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孙不二女功内丹次第诗注(5)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2-06-15 16:44:24      繁體中文版     

服食·第十

大冶成山泽,中含造化情;

大冶本意为鎔铸五金,今以之喻造化之伟功。乾坤为炉鼎,阴阳为水火,万象从茲而铸成,是万物共有一太极也。山与泽乃万物中之一物,而山泽中又有造化,是一物各得一太极也。山泽通气,兑相交,而造化之情见矣。

修仙者,贵在收积虚空中清灵之气於身中,然后将吾人之神与此气配合而鍊养之,为时既久,则神气打成一片,而大丹始成。

后半部工夫所以宜居山者,因山中清灵之气较城市为优耳。但入山亦须稍择地势,或结茅,或住洞,要在背阴面阳遮风聚气之所,山后有来脈,左右有屏障,中有结穴,前有明堂,此乃乾坤生气蕴蓄之乡。日月升沉,造化轮转,道人打坐於其间,得此无限清灵之气,以培养元神,有不脱胎换骨者乎?

朝迎日乌气,夜吸月蟾精;

蚌受月华而结珠胎,土得日精而产金玉,人知採取日月精华,则可以结就仙丹,变化凡体。至其所以採取之法,到此地步,自能领悟,不必执著跡象,致碍圆通。若《易筋经》所言“採日精月华法”,乃武术炼养之上乘,非仙家之玄妙也。

时候丹能採,年华体自轻;

採天地之灵气以结丹,须识阴阳盛衰之候,夺造化之玄机而换体,必经三年九载之功。

元神来往处,万窍发光明。

此言周身毛窍皆有光明发现。《丹经》云:“一朝功满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阙”,亦同此意。其所以有光者,或者因身中电力充足之故。世上雷锭能自发光,经过长久时期,而本体不减毫釐。彼无知之物质,且灵異若此,又何疑乎仙体?

辟穀·第十一

既得餐灵气,清冷肺腑奇;

此实行断绝烟火食也。所以能如此者,因灵气充满於吾身,自然不思食,非枵腹忍飢之谓也。

忘神无相著,合极有空离;

忘神者,此时虽有智慧而不用,若卖弄聪明,则易生魔障。无相著者,谓无色相之可著也。合极者,合乎太极也。合乎太极者,即神气合一,阴阳相纽也。如是则不落顽空,故曰“有空离”,谓遇空即远离也。第三句言不著於色,第四句言不著於空,色空两忘,浑然大定。

朝食寻山芋,昏飢採泽芝;

芋为普通食品,人皆知之。芝形如菌,上有盖下有柄,其质坚梗而光滑。《本草》载有青赤黄白黑紫六种,服之皆能轻身延年。若仙经所标灵芝名目,多至数十百种,不可毕陈,然非常人所能得也。

若将煙火混,体不履瑶池。

仙体贵乎清灵,若不绝煙火食,则凡浊之气混入体中,安有超脱之望?

瑶池者,女仙所居之地,《集仙传》云:“西王母宫阙,左带瑶池,右环翠水。”

面壁·第十二

万事皆云毕,凝然坐小龛。

面壁之说,始於达磨。当梁武帝时,达磨止於嵩山少林寺,终日面壁而坐,九年如一日。故后世道家之脩静功者,皆曰面壁,今之佛家反无此说,徒知念阿弥陀佛而已。

辟穀一关,既已经过,不但煙火食可以断绝,即芝芋之类亦可不食矣。古僊脩炼到此程度时,大半择深山石洞而居之,令人用巨石将洞口封沒,以免野兽之侵害,及人事之烦扰,且不须守护者。但此法在今日,未必相宜。

普通办法,即於山林清静之处,结茅屋数椽,以备同道棲止。然后用木做一小龛,其中仅容一人坐位,垫子宜软厚,前开一门,余三面须透空气而不进风,最好用竹丝编帘遮蔽,如轿上所用者。人坐其中,不计月日,直至阳神出壳,始庆功成。惟昼夜须有人守护,谨防意外之危险。中间若不愿久坐,暂时出来亦可。此时身内已气满不思食,神全不思睡,其外状则鼻无呼吸,脈不跳动,遍体溫煖,眼有神光。其身体内部之作用,自与凡夫不同,不可以常人之生理学强加判断。此等现象,今世尚不乏其人,余昔者固亲见之矣。然皆未知其有何等神通,是或丹经所谓慧而不用者乎?

