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油麻菜问道录:终南山(10—21)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油麻菜     时间:2012-03-23 08:33:50      繁體中文版     

(十一)知道不知道

 2011年04月04日 11:13 

小时候我曾经挤进邻居人群中,看大人们用沙盘、簸箕、铁钉和香在跟70年下凡一次的七仙 女姐姐们问答......年轻的时候很着迷地读过柯云路的《大道行》,然后使劲地把自己的双腿拧成双 盘......再后来去过很多道家名山龙虎山武夷山冠豸山太姥山嵩山,也试着感受道家气息......可是 道教道家在我心里总是模模糊糊隐隐约约,那些依依呀呀铿铿铿的道家音乐还有错综复杂像是古戏的 罡步我不喜欢,神仙鬼怪既没看见也没法相信......所以我喜欢《水浒》、《三国》、《七侠五义》 要甚于《西游记》、《封神榜》,金庸武侠世界的王重阳全真七子无尘道长对我来说也没有萧峰段誉 黄药师风清扬来得过瘾......

人到中年开始接触中医。我看到一位道家八卦掌的后人中里巴人在说《求医不如求己》,他 说“道”的意思是“方法”,五千多年来,道家思想一直是中医的核心。还有 一位叫徐文兵的医生讲《黄帝内经》时也说“中医的源头在道家”。当年青年徐文兵学中 医多年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正为中医消得人抑郁时,在美国遇见了一位姓周的老师告诉他了解中医 须要从道家入手,醍醐灌顶后徐文兵开始了解道家真正走进中医。这么说我纪录中医也少不了道家的 道医?是啊,在药王山上徐文兵兄说你看古代的十大名医有几个不是道家的人?

有机会在成都拜会了道医太素脉法的传人陈云鹤道长,这是我接触的第一位道医。陈道长16 岁追随尤宗法道长开始学道习医,后来又拜过贾铁涛多宝道人、上海城隍庙的陈莲生道长为师。有近 二十年时间他一直在遍访名医千金买方,终于慢慢形成了自己的道医思想体系。那天我们在茶馆聊了 好几个小时,听道长他的快乐—逍遥—成仙的神仙之路,听他说生命在于慢动、在于静止 、在于脊椎的生命哲学,听他说“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治疗思路:肠胃为中心,两肾 为基本点......陈道长说他听了徐文兵老师讲的《黄帝内经》很鼓舞,因为终于有人敢在国家级的电 台上谈论道家的“三魂七魄”,他请示过自己的师兄,师兄们同意他把更多的道家修行思 想理念写下来传播出去......

伏羲女娲神农黄帝......八卦易经河图洛书......神农本草桐君采药录黄帝内经......重新 开始了解道家的日子,好像自己又回到儿时挤进大人们围绕的那个沙盘,在铁钉缓慢划过沙子的轻响 中听他们和另一个世界的人对话,和传说中的老祖先对话,可惜我还是听不懂。         

拍摄中医近一年时,我忽然还有一种很强烈的很强烈的期待:我要走进一座用青砖砌成的道 观里,四周松柏围绕......这个念头产生不久,就接到萧宏慈大哥的一个关于辟谷的电话,然后我来 到了福建福安的牛童宫,遇见了传说中隐修的萧道长,然后在萧道长的引荐下来到海南玉蟾宫,全真 龙门派第21代传人百岁高龄的张至顺道长出现了,在见到道长的第二天......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 两个月时间里。

在后来的三个月时间里我三次拜访玉蟾宫五次走进牛童宫,和道长们生活在一起,每天早晚 给祖师爷磕头敬香,在日出时分练习《八部金刚》,我们白天看书读经或是听老道长论道。“一 日不作一日不食”,所以即便顿顿素也吃得安心怡然,餐尾我们还学着老道长用馒头把碗底抹得 干干净净颗粒不剩......简单真实的道家生活我发现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只是我们身边没有人试着 去做而已。

关于道家的了却生死羽化飞升的神仙大道,说真的直到今天我都觉得和自己无缘。你问我世 上有没有神仙?我回答不了。不过既然你我都抱着疑问好奇,那我想为什么我们不平心静气试着走近 道家去了解一下呢?不少道家人都说张道长是当今浮在世面上难得的身体健康头脑清晰的前辈高道了 ,呵呵,即有此机缘,所以我请求老道长同意我追随他,无论上终南山还是下海南。即便我不懂得那 么高深的道家思想,至少我可以听到点看到些什么?我会用我的摄像机、相机和笔把咱们老祖宗的数 千年神仙梦记录下来,这事还是有点意义吧?

