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长老世纪往事:全真华山派十八代传人张礼矩(2)

凤凰卫视 秩名

:2011-02-11 00:41:00

王智广:那天,就是也是晚上了,就是我师傅跟一个道友他们在那一起正在聊天的时候,因为他这个道教会的旁边这个院就是佛教会,也还有几个佛教的大和尚,他们在一起在一个屋里聊天,结果这个日本的宪兵来了,就进来查啊,他其实对中国人,他有时候也比较野蛮,因为那时候是满洲国,他就比较野蛮,就是进来查,到处东翻西翻,就是查你有没有这可疑人士,他也查什么身份证什么的,你稍微要是说,说得哪个不合他的心意,他也动手打,他也打。所以当时就激起他们几个人的愤怒,师傅在心里就说,他后来跟我们说,就说有一个志向,就说我从此以后,我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我都要堂堂正正做人,我要做一个有骨气有气节的人,我不受你这个外国人的这个欺负。

解说:张礼矩四处参学访道,取各家之所长。1943年,沈阳太清宫方丈金诚泽与黑龙江省双城县无量观开坛放戒,张礼矩入戒坛受道教的三坛大戒。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张礼矩回到慈航观,接替师傅管理庙务,不管后东北土地改革开始,建于明代的慈航观遭到冲击,道士们都被迫离开庙宇。张礼矩先后到大连天后宫,沈阳关岳庙等地参访学习。1948年辽沈战役全面展开,时局动荡,无安身之处,张礼矩与七位道友结伴云游。

王智广:他们从千山步行到北京,当时是很苦的,因为什么,打仗嘛,要吃的没有吃的,然后你投店吧,好多地方呢,都没有人呐,人都跑了,避难去了嘛。所以在这种前提下,他依然他们就是不气馁不退滞,就是互相勉励着,到北京以后呢,在那个白云观,那么在白云观挂单。

解说:白云观是全真派三大祖庭之一,当年那里高道云集,张礼矩得到了不少道长的指点,功力大有长进。迟学元是七星螳螂拳传人,他早年和张礼矩切磋武艺时,就知道张礼矩身怀绝技。

迟学元(七星螳螂拳传人):讲起那时候段誉那个六脉神剑来了,他说那个东西不是假的,他说道教叫三皇剑,那个东西不是拿真正的剑打人,就是用这个手指头就发出这个气来打人。

解说:张礼矩之所以会使出三皇剑,这一濒临失传的绝技,是因为在他驻庙的时候,受到土匪的侵袭。

迟学元:有好多土匪来要害他,要杀他,他说那时确实没办法,我修庙的钱呢就要给我抢走,那是国民党时期,土匪嘛,就用三皇剑把这些人打坏了,他不愿意讲这些事。

解说:离开白云观后,张礼矩一行到了青岛,当时正值共产党解放青岛,国共双方战事激烈,他们所住的庙宇成为解放军的指挥部。和解放军一起穿梭于炮火中,张礼矩还总结出了躲避炮弹的经验。

王智广:他自己说,就说炮弹的声音来的很近的时候,说明炮弹就是离你很近,你往炮弹来的方向跑,那么炮弹就落在你的身子后面去了,那么当你听到炮弹来的声音就说很远,听着声音很远的时候,那你赶紧往炮弹来的这个反方向跑,这样就能避开。

解说:1949年,起着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张礼矩回到了原籍金州,在唐王殿驻庙。到了五十年代,政治运动开始,张礼矩不得不回家务农。

张礼矩:还俗响应政府的号召,都得还俗。那时候你不还俗,假如说那时候有那么一个运动啊,不还俗的,不结婚的,组织起来搁街上游啊。弄只鞋,弄什么挂耳朵上,就羞辱你。

张本义(大连市图书馆终身名誉馆长、中华诗词学会理学):受了很多苦难,你从他嘴里你绝听不到,说他遭了多少罪啊,怎么不讲,问他很多事情早年,我说张师傅你给我讲讲你还俗之前,怎么逼的,他说不还俗不行啊,人家就逼啊,我说怎么逼,哎呀都过去了,常说的一句话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解说:“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这是当时中国国内对宗教的看法,社会上的宗教场所大多关闭,一切的宗教活动也都被禁止,张礼矩依旧坚定自己的信仰,他冒着极大的风险保护戒经,每天他都会在家中的静室里打坐、诵经。