今按:自本首第三句以后,直至第十四首末句止,槪属不可思议之境界,故未作註。当日某女士尚疑余故中祕密,致书相诘,奈余自访道至今已三十年矣,实未曾目覩阳神是何形状?如何出法?卽当日师传,亦不及此,仅云时至自知。故对於出神以后种种作用,因无实验,不敢妄谈。且学者果能行面壁之功,何患不知出神之事?请稍安毋躁,以待他年亲证可乎?

出神·第十三

身外复有身,非关幻术成。

今按:此首若完全不註,未免令读者意有缺憾,若每句作註,又苦於不能落笔。只得将前贤语錄摘鈔数条,以见出神之时,是何景象,出神之后,尚有工夫。欲知其详,请博览丹经,眞参实悟,非此編所能限也。

《青华老人语錄》曰:“阳神脱胎之先兆,有光自脐轮外注,有香自鼻口中出。旣脱之后,则金光四射,毛窍晶融,如日之初升於海,如珠之初出於渊。香气氤氳满室,一声霹雳,金火交流,而阳神已出於泥丸矣。出神以后,全看平日工夫。若阳神纯是先天灵气结成,则遇境不染,见物不迁,收纵在我,去来自如。一进泥丸,此身便如火热,金光复从毛窍间出,香气亦复氤氳。顷刻反到黄庭,虽有如无,不知不觉,此眞境也。若平日心地未能虚明,所结之胎,决非圣胎,所出之神,原带几分驳杂,一见可惧则怖生,一见可欲则爱生,殆将流连忘返,堕入魔道。此身旣死,不知者以为得仙坐化,谁知阳神一出而不复者,殆不堪问矣。”

问曰:“倘心地未纯,而胎神已出,为之奈何?”师曰:“必不得已,尚有鍊虚一著。胎神虽出,要紧紧收住,留他做完了鍊虚一段工夫,再放出去,则眞光法界,任意逍遥,大而化之矣。鍊虚全要胸怀浩荡,无我无人,何地何天,觉清空一气,混混沌沌中,是我非我,是虚非虚,造化运旋,分之无可分,合之无可合,是曰鍊虚。盖以阳神之虚,合太虚之虚,而融洽无间,所谓形神俱妙,与道合眞,此乃出胎以后之功,分身以前之事也。”

问:“阳神阴神之别如何?”师曰:“阴未尽而出神太早,谓之阴神。其出之时,或眼中见白光如河,则神从眼出;或耳中闻钟磬箫管之音,则神从耳出。由其阳气未壮,不能撞破天关,故旁趋别径,从其便也。旣出之后,亦自逍遥快乐,穿街度巷,临水登山。但能成形,不能分形。但能远走人间,不能飞腾变化。若盛夏太阳当空,则阴神畏而避之。是以虽带仙风,未离鬼趣。”

问:“阴神可以炼为阳神乎?”师曰:“可。学仙之士,不甘以小乘自居,只得於阴神旣出后,再行脩炼。将那阴神原形粉碎,倾下金鼎玉炉,重新起火。火候足时,自然阴尽阳纯,眞人显象。”

问:“阴神如何能使原形粉碎?”师曰:“忘其身,虚其心,空洞之中,一物不生,则可以换凡胎为灵胎,变俗子为眞人,而事毕矣。”

问:“身外有身之后,还做甚么工夫?”师曰:“善哉问也!此其道有二:下士委身而去,其事速;上士浑身而去,其事迟。当阳神透顶之后,在太虚中逍遥自乐,顷刻飞腾万里,高踏云霞,俯观山海,千变万化,从心所欲。囘视幻躯,如一块粪土,不如棄之,是以蜕骨於荒巗,遗形而远踏,此委身而去者之所为也。若有志之士,不求速效,自愿做迟钝工夫。阳神可出而勿出,幻躯可棄而勿棄,保守元灵,千烧万炼,忘其神如太虚,而以纯火烹之,与之俱化,形骸骨肉,尽变微尘,此浑身而去者之所为也。並列於此,听人自择,有志者不当取法乎上哉?”