原来和我一样,对走近道医、道家和终南山充满期待还有很多人呢!最坚决的是陈山民兄, 他居然计划用三年时间离开上海,用心去感受终南山和老祖宗亲近。

一周前,我跪坐在牛童宫大殿的蒲垫上,再看自己熟悉的李道长陈道长为太上老君生日做法 会诵经走罡步时,已经觉得非常亲切享受了。

用一种开放的心态去接受自己所不了解的世界,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进步吧。有那么一刹那, 我感觉自己回到很多年前在产房等待儿子出生的那种心情:一个我从来不曾谋面但将会是我最亲近的 那个人就要出现了...... 

 

(十二)草上飞 

2011年05月28日 17:02

从西安向着宝鸡方向开了近四个小时的车,终于来到大山脚下公路的尽头海拔将近一千米的 一个村子,通向终南山八卦顶的小路就在眼前。自去年年底遇见萧道长、张至顺道长到现在,仅仅半 年时间我就走近道医走入道家来到八卦顶面前,顺利得有如神助,也许这就是他们说的“道缘 ”?

这次随张至顺道长、许小慧师兄一同进山问道,还有西安八仙宫的王道长、艾医生夫妇、一 刀兄弟,以及新近追随老道长的观道长。

这是张至顺道长给自己准备的背包,里面是五本他最常读的经书和一两件简单内衣。

每每遇见求道者,老道长脸上的表情就会变得很严肃:“你真的准备好了?准备把自己 所有的东西都抛弃掉?你所有的财产甚至你的家人?”他从来不问你求道者读过几年书现在收入 多少开的是什么车家里有几间房。对于追随自己的弟子,给自己师父做了十七年饭才问到道的老道长 会变得更严厉:“现在的人昨天拜师,今天就想求道,你做了多少功德?你读过几遍《道德经》 、《太乙精华宗旨》、《太上老君清净经》?”

躲在一遍扛着相机摄像机的我现在多少明白了一点:只有放下手上、心里的重担,才可以担 得起道啊!记得禅家也是这么说的:你杯子里的水不倒掉,我怎么把我的倒给你呢?

出发啦,走在队伍最前头的是张道长和西安八仙宫的王道长,看看人家出家人轻装上阵健步 轻盈。

再看看这边我们几个“访道爱好者”的大包小包还没收拾停当呢。

登山专家一刀的包最重近三十公斤,帐篷睡袋炉具各色户外装备齐全......我呢,摄像机、 配备三枚镜头的相机、录音笔后备电池存储卡......艾医生的包里则是各种药品针灸包......难怪老 道长看了直摇头。

张道长年轻时候的绰号是“草上飞”、“水上漂”,曾经一天跑下来 一百二十里山路!现在一百岁了,刚坐了四个小时的车,后面还有二十里的一千多米海拔的荒路没问 题吧?

张道长常年在终南山一带生活,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在宝鸡附近山里开始寻找修行点,跑遍 大山之后终于在一个叫做八卦顶的地方找到了自己的梦想宝地,在那盖了一座茅草屋。1998年,张道 长又带着五个木工师父来到八卦顶,建造了一座叫做八景宫的小木屋。

漆树。据说生漆也是一味好药,艾医生说这能活血化瘀,治疗血痹淤血。

14岁就开始追随老道长的许小慧师兄说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进山的情景,那天从天王镇师父 的烽火台道观到八卦顶,一行二十余人挑着馒头锅碗盖房子的各种工具,走了整整十几个小时,晚上 十一点才到达目的地。后来师父带领她不断寻找更近的进山路,直到开辟出眼下这一条。“在这 条路上我哭过两次,主要都是累的。一次和师父各背着三十斤的粮食,结果遇见大雨,想到半夜回到 山里还要做饭整理住处,就难过的大哭起来。”小慧说师父那时候还安慰她,天下没有一直下不 完的雨的。

“这十四年我和小慧背进山的粮食至少有两千斤!”百岁高龄的老道长胡须有点 翘起来。

“你还说呢,现在我们还有一百多斤九八年的面粉,都酸啦。”转眼小慧又笑面 如花:“每次有客人来我们就很高兴,包饺子包子做馍馍,这回人多,你们又可以帮我们多吃几 斤酸面粉啦。”

