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大师风范齐天地——深切怀念闵智亭会长仙逝十周年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王书献     时间:2014-01-22 17:57:49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听着窗外呼啸的北风,凉风刺骨。虽然天空不见一丝雪意,但盼雪的愿望把我的思绪拉回了十年前。一个雪夜,受远方友人之托,去医院看望病重住院的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闵智亭大师,并送花篮。当时大师已住院月余,虽然病情不见好转,但一向坚强的他精神很好,看着送去的花篮,微笑着说:“谢谢。我病了让大家操心,对不住----”岁月无情,转眼大师已归真十周年。斯人已去,风范长存。他拳拳爱国之心,虔诚爱教之情,慈俭朴素之德,永远值得道教后人继承和学习。

拳拳爱国心

大师是个民族意识很强的爱国道长。他俗籍河南南召,家境殷实。素好读仙道之书。中学毕业后,他目睹日寇侵略者的罪恶行径,遂放弃家人要其经商的打算,毅然作出了独善其身的选择-----于1941年入华山修道,从此开始了他为之奉献毕生的道教事业。

由于这种特殊的出家因缘,也由于道教文化鲜明的民族性的滋养,大师具有强烈的民族气节。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发起举办了新中国第一次(西安)国际道教学术研讨会,会上日本学者提出了“道教在中国,道教研究在日本”的观点,这在中国道教学研究方兴未艾的当时,似乎是事实。但主持会议的大师听着觉得非常刺耳,他坚信党的宗教信仰政策不会变,道教学研究的繁荣一定出现。因此当即提出了反驳:道教在中国,道教研究也一定在中国。赢得的与会学者的尊重。

2000年联合国在其总部召开了“世界宗教和精神领袖千年和平大会”,大师代表中国宗教代表团在会上作主旨发言、致祈祷辞,展示了中国宗教界的良好形象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在中国代表团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有位西方记者向他提出了刁钻的问题:中国共产党是无神论者,怎么能领导好宗教?五教没有矛盾是不是信仰?使各教发展。大师义正词严地回答:“我们宗教之间是相互尊重才无斗争。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是无伸论者、无宗教信仰,所以在处理宗教事务上才无倾向性,才能正确对待宗教,并能对各个宗教一视同仁。如果领导有信仰,他就有可能带着信仰而产生倾向性,导致各宗教之间发生矛盾冲突。”充满机智的真挚之言,宣传了我党的宗教政策,回击了西方敌对势力的歪曲,受到了在场中外记者的好评。

大师身在玄门,心系祖国完全统一。无论参访台湾,还是接待台湾回大陆参访团,他利用一切机会向台湾同胞介绍大陆的宗教政策和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宣传“一国两制”的方针。2002年冬,中国道教学院首次接收台湾道教界进修生。大师明确指示;这是台湾道友第一次回大陆学习,要无偿提供教材,义务讲课,安排好吃住,使他们感受到家的温暖 。进修生傍晚到京,学院于晚上八点举行欢迎座谈会,大师晚上一般九点休息,我们怕影响他休息,而且天气寒冷,劝他不要参加,我们转达他的问候。他说:道友远道而来,越晚他们越辛苦,我是会长,更应该看望他们。他们感受到热情,回去宣传,会有更多的道友、同胞来参访、学习。交流多了,认识就会一致,有利于弘扬道教,更有利于祖国统一。进修结业座谈时,台湾道友饱含深情的说:“这次学习不但使我们认识到道教根在大陆,更真切感受了一家人的温暖。回去要把我们的感受告诉身边的人。”我不禁又想起大师在2004年10月住院前夕,抱病亲自陪同台湾道教大陆参访团到陕西、河南等地宫观参观访问。他是在以自己行动去感染台湾同胞心向大陆,心向统一。

大师向拜访他的客人介绍道教礼仪时,常常强调:抱拳作揖是中国传统礼仪形式,中国人行中国的恭手礼,我认为是最文明的,比接吻、拥抱、握手都文明。中国人对中国神行中国礼,祖先有灵,一定会很赏识。一个民族各有其礼俗,保持其民族礼仪风俗,正体现着自己的民族性,大而言之是一种民族自尊心的表现,不能认为是小节而不拘。

大师长期担任中国道教学院的领导职务, 十分重视学院的政治理论课教学,重视对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要求担任政治课的老师一定要政治过硬,教学要理论联系实际。即使在病重住院期间,还叮嘱前去看望他的学院任课老师;“要把好政治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祖国,是道教的优良传统;政治课教学有特色是道学院的好传统,一定要继承和坚持。”他常常告诫学生;一个虔诚的道教徒,也一定是一个爱国的道教徒。因为道教神仙信仰中,以“有功于国,有德于民,死则祀之”,崇奉对象既有中华人文始祖,又有圣贤先哲。尊崇中华民族始祖和圣贤,是一个中国人应有的爱国情怀。