《冲虚子语錄》:或问:“阳神之出,非必执定要身外有身,已承明命。但若果无形相可见,何以谓之出神?”答曰:“本性灵光,非有非无,亦有亦无,隐显形相,安可拘一?昔刘海蟾眞人以白气出,西山王祖师以花树出,马丹阳眞人以雷震出,孙不二元君以香风瑞气出。此数者虽有相可相,而非人身也。又南嶽蓝养素先生以拍掌大笑而出,邱长春眞人自言,出神时三次撞透天门,直下看森罗万象,见山河大地如同指掌。此二者皆无相可见,而亦非身也。何必拘拘於身外有身而后为出哉!”

问:“何故有此不同?”答曰:“当可以出定之时,偶有此念动而属出机,未有不随念而显化者。故念不在化身,则不必见有身;念若在化身,则不必不见有身。予之此言,但只为我钟、吕、王、邱、李、曹诸祖眞人门下得道成僊者而说,是谓家里人说家常话,非为旁门凡夫恶少言也。彼虽闻之,亦无所用。后世凡出我长春邱祖门派下的受道者,必须记知,庶免当机惊疑也。”

冲举·第十四

佳期方出谷,咫尺上神霄。

冲举者,卽世俗所谓白日飞昇是也。《参同契》曰:“勤而行之,夙夜不休。伏食三载,轻举远遊。跨火不焦,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长乐无忧。功满上昇,膺籙受图。”从古卽有是说,但在今时,既未尝见闻,理论上苦无证据。若以曆代神仙传记为凭,自然如数家珍,听者或乐而忘倦。顾又疑其伪造事实,提唱迷信。必须求得一平素不信仙道之人,在伊口中或笔下得一反证,而后方能无疑。试观唐韩退之先生所作《谢自然诗》云:

果州南充县,寒女谢自然,童騃无所识,但闻有神仙。

轻生学其术,乃在金泉山,繁华荣慕绝,父母慈爱捐。

一朝坐空室,云雾生其间,如聆笙竽韻,来自冥冥天。

簷楹蹔明灭,五色光属联,观者徒倾骇,踯躅讵敢前。

须臾自轻举,飘若风中煙,茫茫八紘大,影响无由缘。

里胥上其事,郡守惊且歎,驱车领官吏,甿俗争相先。

入门无所见,冠履同蜕蝉,皆云神仙事,灼灼信可传。

(后半从略。果州,在今四川顺庆府。)

此诗通篇三百四十字,前半敍事,后半议论,凡恶劣名词,几全数加於其身,如寒女、童騃、魑魅、慌惚、日晦、萧风、神姦、魍魉、幽明、人鬼、木石、怪变、狐狸、妖患、孤魂、深冤、異物、感伤等字句,极尽诋毁之能事,可知韩先生绝不信世有神仙。虽然韩先生末后之主张亦不过曰:“人生有常理,男女各有伦;寒衣及饥食,在纺织耕耘;下以保子孙,上以奉君亲;苟異於此道,皆为棄其身”云云,呜呼!此等见解,何異於井底之蛙,裤中之蝨,安足以餍吾人之望乎?

夫神仙所以可贵者,在其成就超过庸俗万倍,能脱离尘世一切苦难,解除凡夫一切束缚耳,非徒震於神仙之名也。名之曰神仙可,名之曰妖魔鬼怪亦可,所爭者事实之眞伪而已。谢自然上昇事,在当时有目共见,虽韩先生之倔强,亦不能不予承认。奈其素以儒教自居,闢佛闢老,道貌俨然,一朝改节,其何能堪?!覩茲灵跡,被以恶名,亦无足怪。吾人读《墉城集仙錄》一书,纪谢自然女眞生平神奇事蹟,至为详悉,惟不敢遽信为眞实。今读此诗所云“须臾自轻举,飘若风中煙,入门无所见,冠履同蜕蝉”诸语,然后知冲举之说信不诬也。后之道者,可不勉哉!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问道之旅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