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长老世纪往事:全真华山派十八代传人张礼矩(3)

凤凰卫视 秩名

:2011-02-11 00:41:00

张礼矩:忘我忘行,谁打我骂我我都不去计较,这样他就没有烦恼了。

解说:1979年,恢复宗教政策后,一心修道的张礼矩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再次出家。当恢复政策时,整个大连地区没有一个道教活动场所,地方政府决定恢复庙宇,聘请张礼矩修缮始建于唐代的重要道观金州大黑山响水观。

王智广:当时响水观状态其实很破烂的,这个房子都是很破旧的,没有现在这么美,你像这个龙什么当时都已经破败不堪了,到处都是荒草。

解说:王辉就是在响水观拜张礼矩为师学道的,他记得当年再次回到庙里的师傅心情极好,对修庙投入了极大的热情。

迟学元:哪个量子多长,多短,房檐顶上这个檐椅子,和雀替怎么画怎么弄,都是他自个一手设计的,也不用图纸,也不用这个找别人的工匠给设计,这是他一手自己设计自己一手稿,哪个地方怎么建,哪个地方怎么建,建这个庙是没有图纸的。

张本义:当时我想这个道士可是有意思啊,他当时已经将近80岁了,身体非常好,上这脚手架蹭蹭就上去了,一下就上去了。当时响水观非常干净,收拾得非常好,那时候很快地成为大连地区最先修复的这个道教的,不是道教,连佛教的庙宇带道教的庙宇第一个,第一个,名气很大。

解说:使响水观非常了旧貌后,张礼矩还参与了恢复观音阁、唐王殿、木鱼庵等大连市道观,如今张礼矩修道的龙华宫,也是他亲自修建的。多年前瓦房店龙潭山上都是松树、柏树,后来当苏联红军解放大连的时候,日本人在这个地方没有烧的东西,就把树都砍掉了。1993年,时任大连文管办的主任张本义,就是在修建龙华宫的时候,与年仅八十的张礼矩成为忘年交的。

张本义:很荒凉的,就告诉我说张馆长,我想把这个龙潭山,龙潭山这个地方有一个庙,我想给它建起来,我说那个庙已经倒了,都破了,那么荒凉也没有个道,太荒凉了,他说行我弄。我说你那么大岁数了,要受很多苦,他说没事,没事。

张礼矩:修庙采购这些砖、瓦、石头、石料都是我自己处理,骑着自行车,那时候困难,骑着自行车,10里以内的都是没有车,都是骑自行车去采购。

陈智坤:就跟我们一样,把那个瓦放到豆浆里以后自己拿出来,真了不得,和泥就是用那个麻捣和完泥了以后,师傅跟我们一样,我们叫什么编织袋子,两头然后扎上上房顶,往上倒,跟我们一样地干活。

解说:2004年,建筑面积二千六百平方米,分上、中下三院的龙华宫被大连市政府评为市级重点保护建筑,并正式成为宗教活动场所,张礼矩任主持。不少人慕名来找张礼矩求道,女弟子陈智坤就是其中的一位。

陈智坤:像我当初身体不好,有一个鸭蛋大的肌瘤,所以走到这条道上来了,开始那也是有气功盛行的时候,我也学了一段气功,后来走到师傅眼前的时候,师傅就说你能不能放弃了,你原来学的那个气功,你要是放弃了,那我就可以教你。

解说:张礼矩告诉陈智坤,道教的气功是自然的,也就是说不是有为的,而是无为的,陈智坤放下所有杂念,从打坐、内丹开始练起。

陈智坤:通过跟我师傅这个学习练功以后,大概不到一年吧,再去做那个B超,大夫就挺奇怪的,说哎呀你吃什么药,我当时也没想到,就吃什么药了,你做什么了还是怎么的,后来我才(知道了),我笑了笑,我就知道了是怎么没的了。