陈智坤:还俗以后嘛,我师傅就一直坚持着自己这个道性还是没改的,而他自己一直坚持着念经,我师傅都说了,他念经的时候,这个还俗了都不能念了,而且也怕有些影响,所以我师傅就自己默默地念,等到这个政策恢复以后呢,要就可以念经,他开始都出不了声,念不出来声了。

解说:为了维持生计,张礼矩先后做过泥瓦匠、木匠。

陈智坤:他那时候特别苦。他做了好多,做的工作有时是我们常人都不愿意干的。

解说:还俗期间,张礼矩的神奇功夫也常被人称道。

迟学元:有一天晌午吃饭,吃饭的时候,瓦匠就把这些工具都撂在这个房顶上,撂在房顶上,这个农村这个地方,他比较乱,来回的人多,去到上去给你拿走了,干活就折手了,正好他下来他一看没拿下来,他说你先进屋吃饭,吃饭去,他就是一个高就窜上去了,房檐就两米多高,一窜窜上去了,窜上去把工具拾掇拾掇拿下来了,有人问你怎么上去的,搬梯子上去的,他说没有没有,我就这么上去了,上去了。

王智广:有人就传说,说我师傅那个张师傅这个人轻功了得啊,还有人的说就是修行的这些道友就说了,这个张师傅这个人有道啊,你看人家祖师爷护法都护着他,让他平安无事,很神奇。

解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得以恢复,受到冤屈的宗教界人士得以平反昭雪,被关闭的宗教活动场所也都重新开放,当时在文化馆修庙的张礼矩,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

张礼矩:政策一改变,大伙可乐坏了,也让烧香了,也让常常打坐了,没有人管了。

解说:对于还俗二十多年中的磨难,张礼矩至今也没有任何怨言。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

    宗教长老世纪往事:全真华山派十八代传人张礼矩(2)

    凤凰卫视 秩名

    2011-02-11 00:41:00

    |
    宗教长老世纪往事:全真华山派十八代传人张礼矩(2)
    |

    王智广:那天,就是也是晚上了,就是我师傅跟一个道友他们在那一起正在聊天的时候,因为他这个道教会的旁边这个院就是佛教会,也还有几个佛教的大和尚,他们在一起在一个屋里聊天,结果这个日本的宪兵来了,就进来查啊,他其实对中国人,他有时候也比较野蛮,因为那时候是满洲国,他就比较野蛮,就是进来查,到处东翻西翻,就是查你有没有这可疑人士,他也查什么身份证什么的,你稍微要是说,说得哪个不合他的心意,他也动手打,他也打。所以当时就激起他们几个人的愤怒,师傅在心里就说,他后来跟我们说,就说有一个志向,就说我从此以后,我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我都要堂堂正正做人,我要做一个有骨气有气节的人,我不受你这个外国人的这个欺负。

    解说:张礼矩四处参学访道,取各家之所长。1943年,沈阳太清宫方丈金诚泽与黑龙江省双城县无量观开坛放戒,张礼矩入戒坛受道教的三坛大戒。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张礼矩回到慈航观,接替师傅管理庙务,不管后东北土地改革开始,建于明代的慈航观遭到冲击,道士们都被迫离开庙宇。张礼矩先后到大连天后宫,沈阳关岳庙等地参访学习。1948年辽沈战役全面展开,时局动荡,无安身之处,张礼矩与七位道友结伴云游。

    王智广:他们从千山步行到北京,当时是很苦的,因为什么,打仗嘛,要吃的没有吃的,然后你投店吧,好多地方呢,都没有人呐,人都跑了,避难去了嘛。所以在这种前提下,他依然他们就是不气馁不退滞,就是互相勉励着,到北京以后呢,在那个白云观,那么在白云观挂单。

    解说:白云观是全真派三大祖庭之一,当年那里高道云集,张礼矩得到了不少道长的指点,功力大有长进。迟学元是七星螳螂拳传人,他早年和张礼矩切磋武艺时,就知道张礼矩身怀绝技。