第一个休息点是在走了一个小时之后,老道长说:“现在大家吃点干粮,后面开始真正 的爬山了。”我们的户外专家一刀兄弟已经一身汗透,预感到自己今天会下场悲壮。

山路越来越陡,我们正在从一条海拔一千米的山谷奋勇攀登向两千一百米高的山脊。

当年的“草上飞”依旧从容不迫走在队伍的前头。“师父,您歇歇慢着点, 后面的年轻人跟不上来啦!”我听见王道长在嘀咕:“您是不是练过轻功啊?”老道 长说当年还真有不少人找他比试脚力甚至武功,“不过我真没练过什么功夫,咱们修行人嘛,周 身气脉通畅,行走平稳,所以不像你们那么累。”还真是啊,老道长停下休息的时候只见到他擦 汗,从没听见他大喘气呢!

和我们同行的三个伙伴,一位帮忙背行李的村民大姐,一位叫嘟嘟来凑热闹的京巴狗,还有 一位安安静静的在编织袋里......小慧说,她才是真正的草上飞!

 

终南山(十三)——回家 

油麻菜 2011年05月30日 06:26 

我们是上午十点十五开始进山,下午十四点时走在最前面领路的老道长说再爬上这道坡,我 们再休息一下,后面就是平路了,离八卦顶的庙也就不远啦。

登山的队伍渐渐拉长,身强力壮的一刀兄弟已经远远落在后头消失在密林里。四十岁的人壮 汉走不过一百岁的老人,嘿嘿,这问题肯定不是出在体力上。脑袋忽然冒出一种想法:每个人的身心 的状态和他随行包里面的东西是很接近的。不是吗?你没有看清前途患得患失顾虑丛丛,自然包中什 么都不缺少,身上背负的东西一定很重......难怪很多中医高手治病是从少吃药不吃药开始的,先减 轻身体的负担,肝脏的压力......

在西安听一位想学吹箫的朋友说她问老师:我身体单薄气虚吹得动箫吗?老师说:那我们可 以省着点用气啊!生活要做减法,好钢用在刀刃上,道理很简单,做到真的难。

张道长在一处大石头上给土地爷爷磕过头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一片开阔地。在许小慧师兄拍 摄的照片里曾经看见过同样的背影。我们已经来到传说中的八卦顶。

原来这片地是种中药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张道长就在这一带帮助药厂看仓库。这里地势平 缓,朝阳,四周被群山怀抱,旁边有道溪流,最初道长计划在这修建一座小庙的,可是这边上山采药 的人来来往往太多了,于是改选在离这不远的另一处高地。

顺着林间小溪穿过一片长满蕨菜的密林,走过曾经住着野鹿的石洞口,在鸟的鸣啭声中你会 望见一片蓝色的屋顶,我们到家了。

这里蒲公英盛开

松柏青翠

百鸟争鸣

家门还没打开,小慧就说赶紧请草上飞出关,原来是只精神抖擞的猫咪啊!去年下山的时候 ,他们把她寄存在老乡家,现在已经有身孕了,“很快我们就有一窝猫啦。”山里各种老 鼠横行,最多的一天她曾经抓过七只老鼠!

日之夕矣,炊烟起来。深山里只有一座木屋一座土屋,土屋已经半垮,木屋的屋顶蓝色彩钢 板是张道长东北的弟子帮忙刚换上不久,去年冬天差点又被北风刮跑。

这座木屋就是张道长称作八景宫的庙。庙有四间房,一间神殿、两间卧室和一间厨房。一进 门,老道长先给老君爷点上三支香,再给灶君爷上三支香,说“老君爷灶君爷弟子回来了 ”。最后三支香是给老君爷右手的一座小木屋造型的神龛上的,老道长掀开上面的小布帘,看到 里面一张古旧的黑白女人像片时哽噎了:“娘啊,儿回来了。”

小时候,因为家里三叔参加了共产党被国民党追查,张家原本小康的日子从此没落,他们变 卖了家财保全了性命,开始乞讨为生。

16、7岁那年的一天晚上,正在为一所小学校做饭换取旁听学习资格的张至顺听见有人在敲后 窗,是弟弟。弟弟说家里三天没揭开锅了,能不能给点吃的啊?张至顺赶紧给弟弟两个馍馍吃,顺便 又包了一大包面塞在弟弟的怀里。可是正当他们出门准备回家看老母时,恰巧遇见了村里的保长。偷 粮的密秘被发现,张家兄弟跪在保长面前哭诉家里实在没粮了,保长看上去一脸同情,说这样也不是 办法啊,我慢慢帮你们想一个长久之计。

