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道·路(“我心中的道”获奖作者最新力作,一文写尽道教“真精神”)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张天佑     时间:2021-04-15 07:13:39      繁體中文版     

那条路,修了很久。

山上的道士们修了很久很久。

这条路上人来人往,香客非常多。

朝闻道,夕死可矣?

山上响着全真正韵,诵经声很让人沉醉。

三清祖师前的一声声唱词,似在诉说这太平盛世。

银杏树枝繁叶茂,树影摇曳,为这道院再填一丝灵气。

“师父,我们能羽化登真吗?”

“去去,跟谁学的!”

小道士问师父,被师父责骂了一通。

道·路(“我心中的道”获奖作者最新力作,一文写尽道教“真精神”)

他们有老有小,以身奉道,为山下千千万万的百姓祈福。

他们心存善念,供养三宝,何曾想过会有这一天。

这一天,银杏树叶落了,一夜之间光秃秃的,枯黄的落叶让小道士有些不知所措。

一声炮响,让路变得坑坑洼洼。

日本人来了。

他们很有“礼貌”,为山上送来很多很多的粮食,并向天尊忏悔自己的过错。为首的军官还摸了摸小道士的头,表示很喜欢这个孩子。

可是,那被强行搬走的藏书,还有翻译官的数次警告,说明事情显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就这样相安无事一段日子,可也不见香客上山。

原以为是道路崎岖不平,于是他们便再度修整好,下山看看。

原来,是被屠城了。

法事做地一众道士心惊胆战。

眼下连香烛都没处去买了。

又过了些时日,一群身穿灰布军装的战士们沿着路上山,他们请求德高望重的老道士,可以收留他们的伤员。

老道士沉默了,只说考虑一下。

考虑了一下午。

夜晚老道士带着两个弟子,沿着尚有些坑坑洼洼的道路,下山去了。

月光全无,漆黑一片,但他们自是不怕的,可是迎面的风很大,似要把他们吹回山上一样。拉车的马儿,今晚也是十分地不听话,不愿向山下走。

道路两旁的杂草,都逆着他们摆动。

山风越来越大,而山下的光亮也越来越近。

那是一片浮华,明亮的灯火让人挪不开眼。

两个年轻弟子突然愤怒,质问师父。

这是去寻日本人的路,对不对!

老道士沉默了。

赶着车,在道路上疾驰飞奔。

马蹄不再踌躇,山风不再凌厉。

第二天,道观门前,院子里,大殿里,都躺满了伤员。

老道士长跪三清像前,他不知道这是对是错。

千年宫观,法脉传承,无上道统,终究抵不过他心中一丝凡念,一点贪求。

那是先国后道的念,愿民族解放的求。

“登真?下辈子吧。”老道士这样说着,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回答自己。许久,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殿。

没过多久,日本人找了上来。

而老道士,放下了拂尘。面对严刑拷打,道士们没有退后一步。他们誓要与这祖师大殿生死共。陪着他们留下的,还没有那满山的银杏树,虽然一言不发,却记录了全部的故事。

后来,日本人发现,伤员们沿着后山新修的道路,下山去了。

山下运送伤员的马车上,有三个小道童,抱着一车残存的书籍。

他们看着山上的大火,没有哭闹。

“师兄,师父他们死了吗?”最小的那个奶声奶气的问道。

“不对,这是升天得道,羽化登真。”小道士哽咽说。

光年流转,上山的道路重新平整。

断壁残垣里,银杏抽出新芽。

(本文作者:张天佑,道教之音投稿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