解说:陈智坤知道自己身体的康复,是跟师傅练内丹的结果,在她的印象中,师傅时时处处都在向她传道。

陈智坤:我们两个出来是去车站去,走在车站的路上,有一个非常,有一个叫牡丹花白牡丹,两个白牡丹开得特别好。我和我师傅走的时候我突然说,我说师傅你看那个花多好,我师父不看,啊,走道能随便看,你看我正走得聚精会神呢,你还看,不是二十四时都不离这个嘛,你怎么能东张西望。这把我训的,我那时候就想,我师傅走道时也不离,守着自己,这就说我师傅随时随地都在练功。

解说:九十年代中期,张礼矩感到身体不适,医生诊断是癌症晚期,已无药可医,张礼矩坦然面对,安排好身后事,他闭门静修,没想到,半年后他可以下床行走,癌细胞也不见了。

张本义:他来看我,上楼健步如飞啊,而且声如洪钟,他说话声音很响,也很有磁性,也很有那个深沉,声音很好听,我很感动,我说你好了,就是鹤发童颜,可见他是真的理解中国人的气功的,那个真髓。

陈智坤:我师傅的养生他不像说是别人有什么,这个吃什么喝什么的养生,他没有,他就告诉我们,一个你要心静心要放平了,放静了,把一切事都看淡了,因为你的心静了以后,你才能够,你练功的时候你才能气平和了,你气才能下得来,你气下得来了以后,你才能接承该接的东西。

张礼矩:这事不管是怎么地,人呢,在我的思想上,总得做一个好人,不骗人,不蒙人,正大光明做事情,必须要做这么一个好人,结果才能好,我早早晚晚会有福报。

王智广:祈盼就是我的师傅这一生为了这个修道,追求的这个目标,最后能圆满地实现。

杨锦麟:作为华山第十八代传人,张礼矩多年以德为本,性命双修,而且他还经常讲经传道说法度人,他的弟子近千人,分布全国各地,而如今96岁的张礼矩,依然奉行道教的慈悲济世,无量度人的宗旨,在修行的路上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我们祝愿张礼矩老道长修真有份,进道无魔。明天同一时间,请您继续关注《但愿人长久——宗教长老世纪往事》。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

    宗教长老世纪往事:全真华山派十八代传人张礼矩(3)

    凤凰卫视 秩名

    2011-02-11 00:41:00

    |
    宗教长老世纪往事:全真华山派十八代传人张礼矩(3)
    |

    张礼矩:忘我忘行,谁打我骂我我都不去计较,这样他就没有烦恼了。

    解说:1979年,恢复宗教政策后,一心修道的张礼矩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再次出家。当恢复政策时,整个大连地区没有一个道教活动场所,地方政府决定恢复庙宇,聘请张礼矩修缮始建于唐代的重要道观金州大黑山响水观。

    王智广:当时响水观状态其实很破烂的,这个房子都是很破旧的,没有现在这么美,你像这个龙什么当时都已经破败不堪了,到处都是荒草。

    解说:王辉就是在响水观拜张礼矩为师学道的,他记得当年再次回到庙里的师傅心情极好,对修庙投入了极大的热情。

    迟学元:哪个量子多长,多短,房檐顶上这个檐椅子,和雀替怎么画怎么弄,都是他自个一手设计的,也不用图纸,也不用这个找别人的工匠给设计,这是他一手自己设计自己一手稿,哪个地方怎么建,哪个地方怎么建,建这个庙是没有图纸的。

    张本义:当时我想这个道士可是有意思啊,他当时已经将近80岁了,身体非常好,上这脚手架蹭蹭就上去了,一下就上去了。当时响水观非常干净,收拾得非常好,那时候很快地成为大连地区最先修复的这个道教的,不是道教,连佛教的庙宇带道教的庙宇第一个,第一个,名气很大。

    解说:使响水观非常了旧貌后,张礼矩还参与了恢复观音阁、唐王殿、木鱼庵等大连市道观,如今张礼矩修道的龙华宫,也是他亲自修建的。多年前瓦房店龙潭山上都是松树、柏树,后来当苏联红军解放大连的时候,日本人在这个地方没有烧的东西,就把树都砍掉了。1993年,时任大连文管办的主任张本义,就是在修建龙华宫的时候,与年仅八十的张礼矩成为忘年交的。

