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邓玉宾和元代道情散曲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黄卉     时间:2012-12-08 09:25:40      繁體中文版     

邓玉宾其人

邓玉宾是元代前期的散曲作家,其生平事迹不详。元代钟嗣成的《录鬼簿》将邓玉宾列入“前辈名公乐章传于世者”中,并说他曾官“同知”(1)。元明时诸散曲选本和曲谱,如《太平乐府》、《太和正音谱》、《北词广正谱》都有邓玉宾的散曲入选。 

隋树森先生辑《全元散曲》时,分列“邓玉宾”、“邓玉宾子”两人,其中“邓玉宾”名下有小令四首、套数四支;“邓玉宾子”名下有小令三首。隋先生在(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三首小令后注曰:“《太平乐府》所注此三曲之撰人为邓玉宾子。《太和正音谱》征引第二首(雁儿落)一支,《北词广正谱》征引第二首全曲,俱只注邓玉宾三字,似误。”隋先生并根据《太平乐府》(2)第一卷(殿前欢)属名“阿里西瑛”下有编者杨朝英加的说明“阿里耀卿学士之子”,得出“邓玉宾子”为邓玉宾之子(3)。一些散曲选本、论著、辞书也持隋树森先生所说。 

实际上,在《全元散曲》之前,这个邓玉宾、邓玉宾子为“父子”两人的问题是并不存在的。《太平乐府》中作者题名并不规范,有的名号并出,如有马致远,也有马东篱;有刘时中,也有刘逋斋;有吴仁卿,也有吴克斋等等。但是《太平乐府》卷首由编者杨朝英列出的作者“姓氏”中,只列了“邓玉宾”一人,不曾列“邓玉宾子”,这与“阿里耀卿”和“阿里西瑛”都被列出并加以说明明显不同;也与马致远、马东篱,刘时中、刘逋斋,吴仁卿、吴克斋等同一人名字与号并出的情形不同。另外,明初的《太和正音谱》在(雁儿落)下署名“邓玉宾小令”,《北词广正谱》在(雁儿落带过得胜令)也署名“邓玉宾”,而《太平乐府》则署名“邓玉宾子”,这本已说明元明人以为邓玉宾、邓玉宾子实为一人。近人陆侃如、冯沅君1931年出版的《中国诗史》中谈到邓玉宾时说:“他的散曲现存小令七首,套数三首,散见诸选本中。”可见也认为邓玉宾和邓玉宾子为同一个人。 

近有兰州大学的宁希元先生先后在其《元曲五家杂考》、《邓玉宾名号、著述小考》等文中考出邓玉宾、邓玉宾子实为一人,澄清了散曲史上混乱一时的一个问题。宁希元先生在其《元曲五家杂考》中说:“最近,检有关金元全真教史料,于《道藏?洞神部?玉诀类》改字号,有《道德真经三解》一书,凡四卷,洋洋五万余言,署‘玉宾子邓錡述’。披阅之下,触目动心,始知玉宾子实为邓錡习隐之道号。……据此益知《太平乐府》之作者题名,并不规范。所录邓錡之作,未书本名,卷一作‘邓玉宾’,卷三作‘邓玉宾子’,都是一个曲家的作品,只是由于本名不彰,才引起我们的误会。其实,‘玉宾子’呼作‘邓玉宾’,犹如丘处机道号长春子人称‘丘长春’,马钰道号丹阳子人称‘马丹阳’一样,都是金元间习惯称呼,不足为异的。”(4)邓錡还著有《道德真经三解》一书,卷首有大德二年戊戌(1298年)秋日自序一文。宁希元先生由此推断:“《道德真经三解》既成于大德二年,则其任同知,当更在先。” 