没多久,保长通知张至顺去参军,参军可以换来十三担米和十块银元。“因为做了错事 ,我只好认了。可是最后我家只得到一担半的米和两块银元,其余的全让保长吞了。”那是太久 太久以前的事了,老道长说起来已经没有愤怒。

当了几个月兵的张至顺终于找到一次机会逃跑,跑进了一家道观,在终南山出家。道观里的 生活张至顺还是一点不顺,他每天要为师父师兄弟道友和香客们做八九顿饭,累得在厨房里晕死过几 次。他又逃跑了,这回跑进深山里。据说这期间顶替他做饭的师兄一个上吊自杀(未果),一个跳 崖 ......躲在山里的张至顺没吃没穿,不得不再次回到道观,继续厨房生活。师父慢慢也有了改变, 开 始传他一些修行的法门,还把他送到自己师兄那学道。一无所有的张至顺开始精进,修行功夫一日 千 里,道家修行的四个台阶张至顺已经顺利过了三个,开始最后冲关。

就在这时候他接到妹妹的消息,说有人要强行娶她,求他速速回家救她。

“我去参军的时候,妹妹追了四十里的路,就为了把一件大衣交到我手上。”张 道长说妹妹拉着他的手求他以后一定要把她带走。“我答应过她了”,于是张至顺毅然离 开道观,踏上回家探望母亲和妹妹的路。

“没想到这一回家,我的修行就耽搁了六十年啊!”张道长捋捋自己一把白须, “出家人不该有牵挂的。”

 

(十四)南山采药人

2011年05月31日 08:31 

黄昏时刻,在附近山里的采药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男男女女大约十个人左右,年纪多在四 、五十岁,他们都是山下村庄的山民。这一带山里除了两小时路程外的山谷里还有一个隐修的僧人外 ,再没有别的人家了。张道长沿山脊开的路给采药人行走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他甚至把屋子的钥匙都 寄在一户村民家,让他们在自己外出期间可以随意使用小木屋里的被子、食物、柴木......“这 些百姓生活太不容易了,能提供点方便就提供一点吧。”老道长说现在很多出家人挥霍着百姓供 养的钱吃喝玩乐,一点不知道他们的苦,实在是“下流胚”!(这是他最愤怒时候的表达 了)

现在正是出石菖蒲的季节,采药人说也就是这个月,再过几天菖蒲叶子落了就再也看不见采 不到啦。石菖蒲是天南星科多年生常绿草本,根茎入药,皮黄褐色。采药人说石菖蒲主要生长在山涧 浅水石上或是溪流旁的岩石缝中,终南山有很多。

《本草》记载:“石菖蒲一寸九节者良,药农说它每一年只长一节。有人写诗“ 根盘龙骨瘦,叶耸虎须长”来描绘它的形象,还有人诗“古涧坐菖蒲,根瘦节蹙密;仙人 教我服,刀匕蠲百疾。阳狂华阴市,颜朱发如漆;岁久功当成,寿与天地华”说石菖蒲的根茎入 药 ,服之可红颜黑发,耳聪目明、益智宽胸,去湿解毒。进山前正好华医生也给我电话,说起 在三清山收购到一批石菖蒲,不过他说江西的才是最好的。

我问老道长,既然菖蒲这么好,你吃这些东西吗?

在一边的小慧师兄插嘴了:“上次有人送了一根野山参给他,他喝了一口就给吐了 ”。在老道长看来,平平淡淡的东西才是好东西,身体不需要的永远无意义。

新鲜的野生天麻!一刀兄一又激动了,全买下!说是拿回家炖老鸭汤。可怜他沉重的登山包 啊!

终南山黄精。这是道家辟谷修行常服用的,记得萧道长说黄精以终南山海拔两千米以上的为 最佳。

这黑乎乎的是啥呢?