    张本义:很荒凉的,就告诉我说张馆长,我想把这个龙潭山,龙潭山这个地方有一个庙,我想给它建起来,我说那个庙已经倒了,都破了,那么荒凉也没有个道,太荒凉了,他说行我弄。我说你那么大岁数了,要受很多苦,他说没事,没事。

    张礼矩:修庙采购这些砖、瓦、石头、石料都是我自己处理,骑着自行车,那时候困难,骑着自行车,10里以内的都是没有车,都是骑自行车去采购。

    陈智坤:就跟我们一样,把那个瓦放到豆浆里以后自己拿出来,真了不得,和泥就是用那个麻捣和完泥了以后,师傅跟我们一样,我们叫什么编织袋子,两头然后扎上上房顶,往上倒,跟我们一样地干活。

    解说:2004年,建筑面积二千六百平方米,分上、中下三院的龙华宫被大连市政府评为市级重点保护建筑,并正式成为宗教活动场所,张礼矩任主持。不少人慕名来找张礼矩求道,女弟子陈智坤就是其中的一位。

    陈智坤:像我当初身体不好,有一个鸭蛋大的肌瘤,所以走到这条道上来了,开始那也是有气功盛行的时候,我也学了一段气功,后来走到师傅眼前的时候,师傅就说你能不能放弃了,你原来学的那个气功,你要是放弃了,那我就可以教你。

    解说:张礼矩告诉陈智坤,道教的气功是自然的,也就是说不是有为的,而是无为的,陈智坤放下所有杂念,从打坐、内丹开始练起。

    陈智坤:通过跟我师傅这个学习练功以后,大概不到一年吧,再去做那个B超,大夫就挺奇怪的,说哎呀你吃什么药,我当时也没想到,就吃什么药了,你做什么了还是怎么的,后来我才(知道了),我笑了笑,我就知道了是怎么没的了。

    解说:陈智坤知道自己身体的康复,是跟师傅练内丹的结果,在她的印象中,师傅时时处处都在向她传道。

    陈智坤:我们两个出来是去车站去,走在车站的路上,有一个非常,有一个叫牡丹花白牡丹,两个白牡丹开得特别好。我和我师傅走的时候我突然说,我说师傅你看那个花多好,我师父不看,啊,走道能随便看,你看我正走得聚精会神呢,你还看,不是二十四时都不离这个嘛,你怎么能东张西望。这把我训的,我那时候就想,我师傅走道时也不离,守着自己,这就说我师傅随时随地都在练功。

    解说:九十年代中期,张礼矩感到身体不适,医生诊断是癌症晚期,已无药可医,张礼矩坦然面对,安排好身后事,他闭门静修,没想到,半年后他可以下床行走,癌细胞也不见了。

    张本义:他来看我,上楼健步如飞啊,而且声如洪钟,他说话声音很响,也很有磁性,也很有那个深沉,声音很好听,我很感动,我说你好了,就是鹤发童颜,可见他是真的理解中国人的气功的,那个真髓。

    陈智坤:我师傅的养生他不像说是别人有什么,这个吃什么喝什么的养生,他没有,他就告诉我们,一个你要心静心要放平了,放静了,把一切事都看淡了,因为你的心静了以后,你才能够,你练功的时候你才能气平和了,你气才能下得来,你气下得来了以后,你才能接承该接的东西。

    张礼矩:这事不管是怎么地,人呢,在我的思想上,总得做一个好人,不骗人,不蒙人,正大光明做事情,必须要做这么一个好人,结果才能好,我早早晚晚会有福报。

    王智广:祈盼就是我的师傅这一生为了这个修道,追求的这个目标,最后能圆满地实现。

    杨锦麟:作为华山第十八代传人,张礼矩多年以德为本,性命双修,而且他还经常讲经传道说法度人,他的弟子近千人,分布全国各地,而如今96岁的张礼矩,依然奉行道教的慈悲济世,无量度人的宗旨,在修行的路上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我们祝愿张礼矩老道长修真有份,进道无魔。明天同一时间,请您继续关注《但愿人长久——宗教长老世纪往事》。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