邓玉宾本名不详,《道藏》说他叫“邓錡”,《道德真经三解》署名为“玉宾子邓錡述”。新近出版的《中华道教大辞典》在《道德真经三解》条目下注为“元人邓錡撰”;同书《中国道教年表》中,1298年(元大德二年),列“玉宾子邓錡述《道德真经三解》”。我怀疑,“邓錡”亦非邓玉宾本名,如同马钰本名“马从义”,修道后改名“马钰”,号“丹阳子”一样。邓玉宾在元代至元年间做过“同知”,宁希元先生据元人张伯淳《蒙养先生文集》考知邓玉宾做的是峄山同知(5)。所以,《录鬼簿》“前辈名公乐章传于世者”就列有“邓玉宾同知”。实际上,“玉宾子”只是他弃官修道后的“道号”。邓玉宾在青壮年时代,应该是个饱学诗书并有雄心大志的人。所以在元世祖时期,尽管已经废科举取士多年,他还是走上了从政之路,以期实现自己的济世抚民的抱负,并且做到了州“同知”这样一个中级官职。因为资料的阙如,我们无从知道邓玉宾弃官修道的确切原因。但从他现存的散曲看,他说“丫髻环条,急流中弃官修道”(6);又说“俺只待学圣人问礼于老聃,遇钟离度脱淮南”(7),可见他晚年弃官入道,是一个虔诚的全真教徒。而他的散曲基本上都是弃官之后反映了元代文人的心态。 

邓玉宾的散曲 

邓玉宾的散曲流传下来的作品很少,大都是道家警世之语,但词格却很高。所以,明初人朱权在《太和正音谱》中评其曲如“幽谷芳兰”,也是赞叹他的散曲意境的超脱与辞句的飘逸。 

邓玉宾的散曲散见于元散曲的选本,今据隋树森先生《全元散曲》所辑,共存小令(正宫?叨叨令)《道情》四首、(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三首,套曲(正宫?端正好)一支、(仙吕?村里迓古)《仕女圆社气球双关》一支、(南吕?一枝花)一支、(中吕?粉蝶儿)一支。除(仙吕?村里迓古)《仕女圆社气球双关》套曲是描绘仕女们踢气球的欢闹激烈场面,生动地再现了当时的生活风俗画面外,其余十首曲子则或写浮生若梦,世事如云,劝诫人看破红尘,杜绝“酒色财气”;或将官场的险恶与修道的愉悦作对照,警悟世人荡涤俗情;或描写修道人生活环境的宁静幽美与心境的怡然自得,启迪人一心向道。 

邓玉宾的散曲作品则是体现着赞神仙,咏修道;也就是讲人生之苦:人生如梦,富贵无常,居官得祸;现神仙之乐:心无俗念,自在逍遥,清静长生。他在四首(正宫?叨叨令)《道情》中写到: 

想这堆金积玉平生害,男婚女嫁风流债。鬓边霜头上雪是阎王怪,求功名贪富贵今何在。您省的也么哥,您省的也么哥,寻个主人翁早把茅庵盖。 

一个空皮囊包裹着千重气,一个干骷髅顶带着十分罪。为儿女使尽些拖刀计,为家私费尽些担山力。您省的也么哥,您省的也么哥,这一个长生道理何人会。 

天堂地狱由人造,古人不肯分明道。到头来善恶终须报,只争个早到和迟到。您省的也么哥,您省的也么哥,休向轮回路上由他闹。 

白云深处青山下,茅庵草舍无冬夏。闲来几句渔樵话,困来一枕葫芦架。您省的也么哥,您省的也么哥,煞强如风波千丈担惊怕。 

四首曲子都是劝诫人一心向道的,但又各有侧重。第一首写人生的贪欲,此曲重点谈“财”、“色”的无益,“财”是“害”,“色”乃“债”,只能浪费光阴惹得阎王“怪”,更何况“功名富贵”也是虚幻,只有早早置身其外。第二首也写人的贪欲,重点谈“财”、“气”,曲子一连用了:空皮囊”、“干骷髅”、“拖刀计”、“担山力”四个比喻句,形象生动地说明殚思竭虑贪欲的危害,只有摒弃“财”、“气”,方得长生。第三首曲子则用因果轮回的观点来说明福祸不定善恶必报的思想,有警世劝善的作用。第四首曲子描绘隐居生活的恬适逍遥以及环境的赏心悦目,为人们展现了一个与仕途、世俗截然不同的场景,从而劝诫人们涤荡俗情,潜心修道。每一只曲子中都有两句“您省的也么哥,您省的也么哥”,更可知道曲子的目的是警悟世人。 

