参加由中国道教协会举办的《中国道教知识专修班》第一期的学习。1983年6月结束学业后,王光德会长回到武当山,主持紫霄宫教务。王会长曾担任过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湖北省道教协会会长、十堰市政协副主席、丹江口市政协副主席、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副区长、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等职务。 

我与王光德会长相识多年,见证了他为武当山道教的恢复所付出的心血,为武当山道教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光阴荏苒,很多记忆已经逐渐模糊,但幸好我有收藏文献资料和写日记的习惯,可以为追忆与王光德会长相处的旧时光提供一些片段。本文即以我的收藏和日记为基础,谈谈我眼中的王光德会长。

一、初识义兄

我是河南省南阳邓州市人。我的母亲是位虔诚的道教信徒,大姨又从小移居到武当山玉虚宫前的黄土包居民四组生活,故小时候我常随母亲一起到均县以探亲的名义来武当山参访。1979年,武当山各宫观由武当山文物管理所管理,还未对外开放。当时,所有的出家道人都被下放到了各生产队。他们集中住在紫霄宫、金顶、南岩、中观、太子坡、老营等等道观里面,不被允许收徒,也不能烧香磕头,还被限制接触亲戚之外的生人。犹记得,那时到武当山办事是需要介绍信的。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一:介绍信

注:1979年我与两位哥哥一起来武当山的介绍信。当时的武当山归属均县。

我第一次来武当山,是在1972年春节前夕,那时我只有十四岁,刚上初中。除夕那天吃过午饭后,我的大姨带着我来到玉虚宫,拜见了李诚玉道长,并听她谈经论道。几天后的傍晚,在李道长的安排下,第一次见到王光德兄长。李当对着在场众人说:“你看看,你们长的真像双生(双胞胎)亲兄弟一样。”于是,在李当家的主持下,我和王光德、刘大辫上香叩头,结为异姓兄(姐)弟。从此,王光德便成为我的义兄。此后,每逢寒假和暑假,我都会来武当山礼拜真武祖师,也顺便看望一下李诚玉道长和义兄王光德。

二、艰苦创业

在出家的二十年中,王光德会长呕心沥血,艰苦创业。他既是武当山道教协会的创建者之一,也是武当山道教现代管理制度的制定者。在他的主持下,武当道教开始了系统的修缮宫观,厘定教规,研究义理,培养人才工作,发掘整理了一大批武当传统武术、养生、音乐、道医、周易等道教文化资源,并与海内外道教界进行了频繁互访交流活动。王光德会长的工作,不仅使武当山道教展现出蓬勃生机和巨大活力,也为道教在海内外影响力的扩大做出了重大贡献。 

宫观及相关配套设施的建设,是武当山道教发展的前提。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在百废待兴的艰难条件下,王光德会长历尽千辛万苦,多方化缘,筹措资金4000多万元,对其所管理的紫霄宫、太和宫、五龙宫、青徽宫、琼台观等宗教活动场所的殿堂、丹室、云房、墙垣、神龛等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缮,不仅使武当山的古建筑得到了有效的保护,使濒临坍塌的历史文化遗产重焕生机和光彩,也从根本上改善了武当山作为天下名山的旅游环境,为1999年武当山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做出了重要贡献。

文化是武当山道教的魂。为了整合教内外资源,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共同弘扬武当山道教文化,王光德会长还广泛联系社会各界人士。他曾任命我为武当山道教协会特邀名誉联络处主任,经常来北京向我布置工作任务,并由我引介,同社会各界人士进行往来,为武当山道教文化的复兴和传播亲力亲为,不辞劳苦。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二:工作证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三:杨立志、王光德、周金富合影(右起)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四:王光德会长由周金富陪同专程看望著名摄影家叶华(华籍德国人)。

注:叶华是中国文联首届主席萧三的夫人。

内家武术是武当山道教的重要名片。王光德会长非常注重发挥武当山的传统,主张“以武显道,以武传道”。为了武当山武术文化事业的发展,他曾在我的陪同下,和国家武术研究院王耀庭院长进行交流。为把武当山武术文化推向世界,他还积极向海外人士传授道家功夫。例如,在我的主持下,王会长曾收意大利人谛叶索为徒。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五:王耀庭、王光德(右起)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六:王光德会长收谛叶索为徒

王光德会长还非常重视武当道教的道风道纪建设。为了杜绝一些骗子打着武当道教的旗号行骗,他曾于1989年初,起草一封《告全国人民书》,并委托我到位于北京的中央人民电视台办理相关的发布事宜。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七:王光德会长起草的“告全国人民书”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八:王光德会长为我开具的去中央电视台办事的介绍信

武当山道教文化要想有可持续的发展,人才是关键。王光德会长非常注重道教人才的培养,先后培养了如李光富、刘文国、游玄德、段国良、周杰、王家龙等集武当功夫、道教音乐及宫观管理为一身的复合型人才。他还积极与中道协和湖北省共同举办武当山道教知识坤道专修班,并亲自审订专修班的课程设置。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九:王光德会长审订的坤道专修班课程

三、最后合作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王光德会长还念念不忘工作,展现出他对道教事业呕心沥血,忘我奉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崇高精神。

2001年春,他到北京开会。以前他每次来北京,都在为武当山道教的发展而奔忙,忙到没有时间去一次天安门广场。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主动约我陪他一起去天安门广场参观。但谁能想到,这次参观竟然是他此生中唯一的一次。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周金富和王光德会长到天安门广场合影