看这些采药人采药砍柴身手矫捷力量无限,总是开开心心很健康的样子。可是小慧师兄说这 些采药人辛苦采药挣到的钱,最后都送进县医院买药吊水去了。艾医生说:“我们中医把这些辛 勤劳作生活贫困的人称作藜藿之民,他们的身体总是在劳作运动,因此没什么病,即使有病也易治。 大部分城里人我们称他们是膏粱子弟,心神消耗的太厉害,体质娇嫩易得病,而且七情病居多,很难 治。”艾医生说这些山民的常见并无非是风湿、胃病和一些妇科病......说是以后会寄一些药粉 到小慧师兄手上,请她分发给需要的人。我从艾医生那又学到一种简单的看人办法,就是看一个人的 型和气,型厚气轻的是富贵人,型薄气轻的是神仙人...... 

老道长当道医的时候,自己也采药,他说宝鸡城里药铺的四百多种药只有几样没采过。山里 的药农听了都惭愧了,说他们只认识菖蒲、猪苓、芍药、黄精、天麻等十来种中药。小慧说最早她和 师父住在山里的时候,采药的人很少,一年只有春夏两季偶尔出现,那时候菖蒲一斤七八块,可是现 在药价倍增,去年菖蒲一斤可以卖四十块今年都五十块......采药人的数量也就跟价格一样成倍地增 加......

见我们老是用眼光直直看着他们,正准备吃饭的采药人多半以为我们饿得不行了吧?索性把 自己的饭碗端到艾医生面前,“饿了你们开口说话,在山里跑的都是一家人! ” 

 

(十五)山雨常清净

2011年06月02日 11:40 

山中阴晴多变,天气消息主要来自新进山的采药人和小慧师兄的一台破收音机。天快黑的时 候,小慧师兄把房子前的桌椅全收进屋内,她嘟噜一句:“我们每次回到山里,半夜一定下雨。 ”

猫咪草上飞在房前屋后的山林溪涧边巡查了半天,重新了解半年来八卦顶老家的变化后,在 天黑时也回来了。她就快要下仔,小慧师兄说明天要帮她造一个够好几只小猫咪住的窝。

半夜真的雨来了,气温骤然降低,我、一刀、艾医生两口各自一顶帐篷,估计大家和我一样 都在睡袋里蜷成一团了吧。自从05年之后,我的大部分精力都在航海上,少有机会在山里游荡,这次 使用的派格登山包已经尘封多年开始老化,背起来轿子样吱呀作响。山、海,有时候我都说不清我更 爱哪一个了。

采药的山民五点就起床了,像集体公社一样分工砍柴、烧水、做饭,说说笑笑很开心的样子 。天气预报说还会下两天的雨,所以他们中间有很大一部分人准备趁着雨小往山下回。下山的路这时 候一定很湿滑,不过对这些山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小慧师兄说这些采药的人很快会走光的,因 为呆在屋里没电视看他们会受不了。

时间在山里停下来了,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脑电视没有交通工具,我们排成一排站在屋檐下 看着山里云来雾往,细数阶前的雨滴响,然后任思绪随风飘荡。房前种着十来株松、柏树,都是老道 长和小慧师兄从山里移植过来的,他们还曾经种过两株栗子树,可惜没活下来。我们面前这几十平米 的操场,也是老道长师徒俩花了整整两个月平整出来。还有那块打坐用的大石头,几位工人师傅怎么 也搬不动,还是老道长想出了用木棍放在石头下滚动的办法推过来的。这深山里的一草一木一石,都 是心血所聚来之不易。    

下雨天,最好的闲聊天,大家围坐在老道长身边像是享受一团炉火的温暖。

“我没有朋友,是个孤独人,修道的人不需要朋友,但是我有道友。”张至顺老 道长说,“当今社会有吃有喝有权有势的人朋友多得很,等你一不当官,一困难了,那再看看有 没有朋友?老话说穷站大街没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还说酒肉的朋友,米面的夫妻,都是实在话。 ”我坏笑地冲着艾医生夫妇说赶紧多准备点米面啊。

认识老道长半年来,我还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什么夸奖人的话,“老修行,您怎么都不夸 奖后辈几句呢?”

“我是个直人,不喜欢说好听话,那些说好听话的人多半是有目的的,一个人要是连续 跟你说了三遍好话,你要小心了。这几十年我在外落了一个什么话——张道好骗。其实我 知道三个多两个少,下了雪我也知道快点往回跑,我不是个傻子。不过是能不计较我就不计较,有些 人我知道你是在骗我,但是我答应你了我也做到,你可以骗我一回两回,不过第三回我们就不往来了 。”

“现在修道的人比以前历朝历代的都多,妖魔鬼怪也都出来了,鱼龙混杂,人心乱了, 有时候把道给你们明说了你们也不注意。很多拜到我的门下的,就是有些好奇。过去的人为了学道在 外面一访道几十年,现在你们才爬了个八卦顶的坡吗,爬这个坡都不容易,你说往天上去能容易吗? 有谁可以一点功夫不下一点苦力不吃就能爬到天上去?”