    迟学元(七星螳螂拳传人):讲起那时候段誉那个六脉神剑来了,他说那个东西不是假的,他说道教叫三皇剑,那个东西不是拿真正的剑打人,就是用这个手指头就发出这个气来打人。

    解说:张礼矩之所以会使出三皇剑,这一濒临失传的绝技,是因为在他驻庙的时候,受到土匪的侵袭。

    迟学元:有好多土匪来要害他,要杀他,他说那时确实没办法,我修庙的钱呢就要给我抢走,那是国民党时期,土匪嘛,就用三皇剑把这些人打坏了,他不愿意讲这些事。

    解说:离开白云观后,张礼矩一行到了青岛,当时正值共产党解放青岛,国共双方战事激烈,他们所住的庙宇成为解放军的指挥部。和解放军一起穿梭于炮火中,张礼矩还总结出了躲避炮弹的经验。

    王智广:他自己说,就说炮弹的声音来的很近的时候,说明炮弹就是离你很近,你往炮弹来的方向跑,那么炮弹就落在你的身子后面去了,那么当你听到炮弹来的声音就说很远,听着声音很远的时候,那你赶紧往炮弹来的这个反方向跑,这样就能避开。

    解说:1949年,起着临时宪法作用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中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张礼矩回到了原籍金州,在唐王殿驻庙。到了五十年代,政治运动开始,张礼矩不得不回家务农。

    张礼矩:还俗响应政府的号召,都得还俗。那时候你不还俗,假如说那时候有那么一个运动啊,不还俗的,不结婚的,组织起来搁街上游啊。弄只鞋,弄什么挂耳朵上,就羞辱你。

    张本义(大连市图书馆终身名誉馆长、中华诗词学会理学):受了很多苦难,你从他嘴里你绝听不到,说他遭了多少罪啊,怎么不讲,问他很多事情早年,我说张师傅你给我讲讲你还俗之前,怎么逼的,他说不还俗不行啊,人家就逼啊,我说怎么逼,哎呀都过去了,常说的一句话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解说:“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这是当时中国国内对宗教的看法,社会上的宗教场所大多关闭,一切的宗教活动也都被禁止,张礼矩依旧坚定自己的信仰,他冒着极大的风险保护戒经,每天他都会在家中的静室里打坐、诵经。

    陈智坤:还俗以后嘛,我师傅就一直坚持着自己这个道性还是没改的,而他自己一直坚持着念经,我师傅都说了,他念经的时候,这个还俗了都不能念了,而且也怕有些影响,所以我师傅就自己默默地念,等到这个政策恢复以后呢,要就可以念经,他开始都出不了声,念不出来声了。

    解说:为了维持生计,张礼矩先后做过泥瓦匠、木匠。

    陈智坤:他那时候特别苦。他做了好多,做的工作有时是我们常人都不愿意干的。

    解说:还俗期间,张礼矩的神奇功夫也常被人称道。

    迟学元:有一天晌午吃饭,吃饭的时候,瓦匠就把这些工具都撂在这个房顶上,撂在房顶上,这个农村这个地方,他比较乱,来回的人多,去到上去给你拿走了,干活就折手了,正好他下来他一看没拿下来,他说你先进屋吃饭,吃饭去,他就是一个高就窜上去了,房檐就两米多高,一窜窜上去了,窜上去把工具拾掇拾掇拿下来了,有人问你怎么上去的,搬梯子上去的,他说没有没有,我就这么上去了,上去了。

    王智广:有人就传说,说我师傅那个张师傅这个人轻功了得啊,还有人的说就是修行的这些道友就说了,这个张师傅这个人有道啊,你看人家祖师爷护法都护着他,让他平安无事,很神奇。

    解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得以恢复,受到冤屈的宗教界人士得以平反昭雪,被关闭的宗教活动场所也都重新开放,当时在文化馆修庙的张礼矩,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

    张礼矩:政策一改变,大伙可乐坏了,也让烧香了,也让常常打坐了,没有人管了。

    解说:对于还俗二十多年中的磨难,张礼矩至今也没有任何怨言。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