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驾云何须乘黄鹤———张礼矩大炼师羽化纪实


来源:山幽清君博客     作者:任宗权     时间:2013-01-09 10:54:56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本文系湖北武汉大道观任宗权道长,2011年4月24——5月5日在山幽清君博客分8次所发,记述和大连瓦房店龙华宫张礼矩师爷的往事情缘。

 

 

闻大连瓦房店龙华宫张礼矩师爷羽化,乃做律诗一首而忆之:

噩耗一夜至江城

忆昔当年响水声

春风有意送霞灵

青山作证好修行

伤感岂是羽士情

出尘方为黄冠风

驾云何须乘黄鹤

辽南至今留仙名

今特用每句诗为题,回忆师爷坎坷的一生!来激励我以至于我的弟子、学生和徒子法孙们。

  

(一) 噩耗一夜至江城

2011年4月12日清晨,大连的弟子刘诚和忽然给我电话:“师父,大连的太爷(即张礼矩大炼师,1915-2011)昨日晚上18:00(农历三月初九)羽化了!”这无疑是晴天霹雳,我立刻从繁忙陷进了迷茫。不一会儿,瓦房店龙华宫的王智广道长电话也来了,他和师爷的时间最长,我们将近二十多年的道友了,他的话真的让我难受:“宗权,师父老人家羽化了!”不用再说了,这确是千真万确的事情了。于是我便召集、开会、订票、请假、安排好学校的工作,以最快的速度于2011年4月14日上午8:30乘机前往大连。

在空中,我和王平会长谈论最多的还是老人家。我很小出家,十九岁的时候又到大连响水观,与老人家常住了近两年。至今,老人一直都把我当小孩,每次离开的时候,老人总是会把预先准备好的钱塞到我的荷包,无论我如何坚持不要,最后都会以我的失败告终。2004年我应齐齐哈尔关帝庙邀请,率团去齐市举行开光法事,法会结束后,我便约武汉市道教协会的王平副会长一同前往大连,专程看望老人家。谁知,这次将要临离开的时候,老人竟然拿出了一个银行卡给我,我当然极力推辞,说什么也不能接受。现在我很难回忆起,我当时是接受了还是没接受。王平会长将手中的书放到了座位前的案几上,抚了抚眼镜,端起空姐刚送来的热茶,轻轻喝了一口,若有所思地给我说:“你那时没法,好像是接了。”机舱内的空气似乎立刻凝固了,我开始感觉有些窒息,我的耳朵也有些嗡嗡作响了,眼睛觉得一阵滚酸,一直传到了鼻腔内。我坚持没让泪花落下,但我的心忽然疼痛起来,而且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时飞机在上空忽然开始颠簸,我的心也在上空跟随颠簸,疼痛随着颠簸,一上一下的移换着位子,不一会儿,好像觉得全身都不舒服。我只好沉默不语,努力的回忆我当时接钱的情形,脑海里真的一点记忆也没有。我越是回忆不起,我的心口越疼,似乎感觉到心脏要往外流血......

我回头看着窗外,白云在飘动,一大片一大片地被抛到飞机后。我的记忆中和老人的那些往事,就像这些忽起忽落的浮云,一大片一大片地丢失在脑后。但是我还是要努力的回忆那些令我终身难忘的事情,那些事情曾经坚定过我的信仰,鼓励着我努力学习,去为一个崇高的信仰而奋斗!哦,我的记忆啊!哦,我的信仰啊!哦,我的奋斗呢?

我的思维像是和黑暗的魔王在斗争,这次我真的要争取回来我的记忆,我想通过那些回忆,点点滴滴的真实的事情,继续激励我,然后再去鼓励我的弟子和学生,那些事情才是出家人之大丈夫,修道之猛勇者。

飞机准时于12:00降落在大连机场,我们在出口处见到了我的弟子刘诚和,接机的司机也在出口处,我们会合,一起乘车前往瓦房店。

车子走出不到二十分钟,忽然下起雨来,天也愈来愈昏暗起来,道路两旁不知名的白色树花愈显得苍白。我们在车上,几乎没人说话,车内静的能听到心脏的跳动。

 

(二)忆昔当年响水声

大连响水观是我出家修道中,记忆最深、最值得怀念的地方。在那里我受到师爷诲人不倦的教育。可以这样说,没有在大连响水观的修持过程,就不会有我今日的成果。(其实,细想起来,什么成果也没有,只不过是将一个作道士的心,一直延续到现在而已。)

时间回到一九八八年夏天,我被派到周至县楼观台参加陕西省道教协会举办的“陕西省道教知识学习班”当插班生,主要是学习一些道教养生功法。我当时被安排帮助知客李崇才道长搞接待,因为全国各地的气功爱好者以及各地著名高道都来了,而且,很多社会名流也来听讲,任法融大师的《黄帝阴符经》、《道德经》讲的是出名的。就连华山的当家、当时最著名的坤道曹祥贞道长也来了。一天上午,来了一位慈眉善目、仙风道骨的老道长,李崇才道长是位办事很认真的年轻道长,尤其是对有修养的老修行,他会一丝不苟的,亲自安排住宿和饮食。也不知什么缘故,他那天把安排老人住宿的工作交给了我,而且安排老人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那时住房紧张,四、五个道长住在一间大屋子里打通铺,我经常发现这位老道长不睡觉,整夜的打坐。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几位要好的道长,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于是,楼观台来了一位“不倒丹”的老修行的事情,立刻传遍了整个道观。知客李崇才还专门让我领着几次拜访了老人。这段时间,我和老人的关系最密切,主要是老人对楼观台不熟悉,许多事情要我去办理。老人居住了一段时间后,把我叫到身旁,提出就离开楼观台了,我知道主要是这几天前来拜访的人太多,尤其是那些俗人,闹得老人难以打坐修行。我帮老人背着行李,把老人家送到公交车站旁,看着老人上车。老人在将要上车的时候,突然给我手内塞二十元钱,我死活不要,但是还是没有拒绝了老人的好意。这是我第一次接老人的钱,我那时在楼观台的丹钱才五元,这二十元可算是个很大的数目。我回去把这个重要的事情汇报给了知客李崇才道长,李崇才道长说:“看来你们俩,一老一少有缘分,就拿着吧。缘分这东西不好讲,你们应该是前辈子的情分啊!”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

道教访谈

更多
携手合作共建二级网站