打坐,安安然然清清静静做就行了。《清静经》说“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 ,人只要能安安静静坐在那,天地的能量才能够回来。“打坐干什么?修神仙?一身的杂物你心 里乱巴巴的堆积的东西跟这个屋子一样满满的,你身上的主人被这些东西压得都没去处,消耗得力量 都没有了,哪里还有什么打坐的力量?这不是笑话嘛。”

“人要吃五谷养身体,那个神他也要吃东西”,他吃的东西是什么?老道长回答 :“食其时,百骸理,动其机,万化安......”

“你要是不能得到做神仙,你的命就由不得你。你命里注定死在哪你挪不动。你怎么死 ,在坑里死在洼里死冻死饿死都是一定的。你的寿数可以增可以减,你做了好事增寿,你做了坏事减 寿,不管你增减多少年,你死的地方还要回到注定的地方。南斗主生,北斗主死......”这样? 这话传出去保险公司是不是又要修改它们的条款啦?

望着门外纷纷扬扬落个不停的雨,老道长又想起那年为了救妹妹离开道观赶回家的那段伤心 往事,“我一路要饭往回赶,有一天人家给了我一碗猫吃剩下的饭,加上一点面汤,我用棍子一 挑碗里的东西,黏答答老长,我是学医的,明知道吃了一定生病中毒,可是当时出家不久年轻执着, 想当年吕祖师爷连马粪都吃下去了,于是一咬牙把猫饭喝了下去......一小时后肚子疼得不行,跑啊 跑终于跑到一家道观,敲开门就昏过去了,这一昏就是47天......”等他终于赶到老家,妹妹已 经被迫嫁出十天...... 也许,这都是定数啊!”

 

(十六)春雪忽来袭  

2011年06月04日 12:01

下了一天的雨,气温越来越低,我们的衣服都由短袖T恤改成抓绒毛衣之类的冬装。整个白天 留在山上的采药人不是躲在火炉边打牌,就是猫在被窝里打盹。

天黑前,经不住老道长的一再劝说,艾医生夫妇、一刀和我离开帐篷住进了木屋边的一座半 塌土屋储物阁楼,睡在板车车轮和一人高的大木锯以及许多建房废料中间,我们谈的最后一个话题是 :“时代不同了,老先生不知道咱们帐篷有多防水干燥垫有多抗寒睡袋多保暖,明天一定让他进 帐篷参观一下感受现代文明的魅力......”

子夜,暴雨如注,我们住的泥屋屋顶开始漏水,大家又都跳出睡袋戴上头灯,一顿忙乎,终 于用了一个尿桶两张塑料布三个采药人厨房偷来的大碗控制住了局面。

一早被采药人咿呀的开门声和激烈的说话声吵醒,原来他们正在讨论灶台的三个大碗哪去了 ?我们躲在被窝里笑个不停。当我第一个穿戴完毕下了阁楼推开门准备出去还碗时,被门外的景象彻 底惊呆了!

下雪啦!五月飞雪!世界一片白茫茫,接过大碗的采药人说这是开春后的第三场雪。

知道猫咪为什么天黑了回家,知道老道长为什么催促我们进屋睡觉不要呆在帐篷里了吧?

我们的三顶帐篷被十几公分厚的大雪压得像一只只蛤蟆似的趴在地上,可以想象如果昨晚住 在里面会有多狼狈!

进山之前我认真跟小慧师兄咨询过终南山这个季节气候的,她说少有降水比较干燥,所以我 只带了非常舒适的透气面料的登山鞋,眼下只好站在屋檐下,看着这三个没有内部消息什么行李都背 上山的户外老鸟菜鸟们在雪地里撒欢开心。

瞧这三个城里来的乡巴佬,越玩越开心,连摄影师都不放过。

原本计划送张道长上山之后就回西安的王道长这下心安理得地留下来,作为道家人都希望有 机会和张至顺道长这样的老修行多处几天。昨晚老道长担心他太冷还让他和自己挤一张床,一早王道 长悄悄跟我说:“不得了啊,老道长一个晚上都在打坐!”