邓玉宾在各种物累之中,特别强调了做官的风险。这固然有劝诫之意,但更主要的恐怕是他有切身体会。他在(南吕?一枝花)、(中吕?粉蝶儿)和(正宫?端正好)三支套曲中,把做官之难、之险,古代忠于职守的文臣武将不知此理的悲惨遭遇,“急流中弃官修道”的必要性,隐居乐道的自在放任和设想中天国秩序的美妙辉煌,都作了淋漓尽致的描绘。他认为做官就好比“连云栈上马去了衔,乱石滩里舟绝了缆。取骊龙颏下珠,饮鸩鸟酒中酣。”他说:“想这荔枝金带紫罗袍,刑法用萧曹。”“鼎镬斧钺斩身刀,轻轻地犯着,便是天条!”“比着他有使命向门前呼召,吓的早吃丕丕的胆战心摇。”“若一朝,犯制条,凶星来到,一霎儿早不知消耗!” 

退稳山林之后就不同了:“两轮日月是俺这长明朗不灭的灯笼,万里山川是俺这无尽藏长生药篮,一合乾坤是俺这养全真的无漏仙庵。”装扮与环境是:“鹿皮囊草履麻袍,翠岩前、青松下,把个茅庵儿围抱。除了猿鹤,等闲间无人到。”生活内容是:“直睡到日齐高,白云无意扫。一盂白粥半瓢荠,饱,饱,饱。检个仙方,弄般仙草,试些丹灶。”“俺只会春来种草,秋间跑药,挽下藤花,班下竹笋,采下茶苗,化下道粮,攒下菜蔬,蒲团闲靠。则待倚南窗和世人相傲。”“不知俺闲乐陶陶,木碗柳瓢,乞化村醪。醉得来前合后倒,又带槽随下随高。都是教酒葫芦相与酬酢。归来醉也藜杖挑,过清风皓月溪桥。柴门掩上无锁钥,自颠狂自歌自笑,天地如我这草团标。”这些形象具体的隐居生活的描绘,读来不仅没有任何重复之感,而且饶有兴味。 

邓玉宾的三首(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闲适》散曲,也体现了他“弃官修道”思想和选择的心声: 

穷通一日恩,好弱十年运。身闲道义尊,心远山林近。尘世不同群,惟与道相亲。一钵千家饭,双凫万里云。经纶,斗许黄金印;逡巡,回头不见人。 

乾坤一转丸,日月双飞箭。浮生梦一场,世事云千变。万里玉门关,七里钓鱼滩。晓日长安近,秋风蜀道难。休干,误杀英雄汉;看看,星星两鬓斑。 

晴风雨气收,满眼山光秀。寻苗枸杞香,曳杖桄榔瘦。识破抱官囚,谁更事王侯。甲子无拘系,乾坤只自由。无忧,醉了还依旧;归休,湖天风月秋。 

三支曲子表达的思相一致,但侧重点不同:第一曲抒发修道的志趣,其中“尘世不同群,惟与道相亲。一钵千家饭,双凫万里云”更表达了立志修道的决心不可动摇;第二曲描述浮生若梦,世事如云,仕途险恶;第三曲从时空展现修道环境的宁静幽美,生活的怡然自得。 

邓玉宾散曲的语言警拔生动,浅白通俗。他善于使用俗语、口语。这使得他的作品流畅清新,活泼放逸。他选词炼句而不着痕迹,行文气势奔放,酣畅淋漓,元散曲家中堪与马致远相比。像“谁羡他登金马上玉堂,碧油幕莲花帐;白鹿坡前元戎将,五更鼓角声悲壮。比及到凌烟阁上功臣像,经了些阔剑长枪。”“不如俺悠悠一溪云竹笋香,厌厌厌三月火桃花浪,纷纷纷千顷雪松花放。拾拾拾瑶草芳,采采采灵芝旺,来来来长生药都无恙。”(8)渲染得真如世外桃源般的清新幽美,甚至连“一钵千家饭”、“乞化村醪”的苦行生活也充满了诗情画意。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