此次进京,王光德会长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他因临时有事,于4月2日提前回武当山。临走时,王会长让我代表他为修复太子坡而向发改委申请专项资金2000万元。4月5日下午15:40,我给王会长打的电话,就是沟通这笔专项资金的事。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一:王光德会长为我开具的介绍信

4月22日,我与另一位朋友动身前往武当山。19点25分,我与正在武汉的王光德会长通了电话,告知我们的行程。

4月23日下午15点40分,我们到达六里坪火车站。王会长托杨志华派司机接我们到紫霄饭店入住。刘文国副会长和李光富副会长接待了我们。

4月24日,我们白天参访中观和金顶,晚上住在金顶的贵宾楼,这也是王会长亲自安排的。

4月26日,正好有台湾的一个团队来访。刘文国、李光富、曹润英等道长就在武当山紫霄宫的东客堂,把我介绍给了该团。当晚,王光德会长也回到了武当山。

4月27日上午7点,国家发改委的老杨打来电话通知我,修复太子坡的1500万专项资金已经到账了。于是我分别在上午11点30和下午13点40,先后两次给王会长打电话,汇报此事。

4月28日晚上,王光德会长来找我,让我回北京后继续找相关领导沟通。

4月29日,是我们返程的日子。一大早,王光德会长就数次打来电话,叮嘱各位道友帮我们准备返程的相关事宜。上午10点,王会长还亲自赶到武当山镇上,与我们一起用餐。

从我这几天的日记反映出,尽管王光德会长非常忙碌,但他对朋友的关心依然是无微不至和令人感动的。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二: 2001年4月22号日记片段

日记内容:2001年4月22号,就是我们去武当山,在火车上,晚上19:25给王会长的电话,他正在武汉。然后他第二天就回武当山。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三: 2001年4月24号日记片段

日记内容:4月24号朝中观和金顶,晚上住在金顶的贵宾楼。王家龙与陈经理他们安排,这是王会长、李会长、刘会长亲自安排的。晚上住在贵宾楼的402房间和501房间。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四: 2001年4月26号日记片段

日记内容:4月26号在武当山紫霄饭店住412房间啊,有刘文国副会长,曹润英道长,李光富副会长等等在接待,这一天,正好有台湾的这个一个团队,上午8:40李光富副会长和刘文国副会长,把我介绍给这个台湾这个团队。晚上李光富副会长,刘文国副会长和曹润英道长接待。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五: 2001年4月27号日记片段

日记内容:4月27号王会长给杨杨志华正在通电话。上午七点钟国家发革委杨司长来电话告诉给太子坡的2000万元,已经有1500万元已经到账了,让王会长去银行查一下。上午的11:30分和 11:40分到下午13:40分都给王会长打电话联系着款项事。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六: 2001年4月29号日记片段

日记内容:4月29号这一天王会长比较忙,从早上七点半王会长给我来电话开始,到07:50王会长同杨国英秘书长並陪同来到玉虚宫看望李当家。王会长到特区开会。邓长莲在场。上午10:10分王会长来电中午在镇上用餐。然后送我上火車口。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七: 2001年10月23号日记片段

日记内容:2001年10月23日,我在去武当山的火车上的情况,来参加王会长遗体告别的途中。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八: 2001年10月24号日记片段

王光德会长与武当山道教的恢复和发展——以我记的日记和收藏为例

附件十九: 2001年10月24号日记片段

日记内容:2001年4月2号,王会长在北京开会,开着开着没有开完,他都回武当山了,也就是为春节,我在发改委给他要了两千万,修太子坡用。

谁能想到,当我10月23日再次回到武当山,竟是来与王光德会长诀别的。王会长由于操劳过度,积劳成疾,他于2001年10月18日羽化于武当山紫霄宫。24日晚8点,我参加了王光德会长的遗体告别仪式。仪式由中国道教协会袁柄栋秘书长主持,黄信阳副会长做了王光德会长生平介绍的回顾。

王光德会长一生克勤克俭,廉洁奉公。他身为武当山道协会长,又兼任许多社会职务,但生活简朴,严格自律。王会长为武当山道教事业的发展可谓殚精竭虑,操劳奔波,任劳任怨。在此次王光德会长生平事迹座谈会上,我们可以告慰他的是: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作为中国道教文化的重要旗帜,武当山道教文化正在一步一步走向世界!

王光德会长的弘道精神永垂不朽!

作者介绍:

周金富,别名周毅相,道名周高仙,原武当山紫霄宫道友,王光德会长的生前好友、好道友、好师兄弟。世界周氏总商会首席顾问。北京高校体育保健养生研究会顾问。原任北京城市学院的教师。德国国际道家与道教协会终身高级总顾问。世界科学技术杂志社原总编。世界中医学会理事。中华名人协会会员。邓州市道教协会首届会长。邓州市道家学会名誉会长。炎黄养生研究所名誉所长等。

另外,中国道教协会道教文化研究所的王彤江博士和北京大学的陈茂泽博士也参与了此文的整理工作,赵亮和周震华也帮助了整理。同时,本文得到了中国道教协会会长李光富道长、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吴诚真方丈、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刘文国道长的关注和支持,也受到游玄德道长、武当山道教协会办公室张勇主任与工作人员康明辉道友的关注。因为北京在疫情防控上的新规定的原因,本人委托袁理敏道长代表本人参会。在此向上述诸位一并致谢!

道教之音,道教界最大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神仙介绍
道教养生

图文动态

更多
学道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