新近追随老道长的观道长家在河南,出家十几年,辈分上要称老道长“师太”。 她身着的蓝色道服在风雪中看上去特别利落。

山雾又起来了,早就听老道长说:八卦顶住处是云窝,每天早晚云都“呼呼”在 屋前屋后来去,这两天见了果真如此。这样的日子,清清静静安安然然,每天坐看云起跟着时光 走......你说这样的日子,活一百岁不难吧?

孟子说“莫友不如己”太有道理了,交往一些在某些方面比我们强的朋友、师长 ,你的生活状态生活品质一定会有很不一样的提升。这些年来我很幸运,和航海的朋友在一起,就有 机会参加世界最顶级的帆船赛;和有钱会投资的朋友在一起,就买了一个现在看来不可思议便宜的郊 外联体别墅;跟中医在一起,知道了生病不可怕;跟修行的道长们在一起,我发现了不生病长寿的秘 密......现在我还知道怎么看一位医生水平医德高不高了——看他身边亲近的人们身体健 康不健康。

一夜之间满目苍翠的终南山摇身一变,恍惚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么,传说中数千年来在终 南山归隐的老神仙们会来吗?会在下一阵云雾散开的时候飘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吗?我把摄像机相机在 怀里抱得更紧了。

中国历史上的太多高僧大德名士都曾做过“终南隐士”:当年函谷关西去的老子 是在楼观台留下《道德经》,西周姜子牙,秦末汉初时称“四皓”的东园公、夏黄公、绮 里季、甪里,“汉初三杰”的张良,东晋陶渊明,唐代药王孙思邈、仙家钟离权、吕洞宾 、刘海蟾、诗人王维以及金元时全真道创始人王重阳,宋初的陈抟老祖,近代虚云大和尚等等等 等......千百年来,历代祖师大德在这片北抵黄河、南依长江、西遥昆仑、东指大海的终南山里留下 自己的传奇身影,也留下了神秘的中国隐士文化。

望着纷纷扬扬的春雪,我跟老道长说等把中医节目拍一个段落之后,我要自东向西走遍终南 山,好好寻访这片中国人的精神家园。老道长笑了:“这条路我们访道的人都要走的。 ”

又一批采药人顶着塑料布背着药材乐呵呵地下山去了,看来这天气一两天难转好。千百年来 这些善良淳朴的山民始终南山隐士文化的守护者,希望他们永远不要被卷进日益加速疯狂的现代生活 。

也有上山的人。站在左边的老太太腿脚不好下不了山,眼看她带的粮食不够,他们家的老汉 一大早就背着面粉赶进山来。老爷子高寿啊?他三个指头一撮“七十二啦!”吃过饭后老 汉马上还要下山,七十二岁的人一天来回十个小时跑山路,呵呵,这不也是神仙吗?

神仙之地的无敌雪景茅厕!可以入围油麻菜最喜爱的三个茅厕之一,排行第三。

据世界厕所协会统计,人的一生无论长短,使用厕所的时间均为三年。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 短的三年里,八卦顶的雪中森林茅厕是一生难求的绝佳去处。茅厕距老道长的木屋六十八步,在一片 土豆菜地旁阔叶森林边。是去年两位师兄用了三天时间建成。想象一下吧,穿过扑簌的雪花,推开挂 满冰凌的绿叶,在鸟的唧啾鸣啭声中,有六根木棍自由组合三种如厕姿势,拉筋生产两不 误...... 

鉴于八卦顶茅厕交通过于便利,艾医生在八卦茅厕实用手册增补了一条:如厕以咳嗽为号。

 

(十七)食亦有道 

 2011年06月10日 21:20

“你们一天到晚说要求道求道,我其实早就把大道传给你们,可是你们都不知道。 ”张至顺老道长每次遇见那些执着想得到大道的弟子总是一声叹息,“大道太简单了,没 有人相信,很多人修行都从后天入手,什么意守丹田等等,这是一条道,但是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从 先天入手......”嗨,惨了!再往下说我就听不懂了,好像什么火里来火里去什么混沌之先一点 无什么日藏月内......罢了罢了,老道长不是说了吗,想要修行先把手上心里的东西都得扔掉,那我 的相机怎么办?反正我是一个不指望自己成仙得道,只想做一个能够纪录别人成仙得道的人。要是我 能拍到老道长白日飞升在半空中跟我说话那有多好......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