大师在《道教的优良传统与道教徒的修养》一文中写到:自觉履行对社会和国家的义务,维护社会安定和祖国统一,爱国爱教爱社会主义,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搞好宗教活动的管理,这对一个道教徒来说,是应该做到的起码道德要求。在给“道教界中青年骨干人士读书(研讨)班”讲课时,对于道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问题,他说:“相适应,是要在政治上相适应。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全国各族人民最大的政治,我们道教徒首先是国家的公民,应该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贡献,坚持‘四个维护’,依法管理好宗教活动场所,随着社会主义发展的各个阶段调整我们自身建设,革除那些封建迷信活动和不过问政治的观念,要关心国家大事,加强政治学习,爱国守法,坚定不移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这就是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大师为人光明磊落,和党和政府肝胆相照。他担任全国政协常委,多次在政协会上对一些地方政府部门违反宗教政策的做法提出批评。积极建言献策,记得国家宗教局组织编写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理论课教材出版后,大师坦陈建议:爱国主义教育要舍得投入,教材应免费发送,使学生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亲切和关心。

的确,大师其言其行,无愧于“中国共产党忠诚朋友,我国著名爱国宗教人士”的崇高评价。

虔诚爱教情

大师对其信仰的道教虔诚热爱,一生奉献道教事业。

他十分重视道教人才培养。从1986年担任中国道教协会副秘书长起,直到担任会长,一直给道学院讲授《道教仪范》、《道教经韵》。编写了《道教仪范》、《全真正韵谱辑》、《五祖七真高道传》作为教材。为了培养高质量的人才,大师倡导道教知识专修班(道学院前身)学制从半年该为一年,力主建立道教学院,扩大招生。支持修改《中国道教学院章程》,使道教学院成为第一个分专业的全国性宗教院校,为学院正规化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培养高层次道教人才,在他建议和支持下,学院举办了首届研究生班,并亲自担任导师。大师思想解放,2001年,他提出:学院要尽快开设计算机课。他说:“掌握了计算机技术,可以更快地向世界传播道教。”当学院计算机教室布置好的当天,他高兴地走进去,边参观边勉励在场的同学:“一定好好学,将来在网上弘道,传播正信。”2002年“亚宗和”大会议后,大师告诉我:“一定要让学生重视外语学习。这次亚宗和会议,许多宗教领导人会说英语或是宗教徒当翻译。我们不会说,交流很不方便。如果我们道教也是自己道士当翻译,那多好呀!”后来他又在给学生讲课时语重心长地说:“外语是一门工具。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提高,道教作为传统文化一定会受世界瞩目,也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想了解道教、信仰道教。现在不掌握外语,将来就会被动。”大师关心学生的生活,每届新生报到后他都要亲自到学生宿舍看望,并到学生食堂检查伙食,叮嘱管理人员:小道友们刚来,生活上可能不习惯,要多照顾他们。

大师对道教的前途充满信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他在回答学生提出的“关于道教前途的问题”时,毫不犹豫地答到:“我对道教的前途充满信心。因为第一,有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第二,道教有优秀文化和优良传统:第三,有你们这样年轻的道友们。”到了二十一世纪,在谈起道教前途时,大师更是充满信心。2000年他出席联合国“宗教与精神领袖世界和平千年大会”回国后,高兴地告诉年轻道友:“我荣幸地代表中国宗教代表团在大会上作和平祈祷,并作主题发言,我富有中华民族服饰特点的着装、饱含道教义理和道教智慧的祈祷辞,引起了与会各国朋友共鸣和高度评价。这是道教走向世界的好兆头。现在不但东南亚许多国家有道教组织和宫观,欧洲、北美洲、大洋洲也有道教组织和道观,因此,我对道教成为世界性宗教、能为全人类服务充满信心。”随着道教国际交往的增多,港、台等地区道教界希望大陆牵头成立一个世界性道教组织,更好地弘扬中国道教文化。大师认为道教根在大陆,大陆道教界应当担当此任。于是向有领导书面提出了适时“成立世界道教联谊会的设想”,受到领导的肯定,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落实,大师突然仙逝,设想竟成遗愿!

大师为维护道教界合法权益,奔走呼告,多次向中央领导反映道教界的呼声。我们知道,道教全真祖庭-----陕西户县重阳宫、四川都江堰二王庙,都是大师直接向中央领导反映才得以交给道教界使用和管理。我们还知道,大师对道教学院发展、建设十分关心,在各种场合呼吁有关部门支持中国道教学院建设,病危中还在询问校舍建设立项进展情况;他曾先后两次向中央领导反映道教学院院址问题,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现在中国道教学院新校建设已经完成,大师遗愿实现,灵居仙乡的他一定欣慰。大师于2003年6月大师致信贾庆林主席反映陕西佳县白云山道观政策落实问题,9月贾主席作出重要批示。四川成都二仙庵落实政策问题,由于涉及补偿资金,多年得不到落实,不妥善解决会引发影响社会稳定问题。大师不顾炎热于2002年夏亲往成都,主持召开有当地政府主管部门参加的座谈会,会上他力陈党的政策,批评有关部门侵占道教界合法权益的错误做法,促成了问题的妥善解决。当地道协负责人说,闵会长使我们一年节约(补偿金)几十万啊!提出要感谢大师,大师平静地说:“我作为会长,应该维护我们的利益。要感谢就感谢党的宗教政策,那是我敢说话的‘尚方宝剑。’”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